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1:16:5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神秘墓人
  4. 第二章:活祭墓葬区

第二章:活祭墓葬区

更新于:2018-03-17 18:29:42 字数:3461

  “1541年6月26日,由于逃跑印加国王及自己士兵的反叛,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殖民头子皮萨罗被杀死于利马城的总督府,他在死前仍然重复着一句话:‘愿上帝让我们找到它。’————掘墓者笔记”

  又是一天下来,我们这五个“洋派摸金者”先是度过了乱石嶙峋的荒草地,又是穿越了远处的林木植被区,走了不少的冤枉路,这打转了大半天的总算也是到了地图上的瀑布附近。

  那瀑布周围被绿色一大片的热带丛林包围着,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不少的食蚁兽,山猫之类的南美珍稀动物,不时还能听到林子深处一些美洲狮的叫声。

  我们拨开厚厚的叶子,用小砍刀割断挡路的藤萝树蔓,大家费了好大劲才砍伐出了一条通往瀑布的小路。而这时,那个富有节奏地旋律更近了,丛林瀑布犹如水帘般展现在我的眼前。

  首先引起我们所有人注意的是瀑布旁边众多的石像,石像的神态和表情千奇百怪,有的好像在盯着我们这帮“摸金校尉”,也有的目光呆滞,好像在想些什么似的。。它们都因为年代久远,或者已经有了裂纹,又或者上边长满了各种低矮植物,有的树木的藤蔓甚至都爬到雕像的脖子上,那样子看起来就和人上吊似的。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韦志强问道。

  雷海文教授摸了摸下巴,又拿出地图看了看,点了点头道:“就是这凯了,看起来是有点什么鬼明堂滴。”

  “丫的,老子看了半天,就没见到什么王陵还是宝贝啥的,只有这些搬不走的,看起来傻兮兮的破雕像,我日的。”我又开始抱怨了,还用力锤了锤石像,结果我却是自讨苦吃,“操,痛死爷了,连雕像也和我作对!”

  “你们几个‘小兵’过来看看这里!”大豪指着一个大石像的背后喊道。

  我们大家听到后,一同来到了那个大石像的后边,只见到石像背后依稀刻着什么图画,但是由于年代久远,加上日晒雨淋的洗礼,都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尽管如此,有些地方还是能够辨认出来的,大家可以看出其中一幅图是几个人跪在地上面朝太阳,然后另一幅图是一个戴着奇怪面具被布包裹起来的人,还画的栩栩如生的,反正我是看不懂。

  “啥意思啊这,连环画啊!?”我又叼起烟头不以为然的说道。

  “得了吧你,整天不多嘴那几句会死啊。依我看,这应该是表达了某种信息。”一直默默不语的阿波终于忍不住这么训了我一下,搞得我很不爽。

  老雷此时拿出背包里的放大镜仔细的推敲这图案的意思,还不时拿刷子轻轻刷掉一些布在上边的黑色污点,然后指指点点,不知道嘟囔些什么东西,看起来手舞足蹈的,和跳舞似的在那研究了好一阵。

  “我想,这个应该是某种奇特的祭祀仪式。”老头子说道。

  我问他:“祭天?”

  “不,应该是祭祀太阳。”

  “太阳?”

  “古代印加人崇拜太阳神,常常会选择用活人献祭,而这凯估计就是献祭活人的地方。”

  “这么说。。”韦志强听到这,不免觉得一阵恶心,他看着石像的身后都开始觉得好像这大石头颜色是有点暗红暗红的,就好像沾了血似的,也许是某种心理作用吧。

  “拿活人献祭?这也太特么恶心了吧,我赵爷听说印第安人喜欢生挖人心脏,丫的献给什么鬼太阳,真是愚蠢至极。”

  “别人有别人的做法,我们商代的时候也流行过殉葬这类野蛮的习俗啊,凡事也会进步的。”

  “行,你阿波学问多。”我故意把那“行”字拖得长长的,表示不屑。我真的很看不惯这家伙,充什么学问呢。

  “你们俩先打住,那么问题来了,印加王陵在哪?就是这里这个堆满石像,埋过活祭的地方?”志强拦在了我俩中间。

  “对哦,你大爷的,印加王陵特么的在哪呢!?”

  看着我们像土匪开会似的瞎吵,我估计都快把丛林里的飞禽走兽都要一起吓跑了,面对这情况,老雷不禁对我们默默摇了摇头。

  “其实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印加王陵。”雷海文只缓缓吐出这么一句话。

  我一听,顿时气了,也不管什么尊敬长辈的传统美德,直接毫无顾忌的说道:“什么鬼?你告诉我千辛万苦来到这,结果特么的啥也没有!?真是日了狗了!”

