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4 17:46:42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德鲁伊末世行
  4. 第三章 威胁

第三章 威胁

更新于:2017-04-21 17:42:52 字数:2418

  张峰刚放下手机,就听见门外传来多人争执的喧哗声,隐约间听到“韩梅”两个字。

  “韩梅?那个跟自己一起被撞的女生?”张峰轻轻起床,来到医院的过道中。

  一个面容愁苦的中老年男子正拉扯着另一个男子,哀求着说道:“黄老板,我女儿小梅被你撞残了,现在还昏迷不醒,你就给两万,连药费都不够啊!您可怜可怜小梅这孩子,再多给点医药费吧!”

  那黄老板正是黄道文,撞伤张峰和韩梅的肇事司机。

  黄道文皱眉道:“你干什么,有话说话,不要拉拉扯扯的。”说罢,就猛地一甩手甩开韩父,还嫌弃的拍了拍被抓的袖口。

  韩父本就瘦小,女儿遭此大难正是愁苦万分,看守了几天病人后身体更为虚弱,被黄道文一甩,一时没站稳,直直就倒了下来。

  “大叔,小心。”张峰一出门就看到这场景,立即一把扶住,转头对黄道文说道,“黄老板,说归说,不要动手。”

  “你小子又是谁?”黄道文冷冷问道。这时,一名一米九多的壮汉附到黄道文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黄道文恍然大悟道:“你就是张卫国的侄子?你不是昏迷吗?”

  “是的,我刚醒。”张峰沉色道,撞了人都不认识受害者,可见这黄道文确实不是什么好鸟。

  黄道文大度地摆摆手,不屑道:“算了,我跟你叔的一个朋友是同一个村出来的,也算是自己人,懒得跟你一个小孩子计较,年轻轻的,不要学人家多管闲事!”

  张峰心中暗怒,面上却轻笑道:“那我就要叫您黄叔了,黄叔,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黄道文一怔,指着张峰呵呵笑道:“哈哈哈,你小子倒会顺杆爬,我喜欢你!今天叔正要来看望你,那天撞到咱们自己人,真是不好意思。猛子,给他五千,当我赔礼了。”黄道文手中的车钥匙一晃一晃,钥匙上的标志正是大名鼎鼎的小牛。

  原来自己是被小牛撞的啊!张峰悠悠然地乱想着。

  黄道文身后那一米九的壮汉立即站出,从包里数出五千递给张峰。

  撞晕七天就五千?还开小牛呢!真够小气的。张峰毫不客气接过钱,心中想着,来看望自己,骗鬼去吧,刚才如果没有这保镖的提醒,估计还不知道自己是谁。

  不过,张峰在异界生活了200年,早已不再是幼稚天真的少年,并不打算揭破。自己既然没有问题,还因祸得福到异界生活了200年,就懒得再跟他计较了。

  韩父一看到钱,立即冲上道:“黄老板,黄老板,小梅还躺着,等钱手术呢!您就开开恩吧!”

  黄道文面无表情地道:“韩老弟,小梅的事,我也很痛心,但是感情归感情,道理归道理,那天的事故,是双方的责任,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修车就花了100多万,可没找你要一分钱。”

  “啊?100多万?”韩父被这天文数字一吓,立即呆在原地,花白的头发在空中无助地颤抖,口中喃喃道,“为了给小梅手术,我已经把家里的钱全花了,还借了3万块,没钱修车了啊......”

  黄道文接着说道:“所以呢,咱们各退一步,我不找你要修车钱,你也别找我赔你药费。”

  韩父听到这话,心中无限悲苦,眼泪顿时流了下来,突然坐在地上,捂着脸无声地哭泣,啪嗒啪嗒的流在地上:“这该怎么办啊,小梅她妈还生病在床呢!”

  张峰看着一个大男人哭得像个孩子,心中很是不忍。

  张峰本来不打算管韩梅这事,这世上的不平事多了去了,他又不是国家领导人,哪管得了!

  但这黄道文实在太不像话了!张峰想了想,还是出口道:“这韩梅挺可怜的,黄叔,您手里随便漏点就够她治病了,就当结个善缘呗!”

  黄道文奇怪地看着张峰,像看什么珍稀动物,这年头打抱不平的人太少了,问道:“你认识她?”

  张峰干脆地说道:“不认识。”

  黄道文目光顿时阴冷无比,寒声道:“那跟你有屁关系!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小子,看你是熟人,提醒你一句,别多管闲事!”

  张峰在战场上呆了上百年,生生死死无数次,在异界,这种程度的恐吓,连三岁小孩都吓不住。

  张峰心中不屑,嘴上轻笑着说道:“呵呵,一个行人撞了车,怎么可能给车子带来上百万的修理费,黄叔你说笑了吧!”

  黄道文被人当面戳穿,顿时恼羞成怒,快步走到张峰面前,脸离张峰的脸最多十公分,瞪着张峰的双眼,暴怒着压低声音道:“小子,再提醒你一次,别多管闲事!可能你年龄小,还不知道害怕,但小心祸及家人!你叔张卫国,开了个运输公司,我分分钟让他开不下去,他还有个女儿叫张雪,在京城上大学,越猴国那里的男人最喜欢中国女大学生,你不希望你堂姐出什么意外吧!”

  黄道文从底层爬出来,自然精明无比,撞人当天就查清了张峰和韩梅的祖宗八辈,确认没有自己惹不起的人后,才敢来这里嚣张。

  居然敢用自己的亲人要胁自己!张峰顿时杀心大起,脸上掠过一丝杀机,在战争中存活了百年的大德鲁伊,手中沾染着无数鲜血的残暴战士,多久没被人要胁了?现在居然有人敢要胁自己的亲人,很好,真的很好,看来地球的生活也不会太无趣啊!

  张峰强行按捺下心中的暴虐,装出一副害怕样子,低声道:“我说错了,对不起,黄叔。”

  黄道文看着张峰躲躲闪闪的眼光,脸上掠过一阵鄙夷之色,不再搭理他,伸手从保镖的包中掏出一万块,直接扔在韩父身上,俯视着韩父说道:“喏,这是最后一万。姓韩的,别再来纠缠我,下次没那么好说话了!”

  “走!”黄道文转身离开,看都没看张峰一眼,保镖紧紧跟上,临走前还狠狠瞪了张峰一下,透出毫不掩示的威胁意味。

  张峰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离开,在心中给黄道文判了死刑,这里毕竟是地球,还是一个秩序的世界,不好当众杀人。

  至于那个一米九多的保镖,作为精灵的“黑暗行走者”中的一员,张峰完全有资格对这种没经过战争洗礼的小菜鸟不屑一顾。

  在异界,体型,从来不是评价战斗力的标准!

  张峰轻轻拉起韩父,把黄道文给自己的五千递了过去,轻声说道:“韩叔,我和韩梅一起被撞,也算是缘分,我已经没什么事,这五千也给你吧!”

  “这怎么好意思!”韩父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张峰又安慰了几句后,实在不想再看一个男人的眼泪,就离开了这里。

  现在是中午,正好先修炼下。黄道文?呵呵,希望今晚你不要让我失望,最好多带点钱,好给韩梅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