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40:42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丧尸地图
  4. 第四章 杀手陆之平(一)

第四章 杀手陆之平(一)

更新于:2018-03-17 11:58:51 字数:2147

  陆之平再次接到了任务。这次的目标应该就是所谓的黑社会了吧?陆之平看完目标的材料后反问自己。

  他理了理十几页的材料,开始理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那位大哥也姓陆,但希望和自己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这位陆大哥得罪了一个富商,两个人因为一块地皮争的不可开交。有些过分的他还绑了富商的老婆孩子要挟过一次,不过几天后又放了回来,因为富商松口说有的商量愿意让贤。兔子急了咬人,狗急了跳墙,人要是急眼了是什么招都使的出来了。富商压根就没想什么报警,可能是想和什么人使什么招吧。就像有部电影说的台词一样,有钱人急眼了,扔几百万出去天天找人追杀你,追的你无路可走,杀不了你也饿死你。不过这个富商没那么拙劣,他也没拿几百万出来找人追杀这位陆大哥,他只是找到了自己所在的杀手公司,付了180万,放下句话就全身而退了。这件事情当时是掀起了一点小波澜的,不过很快就平息下来了,也许是富商在当地手眼通天,也许是政府根本不想为这么个败类再兴师动众的。

  这位陆大哥在当地的势力不算小,资料上说他的手下近两千号人,遍布在那个城市的每个角落。看到这,陆之平笑了笑。遍布城市每个角落的只有老鼠。

  陆大哥的手下垄断着当地的蔬菜市场、饮用水市场、小商品市场等等等等产业,也就是说只要你用的着的想的到的,都有他的人。近来不知道又哪根筋搭错了,干上房地产了,所以也和那个富商对上了。陆之平很喜欢研究资料里附带的照片,相由心生这句古话还是有些根基可循的。陆大哥的样子不是那种五大三粗一脸横撕肉的彪悍型,戴着副眼镜,三七小分头,不知道的还以为高级知识分子呢。他的作息很是不规律,没准去哪,也没准回哪,小老婆就有三四个,他又不挂红灯笼,陆之平也不知道他晚上去宠幸他哪位爱妃。

  看陆大哥的长相就知道这个人平日里肯定极为小心谨慎,就像常走夜路的人不管胆子大不大都会告诉自己别回头看一样的。陆之平不喜欢在人家家里动手,因为那会给家人带来很大的心理障碍,尤其是孩子,家人是无辜的,没必要因为让他们落下一生的心理阴影。陆之平决定先到武汉去跟他两天摸摸情况再说。

  武汉是著名的火炉之一,陆之平一下火车就能感受到热浪瞬间包裹了全身。

  是的,陆之平是个杀手,那种那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但与许多电影中演绎的不同的是,他并不是单独行动,而是加入了专门的杀手公司——当然不是自愿加入的,也没有谁会自愿加入那种公司。

  在管理员安排好的酒店住下之后,陆之平就紧跟着开始策划这次的行动。每一次任务的重中之重就在策划上,你要用自己一颗脑袋去想无数种突发情况然后再按照每种情况的可能性开始组合,最后组合出多少组就要想出多少种对策。这让陆之平很烦,但这这个细节最忌讳人按耐不住自己的性子,所以你得时刻提醒自己,想活命吗还?想就静下心来做。资料里特别提醒陆之平,这位陆大哥的身边有一个退役的特种兵跟随,但是没有关于这个特种兵的资料。陆之平不知道这个人是公安特警退役还是特种部队退役,这两者的区别对他的影响很大。陆之平只知道,如果是武装特警退役的话他要首先想好进攻方法,因为特警的封锁侦查是看家饭,如果是特种部队退役的话他就要首先想好防守措施,因为那些人在进攻上要远比他迅速有力。

  首先,不在家里动手,就省略了怎么进保安措施很严密的小区的问题,其次,不在室内动手,他的手下太多,又有这么一个人,很难脱身,就省略了该伪造哪种身份进出他的场所的问题;最后,不会用刀,他的保镖除了睡觉之外都跟在他左右,没机会接近;那么好,结论就是室外,远距离,用枪。分析到这,陆之平知道接下来该做的就是寻找一个有利的时间、一条他的必经之路、一个极其隐蔽的地点再加上一条能迅速脱身的路线。

  做计划做到11点多,陆之平肚子有些饿,翻了翻酒店的餐牌,都是那些一看就没了胃口的菜名。

  算了,还是出去吃点宵夜吧,看看当地有没有什么小吃。

  武汉这座古城到了这个季节这个时间就显的很是冷清,街上行人很少,偶尔三三两两也是很面色匆匆,四周的饭店酒家也已经打烊了,打了个车,司机师傅很善谈,一边给我讲着趣事一边就把我拉到了一个小餐厅门口,说这里的东西很有味道,好多人都爱吃。我下车进了餐厅,装修很有风格,就像到了古埃及似的。我坐在了门口的斜对角那张桌子,这个角度能看到整个大厅的全貌。点了几个特色,一边抽烟一边等着上菜,这时候进来6个人,巧了,不是冤家不聚头,目标人物在这出现了。不过也不足为奇,城市不算大,这个时间营业的饭店也不多,这么出类拔萃的更是稀少,能碰上也不奇怪。6个人进了大厅后面的包间没再出来。

  “看,老陆,这几年他他妈可风光了。”

  “可不是吗,谁叫人家路子野心又狠呢,上上下下都送到了,一路绿灯,有亮红灯的也给生生按成绿灯了,要照这样卖卫生纸都他妈能发财!”

  隔壁桌有人议论,我在听着。

  “他手下那帮人跟不要命的疯狗似的,稍不顺心就往死了咬人,就算真咬死了,哎?最后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屁事没有,什么他妈年月啊!”

  “行了行了,小点声吧,再让他听见,你也该被咬死了。”

  陆之平在想这是不是个机会?他们人不多,现在的时间也不早了,距离又这么近,出来时带了枪,捡日不如撞日,现在动手是不是最合适?但是心里又不知道梗在一个什么地方让他很难受,忽然感觉到了,是他身边的那个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