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7:37:0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窒息——中国的悲剧
  4. 初识初见

初识初见

更新于:2017-04-21 17:04:42 字数:2911

字体: 字号:
窒息——中国的悲剧目录
共1章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选择,只有被选择。

  你可以选择黑夜白昼吗?

  “大家好,我叫韩子台,从3中转来,很开心在此时此刻与在座各位成为同学,我很好相处的,你懂得”,简单的自我介绍,男生带着自信的笑容退后一步,在一旁的宋书秉手心出汗十分严重,倒不是天气炎热高温,教室里空调的温度已经冷到让前排女生不得不加上外衣,上帝一定猜得出来他的焦虑——从农村来的他,乡音未改,蹩脚的普通话难免引来讲台下几十张陌生面孔的嘲笑,但是,但是,看来避免不了了:“同学们好,我叫宋书秉,读书的书,秉持的秉,很开心”,他明显看到有男生在捂住嘴讥笑,提高嗓门,像是给他们一记警告:“很开心和大家一起学习进步,谢谢你们”,弯腰九十度角鞠躬。

  “你去第一组倒数第二排,你去第四组第三排”。

  下午第二节课间,韩子台因为一款爆火的网络游戏,和班里不少男生打成一片,前说后笑,倒是宋书秉,一个人盯着政治书发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像是被点穴一样定在座位上。

  终于有人打破了宋书秉的尴尬,后排男生拍拍宋书秉的右肩,

  “同学,可以帮我捡下笔盖吗,在你脚底下”,

  宋书秉很熟练的弯腰捡起那个镶着小黄人的笔盖,转身递给他,

  “谢谢”。

  男生接过笔盖又补充了一句“你名字蛮好听”,

  宋书秉扬眉微笑,宋书秉听母亲苏云说他的名字是他们村第一个大学生给起的,父母亲没有文化,宋书秉出生满月时,父亲宋正厚着脸皮找到大学生给自己儿子起个名儿。

  “你叫什么名字啊”,宋书秉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

  “我叫李仁,仁义的仁”,

  “好,记住了”宋书秉转回身子继续对着政治书发呆。

  晚上19:10,铃声响起,宋书秉终于由静止开始运动,他收起书包和后排男生李仁一起下楼,在校门口分别,宋书秉从口袋摸出钥匙,往车棚走,李仁和他方向相反,取出公交卡,往未来街车站走。

  校门口挤满了人汽车三轮小商贩,学生们不约而同的往一个叫做家的地方奔去,只是有的家近,有的家远这样的区别。

  不错,李仁坐205路,手机时间从上车19:27到现在的19点50,下车,右拐直走进入小区——坐电梯——打开防盗门——进客厅——取饮料,似乎是一气呵成。

  时间漫不经心到了21:03,宋书秉捏闸,自行车很听话地停下来,他缓缓将自行车从大铁门推进,停在院子里。扔下书包,他知道他该去帮母亲收摊了。

  水泥街道上传来阵阵令人作呕的臭气,像老鼠的腐臭味,宋书秉用手掌捂住口鼻,他想抱怨,可是刚到嘴边的话和空气里的臭味被他一齐咽进喉咙里,他觉得喉咙火辣,加快脚步,他知道自己又能抱怨什么呢,千千万万穷人,来城市里打拼的人都挤在这样藏污纳垢的城中村里,别人能忍受,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呢。他又想起,一个月前自己还在村里,带着几个孩子在河里打水仗,那儿的空气清香纯粹,有庄稼和泥土的味道。

  “书秉来了呀”,

  “妈”,

  眼前的女人不到40岁,却有50岁人的黝黑干瘦的脸,母亲苏云经常念叨父亲“我18岁就嫁给你,20岁给你生娃娃,你没有一天让我们娘俩过上好日子”,宋书秉听到后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从来不抱怨父亲,甚至他很心疼父亲,背朝太阳,脸朝水泥,每天身上都是水泥灰尘,只要一趟下,父亲宋正不到几分钟就睡着开始震天响的打呼噜,宋书秉轻轻的给父亲肚子盖上毛巾被。

  “书秉啊,你收下菜摊,我来算算钱”,

  “好”,

  苏云坐在发黑的小板凳上,左手拿起一大把毛皱皱的钱,右手大拇指蘸了下舌尖上的唾沫。

  “三块,三块八,七块……”

