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46:0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荒劫天帝传
  4. 第一章 劫土

第一章 劫土

更新于:2018-03-16 20:24:50 字数:3891

  大地灰黄,天空昏暗。除了荒漠和戈壁,在极少数没有破碎的土地上遍布着乱石堆砌的房屋。这里是浩劫西土,十万年来除了荒凉、孤寂它一无所有。没有日月星辰,没有山川河流,甚至在这里生存的人们没有谁在乎过时间的流逝,仿佛只有生或者死,存在和毁灭。

  根本无法想象,这里曾流传过“天帝”和“仙神”的传说。

  劫土曾经历过什么样的劫难一直是一个谜,只有少数人知道过去这里是一片富饶的土地,一样有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也有着不少国家和文明。但是这之后发生了一场未知的浩劫,浩劫来临时并无“天帝帝”和众仙神以大法力扭转乾坤、相救众人,所有繁华富庶都变成了镜花水月,完全毁于一旦。

  浩劫之后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活了下来,他们不再相信“仙”的传说,只是艰难地依靠自身,繁衍至今。由于劫土上留下的只有满目疮痍,幸存下来的人们不得不为十分匮乏的生存资源而争渡。

  抢夺、杀戮、甚至噬食同族的状况时有发生。大部分实力较弱的生存者们根本无法独立生存,于是就出现了一些为生存而组建的群体,人们称之为“猎堡”。

  荒堡,就是其中之一。

  从记事以来,小野就生活在荒堡,荒堡是靠近浩劫西土极西之地的一片石堡。为了延续生存,强大的猎主们将无处栖身的人们收为奴隶聚集到一起,建立起一片栖居之地,从而应对艰难的生存环境以及嗜杀的野兽和人类。有些猎堡奴隶和猎主们相处融洽,有些猎堡甚至圈养,生食奴隶。

  据说荒堡在浩劫发生之后不久就已经存在了,但是由于地处偏僻,资源额外匮乏,荒堡反而是方圆千里内最弱小的猎堡。在荒堡,小野并不是一个强壮的奴隶,反而比正常的奴隶小孩还要瘦骨伶仃,所以他想通过参加猎兽团摆脱奴隶的身份几乎是不可能的。好在他的爷爷是荒堡内有名的医奴,所调制的药草不论疗伤还是治病,都有奇效。一身本领深得猎主们的赏识,所以小野有时能吃到猎主们赏发下来的野兽内脏,当然兽肉只有猎主们可以吃得到,不过小野对自己目前的生活已经十分满意了。

  “小野,那些刺环草的根你切下来没有?注意别用手啊。”

  “马上就好了爷爷,你换来的斧头和铁夹真好用。”

  小野笑呵呵的咧着嘴,双手娴熟的切着刺环草,石桌上已经整齐的码放了一排排的根茎。爷爷显得额外高兴,因为今天又是赏发野兽内脏的日子,而且还是小野的生日。爷爷需要准备好自己配制的疗伤药,就可以去荒堡的猎主石屋领取内脏,爷孙俩也能好好的享受一顿美味了。

  “小野,今天你就十二岁了啊,爷爷得给你准备些礼物。”

  “行了爷爷,这回别再给我换东西了啊,你的肉都省给我吃了,还要偷偷再换东西给我。你要是再这样我可不答应。”

  “知道啦,知道啦,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再折腾些年月呢。”

  一边说着,爷爷一边挎起兽皮包出门去了。小野望着爷爷渐渐走远,这才回到石屋里。

  闲来无事之下,他拿出爷爷换来的小斧,左右挥舞了两下,对着墙边立着的一块血狼木劈去,斧头只入木三分,就震的他手腕生疼。

  这不禁让他有些郁闷,皱起了眉头自语道:

  ”哎,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猎主呢,等我当了猎主,一定让爷爷天天吃上荒牛的肉,也免得黄虎,小胖他们几个总笑话我。可是……哎”

