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09 13:42:03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末世无救星
  4. 第一卷 8回家的路

第一卷 8回家的路

更新于:2016-03-18 10:05:25 字数:2489

  老师果然如同预料中一样宣布了放假的信息,大多学生都高声欢呼着,宣泄着内心对于放假的愉悦。而此时的林羽内心却是心事重重。

  在一一告别了应该告别的人,林羽很快坐上回家的汽车,透过车窗看着慢慢倒退的学校和同学,林羽有些失落,似乎这次的离开就再也回不来了,或者说是再也看不到今天的学校了。不知怎么,最近林羽的眼皮一直在跳,其实对于一个热爱学习的大学生,林羽当然知道眼皮跳是眼皮肌肉的抽动,即眼皮肌肉的痉挛,有时只局限于上眼皮或下眼皮,有时会上下眼皮同时抽动,重者波及面部肌肉及口角的肌肉。这是很普通的生理现象,但是林羽心里却是久久有些不好的感觉。尤其是上次他和孙俪一起去电影院看的热播的大片《美人鱼》令他感到一阵阵害怕。确实这样,对于别人来看,《美人鱼》是一部当之无愧的喜剧,身为一个创造历史最高票房的由星爷导演的这部史诗级大片,却有他很多的笑点,但是其中最最令林羽感到震撼的是那样一句话“如果这个世界上连一滴干净的水,一口干净的空气都没有了,挣再多的钱也是死路一条!”

  林羽是个普通人,但他也深深明白着物极必反,过犹不及的道理。一向人类总是自诩在进化进化,可林羽总是感觉着人类在退化,至少他了解的华夏人是这样的。不说远古时期,就说民国到现在,四肢越来越无力,人的惰性越来越大,不仅埋没了华夏从上古传下来的中医,而且练习华夏武术的人越来越少,据他所知,他家乡的那个武馆根本没有人去学习。

  车子无边无际的行驶着,林羽出神着望着天空的那片阴霾,在阳光下,空气中的霾随处可见。林羽深吸一口气,刹那又赶忙吐了出来,“呵,在这种天气下,人类的寿命会变得很短吧?”林羽觉得人类很悲哀,明明为了增加寿命而发展一切的科技,然后确实,平均寿命也随着科技水平的进步而增加了,但是,随着不合理的开发和利用自然资源,霾就像一个杀手一样出现了,无论你高矮胖瘦,无论你贫穷富贵,无论你丑陋还是美丽,只要你敢站在这顶蓝天下,霾就会伴随你,袭击你。

  “草,怎么封路了!”司机大骂着,顿时整个车上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前方的牌子上~~“注意,从这儿望周城的路暂时被封锁,希望来的车原路返回”

  “******,回家的路就这一条,封路是不想让我回家啊!”一个肥头大耳的老板样的人破口大骂。

  “对啊,对啊,怎么封路也不给个消息,还让我们原路返回,

  “要不然咱们从这儿下车跑着回去吧?反正这儿离家只有三十多里了”一位大妈提议,她满脸的担忧。

  “好吧,司机停车吧,我们跑着回去吧,各位老乡们。”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西服男连忙附和着。

  林羽率先下了车,然后一车人奔向牌子那边。

  “来人止步,此处已经封闭,禁止过人。”突然一队持枪的士兵阻挡了前进的道路。

  “可是长官,我们要回家啊。我们家都是住在距离这三十多里的周城啊”一个农民样的人赶忙递过去一支烟。

  “不行,长官下令,禁止任何非政府人员进出这儿,你们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可是我们家就在那边啊”林羽走了过去指着里面说。

  “那你们先回来的地方,或许过几天路就开通了。”队长模样的一个士兵说道。

  不知怎么,林羽突然感到了一丝不安,最近的事情太巧合了。似乎一次大动荡就要开始了。他赶忙给母亲打了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候再拨,继而一阵忙音。

  林羽心里的担心更重了,他知道母亲从来都随时带着手机,就是怕遗漏了自己的电话。他不停着打着妈妈的号码,可是总是不行。

  突然,他想到了父亲。他赶忙给父亲打了电话,嘟~,,嘟~,

  林羽的心突然沉到了谷底,他急躁着碎碎念“快接啊,快接啊!”

  嘟~嘟嘟~~林羽的不安感又浓烈了几分。

  突然,电话通了。

  “喂,爸”林羽的心终于落地了。

  “找谁?”一个冷峻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找我爸林诚!”

  “你是老林的儿子?”

  “对,请问我爸呢?”

  “好吧,一会我让他给你回过去,现在不方便。”声音有些急促和匆忙。

  不过一会,在林羽的焦躁中林诚终于把电话给他回过来了。

  “你别说话,你听我说”林诚的声音显得过分的严肃和不寻常。

  “爸,回家的路被封了!而且妈的电话我打不通!”林羽急于表达自己的问题,急急忙忙的没有听从。

  “好,我知道了,你妈没事。你还记得我给你的那本道德经吗?回去多多看看的,尤其是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林诚并没有安慰林羽,直接严厉的说,“好了,我挂了,替我给你表姑问好!”

  嘟,嘟,林诚把电话挂断了。

  林羽很是先是有点生气后来又感到疑惑,因为自己哪里来的表姑呢,他的爷爷是林家的独苗,他的父亲只有一个哥哥根本不存在什么所谓的表姑阿,道德经确实是林父送给他的,那是他小学六年级收到的礼物,父亲重新又提,到底什么意思呢?顿时林羽满头都是雾水。

  “罢了,既然妈妈就好了,大不了不回家了。”想着,林羽又返回了车上,打算先回学校玩几天。

  一车的人没有一个得偿所愿的回家的,所有人都如同林羽般死命往家里打着电话,根本不通。众人很无奈,却又很愤怒。

  “我孙子自己在家,我得去看着他啊,长官,求求你让我过去吧!”一位满头花白的老奶奶恳求着说。

  “不行,任何人都不能过去”队长的言语很是坚持。

  “可是他还是个孩子啊!”老妇人一边哭闹着一边试着闯过去。

  “嘭”一声枪响,所有人都紧盯着老妇人胸口流着血的伤口,瞬间,所有人都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们怎么可以开枪!”众人的震惊中,林羽一个健步冲了过去给了那个队长一个拳头。

  “任何妄图触犯禁令的人我们都可以击杀!”,队长抹了一把流血的嘴角,面无表情的说。

  “那就是你们杀人的理由吗?”,难道你们军人就那么冷血,那是一条命啊?

  “啪”的一生,林羽感觉自己的胸口被猛的激打了一下,顿时脑袋一蒙,吐出了一口鲜血。

  “小子,这一下还给你,如果你敢闯,尽管来,我一样就地击杀!”

  “你……”林羽的肺快要炸了。

  “小伙子,他说的是真的,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还那么年轻,别冲动!”那个农民赶快拉住了林羽。

  “好,我们不闯,至少你们要把老人家的尸体埋了吧!”林羽双眼血红,咬着牙说。

  “这,你不用管”

  “好,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