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2:08: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骑肆
  4. 第一章 速成特种兵

第一章 速成特种兵

更新于:2017-04-20 21:09:29 字数:3871

字体: 字号:
  神秘的原始丛林外沿,一辆军用车辆正缓慢地行驶在那根本不能算路的草丛中,军绿色的车身在苍翠的森林天然屏障掩护下,很难被发现,却也是在草丛间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轨迹。

  而这里也是毒贩经常光顾的地方,这里属于多国的边境交界处,各国都没有管辖权,在这里唯一可以动用的武装力量便是雇佣兵。

  “萧杰,这次任务结束了,老长官交代的任务就完成了,你就可以回家了”一名脸上涂满军绿色染料的男子拍着身边明显瘦弱的另外一男子说道。

  叫萧杰的男子最后看了一眼手里的两张照片,调过头笑道“残狼,这是这么些天来你说多最像人的话了,之前的你可是没人味得紧啊”。

  萧杰的话顿时引来车里其他人的笑声,对于这群人来说,这次的行动更像是一次旅游,从他们淡定清闲的神情中似乎丝毫没有大战即降的痕迹。

  残狼难得得笑笑,暗道“让这么个小子来受这份罪,也真是难为他了”。

  对于残狼口中的老长官,萧杰至今还是不知道其身份,在这堆人里混了这么些天,自己也算是明白了,不该自己知道的就不要问。

  萧杰曾在一间灯光灰暗的屋子里见过老长官一面,那个可以让人想起老虎的男人,不怒而威,但是从那浑厚的声音上,就能让你隔着老远感受到他的威势。

  说是见过,其实也只是隔着窗外透进的月光,看到了那张几近相似的脸。

  老长官他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一看身边的警卫员便知道是军队人物,而让萧杰很不解的是一个军队里的人物怎么会跟这群雇佣兵有往来。

  自那次见面后,自己便被丢进一堆亡命之徒中,没日没夜的训练早已让他忘记了白天黑夜的区别。

  多日的训练终是没让自己以及小队长残狼失望,萧杰在狙击方面的天赋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再加上萧杰自小便锻炼出的一副好身体,让萧杰口中的“残狼”最初对老长官的抱怨也少了些。

  这么些天残酷的训练,残狼见证着一个文弱书生成长为一名特种兵的过程,一般的特种兵都是经过普通士兵精心挑选而来,而在这之前,基本的锻炼也是少不了的。

  而萧杰不同,他接受的直接是特种兵的训练,射击,搏击,特种作战,样样都是最好的。

  作为萧杰的教官,残狼是一天天看着萧杰成长的,有时需要半夜训练,残狼甚至都下不了手。

  有时残狼甚至一厢情愿地视萧杰为己生,越是这样,训练时就越是苛刻,功夫不负有心人,终究使这个刚刚年满16的小伙子有了平常人少有的坚忍,成为一把利剑,他的将来,将不可限量。

  残狼似看着自己一手铸就的艺术品,满意地点了点头。

  车子还在缓缓前进,或许是快要分别的缘故,今天的残狼异常得放松,没有了平日的威严,竟是还夺过了萧杰手中的两张照片,取笑道“可以啊小子,找女朋友还找一双,还个个都是绝顶的大美女”。

  残狼边说边笑,脸上一道深深的刀疤,看起来诡异之极,身旁闭目养神的士兵闻言也是凑了上来。

  “哪能啊,她是我姐”萧杰抽出其中的一张,相片上的人跟叫萧杰的少年还真是有几分相似,普通的妆容,普通的衣饰,却是盖不住她绝世的美,如沉鱼,似落雁。

  “那另外一个呢”?看着残狼满脸的戏谑,以及萧杰脸上的窘态,整车的人都会心地笑了。

  “是啊,另外一个呢,另外一个可是跟自己一起长大的,暗恋人家许久的人,可惜的是,这么些年来自己连一句‘我喜欢你’都不曾说出口”。

  萧杰盯着两张照片上的女孩暗暗出神,对于他来说,这可是他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他唯一的亲人,而另外一个却是他心里的人。

  正说笑着,车却停了下来,“队长,已经到达预定的方位”驾驶室一名士兵跳下车说道。

  残狼脸上的笑容一闪而逝,整张脸又恢复了往日的严肃,不带一丝犹豫地发令“全体下车”。

  几人小队迅速地在丛林间穿梭,恶劣的环境并未给他们造成任何障碍,小队成员一边快速行军,一边警戒着四周。

  前方两名队员轮换着砍伐前面的荆棘,锋利的短刃在队员的手中收发自如,这种尼泊尔军刀十分适合丛林作战的时候清除障碍使用。

  外加上队员在此环境下行军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动作也是十分娴熟,藤条总是在战士挥下的刀光中应声而断。

  其余队员不时地警戒着静得可怕的四周,队伍的像是一把匕首狠狠插进丛林,并渐渐纵深。

  只是丛林走得越深,残狼的眉头皱得就越深,按照之前的预期,现在应该已经和毒贩遭遇,可是直到现在连毒贩的人影都没看见。

  残狼本就不支持这种主动出击的作战方式,丛林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对付这种敢拿命相博的穷凶极恶之徒,防守才是王道。

