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7:56:0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火灵事务所
  4. 第二章、我是通缉犯

第二章、我是通缉犯

更新于:2018-03-17 07:29:35 字数:5905

字体: 字号:
火灵事务所目录
共60章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

  腊月二十八,一场大雪铺开了序幕,雪花纷纷洒洒的飘落,天地间雪白一片。

  这是滨海近百年来最大的一场雪,老人们背靠着暖炉,对怀里的孙儿说道,从打自己记事儿了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雪,这是有冤啊。

  年三十的晚上,家家户户喜气洋洋,连绵的爆竹声阵阵。

  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躺在郊外的一个土丘上抬眼望着天空,他皮肤白皙头发乌黑,眸子里泛着暗红色的光,样子格外妖异。

  天上的雪纷纷扬扬的洒下来,少年冷冷的看着天空,雪花还没有靠近他就慢慢的融化了,可是少年的身边却没有半点积水,他就这样躺在冻土上一动不动,这个少年就是丁戈。

  大雪弥漫,云隐不祥,北风呼啸,夹杂哀怨。

  三天了,自从记起往事后丁戈就这么躺着,就这么看着天还有落下的雪。他感觉不到冷也感觉不到饥饿,心里逐渐的平静慢慢的理顺。

  慢慢坐了起来,抬起手呆呆的望着,这只手修长而有力,皮肤下面隐隐的红光流淌,他又看看自己裸露的身体,嘴角上慢慢挂起了一丝邪性的微笑。

  丁戈明白自己没有死,既然自己没死有些人就要死。他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可是以后总要弄明白,自己最后的记忆是吞了那块红玉。

  爆炸,虚空,好似掉入了炼钢炉里一般,无休无止的剧痛,灼烧,融化了又凝聚,凝聚了又被融化,千百遍,无数年。时间没有意义,不知道多长,也许下一秒就结束,也许还要几千个轮回。

  丁戈一用力跳了起来,“靠,不想了,不管怎样,既然我还活着就要先找身衣服!这赤身裸体的太伤风化,还要去看看爹娘,免得他们担心。”捋了捋头发,定了定方向,周围大雪茫茫,可是丁戈偏能透过雪幕看出老远,感觉天地间一片清晰,各种事物都毫发可辨,仿佛就连每一片雪花飘落的姿态他都能看清。

  吐了口气,他冲着一个村庄大步走了下去。

  “弄身衣服,先遮体再说。”到了村庄丁戈才发现,这大冬天的根本没人晾衣服,看到了村口的路牌,他才知道,自己还是在滨海市范围,这里是距离市区比较远的一个村庄。

  凭着灵巧的身姿,他潜入一户人家,偷了一条裤子一件棉衣,空心膛就穿上。丁戈不冷甚至还有点热,这衣服纯粹是为了遮羞用,正值寒冬,要穿棉袄才算应景,否则他都想找件T恤穿。

  丁戈没好意思偷人家钱,虽然不饿可是当他看到厨房里香喷喷的炸货,还是忍不住拿了几块炸肉,几个耦盒,又顺手抄了两个馒头。

  他嘴里叼着馒头,手里拿着炸肉,边吃边往市里走。

  丁戈打算好了,先去看看老爸老妈,让他们安心,剩下的以后再说。可是自己要回老家就要坐车,总不能跑了去,坐车就要有钱,哪里去弄钱这是个问题。

  现在的丁戈体力充沛,感觉路怎么就那么不禁走,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愣是被他从市郊走到了市里,整整六十里地,还光脚没穿鞋。

  不知道几点了,就听到周围辞旧迎新的爆竹仍在响个不停,雪变的小了点,大街上厚厚的积雪反射着幽暗的路灯。丁戈赤脚踩在雪上,凉凉的很舒服,这是新雪,他在上面留下了第一个脚印。

  街两边的各色商场跟娱乐场所霓虹闪烁,一种喜庆的节日气氛,可是却掩盖不住丁戈内心的火焰。

  他走到一家大型的洗浴中心门前,这是滨海城东最大的洗浴中心,以前丁戈走到门口总是羡慕的望望,心里想等自己有了钱也进去祸祸一番,叫上一排公主挨个点,也尝一下随便挑美眉的感觉。

  他驻足,冲洗浴中心的大门愣愣的望着,这时一个大个儿从里面走了出来,衣着的讲究,胳膊下夹着包。

  大个出门,抬手,边上一辆路虎车灯亮起来了,他打开车门,刚要侧屁股坐进去,就感觉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穿着一件旧棉袄正呲牙对着自己笑。

  大个儿一皱眉问道:“干嘛呢!?”

