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23:21:4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异语图录
  4. 第二章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第二章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更新于:2018-03-18 19:04:13 字数:5945

字体: 字号:
异语图录目录
共155章
  异语2

  医院里加班到了很晚,空无一人的走廊,医生拖着疲惫的身躯,开始乘坐电梯下楼。里面只有一个老太太。等到了四楼,电梯门打开,一个人正要走进,结果医生果断的按在了关门键上,这才松了口气。

  旁边的老太太很吃惊的问,为什么把那人拒之门外。

  医生略有恐慌的说,你没注意到他的右手吗?哪绑着一根红绳。这里只有死人,才会在右手绑红绳的。

  然后老太一笑,对着医生举起了右手,“你看我手上是什么?”

  2014.06.1527°阵雨东风

  诸事不宜

  到了下午,我出去外面买了些小菜,打算特意犒劳下这货,毕竟这是打打杂就收了三千,很不好意思。

  香辣鸭脖、蛋炒饭、海螺,兜着一大兜食物,我有些洋洋自得,一旦有点钱之后,论起怎么犒劳自己还是有点心得的。走进了超市,在货架徘徊间,原本打算买一瓶红酒,也就50多,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英文标的鸡尾酒,笑笑,蓝色、黄色各拿了一瓶。

  等到我把东西铺开,云赟也醒了,很是开怀。就这样在地上铺开凉席,中间架上一个餐桌,床头上放着电脑,听着《回到过去》,不时地你给我添酒,跟着旋律一起哼唱几句,好不惬意。

  琢磨着吃了一半的时候,一路从战国四大名将说到术业有专攻的我忍不住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怎么感觉你赚钱那么容易呢?”

  确实,在这干一次都赶上我半月工资了,男怕入错行,莫非我入错行了!

  云赟笑了笑,“怎么,还想再干!”

  我当然没这么天真,这还没摊牌怎么可以把话说满了,只好含糊道,“轻轻松松,很多人都这么想啊!”

  云赟一副食君之禄,言无不尽的说,“很简单,那个屋子值四百多万,之前见得那个人是个中介,房子不太吉利,死过人,我只是帮他把房子弄的吉利点,然后拿个零头。”

  哦!我这才明白,原来如此,这货做的事应该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范畴了,不过就昨天的表现而言,好像也没什么。

  “这话让我想起,好像曾经有这种说法,找对象的标准是,二手房可以,死过人就算了。”

  云赟笑了笑,“我现在缺个帮手,你还想来吗?”

  我想了下,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不用工作时间出去,只要周末出去打个转就能赚这么多,当下同意,“说实在的,我从小到大没见过鬼,也不怕什么。”

  云赟看起来很高兴,拍了下我肩膀,“放心,吴哲,你是我大学最好的朋友,我不会害你的。”

  自然被我切了一声,不过心底还是有一丝暖意的。导师感慨说我们这代学生没有深厚的感情,他们这代人是有着比亲兄弟还要亲的情谊,而如今大学四年能得到个好友也不错。

  云赟还要等到下周才有项目,有点望穿秋水君不来,我也就暂时抛开了其他念头,开始工作了。很多时候真的感觉这份工作枯燥无聊,每天都要在同样的街道上走来走去,不胜厌烦,工作还没一年,辞职在我心中已然环绕了千百遍。

  路上等红灯的时候,突然想起一句“唯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也许我会就这样过二三十年,女人过去最好的韶华一样,在这个城市度过一生,一生都无法成为常山赵子龙一样的英雄人物。

  上午开了个会,被项目总监敲打了一下,我也没往心里去,毕竟这边项目多多,到时候分成,也是按比例拿的,我就算做的再好,也只能拿那么点钱,精工细活反不如批量生产,虽然挨骂,但是多挣点是一点。

  公司的食堂都快吃厌了,所以经常跟着同事外出打牙祭。这边有一个不错的羊肉面馆,很多老外都喜欢在哪里吃,不过店面不大,只能容纳二十多人。原本好奇这么好的店为什么没有分店,后来才意思到,我们这里属于原来的上海滩法租界,寸土寸金啊!

  中午闲聊的时候,我就抱怨建筑的宁磊,说建筑图改来改去,烦得要死,宁磊一摊手,“我们建筑跟风水连着,改来改去也是人家的意思。”

  我想起云赟,问道,“怎么还要联系什么风水?那玩意管用吗?”

