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22:20:3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魂警
  4. 第一章 交通意外

第一章 交通意外

更新于:2017-04-21 17:56:30 字数:3156

  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也许是很多人的梦想,但是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所以说世事无常,任何事情都无法预料。

  警察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会觉得非常危险,其实不然,很多人当了一辈子警察也没有碰见过什么大案子,每天都重复着和上班族一样的生活。

  吴伟达,男,26岁,在21岁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当上了警察,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为了完成过世的爸爸一个未了的心愿而已,但是吴伟达并没有打算破大案,赚大钱,一步一步往上爬,干了5年了,还是在巡警的职位上,悠闲的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2011年3月16日下午,吴伟达和往常一样,开着警车从容的行驶在已经来来回回5年的正中大道,吴伟达看着街道两旁忙忙碌碌的行人,有上班的,购物的,闲逛的,约会的,让人感觉曲风市生机盎然,一片繁荣。

  吴伟达慢慢的行进着,看见前方群众都往马路中间围了上去,按照吴伟达的经验,一定又是发生车祸了,吴伟达把警车停在一旁,缓步走了过去。

  “各位!让一让,让一让。”吴伟达一边往里面挤着,一面用手拨开挡在前面的人群。

  “谁啊!……哦,警察来了。”一个人刚想嘟噜两句,回头一看是警察,就没敢往下说了。

  旁边的群众看是警察,也自觉的给吴伟达让出一条道来,吴伟达上前走去,看见一辆白色轿车,挡风玻璃和车窗都是单面的玻璃,在外面看不见里面的情况。车前方有一个女人被撞到在地,伤势应该不是很严重,女人用左手撑着身体,右手捏着小腿,小腿因为在地上擦了一条小口,少量鲜血正往外冒着,只是因为女人小腿皮肤太白了,所以看起来特别的扎眼。

  吴伟达看了看倒在地上一脸痛苦的女人,又看看白色轿车,轿车司机并没有下车,吴伟达掏出本子和笔,然后来到驾驶室旁边,用手敲了敲黑色窗户,但是里面的司机好像没有太大反应,以前司机肇事后,因为过于恐惧不敢开窗户的事情也是常有的,所以吴伟达也并不感到奇怪。

  “我是巡警吴伟达,请配合一点,打开窗户。”吴伟达又用手在车玻璃上敲了敲,比上次稍微用力,催促司机下车。

  通常情况下,肇事司机都会比较配合的打开窗户,接受巡警检查,只是这一次好像并没有按照吴伟达所预料的那样进行。吴伟达有点觉得尴尬了,毕竟旁边还有很多群众在围观。

  吴伟达这次用手掌使劲不停的拍着车窗,一面大声喊着:“里面的人出来!”

  吴伟达就这样僵持了大概5分钟,还是没有结果,吴伟达不得以只得用通讯器叫来了同事,10分钟后,周围的同事都陆续赶了过来,5个人最后也没有办法,只得想办法把玻璃敲碎了,这么倔的司机,他们也是第一次遇见。

  吴伟达在路边找来了一个石头,使劲儿往玻璃砸了十几下,玻璃最后被敲碎,叮叮的散落了下去。

  看见玻璃碎去,吴伟达看着车里突然睁大了眼睛,里面居然没有人,吴伟达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自己一直在旁边,司机绝对不可能从车里逃脱,但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在就这样出现了。

  旁边的几个警察也都愣了,难道大半天的自己撞鬼了不成?几个警察伸手从里面打开了保险,把车门都打开了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但是确实没有半个人影。

  “小吴,你是不是和我们开玩笑呢?刚才司机是不是跑了?”平时和吴伟达关系挺好的江明水不可思议的问到。

  “是啊,吴哥,车上没人啊,刚才是不是人太多了,司机趁乱跑掉了,你没看见?”年纪较小的张启仁也纳闷的问到。

  吴伟达是听见了老江和张启仁的话,但是吴伟达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者说吴伟达现在已经无暇回答了,吴伟达内心现在充满了疑问,难道刚才司机真的趁乱跑掉了?

