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4 17:35:0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残王之无畏之徒
  4. 第二章 缘由

第二章 缘由

更新于:2017-04-21 10:07:20 字数:2036

  “翊,我觉得殿下和皇上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殿下对皇上的话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而且整天拿着小孩子玩的玩具,根本不关心时政!”珢将自己的疑虑向翊道明,翊向前走了几步,找了石凳坐下,轻抚刘海:“我觉得想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必须找?公公,他肯定知道!”说罢,便叫来了小?。“两位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恭敬地说道。“公公,我可以叫你小?吗?”翊说出这句话让珢也是醉了,为什么不说正事,小?用手挠了挠头:“只要两位不嫌弃,叫什么都行!”“那好,以后你也不要太拘谨,我们是极和宫的客人,你是主人!”翊的话惊到了珢和小?,幸好太子不在,要是太子听见了那还了得。翊看着两位惊慌的表情,笑着解释:“主人的跟班!哈哈哈哈,瞧你们那样。”接着搂住小?:“以后就叫我翊,叫他珢!”小?僵硬地笑了笑,急忙将翊的手拿开!

  “公公,我有事问你!”既然翊这麽长时间都引不出话题,那珢只好问喽。“有什么事尽管问!”小?答应的很爽快,可回答的爽不爽快就不从而知了。“殿下如今为何整天抱着一个玩具,从不关心时政,并且连皇上说的话也不听,是不是殿下不准备继位,还是殿下和皇上之间有嫌隙!”珢说完了自己的疑问,但小?迟迟不回答。

  哎呀,要不要给他们说呀,说了,万一殿下知道了不就坏了,不说了,这两位又逼得这麽紧,可这两位毕竟是为了殿下和这个国家好。

  小?向四周看了看,又把翊和珢带到了离太子寝宫很远的地方,这才放下了心,将一年前的事向翊和珢说起。

  一年前

  “不行,妹妹怎么能去那么远的地方!”柰在宾堂之上当着众宾之面向皇上表示心中的不满:“那个地方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蛮族人的生活习惯和我们有很大的不同,妹妹去了肯定不习惯,况且那个地方草木不生,野兽极多!难道父王就不怕妹妹出现什么意外!”然而面对柰的不满,皇上也很能理解,毕竟柰和她妹妹关系甚好:“这你大可放心,朕既然让妜(yuè)儿去,就肯定会护她周全,保证让她在那里生活的和在宫中生活的一样好,毕竟那里的首领肯定会对妜儿好的!”

  “都已经不在身边,对妹妹好不好怎么可知,万一妹妹受了委屈怎么办!”柰始终反驳着。“你以为朕愿意呀,朕就妜儿这一个女儿,要不是和那边的首领联姻,朕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心肝女儿送过去受苦!”说罢眼中闪出几处泪花,坐在旁边的皇后听后也用手帕擦拭自己的眼泪,柰跪在下边看到此情景也迟迟不说话,这时,从座位下来一个女生,长相俊俏,清新脱俗,眉眼之间透着一丝活泼,她跪了下去:“父王,我愿意前去!”接着转过身,面向柰:“哥哥,我知道你心疼我,只要我的联姻能给两个国家带来安宁,那妜儿愿意前去!”

  清风慢慢溜进宾堂,轻吹这妜儿的秀发,柰用自己纤长的手指轻抚妜儿的碎发,接着跪着向皇后那去,倚在皇后脚前,深情地说:“母后,你就给父王说说情吧,别让妹妹去了!”皇后坐在那里很是难为情,她迟迟没有回答,一旁的皇上看到这里,说了一句“只要你能找到合适的人选,朕就不让妜儿去”,柰环顾四周,没有合适的人选,说了一句令在场的人都吃惊的话“实在不行,让儿臣去,让儿臣去……”还没等柰说完,皇后边摸了柰的额头:“柰儿,你是不是糊涂了!”柰急忙解释:“母后,我是说让儿臣去给他们当侍卫!”

  皇上终于忍不住了,他生气的拍着桌子:“放肆,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给别人当侍卫,况且人家要的是娘子,不是花拳绣腿的侍卫。朕意已决,明天启程!”说罢,便离开了宾堂,不一会儿所有人都散了,而柰还在做无谓的乞求,妜儿连忙跑去柰身边,将柰扶起:“哥哥好傻,其实哥哥不必为了妜儿这样做,其实妜儿总会离开哥哥身边,也会嫁人,只不过是时间和对象不同!”

  “其实哥哥都明白,哥哥之所以这么闹,是不想妹妹嫁去那么远的地方受苦,妹妹本可以招一个驸马过着幸福安逸的日子!”

  “不重要了,哥哥,只要我的牺牲能给我朝百姓带来安宁。妜儿就心满意足了,哥哥放心,要是妜儿在那里受委屈了,妜儿就给哥哥写信!”柰笑了笑,摸了摸妜儿的脸庞,妜儿从腰带取出一个玩具:“这是哥哥小时候为我做的,现在妜儿把这个送给哥哥,哥哥只要看见这个就会想起妜儿!”妜儿把这个交到柰手里,柰将它攥的很紧!

  “哥哥,妜儿就要走了,望哥哥记住妜儿这麽做的目的,也希望哥哥在我走后能用心学习,继位之后让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柰果断的答应了,妜儿也就放心的走了。

  “妜公主可真是顾全大局呀,可既然殿下答应妜公主要努力学习,可现在并不像他说的那样呀!”珢提出了疑问。“我知道,殿下肯定出尔反尔,当时只是为了让妜公主能放心地离开。哎,殿下可真是处心积虑呀!”翊这样的瞎推测引起了小?的不满:“才不是呢,殿下之所以现在什么也不干,是因为妜公主在出使途中遇到了雪崩,军队的人所剩无几,听到这个消息后,殿下就把责任全部推卸给了皇上,从此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整天拿着妜公主给的玩具看,对皇上的话也置之不理!我知道两位很关心殿下,但殿下是不可能学习的!”

  突然翊便朝太子寝宫走去,珢不解:“翊,你干什么去呀!”“找殿下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