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29:2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幻皇
  4. 偏宅的秘密(上)

偏宅的秘密(上)

更新于:2018-03-15 20:20:10 字数:3317

字体: 字号:
  战侠的卧室面积不算太大,充其量比一般人家稍稍大一点,不过这里的人们对于家具摆设倒是没什么讲究。

  整间房子是坐北朝南的走向,开门就能看到一个方桌和两把木椅,东墙是一整片的书柜,不过上面的书他确实没怎么看过。

  西侧则放置着他那张超大的卧床,这张床自他搬来就摆在这里,他也懒得换了。在这张床上睡了十几年,也没发现丝毫的异样。

  可就在他刚刚坐起来的一瞬间,明显感觉到了靠墙的内侧明显向下一沉。战侠睡觉的时候都喜欢睡在外侧,极少靠内侧睡,今天心理受到了打击,躺在床上的时候不知不觉竟然翻身躺在了内侧,所以才发现了不同。

  他愣了一下,把屁股稍稍的抬起来一点,然后又坐了下去,身子很明显的向下一沉。床上的被褥铺了很多层,厚实保暖,战侠侧身起来,一层层地掀开被褥。

  此时,他的心理不由得有些紧张,从刚才下沉的的感觉来判断,床内侧的下方肯定是有一个暗格,并且这个暗格安装得很巧妙,在数层被褥的掩盖下,平躺上去完全不受力,根本发现不了,只有恰好坐在上面的时候,才能感觉得到。

  战侠的动作很慢,他不清楚这暗格下面有些什么,无论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他都需要小心翼翼的对待。

  虽说他有些紧张,但心里也开始有些微微的期盼,希望小说中那些奇遇能够降临在自己身上。

  床上铺着层层叠叠的七八层被褥,当他要掀开最后一层被褥的时候,外传传来一阵响声,吓得他浑身一抖,心跳猛然加速,仿佛是一个偷东西的小孩被发现了一般。

  “砰砰砰”外面传来一阵用力的敲门声。

  得知是敲门声,战侠稍稍放下心来,可看到还有一层被褥就能知道下面放得是什么了,又不由得有些气恼,不知道外面是谁,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揭开谜底的时候才来。

  战侠无奈地将被褥重新铺好,听得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响,可想而之外面的人是等得着急了。

  他下床穿上鞋子,慢慢悠悠的走出去开门。借着这短短的路程,他需要平复一下心情,虽说这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敲门声仍在继续,到最后战侠不得不小跑几步,来到门前伸手拉开门拴。之前支持战耀晨的亏,这次他聪明地向后退了一步,防止再出现那种乌龙事件。

  门外是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男人,身高要比他高出一头还多,身材略显消瘦,却是气质儒雅。

  战侠看得来人,微微一愣,随即躬身行礼道:“父亲。”

  此人正是战侠的亲生父亲,战氏一族的现任族长——战覃。

  战覃面带忧色,待见战侠神色如常,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佩服儿子的好气量,可他却不知道,战侠的心境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然是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敲了半天的门,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要是再不开门,我就要破门而入了。”

  战侠微微一笑,道:“父亲多虑了,我什么心性您还不了解吗?”嘴上那么说,心里却有些侥幸,虽说不知道床下放的什么,但那多多少少算是一个秘密。刚才若是再磨蹭一点,父亲破门而入,秘密被曝光了,那才叫郁闷呢。

  同时,心里又不由得有些意外,往日父亲是很少亲自过来的,即便送些东西也是派老管家过来。想到这,战侠立刻就明白了,估计他被发配到天罗城这件事,家族内部在战耀辉的宣传下早已人尽皆知了。

  看到父亲面色忧中略带着些许愧疚之意,战侠明白,估计父亲也是决策者之一。不过旋即又想到,即便父亲不同意将自己发配到天罗城去,可毕竟还有大长老、二长老等一些人,战耀辉虽然年纪不大,却毕竟是正牌的族长继承人,而自己却是一个庶出的儿子,再加上正房太太的助力之下,征得大部分人的同意还是没问题的。

  毕竟自己是一个对于家族来说没有任何帮助的废物!