  宋书秉收拾好菜摊,将菜装进塑料箩筐,转过身来看着母亲。

  李仁从回到家便开始打游戏,爷爷坐着轮椅过来,

  “怎么还在打游戏,不写作业了,你这孩子”,

  “爷爷,我作业在学校写完了”。

  已经是23:17,韩子台放下汉堡,取出手机

  “说话”,

  “晚上来包夜不,都来了,就差你”,

  “你占个机子,我吃完就来”,

  “你每次都迟到,暑假去青岛,说好中午两点坐飞机一起走,结果你迟到,大家都陪你改签”,

  “王奇你放屁,最后来回的机票,不都是哥掏钱的嘛”,韩子台走出快餐店,大踏步走到马路沿儿,伸手,一辆出租车停在面前

  “去高新路”。

  宋书秉早早的教室落座,预习今天的课程,半个多小时后,其他同学陆陆续续走进教室里,

  “哎,你来这么早啊”李仁放下书包,

  “对啊,家离得远”,

  “家离得远,不是应该来的晚嘛”,

  宋书秉愣了一下,这是什么逻辑,

  “尽早不尽晚”,

  “对了,你同桌马上就到了”,

  “同桌?”宋书秉一脸茫然,昨天他刚坐在这里时看到邻桌空空如也,以为座位就自己一个人,心里还窃喜了一阵。

  “对啊,同桌,班花呢”,

  宋书秉点点头继续埋头看书。

  直到……

  “同学,可以让我进去吗?”,

  宋书秉起身,眼睛迅速从她的眼神里逃离,他怕自己陷入那片星空,眼前的女孩确实漂亮干净,宋书秉的心不由得怦怦跳个不停。

  “李仁,把你数学作业快让我抄下”女孩将目光从宋书秉迅速转移到李仁身上,

  “大小姐,不好意思,我没写”,

  “真的假的?”,

  “骗你干嘛”李仁说着,用手指敲了下宋书秉后背,

  “书秉,你写了吗?”,

  “啊?写了”

  宋书秉从书包第二层掏出作业本,在本子和李仁的手亲密接触的一瞬间,旁边的女生一把夺了过去。

  “要抄也是我先来,同桌优先”女生给宋书秉摆了个鬼脸,

  “尹晓希,你咋样这样”,

  “我就这样,你奈我何”。

  宋书秉这才知道同桌的名字,他用余光瞥了瞥正在抄作业的尹晓希,白净的侧脸和脖颈,挺直的鼻子,粉艳的嘴唇,纤细的手指,宋书秉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一样,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他想起,在村里,刘芳蹲在河边洗牛仔裤,他经过时隐隐约约看到微露的白嫩的胸脯,心跳也是不由得加快。

  数学课刚刚下课,戴着厚厚眼睛的李老师将白色粉笔放进满是粉灰的盒子里,教室门打开了,同学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韩子台背着包,一副放荡不羁之态,大踏步走进教室,他甚至没有正眼去看一下讲台上的男人,书包放下,身子坐了下来,“那个迟到的同学,就你了,过来把黑板擦干净”李老师右手食指隔空指着韩子台,显然他有些不悦。韩子台没有理会,也没有立马站起来,数学老师走出教室后,他才慢慢走向黑板,讲黑板擦得干干净净。“你咋来这么晚?”,第一排的胖男生看着韩子台的背影,“睡过头了呗”,“昨晚打了一晚上游戏?升了几级?”“没打游戏,就是困”,“我知道了,晚上运动过度”胖男生露齿一笑。韩子台径直走下讲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买了一套新装备,好在下次打游戏时候露一手。

  宋书秉感觉到尿意,起身走出教室门,一个女生拦住了他,“同学,麻烦你叫一下李仁”,“好”,宋书秉扭头,李仁迎面走过来,“李仁,有人找你”,“啊,我看到了”,他看出李仁显得很高兴,想必关系不一般吧,宋书秉记得10岁时,和他同年出生的隔壁田叔叔家的女儿田诗每次来找他玩,他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女生靠近李仁,“老公,想我不”“你说呢”,宋书秉脚步慢了一拍,又加快脚步朝楼道尽头的厕所走去,原来他们是恋人啊,宋书秉笑了一下,在厕所门口的镜子前,他打量了一下自己,白白瘦瘦,宋书秉,加油,努力学习,一刻也不要松懈啊。

字体: 字号:
窒息——中国的悲剧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