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00:5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霸途征战
  4. 第二章 崛起之士

第二章 崛起之士

更新于:2018-03-17 07:07:52 字数:2063

字体: 字号:
  三十年后。深夜。密匝的竹林隔着一层山雾,透出一股阴森的寒气。月光洒在溪滩上,格外的幽静。忽然,几阵疾步声打破了漆黑的寂静。“给我追上他!”几名追兵赶着一书生。领头的胖子大喊,跟班的也随声附和。水势渐深,书生脱去了衣衫,开始游行,湍急的流中,谁都游不快,更何况一个无用书生?可不知因为什么,他付之全力游得也不慢,一直到水流的尽头,已然无路可走。前是百米悬崖,后有十余追兵,书生已被逼至绝路,他无奈地叹息,拿着一把纸扇垂头作哀。这才看得清他的容貌,白衣白扇,身材矮小,眉目清秀。周身萦绕着一圈寒气,眸间一英挺的鼻梁下一副精致的巧嘴,下巴稍尖,颇有女子的雅质气息,腰束一锦玉环,荧光淡彩,出一股不惹阡尘的韵味。这一身朴素的打扮,却可见脚底一双云靴,镶了两颗翠玉,碧如清波,显然是别处得来的。追兵已至,领头的胖子大喊:“姓周的,给我把银子交出来!否则要你好看!”“我哪有钱啊,求求你放了我吧。”书生的语气柔弱至极,甚至比女子的声音还要低沉,且没有一分故作矜持的样子,可见其无能。“哼哼,你今天要是拿不出钱,你就别想活了!”语罢,领头手一前挥,追兵立刻赶了过去,十余米的距离,对于这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算得上一步之遥,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基本能判定必输了。书生吓破了胆,颤抖着立原地,说不出话来。刹那,只见一道黑影窜过,书生被拉回了岸上,接着又围绕追兵转了一圈,他们便全部倒下。尔后又挟着书生,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待书生回过神来,已经到了一座山的峰顶。还没看清救命人的脸,他就被这奇峰吓坏了,此峰奇高,高至可触云,这么高的环境下,这峰竟只有一个圆台的大小,稍加不小心就会坠入峰底,必是死无全尸。更奇的是,向下看,竟然能看的一清二楚,连地上的灌木叶都可以看到,而顶头的便是云霞,山周却一片云都没有,甚至于一枝木条也看不见。回过神来,他惊愕地望向救命恩人。峰奇人也奇,他全身裹着白布,只有面部只遮住了眼睛,长发垂至衣尖,方块的花纹刺伤了衣帽顶,也不知他是如何看得到世物的。“刚刚谢谢前辈出手相救。”书生激动地说。没有人回答他。“敢问前辈尊姓大名?”还是没有人回答他。尴尬的气氛瞬间聚齐,白衣人只是盘坐着,双手端在膝盖上,一副高僧打坐的模样。书生还不住口,接着又问“前辈,这是哪里?”忽然,狂风大作,宛如白衣人回答了他。这地方本就不大,书生又瘦小,直接被卷下了顶峰,还没来得及大喊,白衣人挽手一拉,他再一次险象环生。白衣人让其盘做好,并抿了抿唇,说道“刚才那群人为什么追你?”“我是个读书人,爹娘双亡,他们生前也没有留下什么财产,我读书十余载,可是就是考不上功名,只能去问别人借钱,这一路借了不少钱,却一直还不上,刚才那人是来讨债的,我也没想活了。”说完,他无奈地流下了泪。白衣人没有理会他,接着问“你叫什么?”书生道:“周环”白衣人点了点头,又语“你的命是我救的,你就叫周白山吧。”书生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他望着白衣人,此人不但奇,竟如此狂傲孤僻。无缘无故让人改了名字,书生心中自然憋屈。然而,此后的江湖将会告诉他,这个名字,将铭记在每个人的心中。白衣人又说:“我收你为徒了。”书生的心里又震了一震。自己还是个读书人呢!又不学武功,拜什么师啊!可毕竟眼前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得不从,这一命在白衣人眼里已然成了他的,算了,这一生碌碌无为,就算他的吧!于是,书生恭敬地说“请受徒儿一拜。”白衣人并没有阻拦他,行完礼后,书生又问道“敢问师傅姓名?”白衣人想都没想便说“你不用称我师傅了,就叫我说书人吧。”书生没有回话,点了点头。月光朦胧,洒在山顶上,白山举起了手,光芒反射到了地面,万丈余辉,皎洁一片。过了良久,书生终于坐不住,向说书人问道“这地方怎么睡?”说书人不语。书生也便不再说话,不知东南西北地昏睡过去。次日清晨。惊鸿入耳,书生被惊醒了,一睁开眼,便被吓了一跳,自己竟在一个万丈之高的圆台上睡着了。真不知晓自己是如何入睡的。说书人还是盘坐在圆台上,一动不动。书生也盘坐了起来,可即是深秋,顶头便是太阳,必定晒得人大汗直流。偶尔刮一阵风,说书人不注意,自己还有去见爹娘的危险。又不练功,在这个破山头干什么。这样的沉默持续了不久便被打破了,黄昏,书生问道“我们要在这里做什么。”说书人回答“先待一会,你得忘了世事,心中无念,才能做到修成上乘武功。”书生不解,因为他一直只是一个读书人,他只想考个功名,吃上口饭,活下去。他没有多大的志气,他就是希望自己能快乐地活,他只是世间身怀希望之人其中的一个,他不想学武功,他不用学武功,他就是个读书人,简简单单的读书人。眼前这个人,虽然救过自己一命,但是善是恶?是邪是正?甚至是男是女?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救自己很简单,他想杀自己也很简单,手一推就可以让自己粉身碎骨。但他选择相信了眼前的这个人,这个选择,自然是正确的。说书人偶尔下山采食,书生才可以松一口气,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爹娘,忘记自己所经历的事。其实这对他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说书人的话只是让他更好的投入新环境,至少不会影响他成为英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