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8 02:30: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一半莲花
  4. 第一章 古塔残莲

第一章 古塔残莲

更新于:2017-04-21 16:06:16 字数:2334

  东北的五月,天气还未炎热,仅仅恢复一些的温暖也被这凄凄的小雨打散。雨中若隐若现的化怀寺传出的钟声仿佛穿越了时空般古朴。这山中的古刹透发出的空灵在那些满是铜臭的所谓的名寺来说遥不可及。

  谦言从前从不知道有这么一座寺庙。本已开了半宿的车正急着赶往一座山城出差,但透过车窗看见远处烟雨所笼罩的镶嵌在半山腰上的寺庙,突然便想上山去。没有朝阳的清晨,湿润的柏油路上安安静静。谦言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何处而来的虔诚,他也并不是一个太过关注宗教的人。可能是缘吧!谦言自嘲的一笑。人总是喜欢在独处的时候变得多思感性。如此空灵而出世的寺庙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宛如是一片净土,当然会吸引同样内心空灵的他。

  停了车,撑着把伞。谦言踏着一阶一阶的青石由山脚顺着台阶往上走。寻了半天也未寻到售票处反而轻松得如闲庭信步般进了寺庙。不知道能不能突然出现数十个少林武僧乱棍把我这个俗人打出去,谦言自顾自想到,却又突然期待这不出世的古寺里出现几个有着一身少林绝学的武僧来。对于热衷于搏击数十年的谦言来说,能和正宗的少林武僧过招也不失为一件快事。谦言就带着这样矛盾而又荒诞的想法撑着伞慢慢的在这寺中踱着。不知觉间已经走到了化怀寺的后院。青石小路到这里已经到了尽头,再想往上便只有泥泞的山中小路了,山路弯曲的延伸到丛林里,透过茂密的树冠,灰蒙蒙的天幕下一座古塔若隐若现。谦言站在台阶的最后一块青石上,看着雨中朦胧的古塔不知为何很想走过去。但来到这古寺本就是无心之举,此刻正下着雨,山道又泥泞不堪,谦言实在是没有继续走上去一探究竟的理由。于是还是转过身,准备下山了。但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一股夹杂着泥土味道的细风携着一股子湿润的雨水扑在谦言的脸上,这一股清新仿佛洗涤去了谦言心中所有的凡事,让谦言突然有一种想走上去,倾听塔角上钟铃声音的冲动。于是他再次转过身,不同于上次转身的犹豫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他扔去了手里的伞,踏着泥水,向着古塔的方向走过去。

  本是遥远的山路在这时也仿佛不再遥远了,站在古塔下,谦言回过头,看见山路上的泥巴上印着自己的一个一个脚印。再看向古塔,心里面好像又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真是一座古塔阿,塔角的青铜钟铃上都沾满了锈迹。谦言不禁又向前走了数步,四顾看了看,却是没有一个人影。这时谦言心中已经颇有疑问了,寺庙虽是在山中穷乡僻壤之地,但总不至于没有丝毫人烟,偌大的寺庙谦言竟是连一个僧人都没有看到。但虽是心怀疑问,可看着古塔前破旧的木门心中却有着不可抗拒的要一探究竟的信念,这次的执念,这的确可以称之为执念了,比之山下时要强的多。山下时还是犹豫着上山来,此时却已是不可抗拒的坚定了。

  手缓缓抚上了木门,粗糙的门面上还依稀挂着干裂的朱漆。微微的一用力便传来“吱呀”的一声。门开了。然而门内却是别有洞天,这大大出乎了谦言的意料。明艳的雕漆红木柱,明黄的镂丝锦缎,光洁的铺地金砖一看便是出自古时名窑。让谦言感到好似穿越了时空进入了古时的皇家殿堂一般,与寺外的破败相比竟是天壤之别,是有败絮其外金玉其中的意味。抬眼看去,正中的高台上端放着一尊巨大的镀金莲台。可是,为何仅有莲台却是没有佛像?谦言锁着眉怀着疑问向莲台走去,来到莲台下后更是感到这莲台的庞然,人在它面前竟有蝼蚁般的感觉。夹杂着敬畏,感叹,还有一丝疑问,谦言仔细端详着这尊莲台,可看着看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还不知是何处不对劲。谦言向莲台侧面走了数步顿时吃了一惊,终是发觉是何处不对劲了。这莲台,竟只有一半!只有前面的一半,而后面却空无一物。是工匠偷工减料还是有盗贼行窃?谦言心中自问。不,不是!这断口处光滑平整,如同切割机斩断打磨的一般,定不是盗窃。而如此华丽的佛堂也应不会发生偷工减料的事,即使是偷工也不会偷到这金莲上来。那是为什么这金莲只有一半呢?谦言绕着金莲走了数圈,想要看看能否揭晓,但却无法看出丝毫头绪,可转而一想,这似乎和自己也没有太多的关联心里便释然了很多。

  佛堂的香炉里飘着袅袅的青烟,不知是何等的香料所致,让人中宁静安逸。天不知为何的突然放了晴,竟然有阳光透过薄如蝉翼的纸窗照射在金莲上,这使本就透着庄严神圣的金莲更是如同神物一般。然而就在这时,正欣赏着金色莲花的谦言突然有了发现,光线均匀的铺在金莲的光滑切面上时竟有一小块长方形的地方比之周围略显灰暗。这一发现让谦言心中异常惊异,他三两下爬上了莲下的高台,来到切面前。轻轻敲了敲这一小块灰暗,里面竟发出空心的脆响,而再敲周围却是实打实的,看来只有这一块后面面是空的,而且这一小块的厚度也并不是太厚。谦言略微思索,掏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钥匙,四顾看了数眼,此刻的谦言心中已经被好奇充斥了。确定了周围是没有人的便抓着钥匙毫不犹豫的砸了下去。这小块切面应声而破,而破碎的脆响声过后仿佛时间空间都在这一刹那静止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小块空洞,迫切的想知道这荒郊古寺外的神奇古塔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像是过了很久一般,其实却只是眨眼间,一道猛烈的金光顿射而出!在一瞬间如撕裂了时空一般。谦言连忙用手遮住双眼,想抵挡这阵突如其来的强光,然而却又突然发现这光虽强却并不刺眼,反而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谦言慢慢放下遮着光线的手向破开的小口看去,金色的光芒已经逐渐消弱。谦言犹豫一下,小心的把手伸了进去,当手再那出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件东西,竟是一个挂坠,坠子像是巨大残莲的缩小版在谦言的手上一阵阵泛着淡淡的光芒。

  谦言看着莲花挂坠一阵失神,而这时只听得“珰”一声清脆的鸣音,谦言身边的空间仿佛玻璃般竟一片片的破碎了,在谦言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已经消散在虚空里。

  雨还下着,谦言站在山上的一片空地上,手中的残莲挂坠以如常物,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谦言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