  小野是个早产儿,满月之前就患上了一身的疾病,甚至还差点夭折。能够长大成人已经十分不容易,所以身上早就落下了病根。到了十二岁,已经到寻常孩子开始发育的年龄,可他依然瘦弱不堪,连气力都比正常人孱弱许多。也难怪他叹息连连。

  即便如此,他的心里依旧存着那么一些期盼:

  “爷爷说我先天不足,可我不想一辈子只能切切草药。真正的男子汉,应当是如猎主们那般,纵横于荒莽。不行,我还是得偷偷跟随猎兽团去长长见识,一次不行就两次,万一能够学两手真功夫,说不定一下子就可以变强。”

  孩子的心性就是如此,总是对危险刺激的事物充满了好奇。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想要背着爷爷出去偷看狩猎了,每次不是被猎兽团发现遣送回来,就是他脚力不足,跟着跟着跟丢了。

  为了这事儿,爷爷可没少责罚过他。偏偏小野这孩子天生就有一种特别的执拗,一旦决定去做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坚持到底,即使有着重重阻挠,他也从不轻言放弃。

  这不,说着便见他从床下翻出一副兽皮面具,提起小斧头,又悄悄向着堡外潜去。他早就听说,今天是狩猎的日子。

  荒堡外,一大队人马整装待发。其中三人身穿兽皮硬甲,腰间别着森亮的长刀和弓箭,身旁簇拥着大队人马。座下雄武的蜥兽和身边驯养的荒犬无不显示着他们身为猎主的高贵身份,每个猎主都带领三百个训练有素的奴隶,组成一个猎兽团。猎兽团里的奴隶通常地位相对较高,靠猎杀野兽的数量是有机会摆脱奴隶身份成为猎主的,当然前提是每次狩猎都能存活下来。而这次一下出动了三个猎兽团,显然是有相当有价值的野兽出现,甚至有可能是劫兽。

  “报,黄义大人,荒堡东方的乱石岗发现一头蜥龙,好像是刚刚迁徙到附近的。乱石岗方圆一里的小型蜥兽我们已经清理完毕,等候大人的指示。”

  “好,很好。果然之前的探查没有错。蜥龙的血可是生机极强的大补之物,有了它我便可以提升到锻体六阶境界,也好跟木狼堡那些个人渣们较一较高下。方蛮、方霍,整备人马,出发!”

  在劫土之中,野兽也是有着等级之分,像蛮牛,蛮猪这些较为普遍的野兽,常常成为人们的食物,甚至有些可以驯养,而类似蜥兽这种残忍嗜血甚至有些拥有特殊能力的野兽,都被称之为劫兽,劫兽的肉同样可以食用,而且往往是大补之物。劫兽也有着等阶之分,所有的劫兽或有机缘、或因血脉,是可以向着高阶进化的。

  附近的荒野之中,蜥兽这种一阶劫兽是非常普遍的,而此次出现的蜥龙,已经是战斗力堪称恐怖的四阶劫兽,不仅实力强大,而且十分罕见。

  猎兽团带着这近千人马开始浩浩荡荡的向乱石岗进发,一路尘土飞扬。小野早就悄悄跟在猎手团之后一里左右,由于荒堡周围乱石林立,这次他倒没有被人发现。只是这乱石岗距离荒堡足有三十余里,对于小野来说,这段路程实在是有些长,才跟了不久,他就浑身虚汗直冒。不过这次他下了狠心,一定要真正见识一次狩猎,所以硬是咬牙坚持着。

  待队伍行了整整一个时辰,那位叫黄义的猎主示意队伍停止前进,前方已经可以看到一处乱世堆砌的小山坡,显然乱石岗已经到了。小野这是第一次跟上队伍,不过此时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他大口喘息着躲在附近地一处石堆之中,心里还是偷偷激动着。这时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乱石岗内的情况:黄土遮盖的地面之上堆放着一块块巨石,巨石之间毫无规律,彼此交叠,杂乱之下组成了这片石岗。石岗的正中有一个黑黝黝的洞穴,像是刚刚开辟出来的,足足有五丈高。周围的土地有不少利爪刨挖过的痕迹,就这爪印来看,洞穴里居住的必定是一头成年蜥龙。

