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15:3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都市艺能
  4. 地下活动结束

地下活动结束

更新于:2018-03-17 09:17:44 字数:2198

字体: 字号:
  警察来的快,去的更快,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把混乱的案发现场变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了,倒是隐藏在马路底下的王安琥倒是津津有味儿的看完了一出由于自己产生的好戏。。。。。。。。

  一个小时后,因为车祸而导致的暂时性堵车也顺利通车了。。。。。。。。。。。。

  在这一个小时之中,王安琥也对自己现在所处的情况也有了一些了解。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对没有死,还活着,而且活的好好的,精神头十足.........第二,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头上便是自己在公交车撞击过来时自己所站的地方,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没有意外的话,从理论上来说,自己应该在土里面,妈的,自己居然被活埋了(他又不想想,他不被活埋,他还有命在这儿做总结吗?)............第三,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果真在最危机的时候,被不知怎么回事给激发出了异能,也可以肯定小说中说讲的异能也不是没有道理嘛,这不,还是有根据的...........第四,可以初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看,自己应该是激发了异能,且八九不离十自己的异能便是传说中的——“遁地术”了。

  因为自己曾在一本小说中看到过主角拥有这种遁地术异能,顿时美女满天飞,法宝遍地是。银行我家开,金库任我行,世界首富就是我,什么比尔该死,什么李加成,这下全部都要靠边站。。。。。。。。。。

  王安琥在逆境之中也丝毫不忘自己YY的大业,想象着自己发达了,即将成为世界首富,美女满怀,大手挥金,小弟满山坡,一手机枪,一手钞票,你是要枪呢,我就给你一梭子花生米。你要是听话呢,就用一把把的钞票,活活砸死你..........

  “嘻嘻......嘻嘻........或许这样才叫做生活吧?!!”王安琥抹了抹嘴里晶莹的晶丝,一脸陶醉般的说道。

  可是随即便脸色大变,脑海中顿时划过一个念头,记得那小说中书中主角的那逆天的技能也是有着时间限制的,王安琥不会那么天真的认为自己的异能——“遁地”,就能没有限制,想想也没有那样逆天的吧?不然那可就牛叉了,这异能就........

  不过在还没有下定义之前,王安琥可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儿来开玩笑的说。自己以前是死是‘活,无所谓。

  因为自己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最好的结局就是浑浑噩噩的过完这一辈子,运气好一点说不定还能有个大龄剩女,带着十七八岁的小拖油瓶,和自己跌跌撞撞的过完这一辈子.........

  可是现在的自己可不一样了,自己现在有了这个遁地的能力,幸福的日子离自己还远吗?离自己还远吗?还远吗?远吗?吗?..........

  。。。。。。。。。。。。。。。。。。。。。

  。。。。。。。。。。。。。。。。。。。。。。

  王安琥觉得这样的日子还真不远,不过,不管远不远,现在还是赶紧把自己给弄出去这才是正事儿。

  王安琥试着稍微移动了下,发现自己仿佛处于一处空空荡荡的空间。

  没有任何的不舒服,不过也不是很舒服,和上面的感觉就是在土里湿度,温度都是一样的,且王安琥发现自己在土里根本不用呼吸。

  王安琥发现自己的腹部,用武侠小说的话来说就是丹田的地方有一团土灰色的雾团,随着自己在土里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剩下多少了。

  看来这个疑是内力或者真气的物体就是支持自己在土层里面的消耗吧?

  看过很多都市异都市修真小说的王安琥倒是对于这些理论性的东西格外的熟悉,但是真正的是怎么回事,让他自己去做的话,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经过王安琥微微熟悉后,王安琥发现自己在土层里在自己可视的方圆三米的地方都可以用精神力控制自己向某个方向移动,根本就不用自己动什么就行了。

  在以王安琥为中心,三米之内,一切以土之类的物质,包括岩石等含有土层的动西,在王安琥的视线内全都是虚无。而且在这三米的视线内是可以清楚的视物的,至于在远的地方,那就是一片黑暗了,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这些,王安琥还是可以接受的啦。在王安琥掌握了一点点门道后,便迫不及待的运用着自己刚刚摸索出来的遁地术,到处乱遁,一会儿往下面沉去,一会儿向上浮去,有趣级了。。。。。。

  王安琥仿佛像是得到了一个很好玩的玩具,那可是玩的不亦乐乎,几乎都不想停下来了,不过在王安琥乱七八糟遁了十来分钟后,王安琥的兴致刚刚被点起来,却发现自己腹部的内力(先这么叫着吧!)却几乎快要空空如也了。

  王安琥的直觉告诉他,自己再不出去的话,可能会真的要被活埋在这黑暗的地下,不出意外,死在这里,连个尸体都找不到。

  虽然自己的直觉近20年来,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建树,在游戏币打老虎机就从来都没赢过,基本上都是满怀斗志而来,垂头丧气,饥肠辘辘的离去,没有一次是赢了的,因此,自己硬生生的背负了——“一见老虎机,一赌必输!”

  不过小心谨慎的王安琥还是匆匆忙忙的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地下旅游探寻的活动,匆匆寻摸到一个没人的小巷口,慢慢的向上浮了上去。。。。。。。。。

  。。。。。。。。。。。。。。。。。。。。。。。。。。。。。。。。。。。。。。。。。。。。。。。。。。。。。。。。。。。。。。。。。。。。。。。。。。。。。。。。。。。。。。。。。。。。。。。。。。。。。。。。。。。。。。。。

  (ps:如果你能看到这里,那么就给点支持吧?有什么给什么,觉得值得就投推荐票,不值得就留下点击,或者亲亲点击右上角的叉叉,轻轻的关掉网页,或者到本书书评区,喷~~~!!作者都欢迎!!!:-)^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