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10:27:1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战之过
  4. 第一章 相遇

第一章 相遇

更新于:2018-03-18 18:43:11 字数:2448

  秋雨不期而至,夜已微凉,寒风起,白露凝,衰荷残,绿叶渐黄。

  离州城外,破落山庙中,一个八九岁的男童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电闪雷鸣,隐约之间,恰巧降下雷火劈在一株参天大树之上,顿时火光漫溢,照亮了四周同时也有少许微光洒进了破庙里。

  男童被这天威所摄,不安愈胜,竟然哇哇大哭起来,似乎是在恐惧,又好像是在宣泄。破旧肮脏的衣服并不能掩盖本身的材质,这是上等的丝绸才能编织出的服饰,纹理精致巧妙亦不失寓意吉祥,只是这些已经不再重要了,对于柔弱不堪的孩童而言,最重要的是温暖与呵护。

  连绵的大雨最终还是浇灭了雷火,黑暗再次袭来,男童却停止了抽泣,站起身,捧了一把柴草摊在地上,又捧了一把柴草将平躺在地的身子盖严,不多时,便进入了梦乡。

  太阳升起,麻雀叽叽喳喳在枝头上叫个不停,围绕在烧焦的大树旁久久不能离去,男童早已睡醒,此时正看着远处发呆,时而傻笑,时而伤悲,时而目露凶光,时而愁容满面。

  突然远处传来粗狂的人声,似乎是两个男人在激烈的争论,男童顿时惊醒,连滚带爬将将避开两人的视线躲进了庙中石像的后面。

  “国破家亡,你我如同丧家之犬,何处安身?霸皇早已颁下诏令,凡叶国上下有术之士尽诛,你我虽弱小可也在名单之列,与其在人群里惶惶不可终日,倒不如在这大山中归隐,不问世事!”此人瘦弱矮小背着一把古朴的瑶琴唉声叹气的说道。

  “矮七,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叶皇对你不薄,在芸芸众生中慧眼识珠,视你为肱骨,若不然你怎能有往日风光无限,如今叶皇殒殁,都城被毁,可是你就没有一丝的痛苦?如果你还有半分愧疚,就应该为叶皇报仇雪耻!”此人书生模样却背着一把墨绿色的长剑义愤填膺的说着。

  “高穹,你不必激我,没错叶皇给了我机会,给了我无上的荣耀,我刘琮没齿难忘,可是只靠你我之力能成事吗?自古以来国家之间的杀伐少吗?更何况叶国本身就弱小,就算能建起一支义军,较之霸皇的虎狼之军如何?我看还是顺其自然吧,如果有一天,有可能为叶皇报仇,我这条贱命丢了也在所不惜,现在我只能保全自己,等待时机。”

  刘琮在柴草旁坐下,轻抚瑶琴,悠悠的琴声传播开来,仿佛是在诉说一段伤心的往事,让人情不自禁的深陷各自的回忆之中。

  高琼回身看了一眼兀自陶醉的刘琮,愤懑的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一曲罢了,余音未歇。刘琮看了一眼庙外的白云,长叹一声,又起身开始打量这尊凶神恶煞的石像。

  这尊石像面目狰狞,虽然雕刻的粗陋简单,但是神态样貌已经有了当年的几分韵味。

  “恶年,我要是有你这种一往无前的魄力就好了,不畏生死,只求心中快意,就算是遭受万火焚身,依旧坚决!”刘琮看着恶年的雕像有感而发,恶年是力宗的大成者,拥有无上神力,一力破万法,嫉恶如仇,睚眦必报,在万年前被敌人骗入陷阱,终不能抗万火侵蚀,化为飞灰。

  “呵呵,我怎么可能成为你,快意人生于我而言,实属浪费。顾虑太多,想的太多,难道就是错吗?有时婉转阴柔亦可杀人!”刘琮自言自语的说着心中的怒火,又一次弹起瑶琴。琴声侃侃,绵柔处不失流畅,伤心意里暗藏步步杀机,突然琴弦勾动了天地灵威,金光闪耀,一闪即逝,此时琴声戛然而止。

  近处的石像竟然拦腰而断,上半身斜斜的滑落到地上,碰的一声砸出一个大坑。

  “啊!”一个清晰稚嫩的声音从石像背后传来,传入了刘琮的耳朵。

  刘琮并不惊讶,一边将琴装入木盒中,一边说道:“出来吧!”

  没过几秒钟,一个惊慌失措的男童趔趄着从石像后面走了出来。刘琮抬头打量着这个男童,粗制的草鞋糊在脚底,破烂的衣服黏在身上,满是污垢的面庞宛若黑色的狸猫油光锃亮,只有一对湿润的眼睛赤裸裸呈现在他的面前。

  “小娃,你是哪儿里人?家在何处?为何一个人来到这荒山野岭?”刘琮一连问出三个问题。

  男童似乎在回忆,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不多时便瘫在地上,泪水止不住流淌。

  刘琮见此情形,猜想多半是个家破人亡的流浪儿,不知为何,他心中不由得充满了对这男童的同情,心平气和的再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童低头不语。

  刘琮又问了几句,男童就像是没了舌头的哑巴一般对他的问询充耳不闻,仅是低着头,无力的蹲坐在地上。

  询问无果,刘琮无能为力,转身朝着庙外走去,刚迈过门槛,似是不甘心,回头又问了一句:“我要进入这无尽的大山中生活,这山中野兽众多,你要是想活命,可以跟着我。”

  说完,刘琮再无多想自顾自走着,走了大概半刻钟,一个气喘吁吁地身影跟他越拉越近,刘琮会心一笑:“看来并不傻。”

  半月之后,一处空幽的山谷中,两个身形相当的人影停下了脚步,这两人正是厌倦战争的刘琮和孤苦无依的男童。

  “山儿,你看这处山谷,雨水适宜,细风由南往北清凉温润,前首是一座高耸的山峰绝壁,两侧平缓却不能遮住阳光,因此树木繁盛,更为难得的是这里竟然有一座湖,不大也不小,看情形与地底潜水相连接,是活水。如此有高山流水,有鸟兽嘶鸣,有林木野果,有风和日丽,真是居住的绝佳之地。”

  山儿不是别人正是刘琮身旁的男童,这名字是刘琮给他取的,对此男童并不反对。半月的时光,两人初步建立了信任,山儿也会不时说上几句话,只是不曾透露半点自己的身世。

  此时山儿听到刘琮的话语,觉得有些道理,点了点头。

  “我们可以在地势稍高的地方搭几间木屋,然后开辟几条小路,一条伸向湖畔,一条伸向密林间,一条伸向前面的山峰,嗯,再有一条伸向现在这个位置,你看怎样?”

  “为何通向山峰?”山儿不解。

  “当然是为了登峰看日出。”刘琮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为何通向这里?”山儿再次发问。

  “记住来时方向总不会有坏处。”

  “我觉得只一条路就够了。”山儿刨根问底。

  “额!你的感觉没错,只不过这要看具体情形,你看那边是一处沼泽,泥泞不堪且危险异常,只能绕道。”

  “我还是觉得只一条就够了。”

  “好吧,你赢了,是我错了,总想着直来直去,却不曾想过曲线也是捷径。”

  “你在说什么,我是说再开辟一条路通往那棵野果树,这野果真的很好吃。”

  刘琮听罢,苦笑不已,心想一个孩童怎么能以常理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