  只见那猎主黄义也不含糊,早就在乱石岗之前布置起来:

  “方蛮,带人马在北边埋伏,战斗时用弓箭掩护。方霍,你的人去南边埋伏,将火弩对准蜥龙巢穴。正面由我来负责。”

  这时小野早暗暗佩服起来:

  “这黄虎的老爸不愧是荒堡的一大高手,看来放倒这头蜥龙应该不在话下。”

  正想着,黄义那边已经安排妥当,开始命令道:“所有人收声,就近潜藏,放蛮猪诱饵。”

  一位猎奴拿出长刀,猛刺早已准备好的蛮猪,这蛮猪便发疯一般哼哼唧唧地向着洞穴冲去。在距离洞穴近十丈左右距离时,蛮猪脚步变缓,而且逐渐安静了下来,转而变得烦躁不安。就在这蛮猪准备伺机逃走时,幽暗的洞穴之中突然传来一声似鸣似吼的尖利嚎叫。

  “吼,呜~!”

  “轰,轰,轰。“

  脚下的土地开始不停的震颤,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紧紧攥住手中的武器,这明显是个大家伙。

  ”哼,唔,唔,呜……“

  随着蛮猪的惨叫声传来,所有人在一瞬间看到一个硕大无比的头颅从洞穴中猛地探出,死死的咬住了那个头不小的蛮猪。单单从探出洞穴的部分来看,这头蜥龙至少有四丈高,十五丈长。

  ”就是这个时机!方蛮,放箭!对准它的双眼。方霍,放火弩,射蜥龙口舌。其他人,跟我冲,用铁索困住它的四肢。“

  在弓箭和火弩的掩护下,黄义带领的三百人正面向着蜥龙冲去。蜥龙显然因为有人闯入自己领地十分地恼火,以和庞大的身躯完全不匹配的速度硬生生从洞穴中挤了出来,只是刚一冲出就被迎面而来的弓箭雨射了个正着。蜥龙的皮虽然异常的坚韧,但是猎手团的奴隶们也都是千挑万选的锻体一阶武者,蜥龙的上半身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就刺满了秘密麻麻的箭矢。随之而来的是同样密集的火驽,烈火燃烧下,蜥龙的表皮滋滋作响。这蜥龙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痛苦的咆哮,就被两只巨大狰狞的前爪上缠绕的无尽铁索绊了个正着。

  “嗷呜!”

  “小心,所有人趴下!”

  随着一声愤怒而痛苦的嘶鸣,一条鳞片弥布的巨尾向着黄义这一方横扫而过,不少躲避不及的奴隶们被扫出百来丈远,当场吐血身亡。一阵尘土飞扬,蜥龙抖了抖脖子,虽然没有熄灭所有的火驽箭矢,可它借着这一扫之力清除了不少障碍,缓缓地站了起来。

  “弓箭手,火驽手,快,攒射蜥龙双眼,不能让他缓过劲儿来。”

  只见箭矢如蝗虫一般飞掠而来,也不待蜥龙有所反应,立马又是一波箭雨。三轮箭雨过后,蜥龙的双眼已经血肉模糊,开始疯狂的奔跑嘶吼。这时,黄义凭借着段体五阶的强悍力量,找准了间隙猛地跃起,将套索紧紧缚住这庞大野兽的脖颈骑跨了上去。任这野兽疯狂地挣扎,黄义仍旧稳稳的趴伏在了它的后背之上。锻体五阶,掌指之力早已重逾五百斤,更何况套索在脖颈之间一拉一扯,这野兽呼吸也困难了起来。周围的弓箭手趁这时机都拿出准备好的套索,层层套向蜥龙的四肢和尾巴,只怕还不到两个呼吸的功夫,整个乱石岗就已经平静了下来,只听得地上被五花大绑的野兽粗重的呼吸。眼看战斗已经结束,猎手们也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剩下的只有将这蜥龙剥皮拆骨,带回荒堡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