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6:58:2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魇渊
  4. 第一章 初玉

第一章 初玉

更新于:2018-03-17 08:41:30 字数:1215

  梦魇,噩梦最真实的延续。惊醒之际,身体却逃不开这诡异的枷锁,思绪迷失在无底的深渊。压抑、绝望诠释着这份深刻的恐惧。

  九月的炙热,夹杂着糟糕的心情,真是一种不错的折磨方式。我叫小Y,来自魔都上海,高考失利,被H市的一所师范学院所录取,唯一不错的是本科,远离家乡还是让人有些失落。老学校,听说已有上百年的历史,石墙上的校训已被滕蔓爬满,难以辨认,却有一排小字映入瞳孔,鲜红色尤为刺眼,莫名的我不自觉地迈步向前“嗨,同学。”,猛地清醒,是个打扮清新的女生,阳光活力诠释着眼前这位小美女,一头清爽的短发,白皙的肌肤,嘴唇微微红润,棕色的瞳孔似乎诉说着无尽的神秘。这么活泼的女生和苍老无力的学校显得格格不入,心情霎时有些安慰。“学姐好…”,有点害羞啊!“我有那么老嘛!我也是新生,不过昨天就到了,看你站着发呆像是迷路了,就来助人为乐啦,来来,要去哪,姐姐带路。”“嗯,好的,寝室30幢,谢啦美女。”对美女缺乏免疫力是硬伤,假装不在意地并排前行,却不经意地瞥向她,真的很美。“这是教科院,那是生科,医学…”女孩很开朗,一路上不断向我介绍着这里的情况,校园充斥着一股静谧的神秘感,像是一本尘封的旧书,等着外来者去揭开古老的秘密。我也放开了不少,互相畅谈着。她叫玉灵,本市人,名如其人啊哈哈。和我一样都是医学生。不知走了多久,寝室到了,尽管天气那么热,站在楼下却可以感到凉风阵阵,只是和沁人心脾的凉风不同的是,略微带着刺骨的凄凉。玉灵执意要帮我搬行李上楼,“你个弱女子就不要墙强啦,路上你都帮我拿包了,心领啦!”不是我欺负她,实在拗不过啊。“我力气大得很呢,不信你看!”说着露出了纤细的手臂,鼓着那虚无的肱二头肌。被她可爱的模样逗乐了,“哪呢哪呢,哥来摸摸看!”稀里糊涂间已经把“魔爪”打住了她白皙的肌肤,很滑,却有着一股道不明的冰凉,让人不禁心生怜爱。呆了几秒钟猛然意识过来,红着脸尴尬地收回了贼手,玉灵也红着脸似乎在窃笑。我打破沉默“好啦,天那么热,你快回去吧,粗活什么的就不麻烦美女啦。”她也微笑着把包给了我,俏皮地道了再见,临走前还嘱咐了我好多,什么要常找她玩啦,有麻烦找她罩啦什么的,我笑着回应是是是,她真的很可爱,可总有一丝莫名的担忧掺进了我的思绪。

  目送走了玉灵,拨通了室友小楠的号码(假期里都联系认识啦)。很热情的杭州小伙,立马冲下了楼说说笑笑地帮我把行李搬到了寝室。“妈的。居然在顶楼。”我如释重负地抱怨道“是呀是呀,我很心疼你的。”心里一震:擦,基佬?怔怔地回过头,原来是在和女友通电话,吓尿了。他示意我出去打下电话,我笑着点点头,开始弄床铺。寝室是阴面的,因为到得比较早,隔壁都没人,显得很安静、窗外还是烈日当空,树上的叶子也安静着。只是当你踏进走廊,那丝丝的凉风还是会吹到你背脊发凉,像在和你诉说着什么。没有多管,弄好了床铺,诶哟一下躺了下去,“叮~”什么东西从口袋掉了出来撞在了床栏,伸手摸索了一下,这是…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