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19 23:36:1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天弃变
  4. 第一章 它欠你的,我还!

第一章 它欠你的,我还!

更新于:2017-08-20 15:37:53 字数:3391

字体: 字号:
  缘聚缘散,旦夕之间,人来人往,亦如尘烟。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长长的白髯随风飘逸,一老者如参天大树般地站在一处悬崖顶端,风呼呼地吹着,但是老人却丝毫没有感觉,仿佛天地万物于他无关一般地看着尽收眼底的景色!

  浮云朵朵,阳光射下来,仿佛身置幻境,一切都变的若影若离,鸟语花香,时而远处传来声声动物的啼叫,时而三两只鹤从天空惬意地飞过,一切都是生机昂然,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人间该有的美景。这就是传说中的昆仑仙境,没错!这里就是昆仑仙境!不远处犯着各种光华的府邸就是最好的证明!

  老人的身后站着两个年轻人。男孩一头乌黑的长发直披至肩,眉宇间闪烁着无尽的冷漠,一身的肌肉简直比所谓的黄金比例还要让人感觉舒服,身旁站着的女子,宛如一个美丽的精灵,一身清秀的裙子,手挽着那男子的手,脸上洋溢着另人无法揣摩的幸福,时不时抬头看向身旁的男子,每每抬头时,嘴角轻扬,凡人看见还以为是仙子下凡!

  三人默契地站着,谁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感受着这天地的馈赠!

  “破道,你现在的修炼怎么样了啊?为师三个多月没来看你们,你们不会又偷懒了吧?”那老人手抚长髯笑道。

  破道没有回话,只是一如既往地冷漠地看着眼前所有的一切,小女孩看破道没有说话,走到老人旁边摸了一下那老人的长须嬉笑道:“我们怎么会偷懒呢?没有地事!倒是你这个老头,三个多月都没来看我们,又跑到哪享受去了呀?”老人一听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捏了小女孩的鼻子,转过身看着破道。

  两人就这样对视,进入无我的状态,旁边的小呢子也不敢去打扰他们,自己一个人跑去了花丛采起了花来!

  太阳越升越高,渐近黄昏,这个时候的昆仑看起来又是别样的风景,仿佛一切都暗淡,山林里动物的啼叫声也添加了些许悲伤的味道,不过这个时候最“悲伤”的不是哪些动物的啼叫声,而是一旁看着老人和破道的小女孩了,一整天都没人和她说话了,附近的花花草草也被她“糟蹋”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了叶却没有花。终于....

  “哈哈........”

  几声大笑把快要睡着的女孩惊醒,老人欢畅地笑了起来,一边手还对破道竖起大拇指,估计是好长时间没这么高兴过,一时间居然光顾着笑却没有是说一句话,旁边的小女孩却是纳闷,破道也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这就让女孩更加地纳闷了,甚至有点怀疑他们两是不是趁自己上睡着的时候去了什么好玩的地方。呼吸之间,笑声停止,老人却是一脸的严肃,脸上也不是那副老顽童的模样,破道仿佛也猜到了些许,依旧冷漠地看着被皎洁地月光照亮的景物,挪动原本站在老人身后的步子,走向了悬崖的最高端,眼里充满的是仇恨和解脱!

  “你居然在三个月里达到了元婴顶峰!直接从三个月前的元婴前期直接跨境界到了元婴顶峰!非一般人啊!我可以安心地离开了!”那老人语气有点兴奋,有点伤感,也有点。。。。眼神里有一种解脱的兴奋看着破道和默雪,破道则是依旧背对着老人和那个叫默雪的女孩,默雪则是一头雾水地看着两个不知所云的人。

  “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呀?都不理我!哼。。。。”默雪撒娇道,眼睛转动着看着两人!两人却如若罔闻,一前一后地站着。

  “我可以走了么?十八年了!整整十八年啊,我等了十八年啊!”破道语气里有丝丝地悲伤,眼神闪现出点点地仇恨,随即转过身正视老人。

  “是啊!十八年了,苦了你了!现在我也可以放心了,孩子,要走要留你自己想想吧!我现在终于完成....额!不过...”老人看着破道眼里透出的目光刚说出来的话却又收了回去!默雪则是默默地看着两人说话,刚才撒娇的神情也收了起来,一脸地严肃!

  “不过什么?师傅,额。。。就算你是我师傅吧!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要走要留先不谈!”破道走到默雪的身边握起她的手,目光也变的柔和起来,默雪也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似乎怕下次就牵不到似的。

  “哎....”老人朝天叹了口气,随即接着说道:“你要走要留全在你!我留了你十八年,现在已经留不住你了,不过默雪现在不能随你出去,还没到那个时候!到了一定时候,我会把她送到你身边的!”说完又抚起自己的长髯来。

  不等默雪说话,破道语气坚定地说道:“这个我可以接受!默雪跟着我出去,我也担心!如果她可以跟着你再修行一断时间我也可以放心!不过,我的条件是先次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必须要达到空冥期!是必须!”

