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0 16:40:3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天魂纪
  4. 第二章 大熊猫幼仔

第二章 大熊猫幼仔

更新于:2013-03-06 20:18:47 字数:3065

  第一章大熊猫幼仔

  昌邑郡太平镇位于九江域的中部,靠海,在这,七月的骄阳并不给人太过炎热的感觉。

  提着行李,孙雷站在一座低矮的山脚下,抬头看看山上的大片建筑:“这里,就是南明集团了!”

  南明集团是一家以制造符篆为主,拥有三千多员工的大公司,孙雷没毕业时,便签约到南明集团。

  提着包裹上山,孙雷很快来到公司门口,到门卫处报道,说是今年的大学毕业生,孙雷受到热情招待,一名负责人事的女孩引着孙雷,到一个宽敞的大厅休息。

  大厅摆满桌椅,看样子是公司的食堂,这里已经坐了三十多名青年男女,都是今年的毕业生。

  他们和孙雷一样,大都是符篆制造与自动化专业毕业,在南明集团的生产现场实习几个月后,将会进入公司的研发部或者工艺部,从事符篆的研发与生产管理工作。

  “你们好!”孙雷在人多的地方选个座位,向周围打个招呼。

  “你好!”

  “你好!”

  刚出校门,这里的大部分人都还没什么心机,热情的谈笑。

  和周围的人谈笑各自的学院、符篆知识打发时间,到上午的时候,此次南明集团签约的大学生基本到齐,人事主管拿起一份名单,点了下名,随即开始分配宿舍。

  南明集团的宿舍是两室一厅的套房,每个宿舍住四人,孙雷的舍友是三个开朗爱笑的青年,分别叫张长生,杜旭建,彭立。

  分好宿舍,众人在食堂吃了午饭,随后乘着班车,赶往各自的宿舍。

  和三名新舍友进入新宿舍,孙雷非常满意住宿环境,比上学时宽敞太多了。

  年轻人第一天认识,晚上一顿聚餐是免不了了,再加上购置新的住宿用品,到孙雷安顿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

  躺在一张完全陌生的床上,孙雷看看室内另一角的舍友,把手臂枕在脑后,心想,在以后至少两三年的时间内,自己的生活可能都是这样了。

  连续赶了两天的路,再加上白天的忙碌,孙雷很累了,很快睡着。

  第二天,南明集团的新大学生们乘坐班车,在人事部一名女孩的带领下去太平镇第一医馆体检。

  南明集团的工作强度比较大,身体素质不达标的话,是无法在这里工作的。

  一路无话,到了太平镇第一医馆,孙雷领了体检表,排队等待。

  “孙雷!”这时,一道沉闷的声音,突然在孙雷耳边响起。

  “嗯?”孙雷的眉头顿时一凝,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

  “这声音,好像是二叔?”孙雷向四周观察,却没有发现二叔的身影:“难道是我昨晚没休息好,出现幻觉,听错了?”

  “孙雷,是我,到三楼三零八号房来!”声音又在孙雷的耳边响起。

  “是二叔!”孙雷的心中一动,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向身后的彭立说了一句上个厕所,随后溜出队伍。

  来到三楼,孙雷发现三零八号房是一间单人病房,他推门进去,第一眼瞧见病床上的二叔。

  “二叔?”孙雷有些搞不懂眼前的情况。

  “孙雷,快过来!”孙雷二叔向他招手。

  “怎么了,二叔,发生什么事了?”孙雷看出二叔脸色发白,声音微颤,明显是受到了什么伤害。

  孙雷的二叔名叫孙刚,平日中,是一个坚毅的硬汉,有些身手,虽然孙雷家境贫穷,但孙刚却教导孙雷,男儿要有骨气,要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不要逆来顺受的做个懦夫,要用拳头打回来,现在,他却躺在病床上。

  “我没事!”孙刚摆手,指了指病床下一名陌生男子道:“这病床是他的,我就跟你说几句话就走。”

  看孙雷想要开口,孙刚说了一句不要插嘴,继续道:“孙雷,我长话短说,等我说完,你立刻离开这里,我们家,出事了,我现在身受重伤,你的父亲孙傲生死不明!”

  “啊!”孙雷瞪大眼睛,有些难以接受。

  一直以来,孙雷都以为自己处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中,二叔突然告诉自己这些,他有些脑子转不过弯。

  伸手,孙刚从口袋中取出一块残破的玉佩以及一张留音碟,道:“事情的原委,都在这留音碟中,你好好收起来,还有,给你这个!”

