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8:2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韩世忠传奇
  4. 第一章 从军报国

第一章 从军报国

更新于:2018-03-16 15:39:18 字数:2656

  北宋仁宗年间西夏向宋廷提出“许以西郊之地,册为南面之君”的非分要求,遭到宋朝的严词拒绝。宋仁宗下令削除元昊的官职,关闭边界贸易市场,禁止双方互市,以定难军节度使的高官为赏募人斩杀元昊的项上人头。元昊乘机发动了对宋的战争。

  康定元年(1040),元昊率军进攻保安,自土门入,攻入金明塞,乘胜攻至延州城下,宋夏双方在三川口决战。西夏军以轻骑压来,使宋军退却,俘宋将刘平、石元孙。庆历元年(1041)元昊又已诱敌深入的办法,在好水川打败宋将任福。次年再败宋军于定川。几次战争,宋朝接连败北,死伤与被俘者上万。但西夏也兵力受损,人困马乏,军费负担太重,又失去了必备的布匹、茶叶来源,因而要求议和。庆历四年(1044)经谈判,议定元昊取消帝号,由宋册封为夏国主,宋每年“赐”西夏银7.2万两,绢15.3万匹,茶3万斤,并重开边境贸易市场。

  此后西夏认为宋朝软弱可欺,仍有袭扰宋地的事件发生......

  北宋元佑四年(1089)的十二月二十四日绥德

  不好啦!失火了!怎么了?乡亲们听见喊叫声纷纷跑出了家门。你们快看,是韩家!好大的火光啊,他们家失火了!一人大叫道。众人一看韩家方向漫天红光。走、走、走!我们快去救火,别让火势蔓延!一位老者叫喊道。待众人纷纷拿出汲水工具以及瓦罐木盆前去救火,到韩家一看,只见一妇人抱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婴儿出来了,婴儿的身上正弥漫着红光。不过此时婴儿身上的红光正在褪去。唉!吓我们一跳,我们大家还以为你们家失火了呢。真不好意思,我儿子也不知怎么回事一生下来就浑身发光,惊吓了各位,真是对不住了!那妇人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看你这孩子不一般啊!那位喊着去救火的老者说道。是啊,不一般,众人纷纷称奇。

  十七年后

  世忠啊,你今年也有十七了该是时候成家立业了,父亲韩明庆说道。我给你在米脂寻了一门亲事,对方父亲要你去喝酒想见你一面,你可得给我注意形象,你成天的舞刀弄棒到那以后举止可别太粗鲁丢了我们老韩家的脸!父亲大人放心,孩儿一定会给您娶个媳妇回来孝敬您!嗨!韩父听罢叹了口气。你的行为举止我倒不担心就怕你身上的那疥疮吓到人家姑娘,怕那家人看见了不同意这桩婚事啊!父亲放心若那家人真因为这便嫌弃我,那这婚事不要也罢!你...唉,你明天就去路上当心点啊。是,父亲!

  第二天韩世忠便直奔姻亲家而去,直到路过二郎山时看见山脚下的牌子上贴了张榜文大意是说有匹野马袭击过路人要过往行人注意安全,若有人能擒获此马,官府有重赏。韩世忠心想不就是匹野马吗?我自幼习武又力大无穷还会怕了你?于是二话不说便揭下榜文直奔二郎山山顶而去,他已经打听清楚了那匹野马袭击行人之后便会跑到山顶。

  不多时只听山顶上长嘶一声,跃出一匹白色的野马。野马一看见韩世忠便直扑过来。韩世忠待那马冲下山坡,纵身一跃骑上了马背。野马见状前蹄腾空想要把他掀下来。韩世忠双腿紧夹,两手死死抱住马的脖子。野马狂奔乱跳,一直跑到了一道山崖前,眼看连人带马就要跌下悬崖,韩世忠朝马背上连捶几拳,那马竟然停在了离悬崖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吓得韩世忠出了一声冷汗。孽畜!你怎么不跑了啊!韩世忠大喝道!让人奇怪的是那野马此刻却变温顺了许多不再作怪,只顾埋着头吃草去了。韩世忠见状便翻身下马,带着那野马去官府领赏去了,那野马一路上竟然没有半点反抗,看的一路上的人惊奇不已,不由得都拍手称快,感谢这位不相识的少年驯服了野马为二郎山除去一大害!

