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0:14:0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希翼之城
  4. 第一章 远道而来的牧师

第一章 远道而来的牧师

更新于:2018-02-26 10:07:22 字数:2140

字体: 字号:
  小乔巴望着那俩小不点离去打身影,心中的无名火熊熊燃烧,当即就恨不得冲上去一人一巴掌把他们全部扇倒,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可是,小乔巴却不敢这样做,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屋子里的人正平静的望着他。夏季的灌木丛长得异常茂盛,可小乔巴却能感知到那两道目光穿透了杂物落在了他的背上,让他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在这个颇有些凉风习习的夜里,小乔巴却满头大汗,心中惶恐至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在屋里老神安在坐着的那个人,是一个远行而来的牧师。

  话还是要从几个月之前说起。

  小乔巴的父亲,也就是老乔巴在初春春耕的时候突然就累倒了,不过他也没有多给家里添麻烦,没几天就撒手人寰了。小乔巴也没有过多的伤心,反而心里多的是一种淡淡的憧憬:哪一天自己也这样早死就好了。

  老乔巴的遗产也不多,除了村外那几亩薄地之外剩下的就只有这个破破烂烂的小屋子了。在这些遗产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小乔巴的姓氏也是从老乔巴那里继承而来的。

  在这个时代明显是有葬礼一说的,但是以小乔巴的家境明显是请不起前来做弥撒的牧师,只能自己老老实实的挖坑,埋人,填土。望着土里那紧紧闭着的苍白的脸庞,小乔巴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才继续填上最后一捧土。

  早死有时候并不是一种悲哀。在这个世界里,早死甚至是一种幸运,一种小乔巴羡慕不来的幸运。可是谁都没有注意,包括小乔巴的两个弟弟妹妹,那一滴泪重重的摔落下来,摔在土上随即消失不见。

  老乔巴生前不是凉薄之人,死后却几乎没人来送他走完这最后一段路。说来也是巧合,就在他入葬这一天,外面远道而来一个奇奇怪怪的人,甚至连小乔巴的弟弟妹妹之后也去瞧热闹。在他们心里,看热闹明显比送老乔巴要好得多。

  不过小乔巴没有去,春耕要忙碌的还有太多太多,他没有这个时间去挥霍浪费。

  老乔巴也就理所当然的被人们抛弃在脑后。人们称呼依然管这个人叫乔巴,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无论是之前还是以后,乔巴永远都代表着一个人,并且理应如此。

  在春耕后的两三个月里,忙碌的生活让小乔巴感到越来越疲惫。不过在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里小乔巴还是能够明显的感受到了一些不同。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每天小乔巴忙碌一天回来招待他的饭是越来越难吃了。

  小乔巴本来是不讲究这些的,一开始以为是小十一十二因为老乔巴的离去导致的,倒是也忍耐了些时日。小十一十二是小乔巴的弟弟妹妹,他们并没有正式的名字所以一直是以出生的日子来代替。直到今天他回来的时候,看到了自家泥土垛里冒出了滚滚黑烟才是真正骇了一跳,一脚踹开摇摇欲坠的门,也顾不得心疼那扇明显使用次数已经不多的木板,目光直接盯紧了屋角那冒出黑烟的那口大锅。

  “还好锅没有烧坏”,小乔巴暗想,可是他的心里却无法抑止的燃起了熊熊怒火。屋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这在小乔巴看起来是无法接受也是无可理喻的。

  等火灭之后,小乔巴惋惜的看了一眼锅里的由于没水已经烧干了的黑乎乎的食物。这种食物他再可惜也是不能吃的,腹泻能要人命这种事情可是真真正正曾经发生在小乔巴眼前的,所以再饿他也不敢动用这种食物。

  他一脸阴沉的坐在屋里,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天蒙蒙黑的时候,这所破破烂烂的屋子外才响起了兴高采烈的讨论声,还没等小十一踏进家门,就感觉身体高高的飞了起来,像一口破麻袋似的重重落在屋角,脸上犹存着之前讨论的高兴和新增添的几分惊魂未定。

  小十二是女孩,第一瞬间就发现了脸上阴云密布的小乔巴,什么话也不敢说,快步跑到小十一身边,把他拖起来,低着头,死死的捏着衣角。

  “你们俩干嘛去了?”小乔巴捏着拳头,一字一顿的问着他俩。

  小十一勉强站了起来,两人已经发现了屋角那口已经没法再用的大锅,愧疚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可是两人还是紧紧的抿着嘴角,摇着头就是不说话。

  小乔巴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了。他高高的扬着手,可等他看到那两张几乎一样似曾相识的倔强的神色的时候,心里不知道怎么就被被触动,手就再也挥不下去了。

  他重重的哼了一声,迈步走向自己的卧室,而屋子里的事情只能明天再想办法了。至于小十一十二的表现则在小乔巴心里密布了一层阴霾。

  是夜。

  小乔巴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了。一轮清幽一轮血红的月光轮流洒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庞凭白添上了一抹诡异之色。

  他突然听到了屋子传出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本来疲惫至极的小乔巴这时候平时已经沉沉的睡去,不过极度的饥饿把他从睡梦中揪了出来,恰巧让他听到了这些声音。

  本来他是不想理会这些是事情的,家里本来就已经是一贫如洗,耗子进来都要捧一把眼泪出去,更何况是窃贼呢?小乔巴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个来回,最终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悄悄的走出卧室,仔仔细细的观察屋里的环境。

  小十一十二不见了!这是小乔巴得到的唯一结果。破大衣尚残存着温热,绝对是消失没多长时间!小乔巴什么也不多想,拔腿就追出去。这不追出去还好,一追出去就发现这俩孩子尚且没有跑远,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走,月光把他俩的影子拉得很长。

  福至心灵之下,小乔巴也悄悄的缀在后面,直到小十一十二进到了一个屋子里面,顺手关上了门。

  那个屋子的主人小乔巴也是之前干活的时候偶然听人说过,是一位外来的牧师居住的。

  这位牧师,是一位马克思神的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