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23: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逆天吾宁成魔
  4. 罪人

罪人

更新于:2018-03-17 19:51:17 字数:4673

  黑暗阴湿的监牢。咣的一声、一个满身伤痕的人被关了进来。“走吧,”一个人看守者说道:“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死就不错了。真搞不懂。上头为什么要留他性命,杀了他谁都不知道啊、反。。。。。。。”

  另一个看守者打断他的话,“上头说了,留他性命而已。再说了,他明天就要被投入到幽冥森林了,那和死没什么区别、可怜的寒大少爷啊,现在连死囚都不如了。呵呵!”

  、两人越走越远,渐渐都不到声音了。角落里,那人缩成一团看着自己满身的血污,笑了笑,这就是父亲用整个家族换回来的吗,!

  他叫寒羽,犯下了叛国罪,刺杀国王罪(未遂),出卖国家机密文件罪,反叛罪等一系列重罪。被判终身监禁于幽冥森林、

  犯下如下多的重罪为什么还能活下来。普通犯了其中任何一条的活都能死上好几回了。只是判终身监禁,太轻了吧、那么这时就从头说起吧。

  寒家。布列塔尼亚帝国的四大家族之一。在布列塔尼亚帝国可谓是无人能比。其雄厚的实力无人向其右、寒羽,寒家少主。根骨奇佳。十岁之时。魔武双修便已达入境之步。世间传言。多年后,寒家必又有人能再达那世间顶峰的智者之境,或者,还能突破至那古来少有人达的贤者。

  可是。树大必将招风。寒家影响布列塔尼亚帝国的政治已经数百年。虽未成为其皇帝,但已距其不远、布列塔尼亚帝国皇帝萧炎。可谓是一代慧君。他知道寒家的实力。深怕力量,便联合了其他三大家族。王族也三大族之一,于是便联合其他两大家族设计,诬陷了寒羽犯了诸多重罪、寒家家主。寒羽之父寒心明白,这是一场针对寒家根本。欲将寒家彻底毁灭的事件。而非只想敲山震虎。让寒家弃车保帅的事件。并且萧炎欲三大家族已在其他领域开始进攻寒家,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开始,但不知寒心怎么想的,居然和萧炎做了交易,以整个寒家的彻底毁灭做了代价,换取寒羽活下去、

  交易达成,寒羽被判终身监禁于幽冥森林。之后的第三天寒家所有人一夜死去,所有根基不复存在。就像从来没有过一个曾经能左右帝国的寒家一样,

  寒心在看见寒羽最后一眼的时候说“你要活下去,无论发生什么,都要活下去。记住,你是我们的希望。成为强者,再回到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父亲最后的嘱托,寒羽记下了。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要活下去、可是,萧炎可绝对不会就这样让寒羽好好活下去。履行交易是必须的,可是,并不代表我不杀他,他自己活不下去啊、

  幽冥森林。这个世界的最恐怖的监狱、其为放逐监狱。无数罪大恶极之人。国家不便公开处死之人。还有一些逃亡至此之人,数百年来,这里已经无限邪恶。其中隐藏着连政府都不敢碰触的力量,政府只是守住了唯一的入口,便将犯人投入其中。所以说,寒羽。你现在的存活,只不过是为了明天死亡,进入幽冥森林,你还是死路一条。

  寒羽遭受诸多酷刑,当然,更多的是皮肉之苦,不需要要他的命,但是并不说明不能让你生不如死啊,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突然落入如此地步,谁都承受不了,即使寒羽异于常人。但是。

  “我还不能死”

  寒羽对自己说,父亲用整个家族换取我活下去的可能,如果我死了,父亲的牺牲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我要活下去,为父亲报仇。

  寒羽看了下自己胸前的项链,那是父亲在他十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其实也没什么,不是什么特别的宝石,只是一个普通造型的羽毛型的一条银色项链,唯一特别的就是,那条项链是一个次元储物器。里面空间之大,无法想象。而且除了认主之外的人,任何品级的人都看不出他的特别。

  守卫的人走远了,寒羽从中拿出两粒极品疗伤药服下,满身的血污,但是寒羽却不能做什么,因为,明天一早他就要被放逐到幽冥森林了,如果他做什么,就很容易被人发现,但是疗伤的话,却没有什么人可以发现的,寒羽受的大部分都是皮肉伤,他服下极品疗伤药,开始运功,虽不能说化骨生肤,但是也能做到让伤痕慢慢愈合,满身的血污,即使有些皮开肉绽的地方慢慢结疤,也没人能够发现。

  望着满身的伤痕,寒羽没有无助,有的只是满腔的愤恨。我知道外面的情况,就像他知道自己收了多少鞭子,多少酷刑一样。昨天他还是受万人尊敬的大少爷。一夜之间,变的连阶下囚都不如。“只要我不死,我就要报仇。萧炎,你记住,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会诅咒你。”寒羽在心里念着。可是,现在又能怎么样。!

