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20:39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图书馆之都
  4. 第三章 费南城

第三章 费南城

更新于:2018-03-17 17:30:00 字数:5843

  “啪!”老拳重重地锤在了名贵的漆木桌上,震得笔筒都被掀翻了,放置于其中的几支金笔在桌上滚了几圈之后,纷纷掉下桌去,掉落的声音使得正在被训斥的一方更加尴尬了。

  “你跟我说,我派出了整整两支最精锐的部队,让他们去追一个人,居然还能给他跑了?啊?”舍奈伯爵粗着脖子,整张脸都瞪红了。

  “伯爵大人,您且请听我解释。”站立在桌前的军官冷汗直流,他很想拿出手巾在他光秃秃的头颅上擦上一擦,可他不敢触怒身前的伯爵大人,只好在一面心中不断修改着措辞,一面拼死应付着伯爵的怒火。

  “我不要听你的解释!我只要你把昨天还在府上好好放着的我那只箱子带回来,再把那该死的小偷的头钉在木柱上,把他身体的其他地方扔去喂我姑妈家养的鳄鱼吃,然后我再来听你说说你那狗屁不通的解释!”

  “伯爵大人,这……”

  “舍奈大人,还是先冷静下来,听听看他的说法吧。”坐在舍奈伯爵旁边的,是这次正好来前来拜访他的一位隶属于紫罗兰家族主家的幕僚,得知了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后,正好被舍奈伯爵拉过来参谋参谋。

  “哼!”

  这位幕僚一见伯爵的音调缓了下来,赶紧给眼前这位战战兢兢、不知所措的秃头军官使了个眼色。

  军官赶紧接着汇报:“虽然这次追击的部队被摆了一道,不过我们还是得到了一些信息。”说着他偷瞄了一眼伯爵的脸色,“这狡猾的犯人是一名法师。”

  “我就知道又是这些该死的法师!”可怜的桌子再次被重重地锤了一下,默默地承受着伯爵的怒火。“这些烦人的老鼠总有办法消失的一干二净。”

  “可这次她犯了个致命的错误。”站着挨训的军官终于如释重负般的把全部的情报一口气都吐露了出来。“她自作聪明,留下了一张名片。”

  “拿来给我看看。”

  军官将那名片郑重地递给伯爵,这是一张紫色的小卡片,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多谢您的打赏,下次再见。”卡片的右下角还留下了一个迷人的艳红色唇印,留给人无限的瞎想。

  伯爵闻着卡片上浓厚的香气,发出了“哼叽”的声音,发布了他的命令:“把老狗给我叫来,白养了他几个月,终于到了要用他那只狗鼻子的时候了。”又想了一会,坏笑着说道:“我们这边派四个中队过去帮忙,我再给费南城和灰铁城的城主写封信,让他们配合一下,记住,抓住了人,我要活的,听到了没有?”

  “是!”那秃头军官赶紧摆出了练习多年的军姿,那坚毅的神情还露出了一丝视死如归的决然。

  “这次再失败,姑妈家的鳄鱼倒是能吃上你这顿嫩肉了。”

  军官打了个冷颤,瑟瑟发抖的样子与之前那副无畏的表情判若两人。

  舍奈伯爵看他这副讨人厌的样子,又想起自己被偷走的那只箱子里的东西,火气噌的一下又上来了,对着他怒吼道:“还不快滚!”

  霍恩开心地眺望着费南城的外的风景,此时的他自然猜不到伯爵那里对他下了怎样的追捕对策,不过他大抵上还是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莱布尼兹的法师很少有人亲自来做这些类似于间谍的活,顶多不时的有意无意的在其他地方干些破坏工作,就连情报的获得也大多是由他们自己创造出的很多稀奇古怪的法术中获得,至于什么线人啊,贿赂啊,严刑逼供啊,天哪!高贵的法师哪会做出这些野蛮的事情。

  当然也有人察觉到了危机,霍恩的姑妈在再三游说莱布尼兹中央图书馆的馆长后,终于得到了他老人家的首肯,成立了后来闻名于世(或者说臭名远扬)的情报部。

  作为情报部部长的侄子,霍恩自天赋显现以来,接受了他姑妈的亲自教育与训练,通过了无数的是试炼与挑战,又在部里的几位前辈的协力合作下,以优异的评价完成了几个难度不小的任务,终于被委以重任,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能独当一面的情报部“策划人”。

