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5 10:54:03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猫之人
  4. 第一章 初识

第一章 初识

更新于:2017-04-21 11:49:44 字数:5332

字体: 字号:
猫之人目录
共2章
  无心与世纠葛,但求安于本命,徜徉于道,置身苍穹,沐浴余晖,护守心中的唯美,惯看世态人生。--------心愿。

  (前奏)跑、、、、远处嘻嘻哈哈的一阵声音传来,他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然后,无意识的快速四下望了望,他喉咙里“呼呼”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心跳、、、似乎已有200多次每秒的跳动、、、肩胛骨不由自主的猛烈收缩,腹中也是猛烈的上下起伏,他的脑子昏昏沉沉,几乎就在要倒地的一瞬间,他忽然顺势的一猫腰,撒开腿,踮着轻捷的脚步,冲向楼栋间的连接的过桥,本来远在百米开外的他眼见着在几秒的时间内就到达了前方的楼栋,奔跑的他极度轻盈,准确的说那更像是跳跃的奔跑、、、

  周围的一切都是灰蒙蒙的,所能听到的只是他喉咙里的呼呼声和一阵阵似在眼前但又极度渺茫的笑声,一群人间或着某个人的刺耳的笑声,他心里感到的唯有恐慌,极度的害怕,恐惧······瞬间跑到了过桥下,他捂着胸口,虽然是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抿着嘴只是用鼻子费力的呼出气,他全身的肌肉绷紧,就在一瞬间,他顺势地半弯曲膝盖并弓着腰然后如一只被压到极限的弹簧突然间被释放了一样,倏的一下子跃上了4米多高的过桥上,在落地的时刻他轻巧的踩在了边上的不锈钢护栏上,这一系列的动作几乎就在一秒之间完成,在如成人胳膊粗细的护栏上他手脚并用的慢慢向前爬,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一点不平衡的感觉,虽然在护栏上爬行的观赏感不如阿迪力在百米高空走钢丝,但对当事人来说,他的爬行似有如履平地的感觉,就这样慢慢的爬,又是突然间他的头如爆炸般猛烈疼痛起来,满脑子尽是喵喵的叫声,充斥了听觉的各个空间,他仿佛置身于一个满是怪叫声的世界,全身无力,找不到出去的方向,而此时包围他的世界的外面似乎又有声音传进他的身体,心智已经完全混沌的他费力寻找声音的来源,内容,好像是在喊他,有好像不是,一阵阵喵喵的叫声又毫无方且猛烈的朝他袭来,那一时刻,他完全失去了抓住身边的扶持物哪怕是一根救命稻草······

  终于,他没有握得住已经在上边爬行了一段距离的栏杆,在近乎二层楼高的地方面向着天空直挺挺的掉下,眼前一直是灰蒙蒙的一片,倒下的瞬间他感觉仿佛是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无尽的漩涡,天旋地转,那一阵阵令人恐慌的笑声也突然之间响了起来,他也想大声的竭力呼喊可发不出声音,漩涡上方的天空中乌云突然之间急速涌动,形成了一个奇怪的面庞出现在他面前,此刻的他已经精疲力尽,犹如掉进万丈深渊般他紧紧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从这个空间分解消散······一声清脆的喵叫声传进他的耳中,在此刻已感到不复人型的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猫,是猫······

  “醒了······”

  一阵剧烈的头痛外加脑海中无意识的思维飞过,他慢慢张开了双眼,隔着模糊的眼帘,一个戴着白口罩但粗犷气息迸发的脸面映在眼前,“醒了,再休息几天好好调养下就能出去了。”口罩后面低沉的声音传来。

  “陶夭,那天你到底怎么了?不是肚子不舒服去厕所吗?怎么后来从过桥上掉下来了?怎么···”他扫视了周围看见有几个人围在他的床前,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估计有三十来岁的人问道,周围是白色的墙壁,简单的医疗设备,原来是在医院病房里,“辅导员···,我···”突然又是一阵头疼袭来这个叫陶夭的年轻人不禁痛苦的闭上了眼,那几个人原来是他学校的辅导员跟他的同班同学,面相粗犷的口罩医生走上前瞧了一下道:“没事,先别与他说太多的话,让他完全放松。”说完将一个文件夹似乎是医疗记录夹在了腋下走了出去。

  随着疼痛感的慢慢消失,陶夭逐渐活动了一下好像已经麻木了的四肢,发觉除了些许的酸痛外基本上没有出什么大事。“老师,我···”“没事,先好好休息休息,这次已经睡了两天两夜了,奇怪那天送你来医院的时候好象你病的很严重,只过了两天就恢复这么好?这···”