  这些想法都是转瞬间的事情,自己想明白了就好。不过,两人对话间的空白,让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想事情的时间有些长了,连忙侧身将父亲进门。

  照理来说,战覃在家族间身份尊贵,落座的时候本应该坐在正位之上。可这回他却没有,而是拉着战侠坐在偏座,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战覃看着战侠,心中感慨万分,当初若不是族人反对,他是一定要将战侠母亲纳为偏房的。只可惜她的出身太低,争取到最后也只能是将其留在府内,享受偏房太太的待遇,却始终不能给其名分。

  对于这一点,战覃一直深感愧疚,更不用提这个一年才见几次面的儿子了。

  说到对于战侠的感情,甚至可以说再自己的子女当中,战覃最喜欢的就是战侠,不仅仅因为他的长子,也是因为战侠最懂事。

  可他却不知道,战侠的懂事是因为周围环境所致,若是将他和战耀辉的位置兑换,有个那么宠溺自己的母亲,估计也会和他一样吧。

  战覃知道物质是无法弥补亲情的流逝,所以对于这次将战侠外放到天罗城,他是实打实的反对。虽说他是族长,说话一言九鼎,可是毕竟有些事需要整个家族的决策层来表决,一旦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他也只能听从整个家族的意见。

  “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战侠酝酿了半天的感情,最后却只是化为这短短的一句话。

  可这话在战侠听来,却是有着不同的感觉。自从他看清自己的处境之后,便不再抱任何的希望,

  父亲这一句话,就当做是对这些年所受委屈的一种补偿吧,不管怎样,父亲总还是看在眼里的。

  战侠道:“父亲,不必说这种话,你能想着这些我已经很满足了。”

  战覃深深地叹了口气,满是愧疚地道:“对于家族的决定,我已经尽力,希望你不要埋怨我,也不要怨恨耀辉。”

  战侠笑了笑,颇具自嘲意味地道:“我懂,我都懂!”

  战覃知道自己本不应该提战耀辉说话,毕竟就是因为他导致战侠被外放到天罗城的。可不管怎么说,两人都是自己的孩子,他不希望看到两人到最后反目成仇。

  “侠儿,我知道这事对你来说很不公平,可是……”

  战侠不待父亲说完,便道:“父亲,你放心,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我知道该怎样处理。”顿了顿,又道:“其实我都想通了,去天罗城也是一件好事情,不管怎样,离开了这里,也会少一些矛盾。我已经十八岁了,既然家族不允许我修炼幻术,那我总应该为以后生活找一条出路,不可能一辈子都让家族养活。既然可以去掌管一方的生意,其实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锻炼吧。”

  战覃点点头,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也只能感叹自己有战侠这么个好儿子了。想想同为耀皇城三大世家之一的琴家那几个儿子闹得不可开交的情景,也是深感自己的幸运。

  看着战侠平静的神色,战覃犹豫了一下,很快便在心里下定决心一般,当着他的面露出手指上那颗古朴无奇的戒指。

  战侠有些疑惑,他知道父亲手上是一枚很高级储物戒指,也是当年老祖宗晋升大幻修士以后留下的,可以说是家族中最高级的一样宝物。

  可他不明白,父亲此时当着他的面将戒指露出来是何用意。

  战覃知道儿子在打量自己的戒指,当他从战侠的脸上看到的是疑惑,眼中流露的也是不解的神色时,微微一笑,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得到了高级的幻术修炼功法一般。

  战覃笑得莫名其妙,战侠是一头雾水,可他却不知道,这是父亲在考验自己。家族之中,可以说没有人不知道这个戒指的存在,也没有不渴望得到它,因为,它是族长的身份象征!

  战侠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可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贪婪之色,这让战覃很放心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战覃在战侠的注视下,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本书,轻轻地放在桌子上,随即起身便走,留下一串让战侠惊诧的话语。

  “离去天罗城还有十天的时间,抓紧修炼,不懂的尽管来问我。”

  战侠呆坐在那里,眼睛瞪着桌上父亲留下的那本书,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这算什么?算是父亲对自己的认可吗?

  不知不觉,太阳落山了,残阳的余晖透过门窗斑驳地洒在屋内。战侠在这里坐了许久,终于是缓过神来,伸手摸着书本,轻叹了一声。

  起身发现太阳竟然落山了,连忙将书收进怀里,跑出去将门关死。多亏这段时间没有人来,若是有人来看到他这里竟然出现幻术的修炼功法,那又是一件麻烦事。

  肚子咕咕直叫,已经向主人抗议了。

  战侠进了厨房,草草地弄了碗面填报肚子,连忙回到卧房。

  一天的时间里,他竟然有三个惊喜——被发配到天罗城,父亲赠书,还有床下的那个暗格。

  虽说修炼幻术很吸引他,可目前对他来说,破解床下暗藏的秘密,才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脱鞋上床,战侠开始一层一层地掀开被褥,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相当顺手,也不再紧张了。

  当只剩最后一层被褥的时候,战侠还是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猛地一把掀开了被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