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20: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之阵法轩辕
  4. 第三章 两声巨响

第三章 两声巨响

更新于:2018-03-16 12:53:37 字数:2054

字体: 字号:
  在穆帆远的手印全部结出后,一只由云气凝聚而成的巨大傀儡已经成型。这傀儡踩踏着大地,发出隆隆的响声,挥舞着硕大的拳头向着穆青奔来。

  见傀儡奔来,有些势头,穆青嘴角微翘,也是结起了手印。穆青的动作行云流水般,并无一点生涩或是停滞,转眼阵法就已经成了。

  穆帆远有些傻眼了,因为他眼前出现了一只和他的云气傀儡一模一样的云气傀儡。穆帆远见穆青结出手印的速度快到是他的数倍,所成的傀儡也是比他凝厚数倍,其实此时高下立判。穆帆远见自己的傀儡冲向那小子的傀儡,眼看自己的云气傀儡那硕大的拳头要砸在那一只傀儡的身上了,那只傀儡却是不闪不避,很是呆泄的样子。穆帆远心中窃喜:原来那小子的傀儡只是根呆柱子。

  穆帆远又是结起手印,只见那云气傀儡的拳头光芒大盛,云气傀儡的身躯变得有些虚幻。显然是刚才的一番手印,将云气傀儡身上大部分的云气力量汇聚到云气傀儡的拳头之上。

  “轰!”

  巨大的声音响彻整个黄玉城。这一拳威势极大,硬是在这地面上轰出一个三米多深的大坑,一时间尘土缭绕。

  土雾散去,穆帆远的嘴角挂着一丝残忍的笑意。“死了?呵呵!”穆帆远喃喃道:“这可是尸骨无存了,哈哈哈哈。”

  突然,穆帆远心头一紧,觉得背后一阵冷风。穆帆远倒也是反应很快,手印翻动,他的云气傀儡骤然转过身来,又是轰出了一拳。

  “轰!”

  巨大的响声又是响彻整个黄玉城。

  小木屋。

  陆虎对着自己的妻子问道:“玲儿,你怎么不问那个小兄弟?”

  “问什么?”被唤作玲儿的妇人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桌子上,双手相扣,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目光有些复杂。

  陆虎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的妻子,柳玲。柳玲并不抬头,只是缓缓的说:“穆青是大哥的徒弟吧,我自然是看的出来,只是你若是不喜,我怎么会去问呢?毕竟你是我的夫君。”

  陆虎听到这句话,魁梧的汉子声音竟是有些颤抖,眼眶却是红了。“苦了你了。”陆虎看着自己的妻子,目光之中感动和心疼却是那么明显地流露了出来,“过了这么多年,我其实已经放下了。可是我却固执地不肯原谅大哥,其实我早就原谅了啊,我不能原谅的是我自己啊。”

  柳玲也是红了眼眶,轻轻地说道:“都过去了,何必再提它呢?”

  陆虎却是无比的自责,“要不是我,那天你就问了穆青小兄弟,就能够找到大哥了。大哥是你唯一的亲人了啊,都怪我,都怪我!”

  柳玲这个时候慢慢地抬起了头,看着自己的夫君,牵住陆虎的手,手掌相抵,十指相扣,“我还有你。”

  陆虎虎目中闪动着晶莹地光,“可是……”

  柳玲却是打断陆虎,“有缘会见的。我相信。”

  这一瞬间,纵然是陆虎这样的汉子也是泪水放恣。陆虎拥住柳玲,柳玲也靠在陆虎的肩上,好不温馨。

  只是这一刻温馨,却是有这一段血泪。

  两声巨响,整个黄玉城都是被惊动了。几乎没有人知道出了什么事,只知道穆家的大公子自从回来后就不见了。穆家突然戒备森严起来,禁止人们谈论穆家大公子的事。

  其实,人们真的不知道这穆家大公子出了什么事,穆家又到底是怎么了。坊间倒是有各种说法,有的说穆家大公子已经死了,穆家的仇家杀了过来,要灭了穆家。有的说,穆家大公子正在修习一套惊天动地的功法,不能被打扰。更有夸张的,都是编成了故事,说是穆家大公子看上了一个青楼女子,要为其赎身,娶她为妻,穆家家主穆铁不同意,穆家大公子一气之下,带着那青楼女子离家出走了。

  外人不知道,可是穆家自己知道,他们的大公子此刻正躺在床上,筋脉尽断。穆家大公子此刻,不能说话,看不见,听不见,就是一个活死人。

  “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穆铁此刻怒气冲天,问起话来,好像是喊出来的一般。把这几个家丁吓的腿脚发软。

  这几个家丁正是要为难穆青的那几个,他们倒是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那个干瘦家丁颤抖着,声音也在抖着,断断续续地向穆铁禀告着事情的经过。

  听着家丁的话,穆铁陡然变了脸色。“你说大公子让傀儡反手轰出一拳,吃不住那个青年的傀儡的一拳,大公子的傀儡被那一拳砸的粉碎,大公子也被震得筋脉尽断?”

  家丁见穆铁面色铁青,吓得魂不守舍,连连点头应和。

  穆铁压住怒火,沉声道:“你接着说。”

  “那青年见大公子经脉尽断,冷冷地笑着说:‘你这是从哪里学的云气飞扬阵?你不知道这云气飞扬是四个字吗?你怎么只知道云气,不知道飞扬呢?’大公子那时候已经不能说话了。那青年却是还要羞辱大公子,他接着说:‘你那云气傀儡倒是有模有样,只是会聚不会散,一拳打在空气上,声势倒是不错,可是有什么用呢?你这阵法只会了一半,死了可怨不着我。我告诉你这些,你是不是死的明白了?你是不是要谢谢我?哦,你不会死,你只是筋脉尽断,放心,死不了。哈哈哈!’那青年说完就扬长而去了。”干瘦青年几乎一口气说完了这些,松了口气,却见穆铁的脸已经不是铁青色了,而是墨青色,穆铁的脸在不停地抽搐。那干瘦青年赶忙说到:“那个青年真是恶毒,家主你要为大公子报仇啊!”

  穆铁不说话,挥了挥手,干瘦青年也是知趣,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穆青就在黄玉城外的一个小茶驿,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人要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