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5:10:1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无道无仙
  4. 第一章 村子

第一章 村子

更新于:2018-03-18 10:32:19 字数:3175

字体: 字号:
无道无仙目录
共2章
  盛国位于海外三十六国之一,其国百谷所聚,勾横之间乱作延绵,自成一番,在海外国中地理位置极为重要。

  其地气候宜人,冬暖夏凉,五谷可生,民多安居乐业,盛行文风。虽然国内处处沟谷横生,但唯有一处却是极为平阔,后来此地被王所占,建作王城,积一国之繁华。

  在王城千里之外,是一处谷底,其上坐落着一个贫苦村庄,民风朴实。此时,正是初阳旭升,霞光丽照的早晨。

  村口处聚集了一群村民,人声沸沸,驴马喷息踏蹄,呼喊笑将之声杂然四下,在这破落的村庄内,这种事情却是极不多见。

  在人群聚集的前面,一个少年颇为尴尬,此时对着身后一众村民喊道:“娘,大栓,二叔,王伯,你们都回去吧,我这就走了。”

  这少年相貌平凡,浓眉之下却是双小眼,说话间轻轻闪眨,好似也在诉苦哀求。

  “唉,好孩子,娘这就回去,你定要安安心心在城里和老学士读书,一定要用心下功。不然你爹爹死不瞑目的。”一个老实妇人站在少年身旁,把两个布袋套上一旁的驴子上后,手上却是一刻也不愿意松开少年。

  少年露出苦涩,叹口气道:“娘,你怎么又提爹了,咱不是说好了么,以后等风儿出息了,就回来给您养老,给你送终。啊,呸呸呸!!我这臭嘴!!”少年无心说错了话,立时轻轻抽了自己个耳刮子,作恼怒状。

  “好好,娘知道你的心意,也别尽哄我开心。只要你能学好,那就是娘最开心的事了。等将来有了媳妇,再生个大胖小子,娘这辈子也就知足了。”那妇人慈目温柔,嘴角掀起些暖色,捏了捏少年的面颊。

  少年腮无二两肉,只感面前娘亲的揉捏下,那粗糙的手指也是化作汩汩的暖流淌进心间,便是精神也盎然了许多,那股分别不舍的情绪弥漫起来,忍不住眼眶雾花了。

  娘儿俩兀自沉浸在亲情感怀中时,旁边响起一道咳嗽声。

  只见一个头花花白,面布沟壑的老者,此时缓缓脸色,道:“我说,风儿他娘,林风只是去进城读书,又不是一辈子不回来了,你还担心什么。等你儿子高中状元。呵!骑着高头大马,红花仗队回来的时候,你可不就享福了。”

  这老者说话之时,一个毛头的滑耍少年蹭地一下串到林风的白毛驴子边,此时,装出一副大人说话的腔调:“俺说,大林子呀,你就踏踏实实进城去读书考试吧,俺以后就把你娘一当成俺的娘了,那俺就有两个娘了,这家吃好的,那家喝香的。嘿,你千万要迟点回来。”

  听得这滑小子话语,气氛顿时缓解不少,周围村民嬉笑骂将起来。他一边咬着词,一边拍着驴头,惹的那驴子一阵骚动,后蹄乱点。

  “我说,大栓,你要不和林风干脆一起进城,你这小子打小不爱读书,正好这次也凑个数,给林风做个书童得了。”村民中一个粗犷的汉子喊道。

  那名叫大栓的少年,一举目看去,便瞅见那汉子,笑道:“牛二哥,是不是绣花嫂子没给你长记性,这回又要话事了。”

  那汉子老脸一红,憋住话语在周围人的嘲笑声中,缩了回去。

  “好了,大栓,我也最多半年的事,会试也就在今年六月考完,八月我就能回来了。”林风拍了拍大栓的肩膀,一双小眼眨间泛光,轻声说道。

  大栓楞了一楞,目光望着林风,脸颊微微抽动了下眼睛微红,扭过头转身跑远,远远喊来,“记得给我带点好吃好玩的,不然回来饶不了你。”

  林风只觉鼻子酸酸,说不出的感觉在心中流转,环目扫了一眼众人,最后在娘亲目光的款款慈爱中,蓦地拉起驴子,踏步就走。

  “风儿,要记得用心读书,娘在家里等着你骑着大马回来。”

  已走出远远的林风身子顿自站住,肩膀轻轻颤动了下,并未回头,径步走出。

  林风不敢回头,因为他此刻泪水已潸然而下。他不能回头,他想让娘亲笑着送他去会考,也要让娘亲笑着迎接他功名成就归来。那远处的呼喊好似依旧回荡在耳边,钻进心中,化作浓浓的留恋和坚毅动力。

  一个少年,一头白毛驴子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这谷底村庄外口,留下的只有随风也化之不去的感怀和慰藉。

