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34:1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灵枢素问
  4. 第一回 越万界剑照青莲

第一回 越万界剑照青莲

更新于:2018-03-17 14:09:58 字数:4034

字体: 字号:
  洁白而明亮的灯光照耀着整座都市,为这座大都会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娱乐和工作提供了和白天同样的光照。

  于卿双手飞舞在老式的机械键盘上,在这宛如月光的皎洁灯光下跳跃着。说是跳跃着,他的双手的舞动频率却远远称不上高。如果和这颗星球上最为顶尖的那些人比起来,于卿的手速甚至只能算的上是龟爬。

  呈现于散发出多彩光芒的屏幕上的,是这颗星球上风靡的组队竞技游戏之一。这款游戏的通称是TheWar。然而在不同的服务器中,拥有不同的外壳。于卿所中意的外壳,就是散发着蓬莱的仙气的东方修真背景。

  而于卿所使用的角色,乃是开天辟地第一枚混沌青莲子成精,换作虞青。虞青正是于卿所喜欢使用的角色之一。最初乃是因为虞青和于卿拥有一样的发音,也因为这个角色的容貌可爱喜人。随着于卿对这个游戏的理解逐渐深入,他却渐渐的舍弃了这个角色。

  比起设计成功的诸如妖剑仙、托天魔尊等角色,虞青没有位移,也没有高额的输出。甚至就是设计思路上,也远远算不上新潮。比起其他一个个能够体现出这个游戏的进步的新角色来讲,虞青的设计理念停留在了非常开始。

  简单的说,虞青拥有五种特殊能力——正如所有其他的角色一样。第一样是被动技能,也就是简单的将法力转化为生命值的技能。在TheWar的角色逐渐变得花哨的情况下,这种朴实无华的技能可以说是鸡肋。

  第二样是一种能够将任何一种非传奇单位进化的能力。这种能力大多被用以辅助推线,或者配合“心魔他化符”捕捉野怪进行某种程度上的辅助战斗。

  第三样是TheWar里仅存的少数无法被躲避的控制和伤害性技能。正因为有着这第二样和第三样能力,虞青才有着偶尔在战场上登场的能力。

  第四样是一种结界。虞青可以释放一个即时的结界,持续对结界内的单位造成伤害和减速效果。

  最后一样也就是虞青的最终能力,也就是将自己转化为“青莲真身”,在短时间内拥有仅仅在数值上强化的技能和自己的能力。唯一的好处就是较少的冷却时间。

  然而,由于伤害被持续削弱之后,虞青在战场上登场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少。于卿这次使用这个角色,也只是因为在虐菜,所以用些自己的喜欢的英雄也没什么关系。

  虞青的造型是一个身穿淡青襦裙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这便是因为她乃是混沌青莲子化形而成,而没有真正化作混沌青莲后才得道了。

  而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的于卿,万万没有想到,在不足亿万分之一秒之后,他就将为选择了虞青这个英雄而感到复杂。

  稍早一些。

  在无尽的宇宙之上,有一层隔层。

  这层隔层阻止了各个宇宙之间的往来。从星际宇宙到多元宇宙,无论这个宇宙使用的是炼金术、魔法、仙术、科技,能够脱出这个宇宙,来到这个隔层的,都是极少数。然而,在已知的宇宙是无数的这个前提下,来到这个隔层的,也有无数的存在。

  这个存在中,也就包括了某些有着种种原因开启了一次时空旅行的存在。而于卿,或幸运或不幸的,就被这位存在带入了另一个宇宙。

  从于卿的视角来看,他是在双手敲击键盘,腹诽着队友时,忽然眼前一黑,就看到了一片青山绿水。

  他相当惊愕。

  这也是当然的,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在如此突然转换的场景下保持冷静吧。

  “这、这是怎么回事?”特别是从嘴中吐出的话语,根本软糯的不像是一个成年男子应当发出时。

  所幸的是,于卿面前就有一片清澈的水潭,他的眼中也就出现了一个粉嫩的女孩。这个女孩的头发和皮肤都是普通的亚洲人的特征,五官标致,身穿浅青色的襦裙,脸上有着一个大写的问号。

  “哎…哎?”于卿本在脑中想着这个女孩好可爱之类的无营养的话,却终于反应了过来——这不是虞青嘛!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指着水中的影子说道:“你你你是虞青?”

  只见那水中的影子也张着小嘴,神气地指着他。于卿楞了一下,却终究还是拥有了一瞬的理智:这是水中的倒影?

  既然这是水中的倒影,那自然有来源,那这来源究竟是……于卿四处张望,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等他再把视线放回水面时,他的假设也有终究得到了解答。

  那么……这水中的倒影果然是我吗。虞青想到。现代社会的各种文艺作品也拓宽了人类的想象力,若是一个古代人来到了如此环境下,恐怕更加难以置信,但是现代人因为有了种种假设和熏陶,却渐渐的能接受了如此的事实。

  而虞青也就接受了这一切,但是这并不是最后一件需要搞清楚的事情。她想到。就算是接受了我现在处于“虞青”的身体里这件事,还是有很多事情搞不懂。第一便是这里是哪里。如果这里是TheWar里的世界的话,可以说是最能解释现在的状况的。只要当做自己穿越到了TheWar的世界观里就可以了。第二是这具身体的能力能否运用,如果要运用的话应当如何运用。第三是除了自己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相同处境的人存在。

  在这三件事中,第二件应当是当务之急。作为一个身处深山中的女孩,如果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的话,怎么才能跑到有人气的地方,又怎能了解这个世界是不是TheWar呢。第三件事却是不急的。