  残狼不知道上级这次是出于什么考虑,但自这个神秘的雇佣兵组织成立以来,便不允许违抗指令的存在,残狼也只能硬生生地将话吞进肚子里,带着这群工生死的弟兄来到这里。

  正愣神间,前方却是传来了枪声,零星的几处,渐渐地枪声越来越多的,残狼脸上终是露出了懊悔之色,“糟了,中埋伏了”。

  “各队员就地寻找掩体,交替撤退”。

  “萧杰,这是你第几次执行任务了?”残狼看着身边正以标准的姿势解决了前方一个毒贩的萧杰,子弹的弧线优美地划过敌人的头颅,在空中留下一道弧线。

  “二十一次,残狼”话间,萧杰手中的狙击枪又漂亮地解决了两个。

  按理说,狙击枪在这种早已暴露的战斗中用处早已有限了,残狼看着萧杰娴熟地操作着手中的枪支不禁点了点头,手里也没有闲着,朝着侧翼的敌人不断地点射着。

  四周的枪声越来越密集,依此情形,仅凭自己手里的几个人想要出去是很困难了,“计划取消,全体撤退”残狼按下耳麦发布者指令。

  “残狼,队员萧杰请求掩护队伍撤退”。

  “不行,我反对”可是未等残狼说完,萧杰便快速得往前方一处高地上跑去,“萧杰,快回来”。

  残狼不确定萧杰听到了没有,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萧杰最后往自己这里看了一眼,而那一眼也是残狼看到萧杰的最后一眼。

  “机枪手,掩护萧杰,我们撤退”。

  残狼含着泪下了这次行动的最后一道命令,顾不了身旁众多士兵的反对,在他们里面有白人,有黄种人,甚至有黑人,一起走过的日子,让彼此很是珍重这个年仅16的小伙子。

  残狼带着仅剩的几个弟兄死里逃生,站在丛林的边缘沉声说道,“给我接通总部”。

  身边的人不敢耽搁,赶紧拿出卫星电话按下一长串号码,递到残狼手中。

  残狼简略地汇报了下,电话那头却是长长的沉默,很久之后才传来一个沙哑的老者的声音“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然后便是长长的一串挂断声。

  “队长,怎么办,我们不能丢下萧杰不管啊。”

  众人看到脸色差到极至的残狼,欲言又止,残狼调头,呼喝到“等不了援军了,跟我杀回去”。

  此时无声胜有声,众人只是提抢默默地跟上,残狼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可能意味着将从死亡线上拉回的兄弟重新送向死亡,或者辜负了萧杰的一番苦心,但是他不后悔,眼神坚定地望着枪声依旧不断的前方喃喃道:萧杰,等着我!

  这些萧杰都还没来得及听到,四面的枪声却是越来越近,萧杰打完狙击枪里最后一发子弹,吃力地将枪远远丢出,右手摸了下左肩,满手的鲜血,刚刚果然是中弹了。

  萧杰现在在的地方,是一个中间凹下的高地,这种天然的工事要是平时,肯定不会这么狼狈,可是好汉架不住人多啊,身上携带的弹夹早已用光,偏偏这个时候毒贩还不急于攻上来。

  带头的壮汉看着已经遍地的尸体,头皮也是一阵阵的发麻,墨镜之下的那双眼睛满是愤怒,他是知道这对雇佣兵的实力的,之前坏了好多次自己的好事,这次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想一雪前耻,却没想到被一个家伙拦住了脚步。

  壮汉也非鲁莽之辈,挥手示意手下不要再往上冲了,却是端出了一架便携式反坦克炮,向身边的人叽里呱啦一阵,身边的人便拿着炮瞄准高地。

  萧杰掏出腰间的手枪,依靠在凹地里,趁着敌人不冲上来的间隙,拿出胸前口袋里的那两张照片看了看,眼里满是不舍。

  肩膀的血顺着衣服慢慢淌下来,慢慢地渗进了堆满枯枝败叶的土里,萧杰挣扎地动了动,只是眼皮越来越重,视线也越来越模糊,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残狼带着一对人还在拼命地原路赶回,只听见前方一声巨大的声响,冲天的火光夹带着泥土树枝树叶纷纷落下,整个高地都被轰掉了一截。

  清净了,瞬间清净了,壮汉带着手下满意地离去了。

  而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后,高地前来了一批人,个个狼狈不堪,喘着粗气,眼睛却是透露着择人而噬的光芒。

  “哒哒哒……”残狼拼命地扣动着扳机,朝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疯狂地扫射着,直到满满的一弹夹子弹飞出才停止。

  身后一队员默默地送上两张照片,低着头不敢看残狼,照片早已残破不堪,有些地方还有被烧焦的痕迹,那分明就是不久前萧杰拿在手里的照片。

  “没有其他东西了吗?”

  “队长,没有了,我们只发这个”队员依旧低着头。

  “给我再仔细搜,不可能什么都没留下。”

  残狼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要么这里全部都是萧杰,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沾染着萧杰的鲜血。要么萧杰已经被俘,而对于这两个选择,队员们更加愿意相信是前一个,同样是死亡,前者更直接,更彻底。

  一间装饰简单的屋子里,残狼换了一身标准的华夏军人着装,站在桌前默默地低着头,像是等待命运的审判,而命运的审判者就是身前坐着的老长官,那个已经拿着相片看了很久的老长官。

  “长官,我愿承担所有责任”残狼开口说道。

  “这不怨你”,老长官似乎不愿多说,支着手,看手里的烟蒂越来越短。

  屋子又一度陷入了死一般的平静,残狼静静地站在那。

  命运之轮永远不会这么轻易地停止转动,就似现在的萧杰,在失去知觉的一瞬间,却以其鲜血,引动了深埋地下的一幅奇异古阵。

  古阵如同时间的齿轮运作发出一阵沉寂万年的声响,伴着漫天的火光,冲天而起,又伴随着炮火声渐渐沉寂下来。

  另一个世界的彼端,一副相似的画面也在悄无声息地上演,时空的交错竟是如此妙不可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