  说着,孙刚从被窝中掏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递到孙雷手中。

  孙雷低头一看,黑白相间的绒毛,两个黑乎乎的眼睛,自己手里拳头大小的,分明是一只大熊猫幼仔。

  “二叔?”孙雷疑惑。

  “好好地保存这个大熊猫,你走到哪里,就把它带到哪里,这非常重要,切记,切记!”说着,孙刚不给孙雷继续询问的机会,掀开被子下床把床下的病人放回到床上,打开窗户,纵身跳出去。

  平时受父亲和二叔的教导,孙雷性格坚强,不是遇事便不知所措的人,他看二叔已经离开,赶紧转身离开病房,同时把大熊猫幼仔揣进怀里。

  大熊猫幼仔非常温顺,不闹不叫,蜷缩在孙雷的内兜里,不怎么显眼。

  “上厕所去这么久,不会是玩大的了去吧?”彭立看孙雷回来,笑着说道。

  “可能是昨晚在那家小摊上吃坏了肚子,宿舍有厨具,以后我们要自己做饭,外面的饭菜,太不卫生!”孙雷道,脸上没什么异样神情。

  “嗯,今晚,我们就开始自己动火,四个人,大家分配一下任务,做自己的饭菜,吃着才更有意思,嘿嘿!”彭立笑道。

  对彭立来说,以前从没自己动手做饭,现在工作了,要和新舍友一起捣鼓吃的,他觉得稀奇。

  “嗯!”孙雷点头,同时他把右手伸入内兜,轻轻安抚了一下大熊猫幼仔,不让它乱动。

  体检进行的很快,不到上午,所有人都体检完,孙雷随着大家一起,乘坐班车回公司,下午人事的那名女孩领着众人到各个符篆生产车间参观一遍,到结束回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公司四点半下班,孙雷他们呆了不多会,就下班回家。

  回去的路上,孙雷向彭立他们说要去见一个高中同学,中途下了班车。

  在街上四周看了看,孙雷进入一个胡同,随便找了一家小旅店,钻了进去。

  “钟点房多少钱?”孙雷问。

  “三小时,四十个溟晶碎粒!”旅店老板头也不抬道。

  孙雷伸手从兜里捏出四十个溟晶碎粒,道:“不要让人打扰我!”

  找了一个房间,孙雷关严房门,仔细瞧瞧周围,发现这里足够隐蔽,才伸手从怀里把残缺玉佩和留音碟掏了出来。

  留音碟是一种人耳朵大小的道具,经溟晶碎粒中的能量催动,可以还原里面曾经刻录保存下的声音。

  往留音碟中塞入一个花生米大小的溟晶碎粒,孙雷把声音调到最小,放在耳边倾听。

  留音碟中传来的是孙傲的声音,断断续续,显然这段录音,录制的比较仓促,孙雷的脸色不停变幻,把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

  “原来是这样!”随着留音碟中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孙雷一把将留音碟捏碎,完全破坏。

  深吸了口气,旋即缓缓吐出,孙雷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孙傲,竟然背负着一段血海深仇。

  “原来,父亲出身于龙江郡孙家,他的母亲,被孙家主母害死,父亲隐姓埋名,躲藏孙家的追杀二十多年,而我并非父亲的亲生儿子,是他的养子,父亲还有一个亲生女儿名叫孙梦涵,从小就被许配给焚天府欧阳家的少主,父亲并不希望她嫁到欧阳家,若是我有能力,一定要阻止这桩婚姻,这块残破玉佩,便是我和妹妹相认的信物!”

  “我现在无权无势,也没有强横的实力,要撼动孙家和欧阳家何其艰难,但父亲留给我这只大熊猫幼仔,说让我千万慎重,难道,这大熊猫幼仔身上,有着什么重大秘密不成?”

  想着,孙雷把怀里的大熊猫幼仔捧在手心,仔细观看。

  大熊猫幼仔只有拳头大小,毛茸茸的,非常可爱,它闭着眼睛,不时的伸舌头舔舐一下鼻尖,样子让人怜惜。

  孙雷不是武者,没有眼力看出大熊猫幼仔的不凡,于是他不再执着,把大熊猫幼仔托在掌心,轻声道:“以后,你就跟着我,叫团团吧!”

  再次把团团放在内兜,孙雷推开房门,离开旅店。

  站在街上,看着周围人来人往,孙雷鼻子两侧的肌肉抽搐几下,深吸了口气:“为了保护我,转移孙家的目标,父亲和二叔现在被孙家追杀,生死不明,孙家,我孙雷在此发誓,绝不会让你们好过,你们施加在父亲和二叔身上的,我要你们,百倍,千倍的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