  宁磊道,“管不管用我也没见识过,不过领导这么精明,说不定还真有用。”

  周舟在旁笑笑,“怎么不管用!我们所总经常跟业主说这样改风水不好,拒绝帮业主修改!”

  周舟这句把我们都逗乐了,气氛随之变得很热烈!

  “女侠,你听过上海立交桥的龙桩吗?那可是高僧施过法的,整个上海只有那么一根哦!还有北京的锁龙井。”宁磊在旁笑道。

  “还有一个更著名的,香港那边的。新盖了一座大楼,修成了尖刀样,直指中信银行,结果中信银行业绩一落千丈,最后经高人指点,银行在屋顶装了两门大炮,这才勉强撑住场面。喏,你看!”

  宁磊说着拿出手机打开一张照片,看着一座大楼的屋顶安着两个炮台,正对着不远处的刀锋大楼。

  “你这让我想起了走近科学!”我说,“记得哪一集来着,说一个人无论吃什么,都能吸出血,甚至木头都能吸出血,号称中国吸血鬼,我们可爱的栏目组还分了上下两集来介绍,最后证实是牙龈出血,哈哈~~!”

  周舟笑着看了看宁磊,“走近科学应该把锁龙井、斗风水也拍成上下两集的。”

  往往很多事情显得云雾密绕,总是以讹传讹的太多,我摇摇头,“自从手机能拍照之后,尼斯湖的水怪都已经安静了好久了~!”

  虽然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但是也没太过在意,起码云赟这家伙还是比较接地气的。慢慢的,我也完全明白了云赟的工作方式,那个青山房产中介就是云赟工作的场所。

  云赟说,“之所以叫青山,因为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觉得青山依旧在,图个吉利而已。”

  我调侃道,“可是,青山处处埋忠骨,这个名字可不吉利。”

  云赟道,“其实你应该这样想,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正好刚忙完几个项目,算上是公司里的空闲期。我们这里70%的项目都是下半年才来的,时间很有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挑周末干活,虽然很闲,但是却不能多接几个活。

  难得休闲,于是云赟趁机开始简单的给我讲一些东西,就是风水位什么的,很是无聊。我的方向感很差,东西南北都要想一会儿,以至于云赟一度怀疑我怎么当能够当上理科生的。

  日子浑浑噩噩,以前度日如年,现在倒是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过了快一个月了。

  这期间又参加了两个,一个是觉得家中不安宁,另一个是刚死过人,都是云赟出力,我也就是干些杂活,拿到手的钱回回都是那么点,有点郁闷,或许这就是贪心不足吧。

  有时候,怀着不满的我对着云赟抱怨,“我估计这辈子都没机会买房子了。”

  云赟苦笑道,“中间人拿的多,他们才是大头。再说你不跟着我,我也不放心。”

  生活还是没什么波澜,但是水准一下子提升了不少,之前那些不敢去的场所也变得有资格去了。一个不错的酒吧,一晚消费至少也要三百多,而这可以是大学期间十天的花销,生活确实不可同日而语,不过却没能在酒吧里面碰见合适的美女,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啊。

  “听说搞到漂亮的女人很简单,你到一个售楼厅,找到一个漂亮的,表明自己想要买房子,那么对方就会拼命的巴结你,然后你就可以带着她去开房了,成功率很高的。”

  我对云赟说着同事间流传的新闻。这类话题让我很无奈,听得多了就以为别人找女朋友就是简简单单那,偏偏自己这么难。

  “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抱怨自己想找女朋友,这么多年依据是单身吗?”云赟有些感慨的说,“因为不仅自己难看,还嫌别人长得丑。”

  我听着这句话,被噎得不行,然后无语的看着这货,“愚公移山,说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肯定会搬走山的。然后智叟说,首先,你要有个女朋友。”

  云赟听后诧异地说,“这和我们说的有关系吗?”

  “太有关系了!”,我冷笑一声,“首先你要有个女朋友,因为你他妈也是单身。”

  不过说归说,日子还是这么过下去,想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中意的女人投怀送抱。慢慢也就淡忘了,回回出门的时候,云赟都会带着那一整套标配。

  我背着这些东西,一次实在忍不住,冲口而出,“喂,这个世上真有鬼吗?”

