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8:17:4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都市之玄狂岁月
  4. 第一章:嘿嘿,手感不错

第一章:嘿嘿,手感不错

更新于:2017-11-15 09:00:14 字数:2691

  听人说:有云的地方就有天下,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当一个人在江湖飘荡的久了,总有想要歇一歇、过一点平凡生活的时候,然后就此沉寂下去。可还有另一种人,当繁华落尽、云烟消散,你会发现他本就是平凡的,而又终究不会平凡。因为--他不属于江湖,而是属于天下。就像那云,高高的、孤独的飘荡在九天之上。

  萧尘正是后者。他现在只想过一点平静的生活,打心眼里想,而且他如愿以偿了,只是不知道这种所谓的平静生活能够坚持多久。他有时甚至还有些惬意的想--这可能就是人们所说的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吧!

  诚然,这种偶尔的平静他是非常喜欢的。

  萧尘今天的心情很好,因为他认为自己终于摆脱了那些令他烦心的事儿,终于可以一个人过一点儿平凡的的生活了。他一边得意的想着、一边哼着当下最流行的小调,一个人在马路上度着小步慢慢的向自己的目的地前进着。天上的烈日并未给他带来多大的困扰,繁闹的马路上行人匆匆往来,更凸显了萧尘的悠闲。

  “抓贼啦,抓住他”

  突然一道尖锐而急切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显然有人被偷了东西正在急切的叫喊,好寻求帮助。

  就在萧尘被这股声音惊醒而一愣神的功夫,一道灰色的身影从他身前闪电般的窜过,萧尘微微顿了顿,断定那道身影就是偷东西的人后二话没说就追了过去。跟随着那道身影翻过了马路的跨栏、刚想加速,这时突然从旁边驶过来一辆大货车,伴随着响亮刺耳的鸣笛声“轰轰”而过。就这一耽误,萧尘不得不停下来眼睁睁的看着那道灰色的身影闪进了路对面的胡同里,没了踪影。

  “靠,本来还想表现一下的,结果不但贼没抓到、出了一身汗不说,而且还害得差点被车撞,出师不利呀,郁闷!”萧尘潇洒的翻过跨栏正一边懊恼的暗自生气一边低着头往回走,突然一股香风吹来,然后感觉手腕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拿住,紧接着耳边响起一声娇叱:

  “哼!小贼,看你往哪儿跑!”

  萧尘一只手被人拿住正待发火,听得娇斥声知道是被误会了,只得把头转过来想要解释一下,一回头首先印入眼中的是一双充满灵性的眼眸和一张略带怒气的绝美脸庞。萧尘一望之下不觉的有些呆了,一双星目直勾勾的不带一丝掩饰的盯着眼前的人儿。

  萧尘不禁在心里狂呼:“我敢肯定,这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最漂亮的女人,以前还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色,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这女人绝对是‘祸水’级别的、真正的倾国倾城啊!古人诚不欺我、诚不欺我啊!”萧尘看的口水就要留下来了,却不知早以犯了某人的怒火。

  方夕今天本来就很不爽,抓了一个小贼刚想出出气却被那个小贼色色的眼神看的有点发慌,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了,想也没想顺手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萧尘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手印。

  “吸!”

  “哗!”

  “哈!”

  “哇!”

  喧闹的马路上顿时响起路人的各种惊叹声,萧尘两人紧紧的被人围了起来,路人越聚越多,大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过来凑凑热闹。不过任谁当看到一个大男人被一个美得跟天仙似的女人擒住的时候都会感到有些惊讶和好笑吧。更何况那个男的脸上还挂着一个红红的手印,这就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萧尘一时被打的懵了,只觉脑子“轰”的一下一片空白,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被人打了,而且是被一个女人打了。当萧尘被路人的惊叹声、嘲笑声惊醒过来的时候,只觉怒气上涌、有一股要杀人的冲动。手臂用力一震、身子顺势要翻转过来,却并未如愿。没料道那个“祸水”美人还真有两下子,手法纯熟的将萧尘按住,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将萧尘治得稳稳的。完后,得意的撇了撇诱人的小嘴,颇为不屑的哼了一声,顿时惹来了一地眼球。

  正在这时,只听有人在外面气喘吁吁的直喊道:“抓错了,抓错了!”

  紧接着一个穿着绛红色裙子的六十来岁的大妈急切的从人群中挤了进来,一边抚着胸口一边颇有点苦口婆心的道:“我说、那那..个女娃、抓--抓错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不是这个,他是帮忙的,你怎么不听啊?”说着喘了口气,接着道:“唉,年轻人就是性子急,小伙子你没事吧!”

  方夕听得原委知道错怪了人家,不仅抓错了人还扇了人一耳光,霎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想起方才那个“小贼”色色的眼神又觉得即使他不是小偷也未必是个好人,想着想着手虽然松开了,不过心里却觉得那个人被自己打本就是应该的。迎着萧尘色色(实际上是愤怒)的眼神本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不过一看到萧尘的那种眼神顿时就来了脾气;只见她扁了扁小嘴对着萧尘冷声道:“哼!没有本事就不要充什么好汉嘛!一个大男人连小偷都抓不到,笨死了!”说完,白了萧尘一眼,转身就要走。

  萧尘早已气极,哪还能让方夕就这么离去,一个键步冲了上去不由分说的将她拦腰抱起,一只手绕过方夕的小腹紧紧地抓着她的一双xiu长白嫩的小手,腾出一只手来照着方夕的翘臀就是一巴掌。“啪!啪!啪!......”不顾方夕拼命的挣扎,直扇了十多下萧尘方才解气;一旁的路人早看的目瞪口呆了,就连丢东西的大妈都看的有些傻眼了。

  萧尘本待还想再多扇两下的,所谓白扇谁不扇嘛,不过当看到周围天怒人怨的眼神和大妈那种发誓要好好说教一下的神情时,萧尘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打算。

  此时雾水早已在方夕的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打着转,色脸一片通红,像极了一个熟透了的苹果,那种红润伴着那双雾气濛濛的眸子更平添了几分让人同情的意韵。方夕从来都没有过像今天这么委屈过,她只觉得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难受得很,从小到大都没人打过她,就在今天却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打了,而且还打在了那种羞人的地方。方夕一时羞愤交加,早没了方寸,直直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萧尘望着方夕那种我见犹怜的样子实在是想恨都恨不起来。况且,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人家揍了一顿早就消了气儿了,这时到觉得自己有些过火了,何必和一个女子一般计较呢。不过回想起方夕刚才的话,萧尘还是有些介怀,就不禁的在方夕的身前晃了晃那只打了屁股的手,接着向前倾了倾身子俯在方夕的耳边怪腔怪调的低声道:“嘿嘿,手感不错。”

  不待方夕有所反应,萧尘转过身子扬起一个自认为很帅的笑容向周围的人群摆了摆手,径直向人群外走去,末了还回过头来摆了个poss,用手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结果却惹来了一片嘘声和白眼。

  直到这时方夕才回过神来,一双漂亮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萧尘越走越远的背影心里好不气愤,“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真想冲上去揍他一顿,可是围观的人太多了,自己一个姑娘家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大马路上动手吧。哼!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方夕在心里愤愤的想着,眼睁睁的看着萧尘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狠狠地跺了跺小脚,啐了一口,朝着反方向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