  丁戈也望着他,脸上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抢劫,心里没底,自己安慰自己:“这大年三十不在家陪家人,却来逛洗浴中心,铁定不是好鸟,就抢他了。”

  心里想着,丁戈含含糊糊的道:“呃,这个,有钱没?”

  大个儿一听乐了:“钱?有啊,你要吗?有病吧你!”说着一变脸。

  丁戈咧咧嘴尴尬的一笑,人家就算不是好人,自己抢人家更不是好鸟,他无奈的说道:“这个,我没钱回家了,借点,我保证还你。”

  大个儿一听,又乐了:“还我?你知道我是谁啊,滚远点,大过年的别惹老子不痛快。”

  说着就要继续上车,还猛甩了一把丁戈抓着他衣服的那只手,没甩掉,大个就怒了,回身骂道:“放手!给脸不要脸是不!”

  丁戈是真逼的没办法了,光脚走了一个小时,好不容易碰到个有钱的“坏人”,就先这么着吧,不下手也得下手不抢他也得抢他了。

  他的手始终抓着大个的肩膀,大个儿见丁戈不放手,一个炮拳照着丁戈的脸就杵了过来。丁戈瞪着眼看着,就发现这拳头怎么这么慢,跟自己看片儿专用的十六倍慢速似的。

  等拳头快到了面门,丁戈抬手挡了一下。

  “咔嚓”一声,那大个就感觉这一拳打实了!打的实实在在可是不像是打肉上了,这是打水泥墙上了吧,还是浇筑的!自己手骨估计裂了。

  等丁戈回过神来,就发现大个儿正抱着手蹲地上,抬着眼睛幽怨的望着自己。面对这种情况丁戈不知道是该加一脚给他踹地上呢还是应该给他扶起来,只得又说道:“我也不要多了,二百就行。”

  那大个一下子跳了起来,嘴里骂道:“二百是吧!给你二百五!”侧身一个鞭腿就照着丁戈的左脸扫了下来。丁戈又诧异得看着表演慢动作的大个儿,抬起左手往大个小腿上一拍。

  大个儿疼的单腿跳了三十几个圈,这下轮到大个吃惊了,他怔怔的看着丁戈又要发狠,可呆了半晌突然蔫了:“兄弟,看不出来,你练过啊。”

  丁戈摇摇头:“没。”

  “别骗我,你知道我谁吗?老虎!我是老虎!你赶整个滨海东城打听去,没有不知道我的。”大个输阵不输人,嘴上发狠,给自己找面子。

  丁戈喃喃的思索道:“哦,你是老虎?老虎?我去!你是老虎!”丁戈的声音突然大了八倍,把对面的老虎倒吓了一跳。

  提起这老虎来,滨海人可是都知道,说和谐社会没有黑社会只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蒙谁呢,在名字上玩文字游戏吧。黑社会跟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有什么区别,都是一帮子不做好事的人,坑蒙拐骗,奸(和谐)淫邪盗。

  这老虎就是滨海城东黑社会的老大,靠拆迁地皮发家,平时打架斗殴,强买强卖,坏事做了不少,可是这老虎也有一点好处,他不欺负普通人,也从来不欺辱妇女,小商小贩什么的也从来不动,这点比城管好。

  说绑架,非法拘禁,打架斗殴也许有他,但是什么强(和谐)奸,猥亵,贩毒,他从来不干。并且这小子以前跟着师傅练过,长拳短打也是拿的出手的,普通五六个大汉也近不了他身子,今天这一拳一脚就让他明白,他碰上硬茬了。

  丁戈不可能没听过老虎的名字,这可捅了马蜂窝了,而且这马蜂还是黑社会的。

  老虎见状就又说道:“你是城西崴子派来的吧,你跟那孙子说,这大年下的别找不痛快,他孙子不过年我的手下还要过年呢,有事过了年再算,我陪着。”

  丁戈尴尬的咧嘴一笑:“你看我这打扮像吗?我就是想抢你,借点钱。”这话说的真矛盾,又抢又借。

  老虎那对牛眼瞪的跟灯泡似的,他抢别人有过,可这哭着喊着不依不饶非要抢他的——初中辍学以后第一次碰到。

  “你真的是要钱?”老虎不相信的问道。

  “嗯,我就要二百,我是真有事,帮帮忙吧。”丁戈无可奈何的回道。

  “帮忙?这词用得好,抢我还要我帮你。”老虎说着打开皮夹,抽了一沓老毛出来,足有两千,往丁戈眼前一递:“给,够不?”

