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18 16:48:09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末世之旅者
  4. 第一章,苏醒

第一章,苏醒

更新于:2017-04-21 13:33:46 字数:3469

字体: 字号:
  “解冻完成。”伴随着机械的电子女音,天蓝色的椭圆形类似棺材盖一样的半透明玻璃随之打开,里面露出一个长白发、清秀脸、高挑身材的男女未辨的大约20岁的人。“带着荧光的白色天花板……”听起来像是正太音,不过还是像少女音多一点的声音响起,是她的碎碎念。

  乐正天,是俄罗斯的亚洲种,一个孤儿,六岁之前过着开心的生活,当初也不叫乐正天,而是因为当初电影明星尼古拉斯凯奇80大寿,于是被没多少文化的院长节省下了取名字所消耗的脑筋,直接叫莫罗斯·尼古拉斯了,父名完全的省下。

  这足以说明院长对这些孩子的不负责,于是仿佛是理所当然的,尼古拉斯在六岁的时候就被女佣兵用一个公道的价钱买走用于培训新的忠心手下。

  还好,这名女佣兵对孩子还是很好的,虽然训练与上战场什么的让尼古拉斯数次险死还生,但是女佣兵对他还是非常好的,并且这名女佣兵是中国迷,非常喜欢中国的一些东西,甚至给自己取了一个中国名字,在翻遍了中国百家姓之后给自己憋了一个“闻人牧雪”。

  而尼古拉斯就被叫做“闻人天正”,只是在接触了电子明星之后,发现对自己的名字不满意了,只是闻人牧雪的这个名字已经上了身份证,没办法在改了,于是只能拿天正做文章,改成了乐正天。

  之后就是在中国的日常了,不过这个时候乐正天已经成年了,本来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的乐正天发现一早醒来就听到一句电子合成的女音,脑子里空荡荡的。我的声音怎么变的那么怪?乐正天就怎么躺在了冰冻仓想了半天,然后才发现,自己在冰冻仓里,于是乐正天才发现自己可能是穿越了,毕竟他以前也看过穿越小说,小时候的战争经历让他的接受能力极大的加强。看着自己绝对没见过的冰冻仓和散发着荧光的白色天花板,感觉并没有惊慌,只是不知道做什么,坐起来?还是确认自己的身份?还是有人过来?不过乐正天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应该是没人来了。

  等了半天,并没有人来,乐正天这才打算坐起来,只是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的不对劲,这要是放在以前,不说别的先确认环境看看这里是否是安全的地方,然后在制定其他的计划,而现在,不说听天由命,就如此类似天然呆的举动,非常不正常,只是想到自己之前是冰冻起来的之后,就感觉应该是正常的了。虽然没试过冰冻在解冻之后是什么样子,但是现在不就是冰冻之后被解冻的了吗,应该是这样比较迟钝把。

  墨迹了半天,坐了起来,发现这里是一个狭小的房间,自己的前方有一个门框,仿佛是一个大门紧闭着,并且旁边还有一个看起来是要刷卡的装置。哪怕不用问乐正天就知道,那个刷卡装置是用开来这个门的,毕竟科幻小说里都有,既然穿越的这个世界有冰冻仓这种未来科技,那么区区磁卡开门这种以前就有东西这里也会有的。

  想了想,乐正天还是决定先观察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毕竟自己是被冰冻了,自己的身体被冻成什么样子自己先得看好,然后在做恢复……性训练。

  乐正天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躯体,是女体,腿还挺长,一头柔顺的白发垂到了腰际,惊讶的乐正天大脑不够用了。

  不过立刻就反应过来自己这是魂穿了,貌似是因为冰冻的后遗症慢慢的消失,以前的乐正天慢慢的回来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是纠结到底是男是女的问题上。而是冰冻仓提示之后,基本上会有人来查看的,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那么很可能是有什么事情了,或者是本来就让自己出去,不管那一个,先找个衣服披上然后出去就是王道。

  至于陷害自己,看着这个房间就有一种这里是什么地方的大本营一样的感觉,如果对方真的是自己的敌人。那么不管在那里都没有什么用了,这样想着的乐正天站了起来,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要用最少的时间适应一下现在的身体,免得做出高难度的动作的时候把腰给闪了或者是做不出来摔倒什么的。

  乐正天先做了一个劈叉,发现自己的柔顺度蛮不错的,然后又做了几个体操动作,发现这身体柔顺度很棒,然后又打了一套拳,只是这套拳看出了缺点来了。这套拳是锻体拳,是锻炼体质用的,也是很浪费体力的,这套拳才打了一小会就感觉有点疲惫了,所以感觉这体力是弱点,外加这身体完全没有练武者有的身体招式(练武者需要练习数年把招式烙印在身体之上来在自己神经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身体自动反应)。

