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46: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开天游记之星弦山河图
  4. 第二章 乘帆去

第二章 乘帆去

更新于:2018-03-17 15:53:35 字数:3300

字体: 字号:
  做为闪烁着的人型,李墨飞入了光中,与那些不再闪烁的人型一同离去,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被载入了一个容器般的东西。人型光芒的他渐渐与容器呼应,过了一会儿,李墨终于和那个容器融为一体。

  现在的李墨终于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是一具什么容器,这容器竟是一具身体。

  “难道真的投胎了?可按理说投胎的话不是会成为婴儿么?”带着新生的喜悦与未知的恐惧,李墨努力的睁开了眼睛。

  久违的阳光刚一入眼还有一些不习惯,不过一会儿之后李墨就完全适应了。

  与此同时眼前浮现的景象着实让李墨惊叹起来。

  天空蔚蓝清澈,云朵像一条条切割过的布条稀松的散落着,一轮白亮如火的太阳和一轮弯曲如玉的月亮竟同时一前一后悬挂于蓝天上,一座宝塔般的小山上长着郁郁葱葱的草木漂浮在天空中,它周围环绕着火红色的大鸟和成群的黄鹤。

  “那是仙宫么?”李墨不禁想着,他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躺在一个仿佛兽类肌肉与植物脉纹融合而成的大盒子里。

  李墨条件反射的坐起来,发现自己没穿衣服。

  “原来是个带把的!”李墨亲自验明正身后,无奈的感叹那大盒子像一方没有盖的巨型棺材。

  李墨目测“棺材”的边沿大概到他坐着时的鼻子处,同时他感觉到头皮被什么扯了一下,他迅速转过头,他的头发被什么东西扯得更痛了,痛觉继续随着他转头而袭来。

  李墨定睛细看,惊骇的发现自己的每一根头发都被一条细细的绿色蠕虫咬着,那无数绿色蠕虫的尾端还连在他坐起时脑袋躺的位置,那个位置已经被扯出密密麻麻的凸起,一些淡红的粘液从那些凸起与蠕虫尾端的连接部位分泌出来。

  李墨头皮发麻,那些丝线般的蠕虫又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要钻进他头皮的更里面。

  猛地李墨站了起来,那些蠕虫的口器仍然顽强的附着在他的头皮上,尾端竟也顽强的扎在他坐起时脑袋躺的位置。

  同时之前还是绿色的蠕虫从尾端开始渐渐转换成了诡异的金色。

  “这些鬼东西到底有多长啊?”他一边想一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拔扯着那些虫丝。

  仿佛使尽了浑身的力气,就在一大半截的蠕虫转换成了金色时,密密麻麻的它们终于被李墨连着头发从头皮上扯了下来,他的头皮已经出现了一片片的血斑。

  当全部蠕虫被扯下后李墨才松了口气,这时他才开始忍着疼痛观察起之前来不及观察的四周,原来之前他躺着的“棺材”足有他以前屋里那张单人床的大小,除了制造“棺材”的材料不明,“棺材”里除了他的身体就是那些现在撒了一地的蠕虫,之前那些凸起与蠕虫尾端的连接部位,仍有断掉的虫子的断口变化成口器,再一条条冒出来,密密麻麻仿佛被挤出的面条在那缠绕蠕动。而脱离了那个位置的蠕虫部分则飞快的僵死变干。

  李墨站到那“棺材”的一处边沿一看,紧紧挨着“棺材”的还是“棺材”,里面有一个长的还算清秀的裸身男子闭着眼睛躺着,就像睡着了。那男子脑袋上的头皮已经微微隆起一个个包块,包块起伏着,金色蠕虫像头发一样覆盖在包块上。而再远处的“棺材”因为中间隔的那一面边沿阻挡了视觉,只能隐隐看到一具不到三分之一的裸体。

  就在李墨准备翻过“棺材”去仔细“研究”那个男子时,天空中传来了巨大的尖啸的声音。

  “什么东西?”李墨顺着声音看去,天上竟飞来一艘大帆船,这帆船不像扬帆出海的那一种的样子,它扁扁长长像一个梭子,层层叠叠的帆影盖在梭子的一面,另一面则连着一个巨大的鱼尾,从它来的方向李墨估计鱼尾处就是船尾。帆船速度不慢,尖啸声就是从船尾下方不时发出来的。船底上船腹那里挂着一条条随风摆动的东西,像是装饰物。

  李墨没有发觉他在仰望帆船的这一会儿功夫,离他不远的一个方向,一个“棺材”里的男子头上的金色细线般的蠕虫都吐出了含着的头发,并渐渐变成绿色缩了回去,那男子睁开了眼睛,好似本来就应该般的站起来对着帆船做了一个恭迎的姿势。

  不一会儿,一个又一个裸身男子在其他方向站了起来。

  直到发觉身边的动静时,李墨才警惕的看去。

  仿佛是被尖啸声唤起,陆陆续续有几百个裸身男子站了起来。

  李墨看着看着已经没有办法移开眼睛,他不敢相信一件事情,一件看起来再也明白不过的事实,他甚至不敢相信这事实是真的存在。

  “都长的一模一样!”李墨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错,那陆陆续续站起来的几百个裸身男子竟有着同一张脸!