  丁戈一看,忙说道:“够了,够了,谢谢啊。”

  老虎听到谢谢二字,这个郁闷,以前自己抢人怎么没跟人家说过谢谢呢,显的自己多没礼貌似的,这明显就是素质教育的差异啊。

  他望着丁戈又道:“兄弟这身打扮不俗啊,空心堂子穿棉袄,光脚不穿鞋,这袄也有年头了吧。”

  丁戈低头一看,确实,自己抹黑儿拿的衣服,这袄估计是个老头的,磨的旧旧的,拉链还坏了半边露出了胸膛。自己这样,白天见了人可不叫人怀疑,这节骨眼上,自己肯定是事儿越少越好。

  于是他抬眼望了望老虎身上的衣服,薄羽绒的,牌子不认识,估计便宜不了,他不好意思的对着老虎努了努嘴说道:“这,这衣服,你也给我吧。”

  老虎这个郁闷,直想抽自己的嘴巴,没事提人家打扮干嘛,也许人家就好这一口呢,也许世外高人就这个风格呢!想不给,可是右手骨头节上的疼痛还一个劲的传过来,右腿更是疼的落不了地,只得无奈的脱了下来递给丁戈。

  丁戈穿上一试,合身!他又低头看老虎的裤子。

  老虎是敞亮人,那能跟他计较吗,脱!

  丁戈又一试,不长不短,腰带还是驴牌的。

  丁戈又往下看。

  老虎是聪明人儿,马上就明白了:“鞋?是不?也给你!这是全套的了,第一次见抢劫抢这么彻底的,听说自从民国后没这样的了。”

  老虎的话弄得丁戈笑了一下:“你还知道民国”。

  “那是,哥哥我好歹也上过几年学。”

  老虎冻得原地跺脚,他也不能光穿秋衣秋裤,就把丁戈脱下来的破袄给批上了。

  两个人整个掉了个儿,老虎出门时人模狗样,现在破袄一身,再看丁戈,光鲜亮丽,仿佛换了个人。

  老话说人靠衣裳马靠鞍,是个理儿。

  丁戈又看了看老虎的车说道:“车不错啊。”

  老虎脸哭丧着脸,结结巴巴的道:“这~这车你也要啊?”

  丁戈连忙摆手道:“不,不,只是看着不错,我又不会开。”

  老虎松了口气,对着丁戈问道:“看老弟这是碰上事儿了吧?”

  这打扮,这身手,大年三十不在家呆着,还穿件破袄出门抢劫,能没事吗!老虎这种人就是好交,看丁戈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反正也从里倒外都被他扒了,还不如聊两句呢。

  丁戈也不好说什么就打着哈哈道:“有点。”

  老虎盯着丁戈的眼睛,看出这少年不一般,眸子都是暗红的,虽然这里灯光不是很亮,可是丁戈的眼里还是烁烁的放光。他以前就听老师说过,这世上奇人多得很,碰到要多交,别错失了,后悔。

  老虎一把拉住丁戈说道:“这大过年的,实话实说我们这行都歇了,您还外边忙着,够敬业!您这种精神值得我学习半个月的,这肯定还没吃呢吧?”

  丁戈虽然刚吃了两个馒头,可是一听老虎说到这个吃字,怎么就觉得自己又饿了,头就不由自主的点。

  老虎一把甩上车门,拉着丁戈就往洗浴中心里走,嘴里还直往里让:“走,跟哥里面去,这大冷天的,外边站着待会我俩都感冒了。”

  他主要是指自己,这年轻人大冷天敢光膀子套件破袄出来作案,别说感冒喷嚏都不带打一个的,可自己这一身秋衣秋裤的不行啊。他也看出来了这年轻人虽然有点本事,但还是个闯社会的雏儿,这种人一定要拉住。

  老虎拽开洗浴中心的门,一个少爷从吧台后懒懒的抬起头来,没看脸,光看老虎这身儿棉袄了,嘴里嚷道:“今儿个是什么时候啊,不营业了。”正说着,一抬头发现是老虎,急忙跳起来:“虎哥,您怎么又回来了?这一身弄的?”