  不过这也正常,普通的女生都不会下大力气锻炼自己的身体什么的,至于身体柔韧度可能是解冻之后浑身软绵绵的,亦或是这身体的前主人锻炼过,不过不管,继续的熟练了一下。感觉应该可以的乐正天并没有穿衣服,烎文化这里并没有衣柜,以及其他的东西,这里只有一个冷冬仓而已。

  打算离开的乐正天先是站在了这门的前面看看是不是自己开,只是很可惜,这门自己是开不了的,这个门只有刷卡才可以开,看着这门旁边插入磁卡的位置,乐正天感觉有点麻烦了,因为这样的话需要走通风管道什么的地方才可以离开,这样的话。这身体的体力本来就不足,这样一爬,肯定会更不足了,不过不离开这里也不行,刚才在这里呆了许久,也没有任何人来看这里,想必他们是没发现,或者是已经走了。

  得出这个判断的乐正天开始寻找这房间里有没有通风管道什么的地方,不过还真让她给找到了,在这天花板上有一个异样的凸起,虽然颜色与天花板一致,但是乐正天下意识的抠了一下。成功的把那一块大约半米长的正方形板子给抠了下来,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不过这并不会阻止乐正天,她双手撑着这口,双臂伴随着腰部一用力,没上去!继续!

  乐正天还是小看了这并没有锻炼过的身体,用死力气玩命用胳膊往上撑,因为她知道这种没锻炼过的身体,是一鼓作气,上不去就真上不去了,不过还好,这样玩命还真给撑上去了,双手刚开始只是高举着握着打开的通风口的边界,现在已经头部上来了。这通风口里面有缓慢的风扇声,伴随着微量的风声,让乐正天感觉被风吹拂的有些束缚。

  但是同样乐正天感觉自己要不行了,胳膊已经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忽然灵光一闪,双手忽然加大发力,直接把自己向前甩了一下,把自己的胳膊甩进了通风口,然后用胳膊往前一撑。

  “厮~”感觉胸部碾压一样的疼痛伴随着上半身上来,乐正天虽然打算吐槽一下自己,但是并没有什么精力了,这个位置腿似乎是可以迈上来了。只是乐正天忽略了自己腿长与身长的比例,愣是没上去,害的乐正天两条腿在空中晃了半天,才用胳膊给自己慢慢的撑上去。

  这里也是半米长的宽和高,至于长就不清楚了,反正不是正方形,看了看下面,并不能看到下面,跪爬在通风管道里的乐正天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继续爬管道。

  往前爬了一段距离,差不多有一百多米,忽然发现这里似乎宽敞了许多,半跪着坐了起来,发现这里竟然有一米左右的宽和高,想了想,感觉这里应该是主要的通风口的乐正天,就继续这个主通风口往前蹲着走了,因为她感觉之前的爬实在是太羞耻了。

  这里基本上每过二十五米左右,就会有一个分支,差不多半米左右的宽和高,然后里面就是更小的二十五分米的宽和高,看的乐正天感觉自己很幸运:万一那个通风管道是二十五分米就出不去了。

  继续的前往主通风口的尽头,蹲走着的时候发现自己脚下的一块板子仿佛有点松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掉了下去,这突发的事件让还没熟悉这具身体的乐正天完全没有抵抗力,摔了下去。

  不过摔下去之后乐正天还是反应过来了,往下一看,足足三米,乐正天尽量的让自己接触地面的时候是后背,然后顺势一滚,感受着冰凉的地板的乐正天就发现自己完全不能回到通风管道上了,因为那足足有三米并且这墙壁非常光滑。仿佛是某种走廊,自己后面有一个门和前面有一个已经打开了的门。

  这样的场景乐正天已经确定了,这里没有人了,可能是被攻破,可能是遗弃,总之这里基本上是没什么人了,现在首先是尽量要找一件衣服,实在不行只有鞋子也好,因为乐正天的体温已经随着赤裸的玉足传递到了冰凉的地板上了。

  往前走了几步,乐正天忽然发现了有脚步声,自己的脚步声是没有的,这里的地板虽然坚硬冰凉,但是裸足踩在这地上是不会发出声音的,也就是说,是其他人的声音,听声音像靴子一样,发现终于有人了的乐正天还是保有一丝的怀疑。快步走到了前方已经打开了的门口,听脚步到底有几人。听声音貌似是有两个人,在搜索这里,得到这个信息的乐正天感觉这些人不应该对自己留手,于是趴下之后探出头看了一眼,外面是两个身穿胶皮大衣的高个男子,虽然被大衣裹着看不出来身形,不过手上的长刀可不是玩具,长刀散发着令人心寒的光芒,一个男子在搜索物品,另一个男子就在一旁观察周围。

  乐正天打算等一段时间的,但是忽然这个基地的警报响了,毫无感情的合成电子女音通报到:“警报,原型体脱出,请立刻撤离,基地将在三十分钟后爆炸,重复,原型体脱出,请立刻撤离,基地将在三十分钟后爆炸。”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