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7:14:3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维大陆之天祸
  4. 第二节 下川

第二节 下川

更新于:2018-03-17 09:10:40 字数:5770

字体: 字号:
  在神维大陆的西方有一段连绵不绝的巨大山脉,因为状似一条横卧的巨龙,人称其为“西龙山脉”。西龙山脉横亘万里,几乎隔绝了大陆与西边的所有通路,所以人们便称西龙山脉以西的土地便成为了大陆五州中最西边的一州——“西界”。

  我们现在踏足的土地就是西界,准确来说,应该是西界楼云国的港口城市“下川”。西龙山脉山势险要,崎岖难行,我和老大为了节省时间,从中州一座沿海的城市搭上一条前往西界的商船,在西海之上航行了近半个月天才赶到楼云国港口城市下川。

  刚一下船,我就发现这个城市视乎处于备战之中,港口之外,随处可见大型的军舰巡弋,港口之上有不上军士排查来往商客,城市街道也到处都是巡逻军士,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西凤国在一个月前攻打了白河上流的卡伊族,仅仅用了三天便占领了卡伊族全境,现在西风大军正驻扎在原来卡伊族领土的边境上,准备继续南下的样子,而如果西凤军南下,首当其冲的便是与卡伊族仅一河之隔的楼云国。

  “我们来的真不是时候,马上就要打仗了。”我望着从我面前经过的一队队士兵说道,我看这些士兵大多脸上稚气未脱,眼神涣散,应该是刚刚入伍的新兵。

  “全城都在戒备,我们要想出城好像的想点办法,还有就是在出城前先要给你找把武器。”老大指着我空荡荡的腰间说道,一提这件事我就上火,刚刚在码头下船的时候,几个守码头的军士非要将我们的兵器全部收缴,我身上一长一短两把刀虽然不是什么有名的兵器,可是好歹也用了很长时间了,他们说搜走就搜走,若不是老大拦着,我还真要大闹一场。

  “下川城只是楼云国后方一座港口城市,防备已经如此严密,我们去鬼山还必须经过楼云国国都,我看那里的防备挥更严,恐怕已经封城了。”

  有人听到我们提到鬼山,纷纷转过头来,老大苦笑着离开人群,我跟在老大身后问道:“有没有捷径可以绕过楼云国都,不进城去。”

  老大摇了摇头道:“没有其他的路,楼云国领土虽然东接西龙山脉,西邻西海,但是本身领土面积不大,国土狭窄,楼云国都就建在领土的中央,是去鬼山的必经之路。”

  “那我们就像刚才在港口上一样,装作商人蒙混进去,先进城再想办法。”我提议道。

  老大还是摇头,道:“就怕进了楼云国都认识你老大我的人可就多了”

  我白了他一眼,最近自恋程度又提高了,这个毛病可不好。老大似乎看出来我在想什么,说道:“我跟楼云国朝廷里的一些人打过交道,他们现在连孩子都征召上了战场,如果发现了我们两个人在这里的话,恐怕我们那里都不用去了。”

  “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吧,现在这种时候还敢给自己增加敌人?”我笑道,毕竟毁在眼前这个男人手中的国家也不在少数,特别是八年前,天祸佣兵团一夜之间摧毁三个国家的成名之战,更是大陆上无人不知的神话。

  “他们如果有那么聪明的话,就不会被西凤军弄的草木皆兵了,要知道在五十年前,他们之间的立场是完全对调过来的。”老大不屑的说道。

  我刚想问为什么,就看见又一对巡逻士兵走了过来。我们两人闭口不语,觉得大街上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找了一间客栈,现在全城都知道马上快要打仗了,原本准备在楼云国逗留的商旅都一溜烟的跑掉,每家客栈都显的冷冷清清,甚至有的客栈干脆将店门关了,不做生意。

  我和老大找了已经稍微较大的,还有人居住的旅店住下,毕竟这种时候如果刻意去选那些僻静的住处,反而更让人怀疑,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等我们住进客房,我才接着刚才的问题问道:“你刚刚说五十年前他们两国的立场相反是怎么回事?”

