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15:2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只是因为我爱你
  4. 第四章 表白

第四章 表白

更新于:2018-03-16 19:25:40 字数:2949

  当子涵发现自己喜欢上月怡以后,好像烦恼就开始接踵而来了,烦,真烦。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无法面对月怡了,或许月怡应该不会知道吧,只是会觉得自己“怪”,奇怪。他觉得自己应该对月怡说,因为他认为自己是真的喜欢上月怡了。可他还是不知道该怎样去说,好像现在他连和月怡说话的勇气都没了。他觉得自己实在窝囊,太窝囊了。

  另外必须说的一点就是,在这两年里,子涵,张明,还有马小松三个人成了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几乎是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在这两年间,他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疯狂的玩那个叫做传奇的游戏,当然他们之间也会闹一些矛盾,子涵和马小松有一次甚至差点动起手来,可他们是兄弟,过不了两天,那些不愉快事也就忘了,所以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至少子涵是这么认为的。在那段日子里,他们三个在班里有个很响亮的外号“传奇三剑客”,当然也有调侃的成分。他们也都有别人送给他们的外号,子涵叫“才子”,张明呢?“高手”,马小松是“大缺”,当时的他们也算的是班里的风云人物了,学习不错,而且会玩,另外张明和马小松也长的很帅气,子涵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在一起的日子里,他们慢慢的长大了。

  现在子涵遇到问题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张明他们,其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子涵对月怡感情的变化,作为兄弟的他们是不可能感觉不到的,当子涵把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也都没什么惊讶的。“那该怎么做呢?”子涵问,张明建议直接去给月怡说,因为他也觉得月怡对子涵是有感情的,可是到底该怎么去说呢,让子涵直接面对面的去说,他真的不敢,也怕自己说不出口,最后还是还是马小松建议去网上给她留言,子涵想了想,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也就只好这样了。

  晚上子涵静静的躺在床上,从入学以来他和月怡之间的点点滴滴开始一幕幕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月怡是一个很活波,很喜欢笑的女孩子,现在想起来她笑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子涵一个人偷偷的在被窝里傻笑,记得月怡很喜欢写字,把她那歪歪扭扭的字写的到处都是,而且自己还得意的不得了,在和子涵做同桌的那段日子里,子涵的笔记本就被她画的乱七八糟的,记得月怡曾经在子涵的笔记本上写道:月怡,小耗子,午夜凶铃,那时候子涵还以为月怡喜欢小老鼠呢,可是后来他才知道其实月怡喜欢的是猫,只是那个午夜凶铃,却着实让子涵纠结了一次,因为从马小松口里知道了《午夜凶铃》是一部电影,子涵就去看了,结果没看多少,就被吓了个半死,以至于子涵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敢晚上一个人去上厕所。又想起了那次帮月怡去取钥匙时的情景,仔细想想其实在那个时候,月怡已经走进他的心里了,或许还会更早,只是那时候好像自己真的还不懂,想起了月怡让自己送她回家时的样子,小声说的,略带羞涩,现在想起来自己当时真的很傻。又想起一件事,那时候因为子涵常去上网的缘故,月怡就让他帮自己上一下她的QQ,结果那时候知道了月怡的QQ密码竟然是一个男孩的名字,只是当时没有多想,可现在再想起来就有点吃醋了,想着,想着,就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去上课的路上,子涵遇见月怡了,月怡对他笑,他也笑,可他连过去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子涵很烦,烦到一早上的课都没怎么听,以至于老师叫他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他连问题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快崩溃了。

  时间依然在过着,可这种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礼拜天去上网,子涵惊奇的发现月怡竟然也在线,于是就在QQ上给她打招呼,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其实子涵很想给月怡说“月怡,我好像爱上你了”的,但是字都打在屏幕上了,却就是发不出去,那种感觉很难,也不知道为什么子涵突然之间有了一种写诗的冲动。这种感觉直到后来很久他都不明白是为什么。他写了,写了一个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叫做诗的东西发给了月怡,其实那东西没有任何意思,甚至和子涵想要表达的感情没有丝毫联系,可他心里乱,不知道该怎么说,该说什么。然后子涵就下线了。

  很快高二第一学期就结束了,这预示着来年就要文理科分班,他不知道月怡是学文还是学理,其实子涵自己是想去学文的,但很多原因,他最终仍然选择了理科,似乎是幸运的,月怡也选择了理科,当然张明马小松他们选择的都是理科。他们都没有分开。

  分科的事情让子涵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必须给月怡表白了。考完试,放假了,子涵去了网吧,这是他这个学期的最后一次上网,之后就要回家了,回家以后是没有机会上网的。这次他没有玩传奇,或许asddff现在已经不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东西了,打开QQ,点开和月怡的聊天页面,她的头像是灰色的,这也是子涵意料之中的。然后开始敲键盘,一个字一个字的,“月怡,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我什么都不求,只是我喜欢上你了,好难。”,短短的一句话,子涵却花了好长时间才敲上去,可还是怎么也点不动那个发送,最后还是狠了狠心,闭着眼睛点了发送。也就是这一点,拉开了这个悲哀的故事的序幕。

  其实后来很多事都是子涵所预料不到的,因为处在一个还是稚嫩的年龄,他考虑不了太多,他只知道他爱月怡,真的爱,他从来没有对任何女孩产生过那么复杂的感情,这也曾经一度让子涵很迷茫。很多年以后,子涵回想起来,也许当初就是一个错误,一个深深的陷阱,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虽然子涵认为那个时候的自己很幼稚,可他对月怡的爱却最终是经住了时间的考验。子涵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但他却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他不会轻易的爱上一个人,所以当他真的爱上一个人,尤其是一个他自己认为最后不爱自己的人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一生去救赎,这是子涵在后来很长的时间内所发出的感触。

  子涵喜欢这样一首歌,歌词是这样写的:

  我背着沉重的行囊,

  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流浪,

  前方永远只有前方,

  可哪里才是我该去的地方?

  身边的人啊,不要问我为什么迷茫,

  我只不过是暂时迷失了方向。

  心啊,你要飘向何方?

  是什么让你那么忧伤?

  为什么情愿流浪?

  为什么要自己折断自己的翅膀?

  当有一天有人问我,

  我的心什么时候才能返回故乡?

  我说啊:我的心就像我的脚步一样,

  一旦上路就没了归航。

  这首歌子涵不知道是谁唱的,也不知道是从那里听到的,可从他第一次听见这首歌,就深深的被打动了,略带忧伤的旋律撕扯着人的心弦,痛,可也只有痛才能让子涵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也许人生真的是悲哀的。可这些都是后话了。

  子涵的信息发出去了,然后他迅速的关掉电脑,心里却没有一丝的轻松。他在想月怡会怎么认为呢?月怡会答应她吗?月怡不会因此看不起他吧?他自己好像真的没什么优秀的地方啊,而且还那么颓废呢。子涵突然决定不再玩那个叫传奇的游戏了,这时候他想起了张明,想起了马小松,那是他的兄弟(反正子涵一直是这么认为的),或许自己也应该让他们不再去传奇,心里很乱,好像最近真的发生了很多事似得,想起月怡,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孩自己以后还能怎样去面对她。

  子涵突然有点后悔了,或许他今天真的不该说这些话,但是又想想后悔能有什么用呢?已经发出去了,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了,其实就算没有发出去又能怎样呢?最终的结果恐怕也不会和今天有什么不同。

  心里仍然纠结的紧,他怕啊,但具体怕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月怡会接受这个缺点很多的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