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18 16:40:3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重生之创意为王
  4. 第一章 一朝梦醒

第一章 一朝梦醒

更新于:2017-04-21 11:51:07 字数:3071

  我这是在哪里?

  沈浩轩只觉得自己浑身酸软无力,眼皮像是打了铁似的,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他想要发出声音,拼命的呼喊,却也没有半点声响。

  惊叫声中,沈浩轩从噩梦中惊醒,浑身汗如雨下。梦里情景顿时了然,犹如朝阳一出,晨雾纷纷飘散,天地间一片晴白。

  他尝试着睁开眼睛,喘着粗气,惊魂甫定,四下打量。

  这是一间简陋的病房,比他家楼下的私人诊所还要寒碜百倍,看得沈浩轩直皱眉头,这是什么破地方?

  房里一溜排着四张病床,铁制的,刷着黄漆,脱落的地方,锈迹斑驳,其它三张空着,不太干净的被褥,褪色很严重,粘着洗不掉的污渍,软塌塌地叠着,像满脸斑点的老人,无精打采。

  窗帘紧拉,阳光透过来,弱弱地照在地上。地上湿润,显然刚被拖过,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刺得人鼻子发痒。病房里没有空调,没有落地扇,房顶一架破落不堪的吊扇,静哑着,蒙着厚厚的灰尘,两只蜘蛛正悠闲自在的结网。

  窗外风很大,吹着窗帘飘飘荡荡。这种老式的建筑,虽然没有机器散热,却很阴凉,感觉很舒服。那窗帘起起伏伏的,很招沈浩轩记恨,因为此刻,他很想看看窗帘外面的世界。

  沈浩轩想要拉开窗帘,谁知才一动身,右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这阵痛让沈浩轩想起来,自己出了车祸!

  车祸!

  就在这一念之间,他清楚的记起来,那场车祸,那本该撞死却被他推开的美丽少女,那血红色的兰博基尼,那车窗里一张被吓坏了的女人脸,那么的绝美艳丽。

  “哎哟!”沈浩轩一阵头痛。他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希望籍此减轻几分痛楚。脑海里翻江倒海,车祸那天晚上的事情,像电影按了快进键般印上脑海。

  那是一个心情很低沉的晚上,接踵而来的倒霉事,原本胜券在握的部门经理竞选,结果却被总部的一纸任命书,空降了一个留洋回国的博士生给半路摘了桃子。

  人生之事十有八九都是不如意的,沈浩轩早早看透这个社会的人情世故,看着以往左口一个“哥”,右口一个“老大”包围着自己转悠的同事,如今如同护主的土狗,只顾得摇尾乞怜,阿谀奉承去了。

  心有忧愁,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沈浩轩平生没有什么大的梦想,唯一点就是希望过得潇潇洒洒,无拘无束,不必为一些琐碎之事而烦忧。不过既然遇上了,但也不会故作矫情,扭扭捏捏,不像个男人。当天,沈浩轩便递上辞呈,收拾东西,回家去了。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不了也就是从头再来。

  时运不济,自然命途多舛。他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当天晚上驾车出去,泡在酒吧,疯狂的灌酒,自饮自酌,借手中之物消心中之愁。

  半酣,沈浩轩就停了下来,不是没有酒,而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忽的听见酒吧门前一阵喧哗吵闹,借着进来一群混混,一个个手里都拿着刀子棍棒。

  历经阵仗的酒保,对这样的场景视若无睹,抬起头来看了看不远处,那里坐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

  砸场子!

  中年男人,混这一行久了,这种事也常做,如今被人盯上,倒也不慌张。反正自己也是有来头,关系硬,不怕出事,出事也不怕,拎得清、摆得平!

  但像今晚这种带着东西来的,自他当驻场经理以来,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一面偷偷的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一面往前走上去。在场中招呼的酒保见势不妙,也都停了工作,三五个站成一排护着自己的经理。

  陆经理,看着自己身旁的几个酒保,心里也更加镇定几分,笑着开口道:“不知各位是哪条道上的兄弟,来小店是有何要事啊!”

