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2:28:5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大荒东记
  4. 大荒东记前传(三)

大荒东记前传(三)

更新于:2018-03-18 09:49:57 字数:3116

字体: 字号:
  紧随白.黑两道光柱之后又是一道祥和之光尾随他们之后。

  应龙一路飞奔到东海之浜,双目烧着怒火,冷冷地望着蚩尤,因为黄帝自小教他的是水神之道,而东海之浜正是大荒之水最活跃的地方,在此作战最有利于他。不是应龙胆怯,而是来人是蚩尤,一代魔尊。

  “哦?呵呵一向自恃法力过人的天之骄子——应龙怕我?”蚩尤讥讽道,双目射出一道湛光,仿佛可以摄人心魄。蚩尤一边说话一边双手打着结印,他并不是想杀应龙,他知道应龙成长的太畅通了,没有经历一点人生坎坷,而且也从小自恃天资过人,就像一匹傲慢的千里马。他想用自己一代魔君的魔力彻底征服他。

  应龙看着他冷冷的道:“怕你?你难道不知道,我从小学的是水神之道?如果一代魔尊蚩尤在凶犁土丘山和我决斗不有点胜之不武么?!传出去其不成了天下的笑话!”

  “那就来吧!应龙!”,说完直接将打好的结印轰出去:一个巨大的黑色能量球。狂妄的魔力球,在轰出去的那一刹那,变成奢比尸,(奢比尸:人面、犬耳、兽身,耳朵上带着两个青蛇,乃孽摇羝山的守护神,其实应龙被贬于凶犁土丘山,也相当于凶犁土丘山的守护神,只不过各个神的能力都不一样)

  看着如此的变化,应龙惊愕了,看着咆哮着奔腾来的奢比尸,应龙慌忙打出大荒之水的防御盾,自己倒飞了十里,仰天大吼道:“蚩尤!!你吞了奢比尸?!!你这混蛋!!”

  他知道蚩尤会一种邪功,就是可以张开血盆大口,将不敌他的手下败将生生吞了,这并不可怕,很多洪荒野兽都会这样,可怕的是,每被他吞掉的人,都会成为他的一门独特绝学,就像他刚才打出的奢比尸,相当于奢比尸再生的时候的奋力一击!这就是一代魔君的可怕之处,他的绝学源源不断,就看强弱了。

  “明知故问!接我这一招!”蚩尤只瞬间从十里外杀到应龙身边,巨大的魔掌向应龙劈来。

  蚩尤的速度过快,应龙的胸膛被生生劈开,蚩尤大笑道:“怎么样?要么跟我,要么就成为我的独门杀招!你乃天地所生,几百万年后也算个小组神!哈哈哈哈哈,吞了你我功力定会大增!可惜,我舍不得!跟我吧!我们独享天下”

  “哼,你做梦!”应龙全身混沌元力益出,修复好伤口,单手指着东海:“吾以吾应龙的名义命令你们!我忠实的仆人———大荒之水,用你们的身体去淘尽天下之污垢吧!”

  东海愤怒了,狂风大气,天地晃动,九条不同颜色的巨大水龙冲天而起,仰天怒吼,万物胆寒,应龙双眼通红。

  远处传来一声彻天龙吟,“应龙大神!我来助你!”水神河伯卷风而来!应龙感动道:“叔父!”应龙自出生以来第一个认识的就是河伯,也正是河伯带着他去见黄帝的,应龙自后一直叫着河伯为叔父。而因为黄帝收了应龙做义子,河伯就按着神位叫应龙为应龙大神。

  河伯一到直接甩开大尾抽向蚩尤,应龙乘机大吼:去吧!我可爱的仆人!双掌轰出,九龙怒吼着奔涌而出。自己双掌凝聚混沌元力劈向蚩尤。如此大的神力互拼使方圆百里俱化为一片废墟

  蚩尤早就为自己下了一道防御结界,这样一来他便不是很顾及自身,刚劈开河伯的龙尾,九龙又怒吼着袭来,蚩尤一掌轰向最前的大荒水龙,全身加速冲到它龙头之上,朝下一拳击碎一头蛮龙。

  应龙赶来朝蚩尤拍出一掌,肆虐的能量撕裂了虚空,打得蚩尤防御结界一阵震旦。蚩尤转过脸张开巨口一声怒吼,双目射出两道黑光击向应龙,应龙转身一退打出大荒水魄挡住了两道黑光。蚩尤接着一拳轰向应龙,在中途被一道彩光接住,一道白色身影顺势被震得向应龙的方向倒飞了出去。

  应龙急忙接着,由于事情来的突然应龙没运一点功,嘴角也不免益出丝丝血迹。“是你?”

