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8:16: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中年男子
  4. 第三节 纯真爱情

第三节 纯真爱情

更新于:2018-03-17 10:04:28 字数:2871

字体: 字号:
  女孩慢慢的用双手忖着下巴,手掌贴着脸颊,关节杵着课桌,笑眯眯的说,我也想最后一个走,怎么办。说完,直直的看着他。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右手从头发上放下,感觉背上流着什么东西,一滴一滴的,浸透白色的衬衫,若现出平直的脊椎,脸开始升温,不是头上的吊扇发出一阵阵有规律的吱嘎,他还以为自己正靠近炼钢的火炉,接受火的烤验。吊扇匀速的转,他的心加速的跳,思绪随着风在上空飘旋。我们一起最后走啊!微微的笑容,用通红的脸做背景,他的笑似乎更加灿烂。好啊!这样我们谁也不用先走,都是最后一个。女孩轻快的回答。吊扇的嘎吱声也玷污不了这甜美的声音,仿佛空山老林中一只翠鸟,些许婆娑的树叶摆动,怎敌它欢快的鸣叫。女孩放下双手,轻轻的合上书,把它放在旁边堆出双肩的书海里,慢慢的站起身来,用双手把凳子往后摞了摞,说,走吧!他愣了愣,机械的拿起凳子,一副准备走的样子,身子虽侧向走廊,可脚却站着不动,完全陶醉于女孩悠美的动作。他想,这是最美的舞姿不过了,虽简单却自然,自然的本质就是简单。越复杂就越机械,最多给你一种惊心动魄,谈不上美。走吧。女孩见他不动,又说了一句。他才知道自己是要去操场的,于是,抱着凳子跟着女孩,走着。他不知道走路的时候可以跟女孩聊些什么,不停的走,脑海里搜索着各种话题。我帮你拿吧!这是他搜索的唯一结果。不用,看你自己都拿的喘着气,哪还有力气帮我拿啊。女孩说完又笑了。抱着的凳子无情被右手拎着,他伸出左手拉过女孩的凳子,傻笑说,没事,你看,一手拎一个,平衡更省力。女孩脸蛋有一丝红韵,好像红日快要升起而还没有出现的时候,透过云层看见的光芒,带有一缕温柔。

  男孩心里激起了浪花,步子踩在楼梯上格外的响亮。他靠近扶栏,她靠近墙壁,肩并着肩,一起走在楼梯上。不算狭窄的楼梯,又拎出着两张凳子,现在就勉强容他们这么走着。下了一层,刚到转弯的楼梯角,只见一个身影飞速的向他们这边奔来。片刻,左手的凳子在楼梯上滚着。他只听见了一声巨响,随后两眼闪烁着金星,额头上也慢慢的肿了起来,出现一个大而紫的圆块,感觉不到疼,下意识的用左手扶住扶栏。拖着脑袋,转过来看看女孩。女孩坐在楼梯上,双手捂着左腿,指缝间流出一丝红色的液体,沿着小腿顺流到过道上,深深的呼吸着,发出隐约的呻吟。男孩猛的扔出右手拎的凳子,急忙的蹲在女孩身边,用手慢慢扒开女孩的手,说,给我看看。男孩眼睛有点隐隐作痛,眼角边露出了眼泪,他不忍值视。女孩的小腿上,出现了一个很深的洞,直径不大,但深幽的见不着底,有点可怕,血不停的往外流,地上都已经一滩了。女孩忍着不哭,脸上还是泪水斑斑,声音很小,还是听的见抽泣。额头上的块状越来越饱满,颜色紫的有点黑了,他速的脱下自己的衬衫,揉成一团,包住女孩腿上的伤口,问,怎么会搞成这样。女孩抬起头,双眼直直看着,用右手指着墙角……

  男孩顺着她的手看向墙角,惊住了。凳子倚着,四脚朝向外面,一支脚有点松动了,倾斜着,与另外三支显得不对称,好似一个得了艾滋病的人,怎么掩饰,也总是被人们所孤立。一颗偌大的钉子,半截深入那支有点斜的凳脚,半截露在空中,上面好像被血刚刷了一样,呈暗红色,零星的铁屑似乎想逃离它,向外飞舞着,还没干渍的血迹顺着铁屑流在凳脚上。凳脚上有数条血印,有的交叉着。另一只凳子滚到了下一层的楼梯过道上。