  云赟看我这样,颇有些调侃的问,“你不是不信吗。”

  心中虽然不信,但是就这样拿钱也确实不好意思,也不认为这货在扶贫,肯定有猫腻,调侃说,“千万不要骗我啊!不然我死后肯定会拉一帮狐朋狗友找你谈心的。”

  其实也就是一说,云赟也不在意,这家伙很理解我,这样的好事我是不可能放弃的。

  其实这么长时间,明白了许多。以前总感觉自己也算是精英了,毕业了才知道什么是井底之蛙。很多时候都很无奈,明知道自己的工作不会有大的前途,可是除了这些又能去做什么,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底线,这份工作能满足起码的生活需要,甚至高过一般人的水准,离开了才真正是前途黑暗。

  很怀念一句话,暗透了更能看见星光,但是谁愿意把前途作为赌注。

  这段时间的生活水准确实提高了许多,以至于渐渐依赖上了这个,凭着定期的打打牙祭,现在生活还算滋润。所以云赟一说有生意,我高兴地直接撂下工作马上赶了过去。

  现在已经轻车熟路,上前反正都是一套流程,拿着手里厚厚的灵符,其中至少有一半是我写的。自从明白了“如誓令”之后,写的龙飞凤舞点谁不会?更何况我的字写的比这家伙好看,要不是每次都得用朱砂,我倒想着直接拿去复印个几百份倒是轻松多了。

  云赟欣赏完我的大作之后,竖起拇指说,“青出于蓝!”

  这家伙的嘴越来越毒了!

  云赟在旁边喝着啤酒,看着我干活,一边哀叹的说,“哎~,等以后你混到小头领,领的钱多了,这种活就只能我去做了。”

  “是混到小头目好吧!”我纠正道。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话题,也就绕着聊几句吧!再说混到小头目哪有那么容易,“就是混到项目总监,哪里比得上这里一晚上赚两三千的好。”

  今天心里是打定主意不睡觉了,看着这家伙晚上干什么,也算偷师,也想知道要是有鬼,到底长什么样。当然做戏要做全套,还装作跟以前一样,躺在客厅沙发上,假装睡着了。

  有时候睁眼一看客厅挂的电子钟,已经快凌晨了。云赟在哪里依旧坐着不动,抿着啤酒嚼着花生,听着我都饿了。

  装睡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很快就感觉姿势很不爽,又不敢翻身,颇为煎熬,自己劝自己道,大丈夫光明磊落,怎能偷偷摸摸。

  刚打算翻身睡觉,就听见云赟站了起来,开门走了出去,瞬间将刚才的豪情跑到了九霄云外。他这一离开,或许心里作用,我突然有些担心,睁开眼不安的扭头四顾。

  当下往沙发上使劲靠靠,背后靠着东西就安全了。过了好一会儿,就听见门扭动的声音,应该是云赟走了出来。我这才放心,暗自好笑自己刚才疑神疑鬼的。赶紧闭上眼,继续装睡。

  猛然,我听得一阵嗤嗤的声音,顿时感觉浑身一紧,不安了好久的心一下子冰到谷底,瞬间感觉不妙。猛然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看见眼前一条长长的舌头在哪里正对着我,整个人都懵了!

  猛的冲到眼前,这时身上的黃符符一下子燃了起来,然后听见一阵哀嚎,舌头在我眼前打了个转,我甚至都闻到了一股腥臭,胃里面翻江倒海。这下我脸色大变,整个过程不到三秒,一下子手忙脚乱的,急忙跳起来,冲着门口跑过去,第一反应就是拉开门逃跑。

  刚跑几步,我的腿就被拉住,扑在沙发上,使劲抓住沙发,看着脚上那根舌头依旧缠在自己的腿上。情急生智,我连忙一只手掏出黃符,随手一撒,一些飘到舌头上,看到那根长舌头不住的颤抖,果然脚上的压力一松。

  我这时满心埋怨云赟,这货不知道跑到那里了,对面的那个家伙嚎叫着捂着嘴,嘴里发出嗨呀的声音,恶狠狠的看着我,搞得我瞬间心跳过一百五,但是人竟然渐渐冷静下来了,注意到他站在离我有点距离的地方止步不前,想起那是自己铺洒一些粉末的地方,心中略微好过了点,手里还有灵符,撑到天明就好了。

  这样对峙了一会儿,我才有点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要给云赟打电话。那家伙见了之后眼珠一转,就这么往门外一跃逃走。我这才有气无力的坐下来,这才发现手抖得厉害,心中惊魂未定。

  猛听门外一阵凄厉的叫声,瞬间又让我一惊,接着就是云赟的喝骂声,我刚站起来,发现刚才走的那个家伙又返回了过来,吓得我神经立刻绷紧,这尼玛在逗我啊!

