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4:07:4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超凡仙术
  4. 引子

引子

更新于:2018-03-18 16:37:14 字数:2541

  仙界仙殿被魔神闯入,魔神大杀四方,魔神的威能只有仙帝才能抵挡,魔族大军早已溃败只留下魔神一人拼死抵抗。

  魔神施展真身,如同一座大山在仙界肆意破坏着,仙帝却还在前线没能赶回仙殿,仙界守卫们抵抗不住魔神之威,在不断逼近仙殿后方的仙寝,那里还有刚刚出生的婴儿,那是仙帝之子,仙帝唯一的儿子,仙帝前不久才产下婴儿奔赴战场,魔族也是看中这一点才准备这一场斗争,却没想到西方佛门也参了一脚,将所有组建的势力全部瓦解。

  仙帝率领大军在剿灭自己的族人,战败回去颜面尽失他的魔神地位也会不保,他需要给仙界一个重创这样魔族的其他族人能够原谅他家族所以孤身一人潜入后方杀戮那些比他弱小的仙人。

  “将军仙帝未归魔神我们抵挡不住。”守卫的焦急之色守门将军尽收眼底。

  “所有人镇守防线,后方就是仙帝之子,如果有什么闪失我必当自刎谢罪,守不住仙殿那也要保住仙帝之子。”

  残余的仙界守卫听令组成仙阵防御,虽然没什么用,但是能阻挡魔神两下攻击也算是拖延了时间。

  镇守将军从仙殿宝库将轮回镜取出,来到仙寝那里的婴儿还在闭眼萌睡,红色的肚兜让他看上去格外可爱,外界破碎的声响,紧随着人员的惨呼知道守卫们已经防不住了,魔神的突然降临来的太突然身为护卫将军的他有着直接的责任,仙殿已经破碎不堪,这里仅存这他和仙帝的儿子,望了望这个小家伙。

  “希望你能活下来,这样我就对仙帝无愧了。”

  轮回镜光芒一闪将婴儿收入其中,下一刻强大的力量爆发了出来,仙界悬浮在空中的山岩全部崩裂粉碎,化作火球飞往人间,不远处的仙帝看着眼前的一切仙受到了情绪的波动失去了效用,从空中摔落下来。

  “仙帝您没事吧!”后方的将军连忙接住了仙帝。

  “仙殿没了你说有没有事!好狠的魔神,发觉我的气息竟然自爆。准备一下进攻魔族,我要他们灭族,去往神界请求援手。”仙帝惊呼疯狂的语气喊出了这个命令。

  “仙帝这么做不妥。”后方的将军感觉这个不太妥当,神族虽说是同盟但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借兵,之后还会伴随着诸多的问题。

  仙帝眉头紧皱看着发言的将军:“有何不妥,这是我下的命令不从者杀无赦。”

  “听从仙帝号令。”其余将士看了看刚才的将军一眼,对他们而言仙帝的命令才是一切,那名将军也是叹了一口气也算同意了仙帝的命令。

  仙帝那傲然的身姿树立在空中,自己的孩子伴随爆炸死亡,愤怒已经不能形容她现在的心情,需要魔族的鲜血洗刷心中的火焰。

  ......

  仙魔大战,人间暗淡无光,天火降临,所有人认为末日来临,火球砸入山脉引发各种灾难,随后的几年底下的凡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仙界的仙法秘籍流落人间,那年之后凡人们开始了修仙的旅程,人们称之为仙门世纪。

  仙门鼎立的时期,仙帝派人下界回收那些散落的典籍仙器,迎来的是那些修仙人的又一次进阶,资质好的被送往仙界,也就有了升仙一说,仙器典籍遗落很多,但是随着修仙的潮流也让原本跌入谷底的仙界再次重回生机。

  “轮回镜还是没有消息吗?”

  “回仙帝,没有但是属下派人已经努力寻找。”

  仙帝甩手一个茶杯摔碎在地,吓得那名小将浑身发抖,仙帝脾气最近变得暴躁也有耳闻,看来这次要遭殃了。

  “给你一年时间再不找到会有人顶替你的位置。”

  “是。”小将士唯唯诺诺的答应着,他已经看到自己的结局了。

  轮回镜本身就是能够屏蔽上天窥测的神器,但凭着眼力在凡间寻找如何能找到?

  上界一天人间一年,世间变换,修仙鼎盛带来的却是灵气的匮乏,这个世界的灵脉被使用过度,天罚随之而来,修仙的步伐被阻挡,能修仙的人越来越少,那些修仙门派无一被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仙人成了过去式,其余高等世界与凡间的通道关闭,接下来来的就是黄帝的时代,神话历史伴随着谣言不断改变,成了如今的神话故事,那些仙法消失随后而来的就是武学的天下,武者为大,战乱三国鼎立,武技成就了这个民族的最强战力。

  世界开始分化不同国家不同地方开始争斗,世界大战开启了新的篇章,一个走向科技的时代,这里的人们崇尚科学,科技的进步使得他们以为以前的一些东西都是封建迷信,那些大师都是披着那些所谓学术出来骗人混饭,而真正的大师却隐藏于人群之中,然而热武器的发展武学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

  七月下午天气说变就变原本炎热的天气被雨水冲刷降温,施工地早已没人,雨天的施工极为危险,那些工人早早下班,那些被抛开的泥土边上那些残留下来的易拉罐正被一个女子弯角捡起,雨下的再大也没能阻止她,蹒跚的走着不断的将那些瓶瓶罐罐装在白色的布袋中。

  这天的雨水来的特别猛烈,脚下的泥水松软开始向下滑坡,她的反应慢上一步随着泥水滑落下来。

  “哎呦~这天气说变就变,不景气啊!”

  女子五十来岁,她的丈夫原本是个有钱企业董事长,但是中了别人的暗算董事长的位置被夺取,夺取他位置的人正是自己丈夫的亲弟弟,夺权篡位让自己丈夫深陷自责,像是突然丧失了斗志,他们被赶出了原本的别墅住在一出租的小房间内,她知道自己丈夫的才能,她在不断的为自己丈夫筹集资金让他东山再起,却没想到这个小舅子做的十分彻底,没人敢支援他们。

  他们是从创业开始就在一起了,一起打拼出来的商业帝国被掠夺谁都不好受,尤其是自己的丈夫他的心血全部投入在那里,他的内心创伤更为严重。

  女子无奈叹气,希望自己丈夫能够振作起来,自己女儿还在国外,在事发之前已经将存款打入她的银行卡中,嘱咐过让她不要回来。

  女子不断的揉着脚踝,看着满手的易拉罐散落立马重新装回,她需要一笔资金支持自己丈夫,现在也只有这个方法,其他资金来源都被剪断,但是她相信会有东山再起的那天。

  就在捡起最后一个瓶罐的时候雨水中露出意志娇小的手,那是婴儿的手掌,女子一惊,雨水已经快淹没小手,人命关天,连忙抓住那个小手,小心翼翼的将泥水拨开,小孩的头露了出来,红色的肚兜竟然还在迷糊的呼吸,好像没有吸入泥水,堪称奇迹,女子抱起婴儿的那一刻,脚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硬硬的,随着感觉摸去,是一个古老的铜镜,从外表就能看出,以前丈夫有收集古董的爱好,虽然她不是专家但也能看出铜镜的不凡,一个想法悠然而生,这个婴儿就像是她的福星。

  不断的逗弄着怀中的小家伙,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出现的,这就像是上天给予她的提示,抱着孩子带着铜镜来到了一家典当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