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47:2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天之城
  4. 第一章 紫宸村

第一章 紫宸村

更新于:2018-03-15 21:06:50 字数:4086

字体: 字号:
  夜无尽的深,如同泼墨,少年睡在草地上,枕着双手仰望着满天星辰,虽是夏日,本该各种昆虫肆意的季节,但少年周身一丈之内未见活物,只能听到远处的虫鸣,在这个清凉的夜独自观看着满天星辰,好不惬意!

  “云儿,夜深了,该回家了”,站在门外的中年男子是凌云的父亲凌海,前几日带着凌云一起去参加族内比武,但这次对于凌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这一次三年一期的族内会武,凌云竟然垫底,中年男子表面虽是无事,但心里却藏不住在对儿子的担忧,沉默了许久。

  “爹,让我在外面再多呆一会吧”,凌云并没有转头看向父亲,而是依旧看着满天星辰,静静的,默默的不在说话了。

  “好吧!那你自己注意下,记得早点回来睡”,凌海看着儿子满脸都是叹息,摇了摇头便踏着台阶往屋里去了,其实自己未尝不介怀,凌海也不知道凌云体质为何变得如此了,自从上次族内夺得第三名,回来后便准备一鼓作气直接突破气海,成为一名修气者,然后勇夺下次比武的花魁。然而,凌云在那次突破中,待体内灵气充裕准备凝聚气海之时,异变陡生,丹田之中一股滔天的煞气源源不绝的从一块黑色漩涡之中涌出,而后黑色的煞气便开始以丹田为本去压缩体内灵气占据的空间,随着煞气的跟进,而后竟然生生的把凌云沉聚许久的灵气全部驱散,为此凌云为此足足卧床半年。而在身体痊愈之后,却发现自己练运气境,这修炼的第一步都做不到了,硬生生的退了四个阶段,跌到最低,最不能理解的竟是体内煞气的源源不绝,不到三个月便需要释放一次体内的煞气,而且再也不能修习斗气决了,因为煞气不仅排斥灵气,而且还吞噬!

  “爹,我回来了”,凌云默默的走到了屋内,只见父亲坐在桌前,像以前那样默默的守着他。

  “天寒了,爹你该注意下你的身体”说着凌云拿起旁边凳子上的外套披在了父亲的肩上,或许这次对父亲的打击更重吧,这一次竟然连参加比试的机会都没有!凌海把手从桌上拿下,抖了抖肩把衣服整了整,默默的看着烛光在桌上平缓的跳动。

  “只要明年的成人礼时能夺回来,也是不错的”,父亲的安慰何曾不是幻想,自己现在连一个修练者都算不上,练运气都达不到,怎么去比试,怎么去夺回荣誉,凌云的心何曾不受伤,就连这次的族内比试原本都不想去的,但父亲一直挂念着自己远在亚欧城的凌家,只有回到那里,父亲便不用这么平庸的活着。

  “到时候再说吧”,父亲回来之后这句话便说了许多遍,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儿子。

  .......

  “云哥哥!我们去山上修行吧!”

  “好的”,看着雨馨背着篮子走过来,自己也停止了练拳,千雨馨是紫宸村村隔壁双千村千府家的千金,每次她出去时都会有几个人专职照看的,但从上次那次虎袭之后,千雨馨像是赖上了他,但凡是她要去修行都会找上凌云,凌云对于这个像妹妹的小女孩也是不好出言拒绝,一次次的带着她一起去山上修行。

  “去族内,开心吗!”,雨馨这有一周多都没见到凌云,听他说是回到家族里面聚会了,可是这是雨馨看着凌云的表情,感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凌叔叔,早!”雨馨看到凌海穿好了甲胄正准备出门。

  “又要出去修炼啦!”,对于这个乖巧的女孩他总是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他的玩伴能带他走出阴影,凌海看着那孤傲的背影暗暗的摇了摇头。

