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6-24 01:22:2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帝式阴阳师
  4. 第一章 最悲催的死法

第一章 最悲催的死法

更新于:2017-04-21 10:51:39 字数:3228

字体: 字号: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茫茫尘世有仙?有鬼?有龙?有神?一切对于尘世中人都不得而知。

  人类随着时间的发展认知在不断地增强,只不过这认知还是极为狭隘。在天之涯极西之处有一座漂浮在天空的岛屿,小岛周边祥云渺渺,仙音缭绕,而且时不时霞光抚顶,金光四射。

  小岛上的一片丛林中各种奇形怪状的飞禽走兽遍布,时而见到七色尾翎的凤凰翱翔天际,时而深潭之中传出一阵高亢的龙吟,而在深处矗立的一座神殿,神殿由一块块巨石砌成,巨石都长约三丈,放眼望去便能感受到其深深的厚重感。

  大殿中央是一个露天的广场,中间耸立着八根石柱,石柱分别对应着八个方位,仔细观察,石柱之上镂刻着各式各样的人物,这让整个神殿更透着一份韵味和底蕴。

  突然一声爆喝从东边的一座殿室中传出:“吵什么吵,快给我打牌!”

  随着那一声粗壮的吼声来到东边的殿室当中,殿室中传出一阵哗啦哗啦的响动,放眼望去赫然可见,四名身着各异的人在一起打麻将。

  其中一人身着白色衣袍,胸膛半露出健硕的胸肌男子,虽然鬓发已经斑白,但是眼神和面孔透着精气和威严,而刚才的吼叫声便是旁边下身裹着一件虎皮裙的男子,全身上下古铜色的肌肉散发着阵阵狂野之气:“宙斯,你们吵什么吵,再吵就跟我直接出去打一架!”那男子双目一蹬,密布络腮胡的脸上尽是凶意。

  “额,盘古大哥,我错了,咱们继续!”刚才是还吹胡子瞪眼的宙斯现在一脸呆萌,瞪着眼睛连连摆手,担心盘古直接拉他出去单练。

  盘古凑过身子,满脸冷笑地在宙斯肩膀轻拍几下:“这下老实了,别唧唧歪歪的,连天照这个娘们都不如!”看了看傻愣住的宙斯,一拍麻将桌怒喝道:“还傻愣着干嘛还不快打牌!”

  牌过三巡,此时桌上鸦雀无声,西索的麻将声早已经当然全无,盘古一脸阴沉扫视着牌桌其余人,不过闭口不言。

  突然凝滞的气氛被打破,一声讥嘲在殿室之中飘荡:“盘古大哥,这把牌拿钱吧,暗杠(中中中中)、暗杠(发发发发)、暗杠(白白白白)、暗杠(东东东东)、(南南)、花牌(春夏秋冬梅兰竹菊),四杠八十八番,******八十八番,字一色六十四番……”

  “够了,别唧唧歪歪啦!”盘古心烦意乱地一拍桌子,所有的麻将牌震得一跳。

  天照挪揄着盘古,宙斯自然也不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可没被盘古拉过去少当沙包,只不过宙斯也就只敢在边上打打秋风,这要他直接去触碰盘古的神经,他感觉这就是茅坑里点灯,找死!

  “盘古大哥,几把麻将而已,不会输不起吧,如果输不起就算了,小妹当送给盘古大哥当见面礼了!”天照一只手轻掩着嘴唇另一只手微微轻摆,示意无妨,只是那鄙夷的眼神不言而喻。

  这摆明就是天照扫他面子,只是盘古也只能暗自吞下这枚苦果,瞥了一眼一脸贱相的宙斯,盘古闷哼一声,单手一扬,一柄黝黑石斧直接剁在麻将桌上:“不用,这点钱我还不放在眼里,等会我就让人把钱送来!”

  说完立马恶狠狠转身,临出门还不忘瞪一眼幸灾乐祸的宙斯:“老小子,我记住你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着瞧!”

  望着愤然离去的背影,天照娇笑道:“那就谢谢盘古大哥了,又有钱去阿波罗那臭小子那里做spa了!”盘古都走到门口了不禁又一个趔趄,随即加快步伐朝着神殿的东侧疾步离去。

  “天照,你这样坑盘古不怕他发飙啊……”

  “愿赌服输,牌桌之上的输赢他能怎么样?阿波罗在我手底下输了钱为了还债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去赚钱还债,开始去打仙兽神兽遭了天谴,现在专门做起了spa技师,盘古再强能拼过那位?”天照鄙夷地扫了宙斯一眼,不屑地轻啐一声便转身离去。

  耶和华也不参合这些事情,他就活稀泥!一见情势不对立马扬长而去,宙斯看了看也不好争辩什么他也只能暗自苦笑,这回看来是被盘古给惦记上了,以后出门可得小心一点,万一被盯上绝对少不了一顿狠揍!如今他也就只能希望上面那位能够威慑一下那位。