  这次是霍恩要独立完成的出山任务,当然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其中自然包括舍奈伯爵手下的那些得力干将们。

  “老狗”的能力霍恩早就知晓,于是他将计就计,在付出了一笔不菲的财富后,终于请动了在舍奈伯爵领隐居的流浪女法师,莎拉小姐。

  莎拉小姐早在三天前,就刻意地喷上了能在空气中弥留很久的兰花香水,沿着霍恩设计的逃跑路线,从伯爵领跑到费南城郊的森林,再直奔莱布尼兹而去。

  接下来只要能够顺利的潜入费南城,就好办了。霍恩轻轻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舒缓一下紧绷的神经,自言自语道:“最困难的部分我已经干完了,接下来只能祈求别在奇怪的地方阴沟里翻船了。”

  上午的阳光懒洋洋地洒落在费南城的古城墙上,城墙上遍布的青苔与刮痕诉说着这座城市的古老。城墙上贴着几张通缉令与告示,有几张还发出新墨的香味,另几张却又旧的分辨不出画像。

  城门口有四个卫兵站在那里,眼神不经意地扫过人群,观察着有什么能捞点油水的机会。城门口摆着张桌子,一位书记官坐在门前,兴致缺缺地记录下人群的往来。

  霍恩披着破旧的斗篷,提着他的破木箱子,脸色苍白(稍微化了下妆),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排在了队列的后方。队列之中,有风尘仆仆的行商人,有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市民,还有不知是打算进城务工或是探亲的农夫,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学者,身边跟着一位青年,可能是他的助理或是学生。

  霍恩的目光隐藏在斗篷下,悄悄地观察着。几张全国范围的通缉告示显得格外有趣,霍恩看着布告低声呢喃着:“通缉诈骗团伙吞银,头目栗子猫,其他成员斗牛眼、胖头鱼、去尾鱼、洗鼻子、神灵长老,还有3人身份未知……都是什么破名字。“霍恩忍不住吐槽道。”看看都干了些什么鬼事,布告帖这么大一张。恩……什么?骗了国家商会四分之一的资金?还忽悠了军部去年一半的预算?“他顿时肃然起敬,再看了下面悬赏的金额,看来奥西安的军部是把今年这一半的预算加在悬赏金额里了。

  然后是多年来在各处犯下种种令人发指罪行并在整个大陆被通缉的杀人鬼“罗德里奥”。在奥西安这边只需要提供有价值的相关资讯就能封爵啊,不过这倒也是,遇上这种层次的家伙,能留下一条命来上报消息应经算是上天庇佑了。他瞧了一眼罗德里恩的通缉画像,那标志性的特征——在黑夜中也能清晰看见的猩红双目。单就这一眼,霍恩就浑身感到不舒服。霍恩摇了摇头,把目光收回,队列不断向前移动,差不多要轮到他了。

  进城的过程比想象的还要顺利,把通行证一交,士兵看他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也不敢靠他太近,就让他进去了。果然自己在舍奈伯爵领干的好事还没传到这来,放下心来的他,嘚嘚瑟瑟地走进城里。

  费南城中最为出名的特产遍是蜂蜜酒,东面城郊有好大一块花田,蜂农们从早到晚忙碌着,酿酒时据说多加了一道特别的工艺,使得酒特别香醇。费南蜂蜜酒属于甜酒,是老人、妇女、孩子最爱的饮品,男人们不在外拼酒时也爱陪着家人们一同品尝,只有那些老酒鬼不停的抱怨着,说喝着一点不带劲。

  霍恩这次可以说是特意借着任务的名义前来品尝这大陆知名的美酿,哦不,为了稳妥起见,顺便能尝上一口,才能不虚此行嘛。

  他高兴地踱步在费南城的小道上,嘴上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大大咧咧地寻觅着城里的酒馆。

  早晨,古老的费南城散发出新一天的活力,人们早早的出行,互相问候。风韵犹存的洗衣娘也都来到了河边,对着衣物搓洗摔打,一边肆无忌惮地说着聊着八卦,引得早起务工的工人和情窦初开的小兔崽子们频频回头。