  “是的,凌叔叔,慢走啊”,凌海在昌平城担当守卫,负责他自己所待村落‘紫宸村’的守卫,除了这几日,平时每日都很早就去村衙里,处理村中的大小事宜。

  “云哥哥,”雨馨看凌云一路走得都很沮丧,自己也是默默的跟着,这刚准备开口,看到凌云的脸色,雨馨瘪了瘪嘴,苦笑了一声。

  “这块地,今天归我陈家管了,识相的就走开”。

  凌云刚走到紫宸山这块他们自己取名的‘观月台’,也不是这边月色好,只是一群小玩伴,以前经常在这里一起玩到天黑,每次都要等到月亮出来,才一起往家里走,久而久者,便在统一讨论下,称这个小平台为‘观月台’。

  这时候凌云的眼神注意前方的一群小伙,说话的便是陈寨村的陈冲,此人性情乖张不知何时来到此处,以前在凌云面前耍威风被凌云教训过好几次,现在带着两个陌生的面孔便过来耀武扬威。

  “云哥,走吧!”。这时自己村里面的杨小胖便过来拉扯凌云了,凌云复眼看过去,见此时杨小胖鼻青脸肿,,一双熊猫眼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心中火气便更胜了。

  凌云就立在原处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陈冲,也不管杨小胖在一旁轻轻的拉扯。

  “标哥!他就是那个不能练气的废物”。

  一股怒气直通脑门,凌云感觉有股怒气很难克制,但拼命的克制,父亲说过,越是愤怒便越是要克制,看着刚才说话的爪牙,此时他站在陈冲的身后张牙舞爪显露自己的威风。

  “我现在很和气的和你说,我今天心情不好”。凌云在努力的克制,越是愤怒便越是克制,不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这句父亲的话凌云感觉历历在目,所以他在克制。

  “斗气都不会的废物,还这么嚣张,听我表弟说,你在这里嚣张跋扈惯了,经常欺负我们陈家的孩子,我也难得和你计较,你现在在我面前磕三个响头说声错了,我便当没发生过”,陈标说话阴阳怪气,眼神瞥着看这个身材比他小的凌云,讥笑了几句。“

  你算什么东西,对于你这种垃圾,来一个我打一个”,说着凌云也不管他们了,往后挪了几步便原地摆好了姿势,纵使不会修气,但对于这几个小毛孩,凌云还是没放在眼里。

  “呵,还真天真,就靠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就想和我比”,说着陈标语气一转,眼神自傲了起来,身上赤红色的斗气开始在周身缓慢游动,在他眼中,自己练出斗气,已成气海,和这种运气境都没到的人交手,完全不叫比试,叫欺凌!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只见陈标捂着左脸,吃惊的看着凌云。

  “只会偷袭么”!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出现。陈标又去捂右脸,捂到脸上也是一阵阵火辣辣的疼,双手往下甩了甩,便把手放下了,露出双颊的绯红,双眼恨恨的看着眼前若无其事的凌云。

  哈哈哈...

  紫宸村小伙伴的笑声顿时传荡开来,杨小胖更甚,直接笑倒在地,右手努力的拍打着土面。陈标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伙伴,看到他们忍俊不禁的表情,心中更怒了,没想到这个练运气境都没到的废物,速度这么快。

  “只会偷袭,算什么男人”,陈标此时有些歇斯底了,咆哮的吼了出来。

  “这次我让你先手吧!”,凌云气定神闲的看着眼前有些暴躁的陈标。陈标见凌云依旧站在那,双手抱着胸有些玩味的看着自己,未免有些小看自己,陈标此时也不怒,举手便向凌云劈了去。凌云见此也不躲避,举手便挡,而后眼神有些异变,这斗气对自己还是有伤害的。

  “感觉如何”,此时陈标有些傲气了,双手抱胸满脸鄙视的看着凌云。嗙!像是什么重物落地一般,一身巨响,激起满地灰尘。

  “靠嘴是赢不了我的”,凌云拍了拍手,收了身式,拍了拍衣服,便转眼看到陈标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灰尘,衣服也破了几处,只是陈标那眼神透露出的恨意更浓了。

