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56:0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武神之巅峰
  4. 第一章 琉璃城

第一章 琉璃城

更新于:2018-03-16 07:15:02 字数:3062

字体: 字号:
武神之巅峰目录
共2章
  燕国,琉璃城。

  晨曦初露,朝阳透过破败的院墙洒落在一个坚毅的脸庞上,张元早早的起了床,正站在院子里进行呼吸吐纳。

  张家是琉璃城一个大家族,与王家、李家共同掌握着琉璃城的大部分的商业贸易,而张家现任家主张炳文也与另两家家主并称琉璃三杰。

  张元的父亲是张家前任家主,也是张炳文的弟弟,五年前,张元还只有5岁的时候,张炳文出外办事,张家遭逢大劫,一群不知从何而来的暴徒击杀了张元的双亲,好在当时一个忠心的老仆人徐伯带着张元藏在大水缸里,并用自己的生命护住了张元周全,张元从此成为了孤儿。

  张炳文回家以后看到满地疮痍,恨欲狂,张家两兄弟当年在琉璃城大名鼎鼎,是琉璃城有名的一门双武王,张炳文凭借自己强势的手段,保住了一部分的财产,如今张家虽然大不如从前,但依然掌握着琉璃城一部分经济命脉,并且经过几年的休养生息,隐隐有着继续扩张实力的迹象,让其他两家十分担忧。

  张元虽然是张家少爷,且是现任家主的亲侄子,但张炳文四房妻妾,共三子一女,因此张元在家中却是最不受关注的一个,最要紧的是,张元三岁习武,天赋极高,到其五岁时已经武者五重天的境界,然而,自从其父母双亡,其武学天赋一去不复返,虽然用工很深,但经过五年时间,现在已经十岁的小张元也才不过提升了三个小境界,在武者八重天,要知道张炳文的女儿现在才六岁已经是武者六重天了,比之张元也只是差两个境界。

  虽然张家大部分的人都不太待见这个张家少爷,但张元还是很勤奋练功,因为他心里一直记着自己父母死去的时候的遗憾的表情,徐伯被杀死的时候惊骇的神情。

  这时候破旧的院门被推开了,张家小公主张敏跑进院子里,一推开门就大喊“元哥,看我给你带的城东头的最好吃的桂花糕来了。”

  虽然张家大部分人都不待见张元,但是,小公主张敏和张家现任家主张炳文还是一直都很关心张元,张炳文数次遣人来让张元搬到东院去和大家一起住,张元都拒绝了,还是一直住在后山中,虽然后山的条件不好,但多少还是比较清静的,平常基本没有人来,偶尔有一些老仆人来打扫庭院也被张元拒绝了,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来了,倒是张敏经常来看望自己这个堂哥。

  张元跟张敏聊了一会天,张敏就走了,张元则继续锻炼己身,绕着一株粗硕的铜锣树,脚步灵动,不断出击,拳轰、掌拍、臂砸、脚踢、膝顶、身撞……其动作十分流畅舒张,攻击如雨点,看起来竟不像是一个武者八重天的人能够做到的,倒像是武师境界,尤其其身上隐隐散发的白色雾气,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眼看着到了正午,张元收功,走向饭堂,张家乃琉璃城大族,人数众多,除却家主及数位家中门房老者外,其余人均在饭堂吃饭,但像张元等张家嫡系或者重要客人的随行等均在二楼吃饭,而张家其他下人或是张家往来的商贩等尽皆在一楼大堂吃饭。

  张炳天正值壮年,膝下共有三子,老大张必文,武灵境界,仅仅比家主张炳天低一个境界,在琉璃城年青一代难逢敌手,加之性格沉稳,做事公道,在家中很有话语权,颇受张炳天重视。

  老二张必武,是个十足的武痴,与张必文一对孪生兄弟,很少出现,也不愿接手张家任何生意,据说其家族内比拼稳稳第一,张必文与其相比,也相差不少。

  而老三,张治,比张元大两岁,据说当年其母生他的时候,张炳天患病求医,张元的父亲起的名字,希望张炳天能够获得救治。张治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在琉璃城终日与其他两家子弟混迹在一起,手下有不少坏事,但其十二岁已经大武师一阶的境界,在琉璃城也可谓十分难得,加之更是张家现任家主之子,即使有些小混账,官府也不会过于追究。

  张元一向不愿意在正常饭点去饭堂吃饭,基本上都是等张家嫡系吃完饭了才去饭堂,然而这次刚过去就看见张治和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在一起吃饭,且周围还有数人陪同。

  张元刚一进去,张治就阴测测的说到:“张元,你来干什么,没看见我正在与孔韵葳小姐吃饭吗?”

