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20 19:54:3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荒劫天帝传
  4. 第二十四章 逃亡
  地洞修葺的较为讲究,内部有着一层层阶梯顺着边沿盘旋向下,一直延伸到地底深处。

  小胖子拉着肖野一点点深入,最终来到了一片开阔之地。这里火光通明,可以看到仍有不少中了幻境的奴隶在手舞足蹈。从这里向上观察可以发现,这处地洞修成了一个倒扣的漏斗状,上方用许多木质的支架固定了起来,估计是为了掩人耳目。

  肖野二人迈步来到洞穴中央,地上立着一块破碎的石碑,石碑附近倚着一具破碎的骸骨。石碑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迹,全部是用远古时期的文字书写而成。肖野辨认了一阵,慢慢地念了出来:

  “仙元纪丙辰年,贫道一尘子游历至此。路遇荒莽巨兽蛮龙,以佩剑戮天斩杀之。倏尔天地惊变,如末世逢临,浩劫之下,至吾生机俱损。念即埋骨于此,遂斩石书碑文以记,佩剑戮天葬蛮龙尸身,望此灵器不殁于天地间,留待后世有缘者取之。”

  “看情况,这骸骨应当就是书写碑文的一尘子。根据所写的内容,当年他斩杀蛮龙之后似乎经历了一场浩劫,不知是否与这浩劫西土的由来有关,只是这碑文记载的颇为模糊。大概当时他生命无多,应当是刻下碑文之后不久就死去了。”肖野思考道。

  小胖子可不管什么浩劫不浩劫,已经忍不住惊呼起来:

  “看来真有宝贝啊!快看看,他说的宝剑在哪里。”

  “看把你着急的,那咱们找找看。”肖野无奈道。

  两人顺着石碑的四周四下寻找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在不远处一片挖掘而成的地坑边寻到了踪迹。这片地坑内掩埋着一具庞大的骨架,骨架之上依附着干瘪的皮肤,好似被抽干了生机,并不像是被仙剑所斩杀。地上还遗留着一道浅浅的血印,血印一直延伸到了这洞穴的穹顶之上,此时肖野不得不联系起之前突破锻提九阶的一幕。

  “莫非这蛮龙的血液是被我吸收了去?”肖野暗想道。

  蛮龙是一种上古凶兽,如今在浩劫西土几乎绝迹。肖野早在书中读到过它的记载。蛮龙流淌有非常稀薄的真龙血脉,本身十分强悍,哪怕是幼年的蛮龙都有相当于七阶劫兽的强大实力。肖野摸出储物袋之内的血色晶石,晶石此时微微发热,似乎对这蛮龙骸骨有着几分亲近之意,想来这血精必是这蛮龙凝结而出,让那敖成无意间路过此处时捡了去。

  肖野割破自己的手腕,将血精贴于其上,只见那血精瞬间化成了浓郁的血液,顺着他的皮肤渗透而入,此时那种炼化的感觉与之前如出一辙。他方才确信自己之前的确是借这蛮龙血突破了锻体九阶,不过根据这骨架的大小对比书籍中所述,这应当只是一头幼年的蛮龙。

  小胖子早就在土地里翻找起来,自从得知了碑文的内容,他就对那戮仙剑念念不忘,以那戮天剑能够轻松斩杀蛮龙的状况来看,若得到如此神器,定能在劫土之中横着走了。

  “肖野,你快来看,这是什么!”小胖子惊呼道,接着卖力在地上挖掘起来。

  只见胖子挖掘之处的地面上,半截棕色的剑柄显露在外,剑柄略显古朴之感,其他部分全部掩埋在泥土之中。

  “这应当是那戮天剑无疑。”说罢同小胖子一块儿挖掘起来。

  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完整的剑身已经落在了肖野的手掌之中。两人认真端详起来:

  戮天剑剑身长三尺,剑柄呈棕色。剑身之上雕刻有二尺飞龙,爪牙生动,似随时会透剑而出。剑刃锋利无比,隐隐有青色流光运转,端的是灵气逼人。此剑似乎在泥土之中尘封太久,没料到能够重见天日,在肖野握剑之时,能感受到剑身之中传递而出的愉悦情绪。宝剑有灵,此话当是没错。

  肖野已经有了坚固无比的骨刃,所以并不贪图这戮天剑,顺手就递给了小胖子。

  “看你喜欢,你就拿着用吧,也许咱们以后还要分别,算是给你找了个保命的家伙。”

  小胖子也不矫情,右手接过宝剑,左手轻轻抚摸着剑身,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小野,咱们之间的感情本不需要那么多言语来表达,但我还是要说,谢谢你。”