  老大靠着窗边,望着外面空旷的街道,听见我问才转过头来,道:“五十年前,楼云国曾经率领过白河流域的各个国家打到西凤国的国都凤凰城,差一点就把凤凰城从大陆上彻底地抹去。”

  我大吃一惊,顿时心中涌出无限的好奇,追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老大今天也出奇的有耐心,对我讲道:“西凤国立国很早,至今已经有两百多年了,其领土面积也堪称西界第一大国,她的国都凤凰城位于西界三大河,即白河,顿河和炎河的交界处,三条河流就在那里汇集,流入西海,所以凤凰城又叫三川城。凤凰城占得地利,土壤肥沃,交通便利,商业发达,凤凰城的商人们囤积财富的实力可是整个大陆都有名。

  “在西凤国人眼里,凤凰城是他们的骄傲。可是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其他人眼中,凤凰城就是财富的代名词。羡慕与嫉妒折磨着西凤国的邻居们,大概一百多年前,靠近西凤国的白河流域诸国就再也忍耐不住了,对于财富的渴望让这些平日相互征伐的他们结成了同盟,挑战这西界第一大国,可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次联盟刚刚结成,各个国家才开始集结兵力,西凤国就得到了消息,火速派出了大军,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将白河流域诸国的联盟粉碎,让他们知道了西凤国厉害的不光只有商人。从那以后白河流域的部落和小国再也不敢进犯西凤国。”老大眼出异样的光芒,脸上带着一点自豪,好像他亲身经历了西凤国那段辉煌的历史一样。

  “但是太阳升的再高,也有落下的一天,西凤国国力后来日渐衰弱,朝廷里皇权旁落,地方群雄割据,战火将这个国家折磨得筋疲力尽。那些表面上顺服西凤国,但是暗地里觊觎西凤国财富的人们又将自己心里的欲望之火点燃。因为上一次的教训,白河流域的大多数国家心里还残留着阴影,但是有些人终究敌不过自己的欲望。八十年前,就在离这里百里只要的土地上有着一个叫瓦力扶的部落,看准西凤国内动荡不安的时机,带领仅仅两千军队攻入西凤国,他们原本打算在西凤边界抢掠一番就退走,可是与西凤国军一交手,他们发现自己的对手原来这么脆弱,两千部落士兵在西凤边界如入无人之境,兵锋直指凤凰城。凤凰城此时也已经混乱不堪,西凤国王知道军情紧急,但是手下的军阀拥兵自重,没有一个听他的号令。无奈之下,只能派出人与瓦力扶部落和谈,瓦力扶部落的首领也明白自己这两千人马也只能逞一时之能,要求了一大笔的黄金,便心满意足的退回了自己的领地。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回到领地,还没来的及炫耀打败西凤帝国的荣耀时,其他白河诸国早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卡伊族和楼云国最早收到消息,也最早反应过来,两家迅速结成同盟,可是他们的敌人却并非西凤国,而是刚刚从西凤国回来的瓦力扶部落,那群人孤注一掷抢掠来的黄金还没有在手里捂热乎,就进了卡伊族和楼云国的口袋,整个族群更是被屠杀殆尽。”讲到这里,老大不由一声唏嘘,眼神暗淡,颇有感触。

  “从那以后,人们都知道西凤国的辉煌已经不再,开始肆无忌惮的侵略,规模最大的一次便是五十年前由楼云国为首的‘白河联盟’聚集了近十五人大军,不仅占领了西凤国大半的疆土,还一举攻下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凤凰城。面对渴望了数十年的城市,这支军队化身成为了野兽,把这座西界的瑰宝变成了地狱,他们翻遍了凤凰城的每一寸土地,寻找自己想要的财富,等到他们再也找不到一粒金子的时候,他们决定彻底毁掉这座点燃了他们欲望的城市,你知道最后是谁保住了这座城市吗?”老大突然停下,转过头对我问道。

  “皇帝?”我胡乱猜道,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老大摇了摇头,道:“是西凤国的商人们。”

  我一愣,惊奇的问道:“西凤商人?他们怎么救凤凰城?”