  “这里明显不可能有大的陵墓,作为迷信神灵的人,不可能把自己葬在一个举行活祭仪式的地方,如果这么做,不是把自己当成是祭品了吗?这地方只是个传递信息的渠道,若没是刚刚对比了一下地图,我也没会看出来。”老雷指着地图的文字,再指着附近草堆里立着的石像,“你们看看啊,我怀疑那些石像有问题,这些石像的排列方式和象形文字上的人脸差没多。”

  志强道:“你的意思是,这是个提示?也就是说,这目光汇聚处的交点也会有什么东西?”

  “也许吧,可以这么理解,但愿我没估计错。”

  “既然这样,那我去看看吧。”那个叫大豪的汉子立刻就扛起铲子,根据视线方向揣摩了一阵,只见那汇聚点有个奇怪的小石台,上边刻有一些诡异的花纹,然后他便走过去动手挖了起来。

  看来老头子的估计是对的。

  大约五分钟的功夫,小石台下半部分全都显现出来了,只见底下埋着一个铁箱子,上边还隐约看到一个什么盾牌形状的图案。

  “还真有什么东西啊,但这貌似不太像印第安人的箱子啊。”

  “肯定不是。那个图案像是欧洲王室或者某个贵族的纹章,十有八九是16世纪那些西班牙佬留下的。”

  老雷拍拍上边的泥土,再次拿出放大镜观察起来,“这纹章我好像是在哪见过呢?”只见他又翻了翻包里在网上找的以及外国客户提供的资料,终于在其中的一个小笔记本的复印件里,发现了一模一样的图案:盾牌形状,里边画有城堡图案和几根红色的条纹。

  “这个不是王室徽章,而是秘鲁总督的标志,类似于我们的官印。看,这本子上写着,秘鲁第一任总督的印章图案。”

  “难道说,我想想。。哦,我想起来了,之前准备工作时我看到过相关资料。16世纪好像有个叫皮萨罗的殖民头子带着200人的西班牙士兵,征服了秘鲁600万人的印加帝国。。有意思,这人死前一定藏了不少宝贝。但是,为什么会和一帮原住民的活祭葬在这,莫非。。”

  我一听到“皮萨罗”三个字顿时来了兴趣,这不是那本日记里提到的外国名字么?

  只见大豪还没说完,志强就打断了他的话:“不不,这肯定不是皮萨罗的墓,我记得历史上他是被反叛的手下杀死的,怎么可能还有人费尽心思把他葬在这个隐秘的地方?我认为,这个地方应该和皮萨罗藏起来的印加财宝有关系。”

  我一听,觉得这小子虽然平时稀里糊涂的,但现在总算说出了些有价值的话,我就夸了他几句:“行啊你,志强你特么的什么时候也开窍了?”

  “得了吧,我可不接受你赵胤的夸奖。那,我们是现在开这箱子瞅瞅,还是带回去慢慢研究?”

  “这恐怕得问问老雷他老人家该怎么办了。”阿波道。刚刚他们讲那么多话,雷海文教授都没怎么应上一句,但这会儿改轮到他老人家发表意见了。所有人都在一旁,竖起耳朵等他作出决定。

  “嗯,我估计这地方也没什么东西了,这里只是个简单的古代活祭场所。我认为,秘密还在那箱子里头,他如果是害怕自己从印加王的墓里盗来的明器被叛军拿走,就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的就让我们找到。”然后教授又故作神秘的补充了一句,“当然,也有可能,把线索藏在这些活祭墓葬区是因为,那是一些连皮萨罗本人都拿不走的东西。”

  我不以为然:“我去,他丫的有你老人家说得这么邪门吗!?这什么皮萨罗牛逼得连600万人的印加帝国都不怕,难道还会怕这些‘粽子’?”

  “这就是我有点担心的了。也许,皮萨罗也是在警告那些叛军或者像我们根子出来倒斗的人:有本事你们就拿走那些连我都不敢拿走的宝贝。当然。。这仅仅是推测。”

  “好吧,我们先回酒店里慢慢钻研一下,再说食物也不够了,得赶紧回去。”韦志强提议道。

  我心想,恐怕也只有这样了,虽然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那箱子里装些啥,但我毕竟没有决策权。于是,我们便决定回去找河叔会和。

  (未完待续。。)

  「可以解锁的资料」

  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弗朗西斯科?皮萨罗(西班牙语:FranciscoPizarro,1471年或1476年-1541年6月26日)是西班牙的文盲冒险家、秘鲁印加帝国的征服者。他开启了西班牙征服南美洲的时代,也是现代秘鲁首都利玛的建立者。在西班牙历史上,皮萨罗和墨西哥的征服者科尔特斯齐名。而在美国学者麦克?哈特所著的《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名人排行榜》,皮萨罗名列第62位,科尔特斯名列第63位。

  纹章:纹章(CoatofArms),指一种按照特定规则构成的彩色标志,专属于某个个人,家族或团体的识别物。在欧洲中古时代就有自己的纹章体系。亦称盾章,指诞生于12世纪战场上,主要是为了识别因披挂盔甲而无法辨认的骑士;而认为纹章是贵族专利的普遍观点就源自於此。从13世纪起,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只要遵守纹章术的规则,任何人都可以拥有和使用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