  “云哥好样的,云哥最厉害!”陈小胖还坐在地上没有起来,便开始带头呐喊了,一边喊叫还一边拍着地,凌云看了眼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个动作是跟谁学的,而后村中的小伙伴也开始跟着呐喊起来,雨馨也是满脸笑意。

  “不要你们扶”,陈标气急败坏的推开两个准备扶他起来的陈冲和陈虎,吐了一口痰,恶狠狠的看着凌云,似有无边的怨气,而后双手开始结印,身上红色的斗气看是慢慢的浮现,一股复仇的自信油然而生。

  “标哥加油,标哥加油”,陈冲看到凌云表情似乎有些忌惮的,心中的那点惊讶顿时荡然无存,一股扭曲的信心开始卖力的为陈标呐喊。

  “云哥加油,云哥威武”,杨小胖看到陈冲在哪呐喊,自己也闲不住,还没起来,坐在地上一边用右手拍地,一边摇旗呐喊。

  “这是我最新修炼的功法,名为‘炎破’,败在我这招下,你也该自豪了”,陈标满脸严肃,依旧隐藏不住内心的骄傲,只不过手印变换的有些缓慢。凌云看陈冲的架势,有模有样,看来这招不可小觑,凌云瞬间起式便向陈标冲了过去,看来需要打断他的施法,十米的距离,凌云一晃而过,不禁带起了一路灰尘,紫宸山方圆几公里,也唯有这个山腰上这么一块‘观月台’寸草不生,却阴凉无比。

  “炎盾”,凌云飞起的一脚踢了过去,刚好落在陈冲举起的双手之间,血红色的盾牌在两手间若隐若现,抵挡住了凌云飞起的一脚,不过人却是抵不住冲击力往后退了两步。

  “就知道你会偷袭的”,陈冲此时仍难隐自己预判的一点小骄傲,眼中此时也泛起了笑意,自己的进攻便从这次防御开始。凌云此时方感不妙,这陈标蓄势许久的杀手锏怕是要用出来了,凌云也不急,开始沉气丹田,左手抱拳,右手放在腰间。

  “就想靠肉掌挡出的‘炎破’,太天真了”,陈冲双眼在此时激起了红光,一股红色的光芒开始在陈标双掌之前慢慢凝聚,本来绯红的双颊此时也更加火辣辣了,但他没有在意,咬紧牙关,满眼恨意,这招一定能让这个连斗气诀都不能修炼的废物一败涂地的,这一招陈标志在必得。

  “炎破!”陈标大声的喊了出来,这是他的翻身仗,他要打的漂亮,打的自信,他的眼中只有凌云,这个不可一世的废物。凌云此时却不急,看到铺面而来的陈标,凌云嘴角上扬,诡异的笑了笑,只见一股薄薄的黑气附在右掌面,举手便去抓天空之中的红色气焰。

  “什么?”蹲着远处树上的陈启有些惊异了,陈冲不惜一切用出的‘炎破’,连他都没这个自信空手接上,这少年竟然空手接住了!黑色的气体,在凌云手中渐渐的化成一个极小的黑色漩涡,瞬间便将空中红色的气焰吞噬殆尽,没有一丝痕迹。

  “什么”,陈标有些惊恐了,他完全没看到凌云如何去应变,就这样轻易的将他的绝招给破了。

  “怎样,感觉如何?”凌云戏谑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陈标,自己还是很愿意在不开心的时候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陈标万分惊恐,他感觉自己踢到一块铁板了,豆粒大的汗珠不断从脑门往下流,身体却一直瑟瑟发抖,他不知道自己会受到如何的处置。陈冲等人看到练陈标都倒下了,身上凉气直冒,拔起腿便跑的无隐无踪,也不管地上这个为他们出头的陈标。

  这时候杨小胖便一咕噜的从地上爬起,身上的灰也来不及拍,直接跑到陈标跟前,对这个丧家之犬一阵脚踢,凌云在一侧也不阻拦,任凭这个愤怒的小胖子去发泄自己的不满。

  住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