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1 19:07:4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玄之天空
  4. 第三章

第三章

更新于:2018-03-18 17:08:24 字数:2971

字体: 字号:
玄之天空目录
共4章
  南宫主在深吸了一口气后,看着那透着邪气的血转轮回,心里带着不安.他捏了捏了拳头,在稳定了下心绪后,运起了自己最强的功力.

  按照前人传来的功法,他需要把自己的玄力输进血转轮回中,然后引上面五个角分别代表的——风、火、雷、雨、土的顺序进行不断的轮回流转,最后当玄力越聚越强之后,会最终启动这宝物的功效,让自己短时间内玄力增强,灵气也增强,从而可以达到预测更远更神秘的事情。

  所有人在原地不安地看着,看着接下来可以会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南宫主的表情让人知道,他是多么的认真和严肃。

  看那血转轮回,先是灰色的光芒,然后又是红色的光芒,再白色,蓝色,最后是棕色,不断的变幻,就像是五彩的灯光一样,非常好看。然后变幻的频率越来越快,强度也越来越大。

  南宫主的脸上露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在竭力地散发着他最大的玄力。他的玄力合力放出后本应该是很强大的,但是从周围人的惊讶的表情看来,他们吃惊了,吃惊的原因不是南宫主的玄力强大,而是他们根本感觉不到一点玄力。

  这一切只有南宫主自己知道原因,他玄力的大门一被打开,就像水银泄地一样地被扯着吸进血转轮回,止也止不住。

  他勉强控制住玄力的流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在快顶不住的时候把所有的前奏结束了。

  前奏一结束,压力顿时小了很多。南宫主放松地吐了口,自己到底还是顶住了,如果没有顶住最后的那一下,别说完成这个前奏了,自己的命也会丧失在这邪物里。

  看着发着金光的血转轮回,南宫主伸出手在这东西的中央,大喝了一声“收”。然后一种温暖的感觉就窜进了南宫主的体内,在他体内不断地充实着他本已经空荡的丹田,手,足,只到每一个角落。

  南宫主看着全身装不下的玄力,不禁感叹,果然是个强大的东西,自己的玄力居然在一时间暴涨了十倍,怪不得他师父在把宫主的位置传给他的时候,说在危机时刻可以靠这个东西来解救危难。不过他师父也同时告诉了他这东西有巨大的反噬作用,所以,等结束后他一定会很惨。

  不过一切现在不重要,先是要把眼前的这个问题解决了先再说。

  感觉着全身用不完的玄力之外,南宫主同时也感到自己灵力也空前提高,能看清世间以前自己看不清的东西。一草一木,风的流动,水的下落,鸟的语言,他仿佛可以看到世间的本质,和他们通话。

  真是种奇妙的感觉,原来灵力高的是这样的感觉的,看来自己这辈子也是达不到这样的境界了。南宫主想道。

  同时他开始用灵力来算卦,他飞翔到了空中,坐在了也飞起来的血转轮回上,然后闭眼冥想着,试图去算出这个异像是从何而来。

  周围看的人已经等了很久了,而他们的心情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不安。最不安的要数清明和远观,他们都是南宫主亲自带大的,感情深厚,他们也知道这血转轮回也许会要了他们师父的命,不过自己却什么时候都做不了。

  天空中南宫主周围的光芒越走越强,而南宫主看到的东西也越来越清楚。他的心眼在天地间游荡,看着天地万物的运行,最后在一个破房内看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这破房里到底有什么东西,竟然把他的心眼带到这里,他非常有兴趣地想进去一看,就集中了分散的意识到了一点,催心眼进入房内。但是就在他要进入里面的一瞬间,一种力量反推了他一把,力量之大让他意外,在没有准备的情况险些让他神魂俱散!他被吓得流出了一身冷汗,气息也乱了起来,好在他拼力稳住,才定下了心神。到底是什么,居然在自己这么强大的灵力下也看不进去。

  到底是看还是不看,他的心在挣扎着,看的话也许会被震死,不看的话自己做的一切恐怕就算是前功尽弃了。不过这神秘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更加让他不安和吸引他的好奇。在一番思索后,他做出了最后的决定,看!