  混混们并不答话,不一会儿,就见外面又出现一个穿的西装革履,一副温文儒雅的年轻人走进来,混混们也都侧开身子。

  陆经理见着情形,心知这就是正主了。

  年轻人温温吞吞,不紧不慢地说道:“陆经理自然是贵人多忘事,你也不用扯什么江湖规矩,今天我带着人来就是来砸了你这个店的。”

  话不投机半句多,陆经理也就放弃还想息事宁人的想法,拍了拍胸口,强硬道:“我老陆,在这城西地界也不是白混的。”

  紧接着转过头,对酒吧里的客人,连连道歉,不仅不收本次的酒钱,还打下包票下次八折优惠,想尽办法为了留下这帮子客源,要不然不等人家砸,自己就先开不下去了。

  很多酒客早就见势不妙,跑了一个没影。

  只有沈浩轩一个人,还在场中坐着,甩了甩醉醺醺的脑袋,讥诮一笑:“怎么?要打架?正好一个人喝着乏味,有好戏看还不错。”

  说话声音不大,但也绝对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要是搁在之前那个吵吵闹闹的酒吧,那是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听得清楚,但是现在可不同,只见离沈浩轩比较近的一个混混,阴测测的笑了几声,伸手一抹脸,双手一挽袖子,大声的喝道:“你小子真是猖狂,敢把我们青龙会当作耍猴戏的,我怕就是我们敢演,你小子没有这份福气看!”

  也不知道从哪里又钻出来三五个混子,将沈浩轩围在当中,两个混混又把他按在沙发上。

  现在就是再醉,沈浩轩也知道情势不对,想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原则,借着酒劲,双手用力一挥一带,居然挣脱了双手。他身体强壮,比几个混混都高出半个头有余,起身,右手一个直拳,砸在刚刚撂狠话的那个小混混脑门子上。

  小混混绝没想到,沈浩轩居然敢动手,羞恼之下,呼喊一声:“奶奶个熊,上!打残打死了算我的。”

  三五个混子,便动起手来,那老陆也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立马也是带着自己身边的几个酒保动起手来。

  酒保和混子,十几号人,几十双手脚,立时就打作一团,噼噼砰砰的声响,响个不停。

  好汉不吃眼前亏,沈浩轩酒醒了一半,灵活的一低头,往小混混冲过去,拦腰抱住他,用力一推,将他推倒,阻住众人,拔腿就往外跑。

  一干小混子顾不上追沈浩轩,先来扶小混混。沈浩轩趁这个空子,飞快的跑出了酒吧大门。

  摇摇晃晃出了酒吧的门,身体因高度紧张而格外敏感,听到一阵强烈的引擎轰鸣声和轮胎刮地声。

  一辆兰博基尼在不远处朝这里冲了过来,

  灯光很刺眼,他有些愣住,

  什么情况,闹市区,居然还敢超速飙车。

  来不及多想,一袭白衣,长发飘飘,一晃而过的侧脸是完美无瑕的颜,玲珑有致的身材,就在身边擦肩而过。

  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引擎的轰鸣声,好似去年去看钱塘江大潮咆哮不已的惊涛骇浪,犹在耳。背后的小混子们三三两两提着刀,在后面疯狂的追赶嘶吼,这一刻好似生死存亡一刻。

  时间也变得镇定,沈浩轩似乎看见了天边无际的彩虹,又好像回想起了过往的点点滴滴。

  昏暗的夜幕下,沈浩轩似乎能够看见阴暗的小巷子,来自地狱的死亡之手。

  生死一念之间。

  沈浩轩一个向前急冲,飞身推开刚刚那个一面之缘的美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或许是潜藏在心底十几年的素质教育起了作用,又或者是本着英雄救美的心理,不想她香消玉殒。

  不管原因如何,女人因为沈浩轩的一推,猝不及防的摔倒在一旁的路上。

  白衣女子,来不及站起来,就转过头想看清楚,到底是谁,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推她。。。

  后面的小混混也站住脚步,因为看着那辆怪兽一般的豪车已经像闪电一般冲撞过来。

  沈浩轩,愣愣的站在路中间,转直了身体,眼光一扫,右边的女人也正好盯了过来,双目相对。

  “呯!”

  “啊!”

  “呼!”

  之后,就听到女人的惊呼声,混混们躲过余生的呼气声,还有轮胎与地面的急剧摩擦声,最后是钢铁撞击自己肉体和骨头碎裂的声音。

  钢铁洪流般的冲击力,沈浩轩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抛飞,在半空中做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轨迹,在那一刻他甚至清晰地听到,灵魂如轻烟般脱窍而出的轻嘶声。

  疼痛的感觉也有,但是持续的时间很短。

  然后,就是无边的黑暗

  而最后定格在他意识里,有关这个活生生却血淋淋世界的最后画面,是车窗里女人那苍白的脸,那密黑的长长睫毛下,闪现着惊恐与痛苦的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