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16:28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在克苏鲁的注视下
  4. ACT 002 初见

ACT 002 初见

更新于:2018-03-16 09:31:48 字数:2259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四肢被粗糙的布料磨得生疼。我能感受到周围他人的存在,却没有听到任何的言语。四周寂静地可怕,偶尔传来的细微的喘息声和远处几不可闻的吵杂声拨撩着我现在浑噩的意识。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的大脑似乎忘记了一切,来自精神与肉体上双重的空虚感让我不能够集中注意力。这时,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靠近这里。粗犷的男声在发号施令,周围的声响也越来越嘈杂。我的大脑似乎因此变得更加无力烦躁,剧烈的头痛几乎要将我的头颅炸碎。

  突然,耀眼的阳光照射在我的脸上,原本和煦的阳光此时就像化作了最炙热的火焰,几乎刺穿了我的眼皮。一只手粗暴地伸向我的肩膀,将我扔向一边。冰冷的地板和火辣的伤口瞬间将我的意识激醒,这时我发现自己身处一座古堡之中,冷硬的砖石,狭小的窗户以及身穿链甲的剑士共同组成了一副中世纪的景象。

  “你们这群低贱的奴隶听好了!你们都是最低下,最廉价的奴隶。你们原本将会被卖给角斗场与野兽搏斗,或者被拉去边境做劳工。不管哪一条你们都没什么机会活下去。现在,你们有一个机会,北方的诺德海盗和维基亚猎户们正在攻击我们伟大的斯瓦迪亚王国。你们现在被征召成为临时士兵,只要把鲁达堡守住了,你们就是自由民了。跟着这个大个子去拿武器,然后吃点东西,战功出色的,甚至还有几个第纳尔。”

  我顺着人群,领到了一身皮甲和一把长剑。口中的黑面包苦涩难咽,害的我不得不多喝了好几口清水。发散着臭味的皮甲上几道清晰可见的裂痕让我担心等会跑动时会不会被绊住。长剑上布满缺口,剑柄上缠绕的帆布已经腐烂不堪。“我一会就要靠这些东西去和别人战斗?这新手装备也太不靠谱了。”从开始迷惘的状态回复过来的我不禁吐槽,“竟然召唤出克苏鲁神话的邪神,这也太惊悚了!说好的天使和恶魔呢!果然书上说得都不靠谱。话说,我直视了这么久的邪神,竟然还没有发生精神污染,这点也是值得探寻的呢......”

  正在我自言自语的时候,一名身穿板甲的剑士带着难以忽视的噪音走了进来。他大概有近两米的身高,面甲下有着浓密的棕色胡子,扛着一把足有一米二的双手剑。顿时,原本还有些声响的房间立刻寂静了下来。我好奇地打量着剑士身上精美却又不失防护的板甲,大概是哥特式风格。右肩上雕刻这繁复的花纹宣告这剑士高贵的地位,想必是贵族中从小锻炼的战士吧。

  “跟我走!给守收好城墙!”剑士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那是帕拉汶的猛犬!传说在与多罗克人的战争中一个人干翻了十二个军士!”一个单手拿着双手战斧的奴隶低声说道,“我亲眼看到他在角斗场里连续击败了3个冠军斗士!”“那可是每个人都可以单独干掉一个小型强盗据点的战士啊!这.....这也太难以置信了。”“切,大概是贵族私下里那些肮脏的......呃!”鲜红的液体从双手剑上被甩出,在木制的桌子上留下一条妖异的红线,椅子上的人喉咙上被插着一柄长剑,剑刃半嵌,几乎贯穿那人的整个喉咙。那人无助地捂着自己的脖子,双手似乎想要将长剑拔出,但是只是挣扎了几下就不甘地倒在了地下。

  “贵族不是你们这些奴隶可以随便议论的!”剑士留下个背影给我们,“如果我在城墙上看到你们中哪怕少了一个,你们都得死!”这一句比之前所有的危险都有效,每个人都拿起武器跟着剑士走向城墙。一路上,没有人敢发出任何声音,生怕喜怒无常的剑士将剑刃划过自己的喉咙。

  我蜷缩在城垛下面,四周是呼啸的箭矢铺天盖地,我的身上是一块盾牌,不过上面已经插满了箭镞,几近报废。我不敢移动身体,深怕那些恐怖的维基亚人的箭矢再次找到自己,“下次大概就是自己的小命了。”我在心中不禁苦笑。我的左手被一支箭矢钉在地上,疼痛几乎让我晕厥。但是理智让我勉强用剑砍断了箭杆,顺手从一边的尸体上拿走了一块盾牌。

  “不过,这样子,我也支持不了多久了啊。”我的身体自己知道,本身就不算强壮,经过昏迷和失血,大概连举盾的力气都没有了,“何况这盾牌都快被箭矢打烂,质量都增加了一倍了。”

  “如果你现在就被干掉就不好玩了啊。”来自邪神的意志毫不客气的闯入了我的脑海。“啊,是邪神大人呢。有何贵干?”用着轻佻的,像和同学打招呼一般语气问候着。“我这算是自暴自弃了吧?”“但是还有机会呢,你要不要试一试?”无貌的邪神此时用着奈亚子的形象?!(不会吧?这年头连邪神都会卖萌了?)(才不是,最近不是越来越多人认为我是这样的,克图格亚和哈斯塔也觉得这样挺有趣的。)

  在我的脑海中浮现着少女模样的邪神(大概是约定俗成了吧),银色的长发与青色的眼瞳,身穿黑白格子的连衣裙,头上长长的呆毛随着他/她的语气随意变动,此时的邪神正在拿着手机疯狂自拍着?

  “果然呆毛是本体吗?这种样貌的邪神还真是害怕不起来。”我看着美少女(?),不由得提出了心中的疑问:“邪神大人,我还有什么机会。”

  “呀,果然是个聪明人。你的灵魂换取成为我的玩偶的资格,怎么样?”少女头上的呆毛左右摇晃着,似乎再说“快答应,快答应啊”的样子。

  貌美的少女说着恐怖的话语,这种矛盾的奇异感真是奇妙。(少女体形的邪神很赞呐!也许可以去研究下邪神因人类产生的变化?话说,我是个颜控来着。)脑中思考着,嘴上马上说出了答案:“大概,我是答应了。我可是拒绝不了你的请求的不是?”

  银发的呆毛一下子竖立起来,随即更加有节奏地摇晃:“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看上的玩偶。如果你干得好的吧,你脑补的那些我也不是不可以答应哦?”

  少女的轻笑声在我的脑海中回荡着,留下被看穿心思的我。我不禁自嘲,果然邪神都是不好搞定的存在,接着邪神给我的任务更是让我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苦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