  孔韵葳是琉璃城外孔家的大小姐,孔家虽不是琉璃城三大家族,但是在城外也是少有能敌的大势力,这次随孔家家主做客张家,原本是要跟孔家家主一起与张炳天等张家高层一起吃饭的,但是少女年幼自然受不了大人们的高谈阔论,便随张治一起到饭堂吃饭,孔韵葳虽然与张元同岁,但小小年纪却已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张治自然愿意跟她多接触,

  张元抬头看看张治,并不理他,坐在一边准备吃饭。

  然而张治的却不愿意了,张治是要在小美女面前卖弄一下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况且张元在家族中并不受待见,张治自然敢跟他耍横,所以即使他动手也无妨。

  张治给随从甩了一个眼色,随从自然都懂,走到张元面前,抬手就要掀翻张元的饭菜,在他看来自己武师五重天的境界,面前这个仅仅武者八重天的过气小少爷肯定是挡不住的,当然他不会伤害张元,毕竟张元也是张家少爷。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张元伸出自己的右手,在自己的手还没到达张元面前的时候被抓住,甚至自己根本没有看清他出手,然后就被掀翻在地下。

  张治顿时瞪大了眼睛:“张元,你竟然敢对我的手下动手,我看你是在后山待久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张元大声喝道:“一个小小奴仆也敢对我下手,看我今天不打断他的手。”

  张治此时怒不可揭,虽然震惊于张元以武者八重天的境界轻易躲过了自己手下的行动,但他觉得这只是自己手下大意,而自己大武师一阶的境界万万不是张元能够跨越的,因此张治决定给张元小小的教训挽回自己的颜面。

  张治站起身来,走到张元面前,抬起自己的拳头猛砸向张元的肩头,上面隐隐白气朦胧,与张元练功时所表现的情景颇为相似,但张元当时的情况更甚,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所有人都准备看着张元肩头断裂的时候,张元一记侧身躲过张治的拳头,同时右拳已经落在张治的腹部,只听张治大叫一声被抛飞,同时蜷缩着身体倒在地下,张元站起身来,走到那个躺在地下奴仆身边,一脚踩断了他的左臂,径直走了,走在楼梯口的时候回头对着张治说:“不要再来挑衅我。”

  此时张治可谓悲恨交加,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在孔家小姐面前卖弄自己,没想到竟然被一招打的躺在地上站不起来,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大武师一阶竟然打不过一个小小的武者,况且自己还调用了真气。

  张元可不管那么多,既然被打扰了兴致,他也不愿在继续在饭堂吃饭了,随即便回了自己的后山。对于这次冲突,张元其实没有太在意,家族中的摩擦时有发生,基本上如果上报则是由内务堂处理,而内务堂却是由张必文一手执掌,张必文在族内公正公平是出了名的,自然不会因为这个而偏袒张治,况且张元此次冲突并不理亏,自然无惧。

  然而,转念一想,张元又觉得,这个世上,除了张炳天和张敏,已经没有人好好对自己了,当年徐伯虽然救下自己,但是也是身上重伤,虽然极力想要跟自己说些什么,但无奈,生命流逝,救治不活死去了。自己打了张治,心中愧对张炳天,且张炳天十分关心自己的武学境界,自己能打伤张治,显然这件事会被张炳天知道,按照张炳天对自己的武道进度的关注程度肯定要问自己,虽然张元很奇怪为何张炳天这么关心自己的武学进度,但还是要想一个能够说得过的理由去解释一番,多方思考之下,张元决定晚上主动去找张炳天说明情况,希望能够获得谅解,毕竟父母双亡以后,张元也算寄人篱下。

  想通这些,张元随即继续练功。

  很快,夜晚降临,张炳天一般白天很忙,晚上可能会有空,张元则独自一人出了后山来到南院,南院是家主的院落,不同于东苑、西苑和北苑,南苑仅仅只是家主及其夫人居所,常人一般不得靠近,但张元身为张家少爷,自然可以进入且无需通传,当然张元基本也从未来过。

  很快张元就来到院落中,但却隐隐听到:“当年,你们张家一事,我孔家可没少出力,如今……”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武神之巅峰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