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31:5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大灾变之死亡骑士
  4. 第一章 跟我没关系,真的

第一章 跟我没关系,真的

更新于:2018-03-17 08:23:09 字数:2206

  “凛冽的寒风,青色的骄阳”

  他忧郁的凝视朝阳一点点将大地染上颜色,将背负在身上的大剑缓缓拔出,又高高举起。晨起的寒风将背上的披风吹得烈烈作响。

  “我,霜之哀伤的拥有者,白费,在此召唤你们”

  他深吸了一口气,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喊道:“起床啦!啦!啦!”

  后果是被一群起床气爆发的人们踹倒在地。

  “天才刚刚亮发什么疯!”

  我叫白费,男,23岁,本科毕业至今未……咳咳,不好意思习惯了。现在已经不流行这一套说法了,现在流行的说法是这样:“我叫xx,性别xx,年龄xx,在大灾变中凭借自己的优秀实力及超级好运得以幸存下来,拥有能力xxx,诚觅合作伙伴已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去。”

  很遗憾,从前那种找份闲散工作混混日子的无比舒服的混吃等死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要想继续之前的幸福生活很明显是不可能的。没错,手机是没有信号的;电脑是打不开网站的;即使是想把电脑打开玩个扫雷蜘蛛纸牌,也是要用手摇发电机给电脑充上半个小时电的……

  这一切都要归咎于一次莫名其妙的大灾变,姑且先把它叫做大灾变好了,至少我还没有听说过谁能给出过一个明确的解释。

  那一天早晨,天没有亮,然后一切都变了。

  我永远都记得那一天,黑暗的天空中透出的隐隐绿光。在我醒来并尝试着清醒之后,它提醒着我似乎今天不上班也没有什么事情的。手机是打不通的,网站是打不开的,电视里全部都是蓝屏,平常一切获取信息的渠道都失效了。

  我忐忑的走出家门想到街上看看情况,却发现人们也只是茫然的四处奔走,就像……逃难一样。没错,就是逃难,还是不知道应该逃到哪里的那一种。顺手拦住了一个失魂落魄的大叔,他一脸颓然的拉着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喃喃的跟我说:“小伙子,快去找自己的家人吧,叫上他们一起躲起来,世界末日要来了。”

  然而他说不出是怎么个世界末日,这个消息似乎是通过口口相传的形式传播开来的,汗。对于咱这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来说,还是尽快回家收拾收拾应急物品见机行事的好。就算真的世界末日来临,也得想办法活下去。

  于是我就回家了,然后就地震了。跟我上完厕所按了一下马桶没关系,真的……

  我很庆幸自己这房子质量不错,经过了如此剧烈的震动居然没有完全塌掉,印象中只记得我被从地板上高高的抛起来,撞到了天花板,然后就不记得什么了。醒来时只觉得头痛欲裂,腰酸腿疼,那一下拍在天花板上的冲击好悬没有把脊椎撞断了。

  不过我睁开双眼后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悬挂在眼前的迷之面板

  姓名-白费

  职业-死亡骑士

  状态-存活

  喂,这展开有点不按节奏来吧?就算是个末日游戏系统你也得来点像样的好不好?红条蓝条呢、技能点、属性点呢?还有职业是死亡骑士是个什么情况啊!难道我已经死了?

  等等!我猛地闭上眼睛抹了把脸,然后顺势往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大动脉,在顺势摸了摸心脏。很好,心脏还在跳动,体温好像很正常。睁开眼睛掀起衣服,身上也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除了脑袋和后背依旧很疼以外。

  呼,捡了条命呢。我用力的握了握右拳,劫后余生的感觉……真说不上好,尤其是在这种随时可能塌掉的地方。透过窗户看出去,原本的柏油马路已经完全看不出模样,如果让我来描述的话更倾向于那是一块被人胡乱翻过的菜地,只不过菜地里没有菜并且放大了无数倍罢了。

  直到把头从窗户探出去,我才明白为什么下面马路的位置有些怪异。那根本不是家门口的那条小路,而是间隔了一段距离的另一个地方。这栋楼所在的地方正好处于一个被挤压的部位,强烈的地质运动让这一片直接凸出了原来的地面,形成了一片小小的高地。

  得益于这栋楼基本还算完整,我背起之前准备的应急包小心翼翼的下了楼。入眼之处一片狼藉,完全看不出来这里曾经是一个繁华的城市所在的地方。别问我为什么地上长出来那么多奇怪的花草树木,也别问我那坑爹的、淡黄色的、按了半天没反应的、被我怒气冲冲的关掉的人物面板是怎么回事……

  喂,是GM吗,你们游戏出bug了哦~

  说实在的我对于这个醒来时就出现在眼前的人物面板还是抱着很大兴趣的。很明显,肯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只不过自己暂时还没有察觉出来。若是被我找到了使用这个“死亡骑士”的职业力量的方法,嘿嘿,升职加薪出任CEO什么的,咳咳,片场走错了。

  没错,估计再也不会有什么CEO了。我抬头看了看已经消失的地铁站,在脑海中想了想平时和自己插科打诨的几个同事,天知道他们还活着没有。至于那个变态上司还是去死一死好了。

  话说回来我应该干点什么?我一个人愣愣的站在曾经是马路的地方发起了呆,没有生化危机丧尸遍地乱跑挺不错,可是人呢?这四周残垣断壁的根本不像有人活动的样子。直到这时候我才想起来一个关键的问题,现在是哪一天,我昏迷了多久?

  然而手机是没电的,只好另觅他径了。在叼着压缩干粮循着记忆中小卖部的位置挖了半个小时后,居然真的被我找到了一支带日期显示的电子表,上面清晰的显示着今天是9月25日。

  果然时间才是最大的问题,我记得我最后一次上班是在13号吧……昏迷了十多天我还活蹦乱跳的,得到了一个不知所云的诡异职业,还真是运气不错。至于幸存下来的人们应该已经集中起来转移到比较适合居住的地方了吧?这种看上去随时会塌掉的房子,估计是没人敢来搜索的。就s市来说,可以集中安置人的地方,无外乎两个体育馆罢了,可这两个体育馆方向相反,去哪个好呢?

  就在我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的同时,变故,再次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