  寒羽吃了药以后,开始运功疗伤。在被抓的中牢房的时候,七经八脉便被人全部震断。不然,区区刑法,又怎么会让寒羽如此落魄。刚刚吞下的丹药中,有一粒名叫百花仙酿散的、那是一种可是瞬间修复内伤的奇药。是寒羽的父亲,在他入狱前,交给他的。这枚丹药,即使在帝国中,恐怕也只要寒家能拿的出来了吧。

  经脉渐渐的复原。寒羽咳出一口污血。看样子是把内伤是无大碍了。明天,才是真正的黑暗到来的时刻。寒羽萎缩在角落里,颤抖中,假装已经快不行了。自身却在不断的运功。多一点力量,活下去的希望就多一分。

  第二天黎明。狱卒将寒羽拖出牢房。带到了典狱长的身前,“给他戴上吧,”一个雄厚的声音说到。然后,寒羽双手就被戴上了一条囚链。再就被扔到一旁魔法阵中。

  “小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上面没有判你死刑,但是接下来,你会连死都不如的!”

  在魔法阵发光的那一刹那,寒羽隐约听到典狱长这么说,然后。寒羽就被魔法阵传送到了幽冥森林中了。

  寒羽睁开眼,看见的身处于一个乱石林中。天是灰蒙的。似乎都找不到太阳,但是依旧是白天。寒羽看了看手上的囚链。两手之间的锁链晃荡着,手腕感觉那么冰冷。寒羽一用力,锁链就断了。寒羽从项链中拿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在囚铐上一划,连个印都没有,寒羽,狠了狠心,将力量注入刀内。用力的一劈,刀断了,囚铐上,依旧没有留下刀的痕迹。寒羽摇了摇头,原来父亲说的灵环是真的。

  不在注意这件事情,寒羽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用水系魔法给自己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没想到,水系魔法,居然还能洗澡。寒羽苦笑着,可是现在不是苦中作乐的时候,他先要搞清楚这里,然后出去,杀了那个让他家败人亡的皇帝。让他也尝尝这种滋味。

  “库滋。等会回到小镇上,一定要好好的喝一杯。这几天憋死我了。”

  “好。尼路,那就快走吧。”

  从不远处传来两个声音。有人。寒羽下意识的躲了起来,在这个大监狱中,还是小心行事。毕竟在同辈中,自己是天才,但是在这里。在这个恶名昭彰的大监狱中,寒羽还至于高傲到自以为独步天下。

  两个人越走越近。突然脚步声停止了。寒羽躲在大石头后面,不敢出声。

  库滋,没想到这里还有人。呵呵,同时,寒羽藏身的大石变成两半,被拦腰截断。

  被发现了。寒羽看着那两个人,尼路和库滋事看上去30多岁。一副不堪的样子。

  寒羽走了出来,在下途经此次,不想遇见两位前辈。有礼了。寒羽抱拳行了一礼。寒羽在他们为接近的时候,边探查了下,发现两人的功力都远在自己之上。为了不使自己陷入绝境。只能先示弱了。

  尼路看了眼寒羽双手的灵环,再看了看寒羽的穿着。说,“库滋,你怎么看”

  “新来的?呵呵。”

  “那就老规矩”

  寒羽心中一惊,他看大两个人手腕上也有灵环,看样子应该也是被关进来的。看他们的态度,显然不是善人。

  “两位前辈,在下还有事情,就先走一步了。寒羽想离开。因为在这里多一秒,危险就多一分。

  ”小子,就你的修为,也有资格被关入这里,别开玩笑了。尼路似乎很不爽。把你的储藏物品的法宝叫出来,我们或许可以考虑不杀你,不然,你可以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什么,寒羽心中惊到。他想要自己全部的东西。怎么可能,这里面的东西,可是父亲给自己活下去的希望。怎么可能交出去。

  前辈的要求是否过分了点啊,如果需要金钱的话,在下倒是有一些,都可以给前辈。寒羽黑着脸说。

  那你可以去死了。尼路突然出手,一阵刀锋,边将岩石劈成两半。若不是寒羽反应快。此刻恐怕也和那块岩石一样了吧,

  寒羽知道。对方无论自己怎么做,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死。那还不如放手一搏。从项链中取出自己的兵器水寒剑。散发的淡淡的寒意。水寒剑是冰系魔剑。自小伴随寒羽长大。是一柄高阶魔兵。

