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03:2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娱乐之信仰
  4. No.1:无聊的开头

No.1:无聊的开头

更新于:2017-04-21 14:04:57 字数:2072

字体: 字号:
  2009年,1月20日,这一天,对于黑人来说,是一个十分值得庆祝的日子,因为,贝拉克·奥巴马在白宫前宣誓就任第44任美国总统,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对于周子晟来说,也是一个十分值得庆祝的日子,因为,他终于踏入了他梦寐以求的境界——引气入体。

  盘坐在床上的周子晟抓着戴在脖子上的吊坠,手掌缝隙中散发出莹莹蓝光,仿佛听得见海水汹涌的浪潮声。

  “定海神珠啊,本少爷终于可以祭炼你了。”周子晟舔了舔嘴唇,清明的眼眸闪烁着明亮的精光,手一用力吧一颗玻璃珠大小的海蓝色珠子从绳子上扯了下来,丝毫不在意脖子上被坚韧的细绳勒出来的红痕,另一只手四处摸索,竟然在床的夹缝里摸出一片小小的刀片。

  周子晟瞪着眼,捏着刀片,咬着牙在握着珠子的手掌上划了一道不浅的血口,鲜红的血液立即涌了出来,不过血一流出来就被吸进了珠子里。沾染上周子晟的血的珠子开始一闪一闪的闪着蓝光,照亮了黑暗的房间。

  差点疼出眼泪的周子晟牙都快咬碎了,脑门上也流出了冷汗,强忍着痛楚,盘做好,控制着自己身体里稀薄的几乎不可见的灵力,祭炼着这颗先天灵宝——的其中之一份,好在只有二十四分之一,不然以他的天资,一百年都未必可以得到先天灵宝“定海神珠”的承认。

  以他现在的本事,也没法完全掌控这定海神珠,只能做到操控一二,打上灵力印记就行了,就算是这样,也累了他半死,现在的他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还是从苦海里捞出来,都结上了一点白色的盐霜。

  掌心的伤口已经结了一层痂,原本闪亮的定海神珠变成了透明的“死相”,而平常生龙活虎的周大少爷则成了一头死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偶尔呻吟一声证明自己还活着,“挣扎”了半个小时后,终于幸福的睡了过去。就在他安详的睡觉时,还被紧紧抓在手心的定海神珠一闪一闪地吸收着空气中的水汽,化成一层透明的水膜包裹住周子晟。

  睡觉时,时间总是过得十分快,用小沈阳的话就是,眼睛一闭一睁,这辈子。。。。。。呸,错了,是一天就过去了。

  “子晟啊,开门啊。”实木门被拍的发出“哀鸣”,它的牺牲是有用的,在巨大的噪音下,已经恢复精神的周子晟一脸不爽地坐了起来,吼了一句:“我知道了,等着!”

  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噼里啪啦的发出一阵声响,周子晟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松开一直紧握着的手,透明的定海神珠掉在皱在一起的床单上。

  “哈,宝贝。”周子晟又拿了起来,眼睛扫了扫四周,从地上捡起那根月白色的细绳,周子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绳子,断了之后它自己又会合成一个圈,而且这玩意儿可以穿透定海神珠,不然这珠子只能装口袋,什么东西可以在先天灵宝上打个洞啊,估计诛仙四剑来了也只能打碎,想打穿?别想了。

  把细绳往定海神珠上一凑,细绳变魔术般透了进去,而且珠子还可以移动转动,周子晟把定海神珠戴回脖子,才看到自己手上的伤口已经完好如初了。

  “我滴乖乖,不愧是神器啊,就是不一样,自带治愈技能。”周子晟稀奇的把玩着定海神珠,倒是不觉得奇怪,因为他在得到这定海神珠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它有治疗的能力,带在身边也会有强身健体、百毒不侵的效果。

  “真是的,为什么那本《养气诀》里没有法术咧。”周子晟倒是有点失望,他十岁那年在破庙玩侦探游戏时在一块破裂的地砖里找到的“新手礼包”里只有一本用于练气的《养气诀》和这颗定海神珠以及附加的细线,花了足足十年时间,勉强达到了引气入体的境界,天资只能算是普通了。虽然《养气诀》中有对于法术的描写,但是一个法术的修炼方法都没有,但周子晟还是失望到了极点,纵使十年修炼《养气诀》使他脑清目明,附带中医绝学针灸术也不能弥补。

  “砰砰砰!”门口的那位等得不耐烦了,又是大力的拍门,这扇门快哭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子晟啊,怎么还没好啊。”

  “好了好了。”周子晟跳下床,走过去打开门,一名身高足有两米的巨汉站在门口,满脸横肉,一副杀气腾腾的表情,周子晟可没被他吓到,打了个哈欠,靠在墙上,眯着眼问:“霸王啊,啥事啊,没事我继续睡了哈。”

  “睡睡睡,你就是头猪。”巨汉“霸王”挑了挑粗眉,语气中有着浓烈的不爽,“都快十一点了,你还睡。”

  “切。”周子晟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窗户外,满不在意的哼哼。

  “经济系那群兔崽子来挑衅我们医学系的,你也知道,我们医学系球技不错的也就那几个,输的一塌糊涂,下午继续,这不,我来请你出马了。”

  这巨汉叫王霸,外号霸王,身高200,体重也是200的奇葩,在医学系也是成绩不错的一个牛人,专修临床手术,在上解剖课程的时候拿着手术刀的样子(就像一只熊抓着叉子,请自己脑补)几乎笑倒了一个班的童鞋,性格也像外表,比较冲动,不过人家是有脑的,用周子晟的话说就是两个字“猥琐”。

  “打个篮球而已,说好了,请我出马,一顿午饭。”周子晟一见生意上门,睡意立即抛到九霄云外,舔着嘴唇说道。

  “知道了。”王霸心里在流泪,他可是清楚眼前这偏瘦的“怪兽”有多能吃,估计一餐下去,这个星期只能吃泡面了。

  “哈,正好,午饭交给你了,我昨晚都没吃饭,现在都快饿死了。”周子晟双眼放光,摸着肚子笑道。一旁的王霸一听,差点腿一伸,晕死过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