  老大道:“当然是最直接的办法,最简单的,商人的办法,钱。当时西凤国王早已离开了凤凰城,西凤国军队毫无斗志,不堪一击,西界的商人们不忍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国都,毁于一旦,他们从全国各地汇集了自己最后的一点财产,有的人甚至把自己的金牙都敲了下来,汇集了一笔巨款,从白河联盟手中赎回了自己的国都,这才让凤凰城仍然立于大地之上。”

  “原来是这样!”我没有想到西凤国的商人们如此忠义。

  “西凤国的财富就像是拥有诅咒一样,不论谁得到,最终都没有好下场,白河联盟本来可以一举消灭西凤国,但是有了再凤凰城劫掠来的财富和西界商人赎城的巨款,他们就在凤凰城停下了脚步。到最后,因为分赃不均打了起来,白河联盟解散,西凤国有了喘息的机会。可是西凤国人并不珍惜这个机会,往后的数十年依然是军阀混战,国力更加衰弱,这种情况一直到十年前,直到那只真正的‘凤凰’飞天了之后,西凤国变了。”老大脸上的表情有了变化,眼中透露出兴奋与狡黠,讲了这么久的故事,他终于说到了来西界的最终目的。

  西界之凤,一只即将征服整个西界的野兽。

  此时,门外传来纷乱的脚步声,老大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的意思,起身往房门走去,准备看看外面有什么情况,还没走到门边,便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我拉开房门,便看见一个白发老人,身着青衫,手握折扇,一双眼睛犹如剃刀般锐利盯着我,在他身后还有一队楼云国的士兵。

  “老身楼云国下川城城守莫易,有要事拜见蒙大统领。”老者两手作揖道,眼神却飘向了坐在客房里面的老大。

  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这还没有进楼云国都就已经被认了出来,而且城守不就是一座城池仅次于城主的人物吗?难道真是来找老大帮他们打仗?我刚想推脱,就听老大说道:“阿虫,请莫公进来。”

  我一愣,这么快就招了?只好让开房门,请莫易进屋。莫易命令士兵留在房外独自一人走进房间。

  莫易进门后,对老大抱拳行礼道:“蒙大统领,好久不见。”

  原来是熟人,怪不得不打自招了,我关上房门站在老大身边。老大看了一样莫易,微微笑道:“莫公请坐吧。”等莫易坐下来,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大便开口道:“莫公真是消息灵通,蒙烈刚刚到下川城,就让您找到了,还劳烦您亲自来一趟,莫不是想抓我蒙烈的壮丁?”

  莫易脸上依然是淡淡微笑,说道:“蒙大统领言重了,虽然西凤国的白虎军在白河上游枕戈待旦的样子,但是在下收到线报,白虎大将军定宏已经秘密返回凤凰城,料想西凤军短时间内还不会南下。再说这天下,有谁敢让蒙大统领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在下来此,实在是有一件私事想要求助大统领。”

  莫易说话时特意看了我一眼,老大笑了笑道:“阿虫是我的新任护卫,没什么不可以说的。”老大说这话,让我心中一热。莫易也一脸的惊奇,双眼不住地打量着我,我毫不退缩的看着他的眼睛,这时候可不能给老大丢脸。

  莫易移开双眼,对老大说道:“蒙大统领身边果然人才辈出,老身此番前来是想要蒙大统领帮助我找回一个人来。”

  又是找人?最近走失的人口真多。

  老大点了点头:“莫公亲自前来,此人身份必定特殊。”

  莫易露出佩服的神情,道:“大统领说的不错,实不相瞒,在下想请大统领找的此人正是我们‘戈海’的少主,苏烈。”

  “‘红蛇’苏烈!我知道此人,听说是西界近年来少有的青年才俊,败在红蛇剑下的西界高手多不胜数,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戈海’的少主。”老大微微惊讶。

  莫易道:“少主生性倔强,很少对外透露自己的身份,再加上他喜爱四处游历,学习剑术,我们怕保护不力,有违老主人的托付,便也不刻意声张他的身份。”

  老大道:“有莫公这位剑术高手辅佐,你们的少主还要到处去学剑,这岂不是画蛇添足吗?”

