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6:34:0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通圣
  4. 第一章 一个年轻人

第一章 一个年轻人

更新于:2018-03-18 21:22:56 字数:2190

字体: 字号:
  “婉儿,我对你一片真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便是山无棱,天地合,亦不敢与君绝!”

  “婉儿,你出来见我一面,婉儿……”

  边城里有座百花楼,诸位看官听名字便知晓这是何处。百花楼号称艳冠北疆,虽然这说法有待商榷,但这里面的女子确实极其动人,无论是走卒贩夫还是达官贵人,来了这边城,无一不想去这百花楼里风流快活一晚,当然,姑娘虽好,花费却着实不少,不然哪对得起这远播的艳名?

  此时,百花楼西侧屋檐下,站了一名年轻男子,中等身材,虽不似边塞人魁梧高大,但比江南小生多了几分壮硕,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被边塞的风沙砥砺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眉毛浓黑,嘴唇微薄,本该是炯炯有神的双目,此时却透着一股子悲切。

  “婉儿,你出来见我啊。”

  男子望着头顶那扇紧闭的窗,面容悲苦,声音几乎哽咽。就在此时,“哐”地一声,那窗户开了,一个丫鬟模样的姑娘探出头来,鄙夷地看着男子,道:

  “我家小姐说了,你再不走,就叫护院大哥打断你的狗腿。”

  “我跟婉儿情深意重,她绝不会如此无情,是不是受了委屈,还是被人胁迫?我华安在此,定要护得婉儿周全!”名叫华安的男子义愤填膺,一副要去拼命的架势。

  丫鬟哼了一声,转身端出个盆,照着华安的脑袋一泼,指着华安叉腰骂道:

  “赏钱都付不起,在这里装什么英雄好汉,再不滚,我可真叫人了!”

  华安抹了把脸,对着窗子遥遥作揖道:

  “我以为以我跟婉儿的交情,不必谈钱财这等俗物。既然如此,我便告辞了,青山绿水,后会有期。”

  丫鬟对着华安呸了一声,便关了窗。

  华安愁眉苦脸地往回走,心道这丫头还真是狠心,这么冷的天,一盆冷水下来,人都快冻僵了。

  “唉,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

  没走多远,便到了一间酒馆,铺子极其简陋,只架了灶台,搭了个棚子,但生意却是极好,人头攒动,远远就能闻到扑鼻酒香。棚子里有一桌围了四五个军装汉子,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华安走近了,隐隐听到:

  “押五两,洗脚水。”

  “十两,洗脸水。”

  ……

  华安眯起眼睛,走近敲了敲桌子,道:

  “五十两。”

  居中的胖子听到这声音,一身肥肉抖了抖,抬起头来,脸上像开了花似的露出近乎谄媚的笑容,对华安道:

  “哎哟,我的华大教头,您这是俘获美人功成归来了吧?”

  华安丝毫不为所动,敲了敲桌子,用手指了指胖子怀里那一堆的碎银子。胖子哭丧着脸,磨磨蹭蹭地把那堆银子推过来。

  “头儿,这可是兄弟们一个月的零花啊,能留点不?”

  “我看你们很闲啊,正好天气不错,不如回营地热热身?”

  “别啊,头儿,昨天才练完,这会儿腿都是软的。头儿我真错了,饶了这回吧。”胖子边上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涕泪俱下,可怜兮兮道。

  “也对,腿是软的,那就去打坐淬体。”

  只听“嗖”地一声,胖子以完全不符合体型的速度冲了出去,刚才还可怜巴巴的青年也紧跟着跑了出去,空中还回荡着两人的对骂声。

  “肖峰我操你大爷,叫你多嘴!”

  “胖子**出的好主意!”

  ……

  此时桌子旁除了华安,还有一个魁梧男子,正专心致志地对付手中的鸡腿。男子魁梧到夸张的地步,一个人就占了四方桌的一边,还有些拥挤,这样的身材在北方塞外也是鹤立鸡群。华安温和地笑笑,道:

  “小猛,还是你好,别学那俩傻货。”

  魁梧男子啃着鸡腿,含糊不清地说:

  “头儿,到底是洗脚水还是洗脸水啊?”

  只听见“砰”的一声,一个巨大的身影飞出酒馆。

  华安抚着额头,抿了口酒,悻悻道: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呐。”

  “三千年前,我们的祖先不堪忍受奴役,揭竿而起,在五圣人的带领下,各地纷纷响应,战火成燎原之势,魔族为他们的残暴统治和骄奢淫逸付出了惨重代价,最后一个王朝在战争的硝烟中轰然倒塌,从此人族摆脱了被奴役的悲惨命运,在中原富饶广阔的土地上建立起璀璨的文明。”

  军营驻地,一个秀才模样的男子正在慷慨激昂地讲述帝国历史,一群稚气未脱的年轻人听得聚精会神。

  “五百年过后,魔族卷土重来,当时圣人垂垂老矣,朝堂之上,尽是朽木,山野之间,一片哀嚎,竟然有人提议向魔族纳贡称臣!”

  讲到此处,秀才满脸通红,拳头紧握,眼中一片愤怒,大声喝道:

  “可耻!可悲!可恨!幸好天佑人族,彼时神武帝虽是弱冠之年,但雄韬伟略,行事果决,斩了数十个议降派官员,将头颅悬挂在太安城门上三天三夜,又力排众议,任命当时仅是禁军校尉的宁广为兵马大元帅,出兵平乱。宁元帅天纵奇才,用兵如鬼神,仅仅三个月的功夫,就将魔族的军队赶到塞外。”

  秀才语气减缓,仿佛陷入了深远的回忆。

  “就在此处,在你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宁元帅与魔族决一死战,大获全胜,将魔族赶到更远的北寒之地。战后,帝国耗费无数财力人力,用了二十年时间在这里修起了这座雄城,至此,魔族再未来犯。”

  秀才讲完,端起一碗酒,大声道:

  “敬宁元帅!”

  “敬北军!”

  刚入伍的年轻人们也学着端起酒杯,齐声敬酒,声音远远回荡,仿佛飘向天国。

  少年们还在感受这悲壮的气氛,只见秀才义愤肃穆的模样瞬间变成了满脸堆笑,跑向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谄媚道:

  “头儿,这是今年的新兵,您说两句?”

  “关我屁事。”

  年轻人瞥了一眼道,然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施施然地走远了。

  人群中有个小伙儿壮着胆子问秀才:

  “大哥,这人谁啊,这么嚣张?”

  秀才瞄了小伙子一眼,阴森地笑道:

  “嚣张?小伙子,你还是太年轻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