  他开始试探地接近房内,一边稳着自己的心神,以防那力量的反推。最后终于在边缘的地方感觉到了那阻止他的力量,他并没有突然强行进入,而是慢慢地加强力量,然后一点点的渗透进去。他成功了,他感到这里面是可以进去的。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

  就在南宫主在用心眼看玄机的时候,其他的看见南宫主的身体突然抖了一下,光芒也散乱了起来,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南宫主会出事的时候,好在又稳了下来。清明和远观被吓得混身是汗,紧张的程度并不比南宫主本人低。不过又在南宫主稳定了后没多久,突然一声爆炸在南宫主所在的位置炸了起来,他们大喊着师父冲向了冲天上掉下来的南宫主。其他的人也非常的惊慌,使者也是惊讶地张大的嘴巴。

  清明在南宫主将要头着地的时候接住了他,然后把他放在了地上,一边叫唤着。南宫主脸上全是烧焦的样子,头发散乱,闭着眼睛不知死活。

  远观把手指头放在南宫主鼻子下探了下,发现还有气息,高兴地眼泪都笑了出来,然后去掐南宫主的人中,想把他弄醒。

  使者见爆炸已经过去,就也来到了南宫主的前面,问清明和远观:“南宫主还活着吗?”

  “当然,师父怎么会死呢!”清明叫道,怀里还抱着衣裳褴褛的南宫主。

  远观的方法也终于奏效了,南宫主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然后一副无力的样子看着使者。

  “南宫主,可算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天地出现这种异像。”使者只管问他想知道的东西,至于南宫主的死活对他来说不重要。

  南宫主苦恼的样子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看不见,有种力量在阻止着我去看清这事情。”

  使者听不不高兴地叹了口气。

  “请上使告诉君上,本宫主也马上要死了,过几天我会让人把新宫主的人选送到君上的前面。这些后事我都不得会安排好的,请君上放心。”南宫主说。

  “南宫主何出此言,不过既然如此,我就按照你说的告诉君上就是了。”使者伪笑着说。

  “好。”南宫主吃力的说,然后困难地呼吸着。

  南宫主的情况让两个徒弟担心不已,说着师父不会死的话,然后哭了起来。

  “你们两个哭什么,都是这么大的人了。人终有一死,不过是死早死晚罢了。我们修行之人就算多活几年,也不过是逃不出宿命,到底该要归于土里的还是要归于土里。”南宫主说着咳嗽了起来,然后一些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清明和远观看了眼泪更留不住了,南宫主对他们又师又父的把他们带大,可以算是唯一的亲人了。

  “血转轮回哪去了?”南宫主撑起力四处看了下,就是没有找到血转轮回的踪影。

  “在刚才爆炸的时候爆飞走了。”清明擦着眼泪说。

  “咳,你们派人去把这东西找回来,这东西落在其他人手里可不是好玩的。好了,扶我回去等待大限吧。”南宫主说,嘴角的血越流越多,一口气猛地咳出来,喷到了使者的脸上身上全是。

  使者惨叫一声想躲开,但还是被喷了一身,然后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南宫主,也不再看南宫主这个要死的人的面子,直接不带好口气地说:“脏死了,搞什么啊,我得先走了。”说着转身快速地离开了。

  “死奄人,居然还说我们师父的坏话,找死。”清明听了气不打一处来,想起来去打使者,被远观一把拉住。

  那使者听见南宫主的徒弟想打他,料想自己打不过,就慌忙地加快脚步,小跑地离开了。

  “你干吗拦我!”清明看着远观不解地问,心里蒙着股气。

  远观劝说:“算了,他是君上的使者,打不得。”

  “君上怎么了,本爷爷气起来把皇宫都掀了。”清明赌气地说,手捏拳头气得发抖。

  南宫主不想听两个徒弟无谓地吵架,就用颤抖的声音说:“把我扶回房里去吧,我还有事要交待你们。”……

  两个徒弟一人一边地就架起南宫主起身,南宫主一边运着玄力护着身体,一边走着,心里想着刚刚看见的东西……

字体: 字号:
玄之天空目录
共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