  老虎没好气的抬腿就是一脚:“它娘的,平时都送老子出门,今天一个人都不出去。”

  把那少爷吓的不轻,急忙陪笑脸:“这不是下雪吗”。

  老虎嚷道:“下雪就不出去啊!别它娘的跟这里杵着,去给我兄弟弄点吃的。”

  这洗浴中心就是老虎开的。

  丁戈跟着老虎来到二楼一个包间,老虎对他说道:“兄弟先去泡个热水去去寒气,我让厨房给做点。”

  丁戈一看自己这可也是,头发手脚脏乱的够呛是该好好洗洗了。

  躺在精致的浴盆里,丁戈感受着热水的温度,通体的毛孔都开了,温烫的感觉包围着自己。

  热水始终放着,丁戈不知道水温已经达到八十多度,他只是感觉温暖的舒服。

  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掌心,上面仿佛一道道红光流淌。丁戈心念转动,从掌心中间开始慢慢的变红,他把手掌往水里一浸,“嗤”的一声,热气蒸腾,随着丁戈的心念流转,整个浴盆里的水开始慢慢的沸腾!

  丁戈就这么躺在开水里,无比的舒服惬意,要是这会儿突然进来个人非吓死不可,大煮活人不过如此!

  饭菜摆好,老虎在外边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听到里面没动静,就过来敲敲门问到:“小兄弟,洗好没?”

  丁戈听到叫声,慢慢的睁开眼睛,满浴室里雾气腾腾的,已经看不清周围了,他从浴盆里出来,散发热量把身上的水分蒸腾干净,随手围了条浴巾,一开门一股雾气涌出。

  门外的老虎吓了一跳,心说我这房间没桑拿设备啊,这怎么弄跟蒸笼似的,这温度就是年糕也蒸熟了。

  丁戈裹着浴巾,习惯性的擦着头发慢慢走了出来,老虎仔细的打量眼前这个青年人,年纪不大,身高有一米八还多,皮肤白皙,修长而健壮,一种神秘的吸引力使得老虎目不转睛的看着。

  丁戈见老虎望着他出神,叫了他一声,老虎才回过神来,心里呸道:“擦,我怎么盯着个男人出神啊,我这是要弯啊。”

  饭桌前丁戈狼吞虎咽,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他确实也饿了,饭菜做得又得味,让他胃口大开。老虎在边上看着,乖乖,两个人的饭量丁戈自己全包了,他就陪着喝了杯酒。

  酒足饭饱,老虎问道:“还不知道小哥贵姓呢。”

  丁戈简短的答道:“丁。”

  “敢问全名是?”

  “丁戈。”丁戈毫无防备的脱口而出。

  “丁戈?这名字好像哪里听过?”老虎挠着头,心里思索,突然他大叫道:“你叫丁戈!?”

  丁戈一惊问道:“怎么了?你认识我?”

  老虎愣愣的看着丁戈,“上月,就是年前,那出事儿你不知道?”

  丁戈反问到:“哪出儿事?”

  “就城郊,一片改建房那里,好大的爆炸,我这里都听到响儿了,房子都炸没了,周围也全炸成了平地,据说还死了四个警察,那个嫌犯跟你同名也叫丁戈来着。”

  丁戈愣了,他的记忆中隐隐约约记得一些事情,可是却模糊的很。

  老虎接一看丁戈表情,接着说道:“出事后现场被仔细搜查一遍,只有四个警察的尸体却没有发现嫌犯的尸体,上面不信嫌犯死了,于是整个公安网全国通缉。”

  “通缉?我被通缉了?”丁戈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句话一出口等于承认了。

  老虎心里早有了三分,现在更肯定了,于是接茬道:“感情就是小兄弟你?”

  丁戈想否认已经来不及了,心里震惊且烦乱,索性笑笑,“可能是我,吃完我就走,不连累你。”

  老虎义气的道:“哪儿能,兄弟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丁戈道:“没想过,走一步算一步。”

  两人没什么深交话也不多,当晚丁戈没处可去就在老虎这里住下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路上还没什么人,丁戈走出了洗浴中心。

  他站在街边,身上穿着一身干净体面的衣服,怀里揣着老虎给的五千块钱。

  老虎说了贼不走空既然昨晚抢了他,他总要给点又说昨晚是大年三十,为了图个吉利钱还用红包包着,上面写了恭喜发财四个大字硬塞了丁戈手里。

  丁戈被弄得哭笑不得,这还是他第一次穿这么贵的衣服,第一次拿这么多钱。第一次打劫就比打工俩月挣的还多,唉,这操蛋的社会!

  雪已经停了,丁戈深吸了一口冷冷的空气,他四周望望,又摸摸自己衣兜,没有身份证,现在的他连身份都没有,就算有也只能是新上榜的通缉犯。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火灵事务所目录
共6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