  只不过他如果知道盘古会自己殿室之后的所作所为他就不会再这么淡定了,盘古火急火燎冲回自己殿中,大手一甩,周围迅速升起一层淡蓝色的光罩:“混蛋,这娘们怎么这么厉害,绝对出老千,不过还是那宙斯老小子最可恶了,有机会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小羲,小羲你跑哪里去了,快给我出来!”殿室之内响起阵阵嘈杂响动,只见一壮汉在翻箱倒柜的搜寻什么,连角落的缝隙他都不放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搜星什么。

  随着瓶瓶罐罐的破碎声,一道焦急的身影冲了出来,一脸哭腔奋力拉住壮汉:“盘古老大,别砸了别砸了,我这点家底都要给你砸光了,我人不是在这里嘛,求求你停下吧!”

  看着可怜巴巴的伏羲,盘古放下手中的花瓶,斜了伏羲一眼:“你早就听到我叫你了?”

  伏羲看着已经被发下但是还是被攥在花瓶,满脸的无助和可怜巴巴:“盘古大哥,我听到了,看我这不是赶来了嘛!”一边祈求,眼睛却直勾勾看着花瓶,生怕盘古再把它给砸了。

  “听到了你还一直不出来!”哐啷一声,花瓶直接砸在地上:“我找你有急事!”盘古又看了一眼伏羲,见他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你这小伙子能不能有点骨气,才这么点东西你就哭的跟什么样的,知不知道什么叫**************,知不知道什么叫千金散尽还复来,跟着大哥学着点!”

  伏羲理了理衣冠,默默点头,活脱脱一个受伤的小媳妇,心中暗自诽议一番:感情这砸的不是自己的东西,我赚点钱容易嘛,周易八卦看风水用不上,推演算命装神棍更加没用,这住的都是神棍,想想只能吃着低保过日子!

  “盘古大哥,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伏羲卷了卷袖筒,双手不断搓弄着谄媚道。

  似乎是他这个话题又令盘古恼怒不已,他一拍大腿:“别提了,今天跟他们几个打麻将输了个精光,我感觉憋屈啊,竟然会输给天照那个娘们,真是想不通,肯定出老千,肯定出老千……”

  伏羲不由给了盘古一个白眼,也就只有这臭不要脸的拼命给自己输钱找理由:“那老大你想怎么样?要不要把天照这娘们,嘿嘿嘿!”

  眼前一亮的盘古摩挲了下巴下:“好像不错哦……不错个屁啊,我们是正人君子,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情,我想给她信徒一个教训!,让我华夏子嗣去坑她的东瀛一把!”

  “好的,我这就看看怎么避开那个的耳目!”伏羲便开始推演,掐指捏算片刻,伏羲皱起眉头沉默不语。

  “怎么了?”

  伏羲敛起脸上的轻浮:“老大,下位面一不注意出了大事,想来你的想法难以实现了!”

  “恩?”

  “我华夏国力衰微,还被那娘们的东瀛欺负了一把!”

  听到这话盘古眉关立刻紧锁起来:“那就给我另寻他法,对了,在后世找一个炎黄子孙投到东瀛去,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看她的东瀛还能怎么样?”

  伏羲皱眉道:“可是怎么瞒着上面?”他顺势往上一指。

  “怕他个球啊!”

  见盘古心意已决,伏羲再次推演起来,突然他发现有一个符合他想法的身影。他立刻大手一甩,两人眼前一道蓝色光幕,之前被伏羲发现的那青年身影立刻投射在光幕之上。

  在一个房间,四张床铺四角而立,如今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头发杂乱身着沙滩裤额青年坐在电脑之前,他桌上地上杂乱不堪,各种外卖餐盒和食品包装袋随处可见。

  盘古看了一眼便斜了一眼旁边的伏羲:“你这是挑的什么人?”

  “没办法,为了避开天道的耳目,只能把主意打到这样的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毕竟对社会来说,这样的宅男一点影响都没有,这才是我们需要的人!”

  听到这样说盘古也静静观察着那宅男,只见他突然习惯性地抽出几张纸巾,熟练地叠好便操作起了电脑,盘古不禁双目圆睁,憋了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好,就弄死他了!”

  只见电脑前的身躯不断耸动,而眼前的电脑也时不时传出高亢的呻吟声,伏羲一拍额头:“看不下去了,弄死他!”

  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电脑的接口线处丝丝电流宛若精灵在跳动,随着手臂的不断抽动,那身躯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一阵体液喷出,软瘫下来的身躯一触碰到电脑身躯再次疯狂颤动起来。

  一会儿整个人便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毫无声息。

  伏羲这才松了一口气:“搞定了,竟然在学校做这么羞耻的事情,哎呀!就他了,李浩然,解决生理需要意外触电身亡,享年二十一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