  终于经过十几天的赶路韩世忠总算来到了他父亲说的姻亲家。对方父亲初见韩世忠见此人高大威猛,风骨伟岸,目光敏锐如电,不由暗自叫好。于是便在傍晚给韩世忠准备了一顿酒宴接风洗尘。来来来,贤侄一路辛苦了。不敢,不敢。我是奉父亲大人之命来拜见伯父的。好好好!来贤侄,再多喝几杯,来!于是当晚韩世忠喝的大醉。当天夜里尿急想上厕所却发现门栓关住了,韩世忠便猛一用力门栓立刻变成了两半...

  第二天一早。老爷老爷!怎么了,大早上的嚷嚷什么!老爷你快去看看哪个韩世忠。怎么了?门都被他弄坏了。哦?走,快去看看。带到韩世忠的那位口中的伯父来到他的房间一看只见门栓,裂成了两半。好大的力气啊!那位伯父不由暗暗吃惊。爹,发生什么事啦?一位少女问道。啊!只听见那位少女一身尖叫。众人抬眼望去原来韩世忠上半身裸露的躺在床上,身上长满了疥疮。大叫什么!出去!那位伯父严厉的呵斥了他的女儿。爹,他就是你所说的我的夫婿吗?我不要!他身上的东西太恶心了!唉!虽然这位伯父,挺喜欢韩世忠的但那一身疥疮自己看了都怕,更别说自己一个还未出嫁的女儿了。无奈之下,待韩世忠酒醒后,这位伯父向韩世忠表达了退婚的歉意。韩世忠也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身上长得东西吓到人家姑娘了。二话不说便离开了这位伯父家。

  回到家后韩父也没有过于责备,长叹了一声只得作罢。心想反正我儿才十七,等想办法治好了他的疥疮再谈亲事也不迟,但一想到他的疥疮长了好几年都没能根治,心里不由得又泛起愁来。

  转眼夏天到了,一天韩世忠在山中的溪涧里洗浴,忽然有一条大蟒蛇一直游到世忠跟前,张开大口吐着信子要把他吞噬进去。情况十分危机,韩世忠急忙用两手紧紧握住蟒蛇的七寸颈部高举起来,以免蛇口与自己的身体相碰。蟒蛇便用蛇身与尾巴紧紧缠绕韩世忠的躯体。韩一时拿蛇没办法,变握着蛇颈回到家里,叫父亲韩名庆等人拿刀剁杀蟒蛇,可大家都吓得后退而不敢靠前。韩世忠更加窘困,来到厨房,偶然看到放在几案上的一把钝刀,就用尽全力把蛇头按在几上,用刀斩杀。但蛇颈皮硬肌厚,一时割不下来。韩世忠用刀如钢锯一般来回抽动,总算把蛇头锯下。韩世忠终于逃过了这一劫难。但心头非常愤怒,便将大蛇剥了皮,放在锅里煮熟,把蛇肉吃了。第二天,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韩世忠身上的疥疮竟然全部好了,变成了一个洁白如玉的漂亮小伙子。惹得韩父大喜过望。

  同年十一月,西夏大军犯境,在边境大肆烧杀抢掠,弄得民不聊生。于是韩世忠便准备响应朝廷号召,参军报国!但韩父却死活不愿。世忠啊,你可别脑子发热啊,这当兵打仗那可是要人命的,你今年才十七,身上的疥疮又好了我正准备给你张罗婚事,你母亲死的早,万一你在战场上有什么意外让我一个人怎么活?我们韩家还靠你延续香火啊!韩世忠却对父亲说道:“当此国家危难之际,大丈夫因报效国家,因放远目光去觅取公侯,怎能局限与家乡守一辈子呢?韩父见韩世忠志向远大又想起当年韩世忠出生时的奇景,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一般人,便由他去了。

  第二天韩世忠变拜别了父亲,响应朝廷的号召参加了乡州的军队同骚扰边境的西夏军作战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