  “恩,”

  “哈哈,应龙!既然这样本尊就不打扰你了。”黑雾一闪,蚩尤消失不见。

  “蚩尤!哪里逃!”河伯叫着就要追上去。应龙急忙制止。

  “我给你疗伤。。”抱着鵷应龙不知所措。环绕着她的小蛮腰,感到鵷的身体好柔软,自己身体一阵酥麻,一时间舍不得放手

  鵷看着他害羞的点了下头。应龙舍不得松开手,扶起鵷和河伯一路飞往凶犁土丘山。这一路上,应龙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到了凶犁土丘山,应龙双掌轻轻放在鵷的背部,神力不断输入她的体内。鵷只感到一阵飘渺,不一会脸上的苍白好了很多。

  应龙站起身子来到山头,又开始眺望着远方,和以前一样,显得很平静,鵷还在里面休息,正看得出神,背后转来一阵夹杂着碎石间互相摩擦的脚步身。应龙转过身子轻轻道:“叔父,你来了”

  “恩,应龙大神,这次蚩尤来找你麻烦,所谓何事?看他并不是想杀你,这很不符合蚩尤的个性!你对于他来说日后肯定是一大威胁的,你的功力即使不修炼,增长的比一般人苦命修炼的也不会慢哪儿去。因为你自身身体能够吸纳天地间最纯净的能量:日月精华。你和一般的天地孕育而生的生物不同。”河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应龙笑笑道:“叔父放心好了,蚩尤一心想把我收入他的帐下,他暂时不会杀我,不过现在他已经联合夸父和其他一些蛮荒部落,当然还有他自己的八十一个兄弟。他现在的势力已经不能小看了。这次正好叔父来了,这件事你可速速回去禀报义父。”自跑往人间一次,仅仅一次,应龙学会了很多。最主要体现在他学会了如何真诚的去笑。

  “恩,昔日夸父追日是何等的豪气冲天!如今。。。哎,世事难料啊。此事不可担待,我这就上天庭禀报此事。你在这要好生为之。”河伯说完消失在云雾缭绕的凶犁土丘山山头。

  天庭之上黄帝听河伯说了东海之浜之事,怒气冲天,一掌拍坏有万年玉冰寒木雕至而成的玄冰椅:“混蛋!不是念及天下苍生,寡人如何会容忍蚩尤等九黎族如何放肆!你们看看!他们现在。。。连那夸父都叛变了!那蚩尤还想招揽寡人义子!一群不可饶恕的混蛋!寡人必举天兵一举剿灭这群乱臣贼子!”

  众神骇然,跪下起身道:“陛下息怒!”

  “吾意已决!必斩蚩尤!河伯,寡人命你速速前往昆仑山的共工之台将吾女魃(魃:摸样奇丑,脑顶光秃,双目长于头顶之上,两三尺高,因其貌不扬,故不问世事,隐修于昆仑山!不过他天生擅于火神之道,乃火神之祖)召回!”

  “领命!”

  凶犁土丘山还是那般的寂寞,深夜已至,山林中少了一种喧嚣,多了一种寂静,偶尔可以听到荒狼(荒狼:紫色双目,全身黑色,性情暴躁,天生生有一对棕色翅膀,可以飞翔在九天之上,乃大荒之中一种极为普通的种族)的嚎月之声,荒狼们知道凶犁土丘山山顶之上住着一位大神,他叫应龙。所以它们从来不敢靠近,它们有的只有热烈的崇拜和仰慕之心,因为山上大神的存在,凶犁土丘山比以往显得更有灵气,它们这个小小的荒狼族已经有两位长老进化成人型,而他们的酋长更是越过凡人阶层,已经快突破那桎梏——神的颈瓶。荒狼酋长已将应龙大神立为他们族人的守护神。正是这小小变化,使得荒狼族至今仍可在凶犁土丘山上乃至整个大荒中不至于灭亡!。这酋长就是日后为世人崇拜且刚正不阿,忠心耿耿的一代狼神!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应龙并不知晓,应龙也只稍微感觉到这个山上有几股微弱的信仰之力。

  应龙走进凶犁土丘山的遮风避雨之处,看到鵷尚未调息完毕。闲的没事,就静静看着她,鵷皮肤如甘露,晶莹剔透,大大的眼睛,睫毛很长,呼吸很平缓,应龙再往下看,看到鵷的胸前一起一伏,又想到今日环绕着鵷小蛮腰时的感觉,自己不觉一阵心跳,急忙转过身,心里道:“我这在想什么?”用力摇摇头,给自己下了道静心咒,这才平缓过来。这时鵷已经醒来,凌空旁坐在应龙的背后,看着应龙高大消瘦的身躯,再想想应龙那日假扮神使时念得一首诗,微微的开口道:“大神,我没事了,谢谢。”

  应龙突然又听到那甜美的声音,心又狂跳起来,立即偷偷给自己又下了道加强的静心咒,心情平静后,转身一道神力射入鵷的体内,鵷不觉受惊,轻吟了声“啊。”

  应龙紧张道:“不好意思,刚才我.....我只是检查下你的伤势,冒昧之处请多多原谅,你现在还要多多的休息。”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