  吴伟达呆了一分钟,老江和张启仁看吴伟达神色不对,用手攘了攘吴伟达:“小吴,你没事吧?”老江关切的问到。

  “老江,小吴,你们处理一下这里的情况,我先回警局。”吴伟达说完,匆匆的向警车跑去,拽开车门,窜上警车,发动警车往警局飞快开去。

  老江和小吴看着远去的吴伟达,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吴伟达很快就来到警局,奔向情报科,吴伟达一推开情报科的门就喊道:“小孙,快点把正中大道的天网监控录像调出来。”

  “吴哥,什么事儿啊,这么着急。”孙文文从来没有见过慢吞吞的吴伟达这么着急,好奇的问到。

  “先别问了,快找出来。”吴伟达一面擦汗,一面催促孙文文。

  孙文文见吴伟达这么严肃,也不敢多问,马上把正中大道的监控录像调了出来。

  “大概40分钟前出了一起小车祸,你往前调一下……对对对,就是这辆白色的轿车,就从这里开始看。”吴伟达指挥着孙文文,调到车祸发生时的地方,吴伟达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显示器,生怕自己漏过了一个镜头,连眼睛都不敢眨。

  车祸几乎就是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的,自己在现场,非常清楚当时的情况,要是肇事司机从车上下来并逃走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显示器里面也并没有发现有人从车上下来。

  “小孙,再看一遍!”吴伟达不相信的又叫孙文文重放了一遍录像,但是画面中的的确确没有看见有人从车上下来。

  “小孙,你看见有人从车上下来吗?”吴伟达问坐在电脑前的孙文文。

  “没有啊,怎么了?难道肇事司机不见了?”孙文文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恩,不见了,不对,是消失了,就这样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吴伟达哭笑到。

  “消失了?但是明明有人开车啊,为什么就消失了呢?”孙文文还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当然,这样的事情不管是谁都已经超过可认知的范围了。

  “小孙,你再帮我查一下这辆车的来历。”虽然吴伟达不是一个特别积极的警察,但是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吴伟达都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孙文文,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着,不一会儿,这辆车的资料就从数据库里面找了出来。

  “车牌QG1889,白色F型轿车,车主叫顾天生,男,曲风市人,现年57岁,职业:成明大学物理教授,家庭地址:曲风市照天路照天雅墅小区186号。”孙文文照着电脑上的资料念到。

  吴伟达那过放在桌子上的笔,迅速的把地址记住,然后转身就向外跑去。孙文文纳闷的看着吴伟达的背影,总感觉今天的吴伟达非常特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孙文文苦笑了一下,也许是从来没有看过慢吞吞的吴伟达动作这么快吧。

  吴伟达走出警局,发动警车,朝着照天路开去,照天路的照天雅墅小区是曲风市出了名的高档住宅区,这里住的都是曲风市一些比较有名的有钱的人士。不过这个叫顾天生的人吴伟达并没有听说过,毕竟曲风市在中国来说还是算一个中等城市,有权有势得人太多了。

  向门卫表示了身份,门卫打开金铜色的大门,吴伟达才开车进入小区,吴伟达一面张望着,寻找别墅186号,这里随处可见高档轿车,每家门前都自带一个小花园,看起来非常高档,吴伟达小时候也希望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只是后来慢慢张大就已经不怎么胡思乱想了。

  顺着田园风格的小道,吴伟达很快就找到了186号,和其它的房屋一样,从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因为今天发生了怪异的事情,所以吴伟达现在觉得房屋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

  吴伟达下车,按了按门铃,约莫过了1分钟,才看见一个保姆打扮的中年女人出来。

  “请问您找哪位?”中年女人隔着铁门问到。

  “我是曲风市警察局第二分局的巡警,我想找一下顾天生。”吴伟达出示了一下警察证说到。

  “顾老爷今天不在家,您还是改天再过来吧。”中年女人听吴伟达是警察,略微惊讶的说到。

  “今天早上车牌为QG1889的F型白色轿车在正中大道涉嫌危险驾驶,我们查证是顾天生的车,请配合一下。”吴伟达一定要进到房子看看。

  “但是……”中年女人刚想说什么,这时房门又打开了出来一位年轻女人约莫20岁左右,张的秀气可人,年轻女人向着中年女人说到“张姨,让他进来吧!”说完,女人向着门外的吴伟达点头笑了一下。

  吴伟达心里猜想,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顾天生的女儿吧,别墅的门打开了,吴伟达向开门的张姨说了声谢谢,大步向屋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