  这就是传说中的东方修真者对境界的划分,先天-金丹-元婴-空冥-度劫-大乘-归仙七大境界!每个境界分为前-中-后三个小境界!西方和这些又有种种不同!

  老人沉默了一会,旋即笑道:“你还和我讲起条件了?呵呵~~~好!我答应你,我给你十年期限,十年内你必须达到度劫期,我想这对你不是什么难事吧?哈哈....”说完右手上出现了一把剑,远处看去还以为是一根烧着的木棒,可是近看才会知道这是一把剑,一把气势强大无比的剑!

  “这是.....?”破道疑惑地看着老人手里出现的剑,默雪也眼放精光地看着老人手里的剑,一脸的疑惑和赞美。

  “此剑名为红颜,长三尺三寸,本是两把,而后炼化合成一把,名为干将、莫邪!因干将、莫邪本就是至情至爱之剑,所以炼化之后取名为红颜!十大上古神剑中,干将莫邪名列第六,第七,可是现在我手中的红颜即使圣剑轩辕也只是只能堪于它一拼,轩辕以圣道为主,是一把帝皇之剑,红颜乃是以情为主,是一把至情之剑,帝皇无情就是轩辕致命的弱点也是它最大的依靠!万物岂能无情?一切皆由情起,亦为情终!这就是红颜堪于轩辕一比的原因!从此以后这把剑就是你的了!”老人徐徐地解释说道。可是破道却默默地看着老人手里的剑,总感觉这把剑和自己有关联,一种自己说不清的关联!

  “可是这把剑是你的!你给了我,你用什么?”破道说出了自己的疑惑,目光转移到老人身上,仿佛渴望老人说出自己疑惑的原因。

  只是默雪没有说话,静静地待在破道的身边,因为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和破道在一起了,下一次还要等很长时间,很长时间!只要可以静静地待在他的身边就是她一辈子的心愿。

  老人的神色有点不耐烦,可是依旧解释道:“这把剑不是我的!是你先辈的,也就是你们家族世代相传的,我把它交给你只是还了我有个心愿而已!更何况本仙..额...本人还需要这把破剑么?笑死人了!收起来吧!别婆婆妈妈了!”破剑?这句话让破道更加地怀疑这个老人的身份了,只是压在心里没有说而已。

  破道手接过剑,才发现这把剑的不凡,感觉有点悲伤,是那种和自己爱的人永远不能在一起的悲伤,他真正感受到干将莫邪的悲伤,眼里也闪过一丝的悲伤。

  “好了,我的任务也快完成了,所以的事都要看你的造化了!默雪我会找顾好的,我先问你,你是选择先入世,还是选择先出世?”老人用一种解脱的语气说道。

  “入世!”破道的语气里没有一丝地动摇,无比地坚定!手握默雪的手也越加的紧!

  “给我一个可以说地过去的理由!”老人接着问道。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破道淡淡地说道。

  “好一个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好,我和默雪等着你!”老人说完便示意破道和默雪做好分离的最后道别,自己也走道离他们两远远的地方掏出一个葫芦,独自喝起酒来!

  “你要走了么?”默雪语气里没有一丝地悲伤,更没有落泪,只是一如既往地笑看着破道。

  “是的!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破道淡淡地说道。

  “你还会回来找我们是么?到时候米想给我带什么礼物呢?一般的礼物我默雪可是不要!呵...”默雪有点勉强地笑着。

  “我会回来找你的!至于礼物,等下子再告诉你!”说完把默雪拥入怀抱......

  .....两人就样拥抱了拥抱了许久,直至老人走过来才分开。“你们两个人好了没有啊?我酒都喝完了,还要去赶着买酒呢?”老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走吧!我会回来的!”破道这个时候才露出一丝的不舍,紧紧地握着默雪的手。

  默雪小声地说道:“蒽!”老人走到默雪的身边正欲拉着默雪离开,默雪却又走到破道身边,开口说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回来的时候送我什么礼物呢?”

  “天下!”破道笑道,默雪对此只是淡淡一笑,随即跟着老人消失在这夜幕,只留下了破道一人。

  破道看着消失在夜幕的默雪和老人,喃喃道:“送你天下又何妨!只不过是送你玩耍的棋子罢了!”说完转身对着半空的月亮大笑,十八年来第一次的笑,第一次!这个时候借着月光或许你会发现,破道的眼眸是紫色的!紫色的眼眸!

  老人和默雪飞行在空中,只听老人喃喃说了一句“它欠你的,我还!”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