  “哎呀,可能那天他突然一下子就全身无力昏厥过去,不过奇怪的是···”说话的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声,陶夭看着她内心微微一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们现在只是新同学的关系,在同一所大学···“导员,那天是发生了什么?我的意识现在只是模糊的一片啊”陶夭看着导员,慢慢在床上活动着自己的身体,渐渐的,他感到身体已慢慢的回复了气力,唯有头部还是阵阵作痛,尤其是在他竭力回想什么的时候。“还是想不起来吗?我们大家前两天一起组织活动,增进咱新同学之间相互认识,在一个游戏中我跟你分在一起搭档呢,可是半途中你突然感觉不舒服当时你头上一下子冒出了好多的汗,我想扶你坐在一边休息下,可你跑出去了好远,我们也只当你上厕所了没怎么注意,可是后来你一直都不回来,我四处转去找你,喊你的名字,突然间我看到你的时候你知道你怎么了吗?”陶夭睁大了眼看着这个文静的姑娘用一种柔柔的声音叙述着哪天的事情,“我···”他似有千句万句话要问,但发出喉咙的只是一个类似‘wo‘的声音,这个让陶夭不知道应该以一种什么方式的口音和他讲话的文静女孩微然一笑“我看见你的时候你正在学院楼栋过桥的栏杆上慢慢的爬,好像,好像走钢丝的杂技表演,我当时惊住了,真的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后来你爬了一段之后就掉了下来,唉,我从没见这样的场景,看见你掉了下来只会恐慌的大喊起来,等导员和大家赶过来时,你软软的躺在地上,后来,后来就在医院里了。”陶夭感悟似的微微点了点头,看了一圈周围的人们,勉强挤出个笑容“谢谢大家,谢谢了。”“哎,谢什么呀,你没事就好了,那这样,你就先在这里调养一两天,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负责,我先回学校了···”随着导员的离开,病房里其余的三个男生凑上前来关切的问道:"嘿,哥们,你要好好养病啊,这两天咱哥几个就来照顾你,以后咱可是一家人啊!”陶夭随后和这几个刚从天南地北来到同一个学校的同龄人火热的交谈起来,只是对于那天的事他丝毫没有记忆,闲聊中也知道了那个文静女生叫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伊颖···

  (至此,我们主人公的平静但离奇的故事就要慢慢的逐渐开展起来···)

  经过了慢慢的调养,陶夭出院后也回归到了正常的大学学校生活,开始了作为一个最普通学生的平静日子。只是对于他的性格,陶夭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太唯唯诺诺的人了,平日的日子里只有忍让的成分,对什么都不敢去大胆的争取,譬如学生干部一类的东西,和室友或者班里的同学们一起闲聊,他自己只会随声附和,不去发表更不可能争辩属于自己的见解。陶夭觉得对自己最可气的就是和女生一起说话时嘴巴好像笨拙了舌头出了问题,思维也变得短路,经常会做一些简单的打招呼之类就没了聊天的下文,他时常在心底恨恨的骂自己“你就是个窝囊废”。对于那个初次相识的文静女孩伊颖,陶夭觉得自己好像一直期待着与她相遇而过,哪怕是一次无心的擦肩而过,他只想小小的满足下自己对于伊颖那份来自心底的微微触动···

  淡淡流过的光阴中陶夭有时突然会觉得,一个人缓缓的跳跃着跑过诺大校园里的草坪,懒懒的拖着脚步趟过如迷宫般幽暗的学院楼,那会使他感到心境无比的放松,全身的惬意,有时倏忽之间一些奇怪的镜头钻进脑海但就在万分之一秒后立即消失,陶夭觉得这只是些正常的心理活动,当然,后来他也恢复了对那天活动的一些记忆,除了自己跑出好远后头痛欲裂的场景···有时伊颖遇见了他就以一种充满疑惑的口气问他:“你以前练过杂技吗?”“额···没有啊”陶夭对此也是一副疑惑的表情,“欧···那没什么,随口问一下哈。”说完冲着陶夭一个甜美的微笑,伊颖时常穿着有着花纹装饰的白色衬衣外加流行的普通女生裤,虽然不是极度的出众但有一种天然的清新脱俗之感,也许这就是让陶夭一直期待与她相遇的原由,一种对伊颖轻轻的,淡淡的感觉······

  一个突然的事件·····································

  陶夭所在学校的学生每次都会走很长的路去上课,校舍面积很大,所以学校里有着很好的柏油马路,当然除了众多的徒步大军,更有各式各样的骑自行车上课的,这也许是学校的一个特色吧···学校里还有十几辆大巴,那只是为了每天上下课接送回家的教师们···

