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26:3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国际合同代理商
  4. 第三章 罗强

第三章 罗强

更新于:2018-03-16 17:52:54 字数:3189

字体: 字号:
  “张灿海有最大的嫌疑,否则怎么会没有他的消息,电话也联系不到他的家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二级警督如是说。

  “张灿海在丁家做了二十几年的司机了,他怎么会绑架丁小姐,并且张灿海不赌博,不吸毒,家人也没有意外发生,经济状况良好,怎么会绑架他的衣食父母呢?”另一个警督显然不同意前者的看法。

  “我认为,我们应该先找到失踪的车子,再由车子找人。”一个年轻的警员夹在其中,有些气弱。

  “好了!”客厅里,一个红光满面的警监厉喝一声,整个房间瞬间安静。

  “好了,兵分两路,一路找车,一路找人。”下达完命令,警监转身朝着丁猛的父母。

  “丁先生,不用着急,我们会竭尽全力找到令媛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应该先准备部分资金。”

  “出来一下。”没有理会吵闹的众多警员,丁猛和陈庆之走出了别墅。

  “找到线索了?”丁猛有些意外的看着陈庆之。

  “能不能搞到武器?”救人要紧,至于整件事的因果,陈庆之没有过多的时间考虑。

  “枪支没有,刀具有几把,你准备近战搏击?”

  “有点脑子好不好,你以为我是你啊,整个就是一凶兽。有没有打猎用的弩枪。”东北多山,松市更是如此,几十公里外就是连绵不断的山峦,因此这里狩猎风气甚浓,国家多次严令禁止打猎,但在这里就是一纸空文。

  “弩枪?有!”看到丁猛迈向跑车,陈庆之急忙拉住了他。

  “换辆车。”看到陈庆之手中的电脑,丁猛点点头。

  几分钟后,一辆丢在车流中也看不出特别的黑色奥迪行驶在省道上,陈庆之坐在副驾驶上,双眼紧紧盯着电脑屏幕,画面不断转换,却没有发现李阳的踪迹。他现在肯定躲在某处建筑内。

  车辆?想到刚才客厅中众人提到的车辆,陈庆之摇摇头,既然谋划充足,对方绝对不会留下这种明显的线索,除非对方是故意的。

  “我记得你身上好像有定位芯片的?”看着丁猛右手上的一处伤痕,陈庆之好像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丁猛身上的定位芯片是植入体内的,据说在当时花费了不少钱财。大学时,丁猛也曾指着后背的一个小伤疤笑着说是植入式全球定位芯片。

  “丁宁是手镯样式的可佩带的定位系统。出事后,我在首饰盒中找到了那个手镯。”知道陈庆之想问什么,丁猛直接做出了解释。

  “定位芯片,卫星定位系统,手机定位系统。”

  想到手机定位系统,陈庆之眼前一亮,李阳的手机。虽然不知道李阳手机是否有定位系统功能,但只要他把手机带在身边,即使关机状态,也能通过手机的SIM卡信号源进行定位。

  “187********”

  输入十一位手机号,整个画面不再凌乱。范围不断缩小,画面不断扩大,最终竟然停留在了泉胜旅店上。正在开车的丁猛神情突然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看到丁猛脸色的变化,陈庆之有些意外。

  “那是我们家的旅店。”好吧,这才是真正的灯下黑,陈庆之听后也是一阵无语。

  泉胜旅馆,顶层的套间中。李阳正站在床前,一脸愤怒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小子,看什么看,信不信我现在把你灭了!”一个上身**,背有青龙纹身,满脸横肉的男子正色迷迷地看着床上衣衫不整,神态迷离的丁宁。

  “不行,你不能动她一根毫毛,否则我和你拼了!”李阳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水果刀,一边绝望地看着身后神态迷离的丁宁,心中悔恨交加。

  “好了,小子,放下刀好吗?刀很危险的。”男子一边劝说,一边把手中的黑星放到了地毯上。

  看到男子把手枪放下,李阳精神顿时一松。男子骤然起身,双手抱住李阳的右手,狠狠地撞向左胸,锐利的水果刀瞬间刺进心脏里,李阳低头看看浸满鲜血的右手,倒地不起。

  “对不起……”即使倒在地毯上,李阳的目光依旧望着床上的丁宁,死不瞑目。

  “嘿嘿,小美人,我来了!”男子跳到床上,伸手撕裂了丁宁身上的连衣裙,一脸的淫笑。

  “叮!”