  虞青想到这里,便随意指着旁边的一颗红花道:“生气通天决。”这便是那能让任何生物生长进化的能力,虞青不知应当怎样使用,却知道这种能力的名字。她只当一试,便唤出了这能力的名字。

  虞青只觉体内有一股清流喷发而出,便将那红花笼罩在内。那红花逐渐褪色,又逐渐饱满,如此持续了七七四十九次方才停止。虞青等那清流结束,便眨巴眨巴眼睛,等待最终的结果。

  但是在她的视角里,那红花只是变得更加幽深了些,却没有什么别的变化。虞青便撇了撇嘴,不再管那朵花了。她想:虽然不知道这“生气通天决”有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终究还是有股清流喷射而出的。那其他的力量想必是能使用的了。

  虞青便又喊道:“真天灵域。”她感到自身有一股热流散发到外界,而化作了一道青光。那青光四四方方,笼罩在虞青四周。虞青似乎天生便知这青光内她可以以意念做出攻击。虽然这青光内似乎没什么目标,虞青也还是操纵着其中的能量发出一道道攻击。

  正当虞青和这道青光玩的不亦乐乎时,她却忽然感到自己的“真天灵域”中出现了什么生灵。奇怪的是,这生灵不是从“真天灵域”的边界进入的,却仿佛是从天上坠落的。

  大概是什么鸟类降落了?虞青想到。

  出于好奇,虞青便往那个方向前进。因为姑且将“真天灵域”展开了,虞青倒也不是很怕遇到什么意外。

  虞青走到那个物体落入的附近,从一颗树后面偷偷张望,却发现的并不是飞禽,而是一个身上沾满血迹的白衣人。

  虞青虽然并不惧怕血迹,但出身于现代社会的她看到了足以沾满整件衣服的血迹还是会稍觉恶心。她稍微向前了些,只见那白衣人虽然身上沾满了血迹,却面带微笑,双眼紧闭,也不知到底昏过去没有。

  待虞青又接近了几步,那白衣人的眼睛才缓缓睁开,见眼前是一个小女孩,倒是有些惊讶,道:“你一个小孩,是怎么跑进这片大森林的?”白衣人的声音温润好听,虽带了一分沙哑,却无法遮掩其是女声的事实。

  虞青定神一看,只见白衣人精神奕奕,脸上虽带了几丝血迹,却还是荣光照人。看她面貌,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便撇了撇嘴,道:“你也没比我大上几岁,倒不如我来问问你,到底是如何坠入这大森林,又一身血迹的?”

  白衣女子哑然失笑,道:“你这小娃,嘴上倒是不肯失了一点锋芒。”这女子刚用了一种出人意料的手段逃过了一名大敌的追杀,心情正好,又看这虞青的外表冰雪聪明,粉嫩可爱,便就对她有了三分好感。若是平常有人这般对她说话,那她自然勃然大怒,便是将那人斩杀了也说不定。但是一是这白衣女子也知道虞青不知者无罪,二是她尚有一件要事要拜托虞青,倒不好说些什么。

  虞青想到这女子乃是从天而降,倒也不敢怠慢。若是寻常野兽,有这“真天灵域”自然也是不惧的,但这女子似乎有些特异,又看这女子虽然尚可以开口说话,但双腿盘坐已然许久,便踌躇道:“你……你是不是受了什么伤?”

  “不错,你倒是生了颗七窍玲珑心。”白衣女子微微颔首,“余如今便在打坐调息。但是若是寻常伤势,余倒也不用几日功夫,就可回复到自然水准,只是这次伤势诡异,若是没有丹药相助,只怕余便是花了年许功夫,也是不成的。”

  “那……你为什么不服药呢?”虞青一般问道,一边却将这女子与TheWar中的角色一一对应,却始终找不到一个相似的人物。但是,这也不能作为这个世界就不是TheWar里的世界的证明,只能说,目前还不能确定是这么一回事就是了。

  “余如今神识崩散,却是不能从这‘化虚戒’取出治疗的丹药了。”那女子微微一笑道,“但是你似乎天生神识强大,若是余教你,恐怕只要数日便能达到取出这‘化虚戒’中的丹药了,怎样,小娃,可愿帮余一次?”

  虞青双眼皮一跳,便是一惊,她暗自说道:没想到这世界倒是真有“神识”一说,若是真的在TheWar的世界里的话,恐怕就危险的很了。她可是记得在TheWar的背景故事里,那“妖剑仙”一直想要混沌青莲子斩出执念,证得大罗金仙道果的。

  只不过,如今虞青虽然能过确定自己应当有一定程度的法力和神识,却根本不通使用之法,听这女子的话,恐怕是愿教自己神识使用之法,却只要自己帮她打开个戒指罢了。虞青便道:“如果只是这等小忙的话,我帮你也没有什么的。”

  白衣女子笑道:“那你且听好了,神识一道,去虚存真。迎不见其首,随不见其后,执古之道,已语今之有,以知古始……”那女子的声音温润如玉,在这只有星星点点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洒落的大森林中显得格外温暖。但这道决,虽只有百字有余,却枯燥难懂,虞青听到后面,不由得有些乏了,便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那女子却依旧念到:“天地相合,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天将知止,知止不殆。”如此念到最后一字,那女子方才停下,正待问虞青懂了几分,却见到了她昏昏沉沉的模样。那从天上偶然洒下的阳光落在虞青的脸上,将她雪白粉嫩的小脸照的有些黄晕。白衣女子见到这番景象,正想板起脸说些什么,却终究缩了回去,嘴中却是喃喃道:“余皇甫楠大道既成,在真仙界纵横数百年,从来无人敢对我如此不敬。如今人界一小娃,却比那些仙人们都要大胆许多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