  跃马酒店,霍恩挑了这家装修风格格调不高,但也别具一格,稍显老旧却又很有人气的酒店。

  一大早,店内的客人大多是昨天过来投宿的,还有一些暂时没接到活的佣兵,再有的就是一些无所事事的赌徒恶党们,闲来无事来调戏调戏酒店的看板娘也是人生一大乐趣之一。

  霍恩除了前来享受美食之外,另一半的目的就是来找这些闲得发慌的恶徒们。早上这个时间段虽然很尴尬,但是霍恩的时间不够多了。他偷偷换上了一件得体的衣服,提着他的木箱,缓缓地走进了酒店。

  早上的人不是很多,除了正在享用早膳的桌上的两位之外,其他的一个个面色不善。霍恩面带微笑,走到了吧台前老板面前,点了一份本店特推和一份猪扒,找了个位置开始胡吃猛喝了起来。

  猪扒的味道很是一般,但是对这几天没吃上什么好东西的霍恩来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向漂亮的酒店看板娘招招手,向她要了个生鸡蛋和蜂蜜酒,无视她奇怪的目光,继续蚕食着美味。

  这家跃马酒店的特色就是眼前的樱桃派,色泽诱人,刚端上的时候就让霍恩瞪大了眼。一口之下,甜而不腻,满口的香甜,让人欲罢不能。里面没想到还有惊喜,被蛋液包裹着,稍稍煎制放入派中的樱桃。与鸡蛋混合在一块儿产生的独特口感,真是妙不可言。

  店内的游手好闲之徒们之前就注意到霍恩这个异乡人,现在看他这副样子,原来居然是个乡巴佬。不过霍恩接下来的举动让他们怔住了——他不知从哪掏出了一袋沉甸甸的金币,还摇了一摇,好家伙,那清脆的声音好比天籁,这帮家伙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恨不得立刻把霍恩吃进肚里。

  霍恩在那里一个劲的赞扬这旅店老板的厨艺,说他人长得五大三粗没想到手艺如此筋道。一边注意着四周的反应,一看之下,乐翻了边,悄悄地自言自语“上钩了,上钩了……”

  “你好,我的朋友。”果然有人马上凑了过来,看看其他人的反应,竟一下没人再凑上来坏他好事,显然是在这块儿有点恶名之辈吧。这样也好,靠过来的人越少越好。

  霍恩赶忙换上了笑容,握住那位仁兄的手:“来来来,一起来喝酒。”问老板要了两品脱蜂蜜酒,也不顾别人,一饮而尽。

  入口顺滑,带着丝丝的酒精味道,也怪不得奥西安人把它当做饮料来喝了。

  总而言之,一个字,爽!

  这位心怀鬼胎的兄台,碰上了个自来熟的霍恩,一时间愣住了。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举起酒杯,说道:“为了健康。”

  “为了健康。”霍恩赶忙又要了一杯。

  “我的朋友,我是费南城的莱毕茨,欢迎来到美丽的费南城。”

  霍恩看着他一副拼命装得友善的样子,憋着没笑,一脸戏谑地看着他:“不错不错,老板,我这位新朋友的酒钱都算在我头上了。”说着拍了拍莱毕茨的肩膀,“你好莱毕茨,我是来自大瑟提斯的旅人沙利姆,见到你真是荣幸。”

  “沙利姆先生,您如此年轻便外出游历,真是了不起。我看您是没来费南城多久吧。不知道您是否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向导,费南城虽说不大,但也是有几处景区非去不可的。”

  这莱毕茨虎背熊腰,臂膀上还纹有刺青,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向导的样子。不过霍恩还是装成涉世未深的样子,跟莱毕茨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哦?不知道这费南城有些什么样的景点,最好是有趣点的刺激点的。”

  “那你可问对人了。”莱毕茨咧了嘴露出了个难看的笑容,说:“费南城最漂亮的景色是南边的费南大花田,不过那一片是用来养蜂的,被蜜蜂缠上可就太麻烦了。不过在城外,有一座都灵山,山上有一棵着了火的白衫树,燃烧了足足有2个月之久却没有熄灭。这件事情惊动了城主大人,据说已经派了士兵与学者去查看了,我们要不也去凑凑热闹?”

