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9 05:52:2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轿子少年书
  4. 001 流年不利

001 流年不利

更新于:2017-04-21 08:02:40 字数:3407

字体: 字号:
轿子少年书目录
共3章
  胡小刁,性别男,爱好女,工作是不务正业,打科插诨,吊儿郎当是他最大的爱好。

  胡小刁不记得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因为他从来就没见过自己的爹妈,就连胡小刁这个名字都是村东头一群无聊汉给他取得。

  胡小刁是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长大的,吃着百家饭,喝着百家水长大的,意简言赅的说,他就是一个孤儿。

  村头不大,叼支烟就可以从村头转到村尾,胡小刁从不期望能在这样的穷乡僻壤发家致富,也许是村民的质朴感染着他,尽管他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但他却从不怨天尤人,绝不算大奸大恶之人,充其量也只能算个二流子。

  所以,胡小刁决定出门去闯一闯,和许多打工仔一样,胡小刁没文化,没背景,没家世,整个一三无产品。

  到了他心驰神往很久的大城市以后,胡小刁才知道啥叫寸步难行,怀揣着村民给他募集的一点路费,胡小刁着实体验了一番捉襟见肘的滋味儿。

  来了这个城市两年,胡小刁每天都累的跟狗一样,但是他不会回去,因为从他踏出村头的时候,他就暗暗下定决心:不混出个人样,绝不回去。

  “小子,你找死啊?敢碰我女人!”胡小刁由于在工地上下班有点晚,回去的时候走快了一点,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时髦女郎,也没撞怎样,只是才胡小刁身上过度了一个污点。

  本以为对方就算不是知书达理之辈,也应该不是敲诈勒索的人。

  但是他错了,这就是个人吃人的社会,时髦女郎大叫一声:“你眼瞎呀!老公快过来。”

  于是,一群本来在打老虎机的非主流便凶神恶煞的围住了他,这么多人,胡小刁真搞不清谁才是她老公。

  其中一个头发将五官遮完了的黄毛一把揪住胡小刁的衣领,也就是我们刚才看见的一幕。

  胡小刁自己也是个二流子,但是比起真正的流氓却又还差得远了,胡小刁说:“松开!”

  流氓甲松是松开了,不过却狞笑着说:“小jb,你看怎么办,我老婆的衣服新买的,九百块。”

  胡小刁怎么可能赔他九百块,他又不是傻子,况且自己也没那么多钱,也不说话,转身便走。

  “他妈的,给我打!”流氓甲勃然大怒,对着胡小刁就是一拳。

  胡小刁从小是在挨打中长大的,面对狂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他只是习惯性的把身体一蹲,然后双手抱头,并没有做任何反抗。

  一群流氓打了一阵,估计也是打得累了,其中一人便说:“龙哥,再打下去可能就把这小子打死了。”

  “好了,算便宜这小子,走,呸。”临走之时不忘朝胡小刁吐了一口痰

  “老婆别生气,明儿我再给你买一件,地摊上多的是。”

  “什么?你敢糊弄老娘,你今天去和母猪睡吧!哼!”

  “咱们哪儿有母猪?”

  一行人唧唧歪歪的渐行渐远

  胡小刁又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无大碍,但是肩胛和后背却疼的要命。

  胡小刁一瘸一拐的向公交车站走去,从这里到他租的房子还有一段距离,每天下班的早他就步行,既锻炼身体,又节省资金,今天出了意外,只好坐公交车。

  “你把我灌醉,又不跟我睡!”正在这时,胡小刁的手机铃声响了,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陈默默。

  胡小刁会心一笑,陈默默是他交了半年的女朋友,也是他在这个城市唯一的依靠。

  “喂!默默。”胡小刁虽说是个二流子,但是对女朋友却格外体贴,自己要什么没什么,能交到女朋友简直是一个奇迹。

  不说别的,单是有女孩肯和他交往,他都觉得是祖坟冒青烟,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家祖坟在什么地方。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声:“嗯,小刁,我想了很多,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我们还是分手吧!”

  胡小刁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颤抖着双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电话那头的陈默默说了很多,胡小刁就记住了我们分手吧!其他的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我们分手吧”像一把利刃深深的插进胡小刁的心脏,那一刻他甚至感觉自己心如死灰。

  自己三天前才用自己省吃俭用的血汗钱给陈默默买了一条项链,陈默默高兴之下还亲了他一口,所以胡小刁已经三天没洗脸了。

  这半年以来,胡小刁和陈默默的发展阶段仅限于拉拉小手,陈默默要和他分手,这的确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胡小刁木然的挂掉电话,他知道陈默默为什么要和自己分手,因为自己没钱,自己是**丝,而陈默默却有好几个比胡小刁好点的**丝对她穷追不舍。