  云赟紧随其后,手里还握着一柄铜钱剑,之前还在嘲笑这货拿着这个装饰品,看到对方很畏惧才知道这才是真材实料。云赟上前,那个家伙被打的无招架之力,只有四处躲闪,我恨揪心的盯着他离我忽远忽近。这家伙转悠了半天,猛的扑向了我,吓得我一惊,一时间忘了闪躲,灵符也没有撒。

  只听到一声“快闪开”,我一愣之间只见眼前一晃,感觉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推开,再扭头的时候,就发现那个家伙胸口插着一柄铜钱剑,凄厉的叫着,云赟握着那个铜钱剑使劲往上一挑,那个家伙落在我不远处的沙发上,接着就化作一滩黄色的尸水,渗入沙发里。那股气味惹得我把晚饭都吐出来了。

  等我抬起头,才注意到,这时旁边还有一个脸色苍白的长发女的,而且还是穿着大红的衣服。记得以前听别人说,看见白色的女鬼不可怕,最怕的是红衣的女鬼,都是厉鬼,碰上了只好阿弥陀佛了。顿时冷汗直冒,手里拿捏得灵符一把甩了出去。

  云赟竟然冲了过来,那些黃符半空中就开始灼烧起来,这家伙手里面的铜钱剑在半空中画了几个圆,那些黃符都贴在了剑上,没能扩散开来。云赟先是松口气,而后面色不善的看着我。而身后的红衣女鬼也盯着我,脸上的怒容显而易见。

  云赟有些指责的喝了一句,“这是我妹妹,刚才是她救了你。”

  我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的说,“你妹妹怎么怎么……”

  云赟显然明白我在怎么些什么,“她一直在我身边。”

  我一听,张开嘴说不出话来,一直以为没见过鬼,没想到在自己身边生活了四年的家伙竟然带着一个鬼,原来还真有你妹啊。

  我一看表,这才2点多,看着前面穿着大红装的女鬼,咽口吐沫,打算先拉拉关系,“那个,我是吴哲,你哥的好朋友。”

  对面的哼了一句,“好朋友又怎样。”说完脸色一变,突然血盆大口一张,顿时整张脸都变成了一张巨口,吓得我一下子坐在地上,这个太恐怖了。

  云赟上前轻轻拍了我一下,我还是一哆嗦,现在看着云赟都有点不同,“你不会也是鬼吧!”

  云赟笑了笑,“当然不是,怎么,现在见了鬼,感觉如何?”

  我自然知道旁边的那个装模作样的女鬼是在吓唬自己,心中略一平复了之后,尴尬地说,“好极了!”

  我心中有些打鼓,即便不扮鬼脸,眼前这位也算不上什么国色天香,再加上脸色苍白,很有些渗人的感觉,“那个,她为什么穿着红衣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云赟见我有些惧怕,很有些安慰的说,“她喜欢啊!没事,她不会害你的,你看,还救了你。”

  那个女鬼在旁对着还在咽口水的我伸了伸长舌头,冷冷的说,“你个家伙太奸猾了,竟然装睡。”

  我在旁这下真不知道如何是好,没想到竟然撞见这么个大秘密,这下凶多吉少了。

  云赟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原本还想瞒着你,不过既然知道了就算了,没什么。”

  我暗想这么隐秘的事都让我知道了,估计我要说不再干下去了,这家伙说不定会干什么杀人灭口的事,当下他说什么是什么,难得的没有反驳,惹得云赟奸笑不已。

  我想了半天,干脆自己偷偷溜走算了,可是又有些不甘心,这边工作什么都在这里,只好先走一步看一步。

字体: 字号:
异语图录目录
共15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