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1 02:09:27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超级兵王之龙焱
  4. 第四章 脑子有病

第四章 脑子有病

更新于:2016-05-24 16:41:00 字数:2174

  河阳市市局。

  迟幼雪正在对着一桌食物狼吞虎咽,她可是饿坏了!

  以前从来不碰的馒头也一会的时间干掉几个。

  一圈警察围着她,米卡看着这位大小姐,有些讨厌的同时又有些同情。

  “她怎么样?”刘天光走到米卡身后问道。

  米卡转过身,说道:“具体情况不知道,应该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自从她醒过来,就要吃东西,于是就准备了一桌食物,等她吃完可能就正常了”

  “嗯”刘局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下问道:“事情处理好了嘛?”

  “处理好了,媒体记者一切都搞定,除了我们别的没有人知道是谁干掉了那些匪徒,即便是武警部队也不知道,他们只是看到那些匪徒的身上插着扑克牌”米卡精炼的说道。

  刘局点了点头,赞许道:“你做的很好,一会迟幼雪的父亲要来,就交给你了,你准备好!”

  “多谢刘局”米卡喜悦,她明白,这是刘局为她扩展交际人脉,迟幼雪的父亲是什么人?一木集团老总!

  可以说河阳市三分之一的房地产都是迟家的,拥有非常大的能量!

  “对了,刘局”看着刘局的背影,米卡想到一个问题,赶忙问道。

  刘局转回身,温和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知道……”米卡有些不好意思:“我想知道郭就究竟是什么人?他是特种兵吗?”

  刘局神秘一笑:“他不是特种兵,是比特种兵更加强大的存在!”

  “那是什么?”米卡疑惑。

  刘局却是摇了摇头:“你不要去调查郭就,郭就也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

  “哦”米卡听话的点了点头,心里的好奇却是被充分勾了起来,能够用扑克牌杀人的人?

  这可是只有在电影中才有的场面!

  ……

  来到烧烤摊子,看着满地的狼藉,郭就才想起被砸的事情。

  顿时怒火熊熊燃烧,竟然有人敢砸他的摊子,竟然有人敢砸他的摊子?

  记得上一次他砸别人摊子是在什么时候?好像是在八年前吧!

  转头看看那几处烧烤摊子,冷清的场面终于有了几个人。

  不过那几个人的目光也不时的瞄向这里,估计在奇怪发生了什么事情,魔手烧烤怎么了?

  正好有一个烧烤摊的老板看向他,两人四目相对,然后老板快速移开目光。

  郭就笑了笑,缓缓向着那里走过去。

  “钱老板,知不知道砸我摊子的那伙人什么来头?”郭就扶着摊子双腿交叉,轻挑的说道。

  钱老板眼神一慌,但马上镇定,瞅着郭就说道:“你说的什么,我不知道,什么那伙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郭就拿起一串烤好的羊肉串放进嘴里,嚼了嚼,眉头皱起,然后“哇!”的一下子吐到了地上。

  “真特么难吃,羊骚味都没去掉,怪不得生意这么差”郭就扫视一下,诺大的摊子就只有六个人。

  “你!”钱老板的脸色难堪起来,这是当众打脸啊!

  “你什么你,你想怎么样!”郭就盯着钱老板胖胖的脸,浑然不在意。

  “你要是不走,我就报警了,打电话告诉你扰民!”说着钱老板拿出手机。

  郭就依然不在意,说道:“你报吧,等警察来了,我就告诉他们你这调料里面加了蓖麻粉,哼,这可是毒品的成分,做生意不至于这么黑心吧?”

  郭就的声音很大,那几个正吃着肉串的人脸色变了变,然后哇的吐掉,面色不善的看着老板。蓖麻可是会上瘾的东西,这黑心的老板竟敢添加进去!

  钱老板的脸色黑了下来,蓖麻的确是一种有毒的东西,但是非常少的量反而会让口感更好,当然食用的多了也不好。

  “别做黑心生意!”拍了拍钱老板的摊子,郭就向着小吃街里面走去,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清楚。

  小吃街很长,有着各种各样的店铺,最里面是一个台球厅,也是一个赌博的地方。

  走到有些破烂的门口,郭就皱起眉头,里面的烟味实在是难闻。

  走进去,里面空间很大,但是灯光很昏暗。

  七八张台球桌围满了染着花花绿绿头发的男子,看都郭就进来,当即就有人喊:“玩什么!”

  郭就应声走了过去,对着这位染着黄头发的人问道:“你有没有见到一位眼境上纹着一朵红色玫瑰的人?”

  那人潇洒吐出一个烟圈,问道:“你找花哥?”

  点了点头,郭就问道:“你知道他在哪?”

  “当然知道,那不,他就在那个桌子”

  郭就顺势看去,果真,玫瑰大汉就在那里。

  道了声谢,郭就向花哥走了过去。

  这张桌子正在玩着炸金花,主要就两个人玩,别的压谁赢,赢了翻倍拿回,很简单。

  花哥叼着烟卷,正玩的开心,手下面一大堆钞票。

  这不刚右赢了一把,他正拿牌,肩膀感觉有人拍。

  回头看了看,是一个人,他不在意的回过头继续玩,突然他的身体僵直,烟卷从嘴中掉落。

  “怎么了,花哥?”旁边的小弟问道。

  花哥放下手中的牌,缓缓转过身,一张说不上帅气但又有一种特殊味道的脸庞出现在眼前。

  “你…你有事吗?”花哥问道,旋即觉得不对劲,自己害怕个什么,牛逼的是那个警察女人,又不是这个男人。

  他直了起来,声音也硬了起来:“你来干什么!”

  郭就一笑,笑容很温和,就跟见了老朋友似得。

  “当然是来要钱,把我的摊子砸了,你们就想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

  花哥愣了愣,已近很久都没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了。

  他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周围的小弟立马离开一段距离,他们知道花哥这个时候是很危险的。

  “小子,那你说想怎么办?”

  郭就认真的算了起来:“摊子一共价值大约一万,十倍赔偿不算多,十万,在加上吓到了客人,损失了好多人流,在加十万,一共二十万,给我二十万,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不用你们出力了!”

  花哥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郭就:“尼玛脑子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