  盛国闻名遐儿,此地代有大学名仕之辈,学究通人。在这般气氛下,国内也是一派学术风气,国人都已上得士堂,应举上榜为荣。

  不夸张说,繁盛国之民,皆能咏诗词歌文。

  而据野卷传说,其后盛国更始为臷,为荒古一脉,传于帝舜,已有千万余年,后来不知被哪一位先王称朝立国,改号为盛,延续至今,可谓久远。

  于今世上,虽说荒古不存,但是仙灵的传说却是始终不乏,常有凡人见得仙人长虹贯日,怪灵呼啸作风,但凡见到的人都会心神颤俱,留有失忆的症状,却也有极少部分的异人记载刻画下来,常被凡人当作话聊之语,不胜枚举。

  而王城之中却是信者极多,每逢国试会举的一年,在王上祭天之时,城中就会出现万丈紫气祥瑞,隐有仙音唱鸣而伴,极为神奇。因此,而使得学文应试的举子秀才非常之多,几乎十之存八。每户人家的孩子只要一出生,便会由村中长者祭书祈福,打幼就教化学识,习俗代代相传。

  同样,这一年便是盛国的会试之期,无数学子纷纷积聚王城,从四面八方而来,为的就是十载苦读,一朝声名。

  两日后,王城千里之外有一处山谷,称作百兽谷,此时谷内,一阵朗朗之声传荡而来。

  谁人笑我贫苦兮,客家自有安身。

  谁人哭我命坎兮,世人皆不明乐。

  世人谁可千载兮,唯有江水涛滚。

  忧天下民多难兮,然国之乡烽火。

  只见一条谷土小道上,悠悠晃晃踱来一头驴子,这驴子长耳下扒,浑身白毛,此时无精打采地晃悠碎步,眼目不时瞄向地面,忽然扯开一处草皮,咀嚼几下,噗地一声喷出,呛出片片碎草。

  在驴子的背上仰面躺着一人,远处看去不清面孔,却是只见一根细长的枯草在他手中随意摇摆,歌谣正是从此人口中唱出。他一边摇曳着枯草,一边两腿不时夹下驴身的两腹,极为闲暇悠悠哉。

  这驴子碎步间被他这么一夹,顿时紧踏起来,一晃之下险些把这人摔就下来。只见这闲躺之人顿时唱停了歌谣,急忙仰身做起,同时大力一拍驴背,驴子顿时一声嘶叫,好似极为委屈。

  这人仰面做起,原来是个少年郎,正是两日前告别娘亲村老的林风。

  此刻他鼓着腮帮子,大喝道:“小白,你这懒驴,尽会偷闲,连个走路也不安稳,养你一年是白养了。回去便把你送去王伯的粮库,让你整日推磨打谷,看你还闲的下来。”

  好似能听懂人言,这驴子立时哀鸣驴叫连连,少年又是一阵拍打抚慰下,这才缓了下来,驴口吞吐白雾,或有喘息。

  林风小眼珠一转,笑骂道:“原来你这畜生也能知道厉害,好好赶路,回去给你口粮里加上汗枣,让你吃个痛快。”

  驴子尾巴一甩,随即又是一声叫吼,在少年的笑骂声中,点着蹄子跑远。

  林风再次仰躺在驴背上,随着节奏上下地颠动,从其嘴里哼出的腔调也是揄扬顿挫起来,迷糊之下听不清楚,好似恩啊呓语。

  忽然耳边吹起一阵凉嗖嗖的风,然这风中还带了一丝幽香。

  少年幕地睁开眼睛,眼下余光一憋下,立刻一片火红之色扑来。这火红一到近处,才完全露出整体,竟然是个千娇百媚的少女。

  这少女秋波一扫,便看向这个挣扎起身的林风,露出些思索之色,随即转头回望了一眼身后,回过头来时娇美的脸上有些犹豫,但立刻银牙一咬,走向林风和白毛驴子之地。

  她速度极快,几乎眨眼之下就出现驴身旁边,这驴子陡然沉闷地低鸣两声,好像在哀求惧怕,四只蹄子也有些瑟瑟发抖起来。

  这少女轻“咦”一声,看向驴子的神色有些惊讶,自语道:“你这驴子还算福厚,竟然开得一个灵窍,能懂是非了。”

  少女轻轻一拂手,立时一股无形的风吹过驴子的脑袋,驴子随即眼露迷离之色,竟然黑白混杂开来,一会才恢复如初。

  少女轻声道:“既然遇到,便是有缘,稍稍成全你罢了。”

  此时,林风已然目瞪口呆,盯住这天仙似的美人好似还沉浸在云里雾里,嘴角诺诺间胡言乱语,什么“仙子”“颜如玉”“子乎者也”一串串地呓出。

  这少女仔细听闻下,立时狐媚轻笑,好似万花瞬间绽放,春色无边,这少年更痴呆了。

  忽而,她回头又扫了身后一眼,皱起了眉头,冷言自语道:“好个死缠难打的臭道士,如此欺人!”然而却是面色稍稍微急,她沉目打量少年间,脸上的犹豫随即坚定。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无道无仙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