  丁猛和陈庆之每人握着一把弩枪打开了房门,只看到李阳已经躺在了地上,一个陌生的男子正在撕扯着丁宁的**。

  “混蛋!”丁猛迅速扣动扳机,一支接近二十厘米长的钢枪扎进了男子的肩部,露出森森白光。

  突然受袭,男子一个跟头翻滚到一旁,手中却是多了一把黑星。

  **,又名黑星手枪。枪长196毫米,口径7.62毫米,子弹8发,射程50米。因为历史原因,有大量的黑星散落在各个地方。男子手中的黑星,就是一支编号被磨去的黑枪。

  “打搅老子的好事,你们去死吧!”男子一边吼着一边移向床边,却是想拿丁宁做人质。

  刚把丁猛拉到沙发旁,陈庆之就看到男子抓向了丁宁的头发。

  “嘭”,“铛”。

  两声不同的声响,却是陈庆之跃身起跳打出了两支钢枪,第一支直接穿透了男子的手掌,第二支则打在了枪身上,把男子手中的黑星撞落。

  “不要冲动!”看着再次杀气腾腾冲出的丁猛,陈庆之大声喝止了他的射击动作。

  “先看看丁宁!”丁猛快步走到床前,一脚踢昏了受伤的男子,捡起黑星熟练的卸去了子弹。

  “你先送丁宁去医院,我帮你收尾。”不等陈庆之说完,丁猛抱着丁宁跑了出去。

  看着眼前昏死过去的男子,陈庆之有一千种方法让他开口说话,说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可是他不能这样做,他现在已经出尽了风头。

  警铃响起,十几名保安涌到了顶层套间,陈庆之收起手中的弩枪,拿着前厅中寄放的笔记本,顺着人流走出了泉胜旅馆。

  打开笔记本,陈庆之点开了一个程序,转身就走。十秒后,身后的笔记本电脑冒起了阵阵青烟,刺鼻的气味浓郁扑鼻。7号望山别墅,二楼一个普通的客房内,浓烟四起,火花四溅。

  “走了,猛哥。”没有告别,没有欢送,陈庆之一人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这次他没有选择飞机,而是坐着高铁。

  事情还没有结束,幕后的黑手还没有现身,陈庆之却没有继续追查,因为他的任务已经结束。现在他能做的,只是给丁猛提个醒。

  泰城,一米阳光。

  望着杯中琥珀色的啤酒,陈庆之一阵苦恼。说好的小聚一下,结果只有他自己一人在酒吧里傻傻地等着,罗强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

  “嗨,帅哥,能请杯酒吗?”一个一米七左右,二十四五的女子坐到了陈庆之的旁边。

  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遮住了白玉般的耳朵,只有两个晶莹剔透的翡翠耳坠若隐若现。女子是瓜子脸,柳叶眉,鼻梁高挺,唇红齿白,微微一笑,更是风靡万千。

  “服务员,一杯金枝玉叶。”陈庆之端起酒杯,仔细欣赏着碎花连衣裙包裹下的丰满腰身。

  “帅哥,正在等我吗?”女子用白嫩的小手端起酒杯,放到唇间,微微一抿,留下一抹红色唇印,脸上瞬间爬满红晕,不知是娇羞,还是不胜酒力。

  “见到你是我最大的荣幸,亲吻你是我最正确的决断,征服你是我最大的心愿。”陈庆之握住女子的小手,低头亲吻了一下,火热地盯着对方的双眼。在那如春水一般荡漾的迷离中,陈庆之能够看到那颗火热的心。

  “走吧,我们去深入探讨一番。”陈庆之起身,搂着女子的腰部,慢慢的上下摩挲,引得女子笑声连连。

  “嗨,敬之。”陈庆之和女子刚走出酒吧,一辆宝马330跑车就停在了陈庆之身旁。

  “混蛋,真会找时间。”陈庆之脸色阴沉。迟到就迟到吧,还打扰哥泡妞。这一刻,陈庆之有把对方踹走的想法。

  “想我的时候联系我。”美女看到车上嬉皮笑脸的罗强,转身和陈庆之来了个法式湿吻,直到两人都快喘不过气来。

  “嗷……嗷……”

  陈庆之手中多了一张名片,美女钻入一辆红色新式甲壳虫,扬长而去,只有罗强坐在车上,笑眯眯地打量着陈庆之。

  “DY集团,行政董事,何芸。”

  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甲壳虫,陈庆之把何芸的名片收入了口袋。

  “你小子迟到了。”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路人,陈庆之跳上了车。在马达的轰鸣声中,罗强两人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罗强,陈庆之从小在一起的玩伴,最坚实的跟随者。陈庆之打架的时候,身边有罗强的影子;陈庆之逃课的时候,旁边有罗强的位置;陈庆之吃喝玩乐的时候,旁边还是有罗强陪伴。

  罗强人很好,但学习成绩不咋样。高中毕业之后,陈庆之上了大学,罗强则在家里的安排下去了国外,在家人的帮衬下,在美国闯下了不小的基业,也算小有成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