  那天与往日熙熙攘攘的上课人流一样,陶夭夹着课本匆匆赶往教室,忽然背后传来一声甜美的“早啊”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伊颖骑着自行车向他招呼,而他也只是报以一个微笑便继续着脚下的路,看着前边伊颖的背影,陶夭无奈的笑了笑···突然一阵惊呼传进他的耳旁,当陶夭看到后也是一下子惊呆了,前面马路的拐弯处一个女生坐在地上旁边是倒地的自行车,离她不远处学校的大巴校车正向着她冲过来,而校车似乎没有刹住的意思,很明显,五秒后如果地上的人不起来就会倾轧而过,那后果···陶夭此时的位置距离女孩倒地的地方大概十多米远,而他看到那女孩的背影瞬间心提了起来,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伊颖,陶夭此刻没有想到这么可怕地场景竟会真实地出现在他眼前,伊颖此时也不知什么原因侧卧着身子蹲在地上,生死的紧急关头校车还是朝着她急速地冲过来,边上所有的人都如同定住了一样,张大了嘴巴,瞪直了双眼,一场惨剧即将发生,不难想象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如果在大街上突然看到一场即将发生的灾难,当惊恐已经弥漫了心智,哪里会有英勇地冲出去解救遇难者的想法,而就在此刻如果一个突然出现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救了当事者化解了危机,这会是多么的峰回路转,而且应该叫做极富戏剧性,正当惊呆了的学生还没有从目瞪口呆中回过神来时,接下来的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场景足以让他们的下巴掉落在地上,在校车冲到距伊颖不足十米远的时候,电光火石之间一个身影跳跃着跑着如同蜻蜓点水般迅捷,还未眨眼的功夫就冲到了女孩身边,那个瘦弱的身影用力扶起伊颖,并猛的一下将她推了出去,而他在刚要扑向一边的时候,庞然大物一样的大巴已然凶凶的到了眼前,这位救人者在扑出去的瞬间,被车撞到了双腿像一只被遗弃了的动物一样孤寂的飞了出去,对于一边的旁观者,正像前面所说的,傻傻地站在那里,或许他们刚刚眼前所见只是一个不真实的梦象罢了···

  N大的校报在这个月也许是出版的最为及时的,第二天的中午学校的每个人就已人手一份校刊了,而大家都是急速地浏览过大部分的内容,寻找着关于昨天那件离奇事的描写,但所有人的感受都只有两个词,失望和安慰,失望的是本应是作为一个大事件来叙写的内容只占了很小的豆腐板块,而索性又安慰的是毕竟有了关于那件事的后续报道,校方的解释极其的简单,大体就是昨天的校车失事是因为校车的刹车系统出了问题,不起作用了,所以司机并不是头昏到连刹车闸都不踩,对于当事的女孩和英勇地救人者在医院里都是平平安安,仅救人者有一点皮外伤,对此学校已经对所有的校车做了全面的检查,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陶夭和伊颖是一块离开医院回去上课的,在他救了她后的第三天。伊颖一路上一直对陶夭感谢个不停,但陶夭只是微微地笑着,“你的腿伤怎么样,到底要不要紧?”她关切的问道,“没事了已经,你看,我后蹦乱跳的啊,要不我跑一下给你看看···”陶夭顺势就做了一个奔跑的姿势,“哎,别,不要了,没事了就行,你被车都撞飞了,现在没事了,这真是,怎么说呢,真是个奇迹呀”伊颖看着陶夭,脸上尽是惊奇,“好像那天大巴车是顺势撞到了腿上,那时我已经是扑出去了,所以只受了点皮外伤”陶夭慢慢地扭着脚活动着脚踝,感觉此刻他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丝毫没有被车撞后留下的遗症,“哎,说到跑,你那天真的是好快啊,怎么会一眨眼之间跑到我跟前呢?”“哦,好像我当时离你也差不多近了啊,换做别人也能做的到吧”陶夭看着前方,那天的场景逐渐浮现在他眼前:当他清楚的看到地上的伊颖不能挪到一旁,而大巴就要急速地碾过来,他的心猛的揪成一团,呼吸立即加速,全身的肌肉紧缩到一起,那时他的感觉如同以前痛苦地跑向学院楼栋的过桥时所体味到的痛楚感一样,他如一支绷紧到极限的弹簧刹那间弹了出去,跳跃着冲向伊颖,并在一瞬间救起了她,后来在扑出去的时候,头部撞到了路边坚硬的界线,他昏了过去,醒后就已经在医院里··对于伊颖,当那天她骑车正要拐弯时突然脚上小腿一阵抽筋,登时倒在了地上,当呼啸的校车朝她冲过来时,因为抽筋的厉害,她没有一点躲开来的力气,只能痛哭的双手捂着脸等着灾难的发生,没想到却等来了奇迹···伊颖此刻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来表达她对陶夭的感激,只是一直用关切的话来传达着自己的心情,对这个刚刚认识的新朋友,一个内向不善言谈的普通男孩,她决定以后要全力给予他帮助,至于是什么,她想,那是以后的事了。

  陶夭和伊颖的大学生活仍旧平静的进行着,他们彼此已更进一步的了解了,主要的还是因为伊颖总怀着一份对于陶夭的感谢之情,而陶夭还是总有对伊颖的来自内心的微微触动,那种感觉,是一种特别奇妙的,也许对每一个男孩子来说,都有过的一种美好的体验。陶夭在平常的日子里,有时突然的就会全身充斥着惊慌之感,肌肉绷紧,悸动之感弥漫了整个大脑,他总感觉一个模糊的影响在慢慢的形成,而就在他费尽全力的要去辨别看清那是什么时,全身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或许,或许是我的压力大了吧,心理承受因承受的太多而疲惫了···‘”每每这个时侯,,陶夭就这样安慰自己,让慌乱的心境平静下来···殊不知,陶夭,这个平凡的男孩,他的身体已经发生了难以置信的变化。。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猫之人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