  还想反抗,那就陪你好好玩玩吧。尼路说道

  “冰魄者,寒意缘起于深渊,飞翔苍穹。咆哮吧。冰龙翔天击。”寒羽一开始,就使用了自己大招,对于这种跨阶对战,一点都不敢托大。

  冰系魔法,看样子是魔武双修啊。不过。你太弱了。一道银光从尼路的刀尖闪出,寒羽的冰龙就成了冰块了。

  “什么,不可能,即使是家族里探识期的高手,面对自己这招,也是暂避锋芒。即使对消。也不可能像他一样,一刀边斩成数截。”

  “真是垃圾啊,”尼路嘲笑道。冲了过来。“冰锥刺,”寒羽用剑发出多道冰锥,射向高速冲过来的尼路。

  “垃圾就是垃圾。”尼路刀锋一挥。冰锥边成了冰屑。

  什么。寒羽一惊,然后就被尼路一拳打飞。在空中的寒羽动了下。

  “冰锁柱天。”在尼路站的地方,瞬间冻结成一道粗大的冰柱,那是刚才寒羽就设下的陷阱。

  ”尼路,你变成冰棍了。“库滋说到。但是声音中满是嘲笑的味道,一点紧张都没有。

  强大的冲力让寒羽在里面滑行了很久才停下来。寒羽咳出一口血。”没想到,一拳就让我这样了。“寒羽看看了腹部的凹处。好痛。

  可是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寒羽举剑。使出了自己的绝招”冰寒水破”寒羽已自己为轴心,形成一个1丈大小的漩涡,其内寒气冻结,一丈内,似乎要将万物冻结。

  '冰寒水破,“寒羽一剑刺出,带着绝世的锋芒。要将已经成为冰棍的尼路刺穿,

  “可是,太弱了,“

  寒羽眼前一闪,库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徒手接下了他剑尖的冰芒。

  “怎么可能,“寒羽难以置信,这一招,可是高阶的魔法去剑技的结合,虽然现在他的功力不够,可是依旧不可能徒手接下的,除非,除非,对方已经到了博望的境界,高出自己两个大境界,如果是这样的话,………

  还没轮到寒羽多想,库滋双手突然出现一对狼爪,库滋露出一丝冷笑,轻轻一捻。寒羽剑上的冰芒尽毁。下一秒,寒羽倒下来了。胸前血痕,不断涌出鲜血,一瞬间,战斗就结束了,库滋只用了一招,不应该说,连一招都没有用,只出手了一次,就干掉了寒羽,实力差距,一秒便可!

  “这怎么可能”寒羽甚至怀疑,自己已经中了幻术。可是身体的疼痛,和涌出的鲜血又在否定着这一切。差距太大了,不是一点点。即使在布里塔尼亚身为人杰的寒羽,号称同阶无敌的人。在这里,和废物一样,他们怎么会这么强,如果真的是博望境的强者的话,这里,太可怕了。寒羽在一刻,感觉到了死神的临近,从下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从小号称同阶无敌的天才。这一刻,尼路每向前一步,便是寒羽离死亡更近一步的时候了。

  “看样子,你也没什么本事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这种垃圾会在这里,但是无所谓了,你可以去死了”尼路轻蔑的笑着。举起手中的刀,决定给予最后一击了。

  “我要玩完了吗?不,我还不能死,我要杀了那个男人,我还不能死,我要报仇!”绝望笼罩在寒羽的心头,如果下一秒没有奇迹的话,寒羽就会变成一具尸体了。

  “没有办法了,只有用这个了”寒羽从项链中取出一个卷轴,快速打开,将鲜血散在卷轴上,“引爆吧,冰火双龙爆”这是一张高级的魔法卷轴,里面封印着高阶的双系魔法,可以一瞬间引爆,激发出强大的力量,这是寒羽的父亲留给他用来保命的。如果不是因为下一秒,再不做的什么,寒羽就必死了,即时被人追杀,他也不打算用的。

  冰火双龙的力量从卷轴里面引爆,从卷轴冲向尼路和库兹,双龙形成的巨型火焰,渲染了半个天空,如巨山一般的能量,铺面而来,不是普通的高阶魔法,是无限接近禁书的力量。

  “可恶,好巨大的能力”尼路被这瞬间出现的所吓到,和库兹俩人便被这双龙所吞噬,引发的爆炸,将整个山头都摧毁殆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