  “那我不会也是……”李墨勉强自己去接受,默念说:“是就是吧,活下去才重要。”

  正在惊愕震撼间李墨头顶响起了巨大的尖啸的声音,同时他被一片阴影遮住。

  一艘巨大帆船降临在李墨头上,船底上船腹的位置挂着的那一条条随风摆动东西竟是藤蔓,细看这船身竟然是土石堆砌而成。

  那些藤蔓漱漱而动,像长了眼睛一般裹住下面的一个个裸身男子,发出吱吱声裹挟着他们将他们卷进了土石的缝隙中,船影过处,“棺材”里便空无一人。

  藤蔓接触到李墨时,李墨觉得自己仿佛被冰冷的大蛇缠身,一股巨力扯起,李墨瞬间失重。李墨经过的缝隙都会自己合上,仿佛活物,眨眼间他就被扔到了地上。

  李墨发现自己到了一处山洞里,山洞无疑是船里的山洞。

  山洞很巨大,有一个呈规则半圆形的穹顶,和一颗很大的被藤蔓包裹的绿色宝石,绿色宝石是摆放在山洞正中的一个容器里的,绿色光华从那里漫出,粗粗细细的藤蔓从那里开始爬满了山洞,正是所有伸出船外的藤蔓的主体。

  几百个一模一样的裸身男子正站在山洞里,山洞里还有长的不一样的两男三女。

  一个男的长得很是高大,穿的是青花袍子,上面画着云啊兽啊之类,看起来像当官的,也的确有一身官老爷派头;另一个男的一身文人打扮,拿着一把火红的扇子,不过这个家伙贼眉鼠眼痞里痞气,很难让人认可他是个书生。

  三个女的有两人看上去不过豆蔻年华。一人身着白色轻纱,一人身着淡粉轻纱,二人都是身材曼妙,一副想要引人遐想却稚气未脱的样子,她们双眼正一遍遍扫过几百名裸身男子,嘴里小声念着什么。

  还有一个女子看上去亭亭玉立,双眸闪动如淡淡秋月的光华,嘴角却似笑非笑含着一抹神秘,似在嘲讽天下男人,又似在诉说万般温柔,换了任何别的女子这幅表情,要自然随心就已经很难了,更别说显得美丽可爱,可是这个女子将它们统一在一张脸上,竟恰如其分。

  她虽算不上盛颜仙姿,却会令天下最骄傲的女人自惭形秽,令世间最狂傲的男人也不敢四目相对。她穿着如水的长裙,更显得翩翩如蝶,只是站在那里竟美的无可比拟。

  “汪姑娘好好的一个美人,非要跟我们这些臭男人凑什么热闹?”那个痞子模样的书生摇着扇子说。

  “我没有见过新鲜的‘体囊’,自然要来看看,何况两个妹妹也来了,我也可以陪陪她们。”亭亭玉立的汪姑娘声音婉转似水。

  李墨心想:“原来我们被称作体囊,不是‘人造人’啊,而且看那些人的着装,像古代人,不过老爷子我虽然是具新身体,但这具身体给她们看到,也怪不好意思的。”

  坐在船里就像以前坐电梯的感觉,李墨适应了以后就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想了一想就明白了自己的情况。

  不用说,之前准备了那么久的重生,就是为了现在让这些人或别的人使用他们。李墨倒是和旁边的体囊说过话,可是他们只是有面无表情不理不睬,好像除了等待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别的心思。

  那个高大的男子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接女子的话,他转过身,对着身后两个着轻纱的少女说:“白儿,絮儿,你们数好了没有?”

  “奴家数的是595个体囊。”穿粉色轻纱的絮儿说。

  “明明是594个。”穿白色轻纱的白儿对着絮儿说。

  李墨听她们报完数,自己也开始好奇的数起来。

  高大男子听了皱了皱眉,望向旁边的痞子书生。

  “是595个,宋大人。”书生说,然后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补充说明:“还有一个是光头!”

  宋大人露出了一丝惊讶,因为本来就对体囊司空见惯的他,之前根本没有去看那些家伙。

  “宋大人,奴家想知道有谁见过光头的体囊么?”白儿问。

  不等宋大人回答,那书生就抢答了:“当然有,比如,我们五个就见过的。”

  “巴狄卜,我在问宋大人,你在那里讲什么笑话,装什么有趣?”白儿显然很不满,嘟起了小嘴:“你不过是才来的客卿,怎么自己都不识趣!”

  “白儿!”宋大人看来对这个叫巴狄卜的家伙很是看重,喝了一声。

  白儿只得含着眼泪去拉了拉絮儿的衣服,絮儿不言不语,只是用一个手握了握白儿的手,算是安慰。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