  那只身影弯着腰,用右手拾起地上的眼镜,慌忙的戴上,脸上已是汗如雨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左手上拿着的课本没规律的抖着,就像稻谷从碾米机出来经过最后一道工序时的大米,上下波动着,双腿无力的支撑着,感觉整个人殚精竭力,马上就要倒了。他面带凶煞,朝着身影怒斥,走路不长眼睛,赶着去投胎啊。声音极为响亮,充斥着火药味,安静的走廊上壁回荡着,仿佛只要一粒火星,整个过道就可以燃烧了。身影颤抖的后退了一步,怯怯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从家里急匆匆的想赶到教室,没想到,会这样,对不起,对不起……边说边弯腰,既害怕又自责。说完,用右手推了推鼻梁上斜落的眼镜,镜框明显有些变形,左镜片也裂出了一条痕。女孩慢慢的没有抽泣了,看着男孩嘶力的说,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声音有气无力,带着极度的疼痛。捂着,我们去医务室。他说完,拿着女孩的手放在腿上的伤口上,双手抱起女孩,经过身影,下楼梯往医务室走去。显得瘦弱的他,几根排骨赤裸裸的凸出,显现出胸膛若有一些肌肉,后背脊椎的节骨也暴露无遗。出了教学楼,他额头上已有一些汗珠。气力明显不支,他停了一下,使劲把女孩往上抱了抱,修长纤细的手臂露出了一点肌肉,这肌肉不饱满但结实。女孩右手紧紧的包着白衬衫,左手耷在男孩的肩上,不说话,只不过不时的发出一丝疼痛声。周围路过的学生总会回过头来看着,有的还小声的发出一两句议论声,他们多数在讨论女孩的伤势以及受伤的原因,也有少数的只是同情女孩的痛苦。讨论过后,同情过后,他们也都散去,各自又开始做自己的事情,上课的去教室,誓师的去操场,一眨眼的功夫,谁也不会记得一个光着上身的男孩抱着一个受伤的女孩。毕竟,爱女孩的不是他们,受伤的也不是他们。

  来到医务室,他大声直呼,医生,医生,有人受伤了。一间简陋的平房,里面就一个直道,直道左边有三间房间,从前到后,门上写着,诊断室,手术室,休息室,字体是中华草书,字色是白色,不知道写这些字的人是不是艺术家,笔法行空走马,飘逸自如,不贴近仔仔细细的看,一般人还真看不懂。直道右边有两间房间,第一个门上写着,药品储藏室,字体与左边的不同,是中华楷体,正正方方的,俨然一种严肃的感觉,字色变成了红色,刻意与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似乎在向学生教导药品的重要性和不可亵渎性。第二个门上什么也没写。一进门,就可以感受到一种艺术的熏陶,两侧的不同字体,不同颜色,仿佛告诫所有来看病的同学,生活中处处都是艺术,只是缺少一双发现艺术的眼睛。右边最前面有一个药柜,里面呈列着各种各色的药盒,光看盒子外表就五颜六色,色彩斑斓,似乎给学生一种美的享受,让学生不惧怕吃药,多吃药,掩盖吃药的痛苦,让学生觉的吃药也是在享受美的过程。柜子里的药功能万千,有消炎的,有治感冒的,有止痛的等等,反正一切都是为学生准备的,只有学生用不到的,没有学生想不到的。柜台上面横挂着一块匾,匾上显赫着四个大字,妙手回春,红底黑字,结合楷草之精华,颇具大家风范,特别是那个春字,三横简短有力,一撇和一捺都卷曲的很有弯度,可以弯几圈,神似两盘蚊香挂在底下日字的两侧,似乎,蚊香不用打火机,只用太阳的光热就可以点燃。医生每次望着这块匾,眼神得意,面露洋笑,似乎在寻找艺术的源头,又似乎在赞叹自己的创意,总之一看就痴迷,久久回味在其中。初次进医务室的学生可能会以为自己进了艺术殿,除了些许的药味可以让他相信自己没有有错,见了医生,还以为是见了艺术家,除了身上穿的白大衣可以让他相信自己看见的是即将来为自己诊病的大夫,于是乎,对他的医术产生怀疑,迟迟不敢向他说出自己的症状,怕他开错了药,害了自己,最后就假报病情,只希望以错的症状让他开出正确的药,这样,自己才不至于白话了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