  肖野点头笑笑,挎起小胖子的胳膊,两人向着地洞之外走去。

  外面天光早已大亮,木狼堡里的火焰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熄灭,四处一片狼藉。他二人不敢过多的耽搁,在此处造出了如此大的动静,甚至杀了那肖天奇,说不得就有肖家的修道者前来查探,追杀之下他二人可再难抵挡。

  肖野略作变化,变成了浩劫稀土极为常见的蜥兽坐骑,同时重新为小胖子准备了一套兽皮衣,略作装扮之后挎上肖野的后背。他受伤颇重,只有用这样的方式,他们两人才能以最快速度的逃走。

  一路上肖野专挑偏僻之处赶路,尽量躲开那些视野开阔的荒野,能来到浩劫西土的修行者往往都会飞行,视野范围之大,令他们不得不十分小心。最后整整用了比来时多了三倍的时间,他们才堪堪赶到那处石洞住所。

  然而进入洞内之时,里面的场景吓了他们一跳:兽皮铺成的软床已经被焚烧干净,石桌、石凳,连同肖野精心制作的石锅、石碗破碎了一地,整个山洞之中四处可见一些剑砍斧削的痕迹。石洞的正中央不知被什么东西弄出了一个三尺余深的大坑,根据周围散落的石屑可以想象得到,这大坑像是硬生生炸裂而出的。

  ”不好,有人不久之前来过这里。咱们必须赶快离开。“肖野率先反应道。

  “此人不知是如何寻到这里,定是冲着我们而来。根据四周的痕迹来看,他在这里没能等到我们,大发雷霆,搞了一通破坏,暂时离去了,应当是一个修道者无疑。“

  “如果这样的话,咱们现在就走,万一他又寻了回来,岂不是堵个正着。”小胖子补充道。

  ”对,快走。“说罢两人依着之前的扮相,一路向着东北方向狂奔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天空之中一道长虹急速闪出,只见一个身穿灰白色道袍的长须老者带着一条肥壮的黑狗腾云驾雾而至。

  老道开口道:

  ”犬神大人,你确定?刚刚他们又来过这里?“

  黑狗人模人样地拧了拧鼻子,一脸烦躁地回答道:

  ”本座的鼻子,岂能有假?开始只不过出了些小差错,所以没能寻到。你这小老儿,要是不信再进去探探,寻到之后本座可就要回去了。“

  老道略显无奈的点了点头,化作长虹飞入了洞中。一炷香后,他又一脸怒气地飞了回来,显然依旧是一无所获。其实他们第一次就寻到了这石洞之中,洞里虽然有过生人居住的痕迹,但他整整等了一个时辰,什么都没等到,气急败坏之下只能将满腔的怨气全部发泄在了石洞之内。

  这老道本名叫做季林,道号剑林子,本是肖天奇的护道者。他和季莲同属于肖天奇一脉,季莲返回家族之后向肖天奇献媚,称在这荒蛮之地发现了了不得的宝藏,肖天奇执意要自己前往,说是怕被自己几个哥哥探知了秘密抢得先机,季林只好暗中跟随。前日他因家族中有事临时返回,再来到木狼堡附近之时,只看到一片废墟,顿时慌了神。最终在废墟之中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肖天奇。没错,肖天奇并没有死,但也算是去了大半条命。肖天奇气急败坏之下命季林定要生擒那伤他之人带回家族,自己要亲手折磨至死。

  当时的季林立刻通知了家族,族中派来了这所谓的“犬神”帮助寻找行凶者,没想到整整寻了一日,这“犬神”的鼻子似乎并不怎么好使,几次都让他扑了个空,此时气急败坏,又不敢发作,只好死马当活马医,继续跟着“犬神“四处转悠。

  殊不知他们在那木狼堡之时,肖野二人正好就在他们脚下,而他们寻到石洞的时候,肖野二人还未返回。肖野他们返回的时候,季林和黑狗又寻到了木狼堡的石洞之中,阴差阳错之下,他们一直未能碰面。对于肖野和小胖子两人而言,真可谓是险之又险了。

  ”嗯……这次又有那么一丝偏差,不过应当快要找到了,在那边!“黑狗伸出一只前爪支起了脑袋,作思考状,另一只爪子指向了东北方。

  “好!”季林咬牙切齿地道,说罢即刻化作一道飞虹卷着黑狗向东北方而去。

  此时肖野和小胖子并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临近。他们正蜷缩在一个巨树的树洞之内,准备安然度过一夜。

  石洞被毁,荒堡也早就被毁灭,他们如今可谓是真正的无家可归了。按照肖野的计划,他们二人年轻力壮,应该很容易被其他的猎堡所接收,他们此刻的目标就是寻到一处猎堡暂时安身,慢慢提升实力。他们并不会长久待在浩劫西土,因为自从见识了修道者,他们早就在向往着东土的神奇。总有一天,他们也要踏入那里,去看看那片世界,去闯一闯那番天地。说不定也会成为其中的佼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