  霍恩这次倒是真来了兴趣,不过要得出城。霍恩想了一会,拿定了主意,正要和莱毕茨一同出去,一旁的老板却说了句话。“都灵山上不太太平,你们要去可以多找些人手,或者找一些佣兵陪着。”

  “不用了,有我们两个足够了,老板,结账。”霍恩知他是好心提醒自己,此时却不得不装傻。

  老板看了霍恩一眼,叹了一口气,收了钱便去厨房里忙活了。

  莱毕茨可真是撞上大运了,这么一个年少多金的异乡人,还这么乖乖听话地跟着自己走,真是没有比这还好的事了。哦不,要是他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那可就更好了。

  一路上,霍恩看着他甩掉了想来分一杯羹的本地流氓,一边还不忘给霍恩介绍此处的风土人情。

  “沙利姆先生,这里是费南城赫赫有名的古浴场,好像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浴场,这里还有些惹人厌的来考古的老头和学者。”莱毕茨说着捏了捏鼻子“不过说实话,我还是爱来这个地方,调戏调戏刚出浴的小姑娘和夫人们,啧啧,你看那位,真是水灵。”

  “这是费南城的斗兽场,是有钱的老爷们爱来的地方,您要是想去我倒可以沾沾您的光。”

  “这里是城主的收藏品博物馆,不对民众开放。”

  莱毕茨边介绍着,还顺带观察着霍恩的动作,摸了摸兜里的匕首,又瞧了瞧霍恩的箱子,这可真是做梦都会笑啊。莱毕茨强忍下胸中的喜悦,说道:“沙利姆先生,不知我们能否绕道去我的小屋一趟,就在城外不远的树林里,我那里有好些风干的牛肉,我们正好可以去补给一下。”说着他还凑到霍恩耳边:“还有几瓶上好的雪果酒,我偷偷藏好了舍不得喝”

  这次轮到霍恩高兴了,一个城外的小屋?还贮藏了美酒。正好没有合适的藏身处,这位仁兄可真是雪中送炭。

  霍恩欣然答应,一路跟着他走出城外,来到他的小屋前。小屋倒是朴实无华,唯一的亮点是门口建着一个相较之下非常漂亮的狗屋,却没见着狗。

  莱毕茨出了城外就开始不安分起来,霍恩悄悄地注意着他,直到此时才给他动手的机会。霍恩背对着他,听着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知道是莱毕茨要出手了。

  莱毕茨掏出了匕首,反手握着,置于身后,口中却说道:“您稍等,我这就去……”这一刀,顺势就朝着霍恩劈下。

  他狞笑着的脸突然呆滞了起来,一支弩箭在他额头开了个血洞,血液缓缓地向外流出。莱毕茨倒在了地上,他的眼睛在失去焦距前,看到的了那只精美的机械弩,和坏笑着的“沙利姆”先生。随着扑通一声,他倒在了泥地上。

  霍恩坏笑了一声,对着还没咽气的莱毕茨说道:“可惜了,你其实作为一个导游还是挺称职的,不过作为一名恶棍,你还是太好客了一点。”

  看着莱毕茨的眼神逐渐暗淡,霍恩不客气地搜刮了下尸体,找到了开启小屋的钥匙,打开了锁,进入其中。

  这是一间猎人小屋,墙上挂着一块漂亮的熊皮,这倒让霍恩吃了一惊。

  “那家伙有这样的能耐?”他自言自语道。不过马上放弃了思考,在小屋里翻查了起来。

  霍恩找到了一把弓箭和几块鹿皮。在木箱里找到了生锈的捕兽夹和一把老旧的斧子,墙边还竖着一把铲子,上面倒是沾着新土,看来莱毕茨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勾当。霍恩提着铲子,拖着莱毕茨的尸体进了林子里,把他埋在了那边。挖坑可真是个体力活,霍恩这小身板用尽了力气,好不容易才把莱毕茨“厚葬”了。他也不知道把人葬下去要进行什么仪式,更不知道奥西安这边的葬礼有什么风俗流程,于是双手合十,求装模作样地祷告了一番,回到了猎人小屋当中。

  他找到了个地下的储藏室,里面有大量的蜂蜜酒和麦酒,还放着不少坚果、肉干,看样子是够他吃上半个月了。

  真是个上佳的隐匿地点,有了工具和武器,还能去打打猎尝尝野味。于是,他把床上的被子枕头拿到河边洗净晾干,在床边挂上铃铛,再用自己的血配上肉桂粉在四周做了个警戒魔法,只要有生人闯入,就能提前戒备。等他这一样样事情干完,天已经要黑了。

  闲着没事的他对着莱毕茨桌上的两封未寄出的信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