  “老子从小到大,受人欺负,遭人白眼,被人排挤,有钱人就该天生有钱吗?我就要搬一辈子的的砖头吗?”胡小刁情绪激愤,不顾一切的发泄了出来。

  “陈默默,我要让你后悔今天的的决定。”胡小刁暗暗下定决心

  这个世界上其实就两种人,一种是吃肉的人,另一种是看着别人吃肉的人,胡小刁无疑于是第二种人,但他一直在向成为第一种人努力。

  发泄了一阵,胡小刁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失魂落魄的向公交车站走去。

  这时才八点钟左右,华灯初上,整座城市因为夜晚的到来变得沸腾起来。

  胡小刁本来是要坐八路公交车才能回去,但是他却阴差阳错的走到了四路公交车的站口。

  而且这个公交车车站并没有一个等车的人,胡小刁没想那么多,只是静静的等车。

  忽然,胡小刁觉得自己的耳边没有了尘嚣,仿佛全世界一下去安静了下来0,抬头望去,天上只有一轮明月,在这样一个生态环境被严重被破坏的城市,月亮一直是朦朦胧胧的存在,不知今天为什么突然变得这般清晰,仿佛近在咫尺一般。

  胡小刁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举目四顾,周围没有一个人,只有无尽的黑暗像深渊一样包裹着自己。

  忽然,在黑暗的深处,有一抹艳红正缓缓飘来,红的好像刚刚流出的鲜血,胡小刁似乎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儿,更像开于三途河畔的彼花。

  胡小刁长在农村,听过不少荒诞怪异的事情,眼前的这一幕恐怕只能用遇到鬼来解释。

  “草他娘,很久没遇到过这玩意儿了,今天还真是倒霉。”胡小刁自嘲了一句,反正是心灰意懒,他倒要看看这个被以讹传讹的鬼到底有多吓人。

  红色的东西渐渐离胡小刁越来越近,胡小刁本能的想跑,因为他从小就见过不少这类东西,要说不怕是绝不可能的。

  然而脚却像被水泥牢牢的封在了地面,不能移动分毫。

  “我草,真的遇到鬼了。”胡小刁平时天不怕地不怕,这时也是感觉脊背直冒寒气,腿肚子不听使唤,直打颤。

  红影越来越近,胡小刁渐渐能看出这是个什么东西了,这似乎是电视里面看到过得轿子。

  没错,就是轿子,轿子四周都是红色的帷幔,就连底座、边框、立柱、栏杆、顶盖轿杆和抬杠也都是鲜红如血,整个轿身除了红色找不出一丝其他的颜色。

  胡小刁倒吸一口凉气,嘴角抽搐了几下:“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儿!”

  红色的轿子从胡小刁旁边擦肩而过,胡小刁只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恶心的想吐,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红色的轿子没有轿夫,却比轿夫抬着还要飞的快,还好,轿子只是从胡小刁的身旁飘过,并没有什么其他怪事发生。

  轿子转眼不见了踪影,胡小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吓死人了,我日。”

  “称水果....”

  “上好的跌打风湿药.....”

  胡小刁的耳旁再次传来了让他无比怀念的吆喝声,抬眼望去,街上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胡小刁活动了一下手脚,能动了。

  回想起刚才阴风飒飒的血色轿子,胡小刁真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真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胡小刁自言自语的说:“呼,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去算一卦吧!”

  于是,从不信鬼神的胡小刁鬼使神差般的走到了一个算命先生面前。

  算命的十有八九是瞎子,而且招摇撞骗的居多,真材实料的很少,更奇怪的是,现在是晚上,哪个算命先生是在晚上摆摊算卦的?

  胡小刁估计是被吓傻了,也没管那么多,随便来到了一个算命先生的卦摊前,整条街也只有他一个算命的了。

  借着昏暗的路灯,胡小刁打量了一下算命先生,这个算命先生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大晚上依然戴着墨镜,修长似竹竿,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怎么看怎么不像得道高人,和一般的江湖术士区别不大。

  “算一卦吧!”算命先生知道面前来了人,主动打起了招呼。

  胡小刁在桌子前的一个板凳上坐了下来,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瞎子不担心别人把自己的凳子拿走。

  胡小刁今日连倒大霉,他真怀疑是不是自己今天犯了什么太岁。

  胡小刁向四周看了看,确信并没有人围观,方才压低声音:“先生,我好像遇见鬼了。”

  算命先生正襟危坐,抬手扶了扶墨镜,说:“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胡小刁一愣,撞鬼也和生辰八字有关吗?他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算命先生没听清自己的话,于是他把嗓门提高了一点:“先生,我说我遇见鬼了。”

  “我听见了,我又没聋,你不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怎么帮你减恶免灾。”算命先生没好气的说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轿子少年书目录
共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