  莫易淡然一笑:“大统领抬举了,在下的那一点本身在少主十三岁那一年已经完全被他学去,我现在是没有一点东西可以教他了。”

  老大哈哈一笑:“要学莫公的剑法不难,可是要能像莫公这样炉火纯青的地步,可就不易了,你们少主好比是身上揣了个金勃勃,却把他它当石头啊。”

  我见莫易脸上表情丝毫未变,看来这老家伙颇有城府,不过我更好奇地是他们口中的“戈海”是什么玩意?自从跟了老大之后,我发现自己对于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世界变得一点都不了解。

  “莫公,其实我这次到西界来是受人所托,来救一个朋友,你知道天祸佣兵团的规矩,既然答应了差事,除非佣兵团从大陆上消失,不然永远不可放弃任务。所以这件事我恐怕不能答应你。”老大说道,我知道他这是在试探莫易,好找出一个合适的价钱。

  “大统领所救之人是否与鬼山有关?”莫易轻描淡写的说道。我猛地一愣,瞪大了眼睛瞧向老大,老大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可是我的神态已经完全落到了莫易的眼中,只听他说道:“看来老身是猜对了,老身的下人刚才在街上听到有外地人在谈论鬼山之事,回来禀报于我,我出于好奇便派人来探查一番,没想到居然发现蒙大统领在下川城中,这实在是意外的收获。”

  “好奇?恐怕不是吧?”老大双眼如鹰地盯着莫易。

  “瞒不过大统领,老身的人日前在鬼山附近发现了少主的踪影,根据他们的报告,少主身边似乎还有一个人,他们一同往鬼山方向前去,说来惭愧,老身的人当时发现了少主,除了一人回来报信,还有其他三人跟了上去,没有一个回来,老身后来又派出了三批人马前去寻找少主,可是都如泥牛入海无消息,在下每日心急如焚,想要亲身前往,奈何战事紧急,寸步不能离开下川城,今天碰见蒙大统领,也算苍天有眼,望大统领一定要帮这个忙,若能寻回少主,以后大统领不管有何吩咐‘戈海’一定肝脑涂地,以死相报。”莫易从一开始的面带微笑,说到最后声泪俱下,变脸之快,我这辈子都还没有见过,不过瞧他情绪激动,言辞恳切,倒是让我大感同情。

  老大一脸的沉思,过来半晌道:“我记得四年前莫公与我们的那次合作,双方都很愉快,莫公最后也确实的做到自己的承诺,所以我相信莫公,这一次合作之后莫公也能兑现自己的承诺。”

  莫易猛地抬起头来,眼中惊喜交加,老大言下之意就是答应了莫易的请求,不过既然他们少主也在鬼山,我看这次鬼山之行,大为有趣。

  “莫易代‘戈海’上下拜谢蒙大统领。”莫易大喜过望,老大微微一笑道:“还有一件事,我想麻烦莫公,我的小兄弟在码头下船的时候被你们的军队收去了兵器,我希望在我们出发前能够替他找回来,另外我还需要可以自由通过楼云国都的通行文书,以免耽搁路程。”

  莫易大笑道:“没问题,一个时辰之内两样东西都将送到大统领手中,若大统领不弃,不如到寒舍歇息,让在下略尽地主之谊。”

  老大回绝道:“不必了,我们稍作休息,便继续赶路,救人可是分秒必争的事情。”

  “既然如此,在下立马前去准备。”说着便对老大行礼告辞,走出房间。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我的双刀又回到了我的手中,而我们的桌子上还多了一份通关文书。老大双指拈起那牛皮包装,手掌般大小的文书笑道:“搞到了武器,通关文书,还多了一笔交易。这次西界之行,开头还是蛮不错的。”说着将文书扔到我的手中。

  我急忙将文书收好,这可是我们在楼云国通行的宝贝。

  “鬼山,鬼山,这鬼山到底藏有些什么名堂,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了。”老大盯着外面渐渐的落下的夕阳说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