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6:10:1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魔动西游
  4. 第三章 木柜

第三章 木柜

更新于:2018-03-18 19:31:25 字数:2306

字体: 字号:
  “死老头子,牛肉和酒赶快给我热好呈上来,真不知道大王留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三个人形虎怪、嚣张的坐在刚才唐三藏四人所在的桌椅上,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着。

  “话说,咱们为什么要躲在柜子里”狭小的木柜里,朱八戒把孙悟空的臭脚从嘴边挪开,带着不自然且略显狼狈的笑容低语道。

  “难不成,你还想去屋顶,现在外面还下雪”被沙悟净长发遮住大半脸的唐三藏,一脸正经地疑问道。孙悟空一脸没睡醒的垂废样子,还不自觉的伸展了一下身体,把脚又跺到朱八戒脸上,语重心长道:“一号三藏,这你就不懂了,朱八戒他们家一向有‘好冷啊要在雪地玩泥巴’的传统”。

  朱八戒笑容变得有些扭曲,狠狠用手挠了一下孙悟空的脚底板,压低声音道:“孙猴子,别胡说,我又不是豪猪。三藏老大,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我们不把这些虎怪干掉反而躲着他们。”唐三藏接着柜子门的细缝撇了一眼外面的虎怪,一脸正色道:“我们主要任务是西天取经,在这里不会停留多久,贸然打死这些虎怪喽啰反而会给老人家添麻烦。”

  “不就是怕惹事么,没想到一号三藏现在也跟天庭那些大妈大叔一样爱打官腔了,还是傻缺儿童欢乐多的二号三藏耿直可爱点”孙悟空满带嘲讽地看着一拳之隔的唐三藏那严肃认真的成熟脸庞,又一脚踹到朱八戒脸上。

  “悟空大叔,你能洗洗脚么,味道好重啊”沙悟净揪住孙悟空耳朵,冷声道。“那你为什么揪我耳朵,古人云——唯耳朵不可轻辱也,你看八戒都没在意。”孙悟空把沙悟净的手打开,摸着耳朵吃痛道。

  “唉,怎么屋子里有动静?”一个虎怪似乎发现了响动,往柜子方向瞅了几眼。“全蛋啊”另一只麻杆身材的虎怪似乎有点悲戚,拍了拍发现响动的虎怪全蛋。

  许久,全蛋被面带悲戚的虎怪、眼睛盯得发毛,恼人道:“大柱子啊,你什么鬼啊,每次我一说听见动静,你就这个表情。”

  “全蛋,大柱子一直让我瞒着你,可我实在不忍心,其实你说的话我们一直听不懂。”一直没说话的第三只虎怪,摇了摇身上的赘肉,语中充满怜悯。

  “原来,你们都听不懂我的话,可是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大柱子、阿尼玛。”虎怪全蛋一脸悲伤,抱着大柱子、阿尼玛。

  “我们是不是该告诉这个叫全蛋的虎怪,他的好友大柱子、阿尼玛在偷笑并乘机偷了他的钱!”朱八戒透过缝隙看着外面的三个虎怪,语中带着调侃的笑意。

  “年轻人不被所谓的酒肉朋友捅几刀是永远不会成熟的,并不是所有朋友都会像我这样成熟可靠。”孙悟空扣了扣鼻子,下意识掏了掏自己的香烟,却被挤得根本伸展不开胳膊。

  “孙悟空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顽劣,不知道可靠成熟的孙朋友骗我另外一个人格的经费,怎么算啊。”唐三藏语气一凛,骨骼“格格”的声音发出。

  “一号三藏,本性终于暴露出来了,刚才还装什么大局为重的三好青年,其实还不是个暴力狂。”孙悟空佯装害怕的神情,屁股向沙悟净身上一怼,似乎在报复刚才的揪耳朵之仇。

  朱八戒向上瞟了唐三藏一眼,微笑道:“啊咧咧,这才是熟悉的三藏老大,没有什么是一枪一拳解决不了的斯文痞子。”

  “话说,三藏大人为什么会有双重人格?而且平时都是那个讨厌的糖豆小子。”沙悟净罕见的肃然道。

  “这不和玩尿泥的玉帝一样,通过不懈地玩尿泥也成了天庭老大,为了掩盖自己玩尿泥的兴趣特意制定了那么多的严苛规定。”孙悟空扣了扣鼻屎,一脸鄙视道。

  “你这比喻可跟三藏两个人格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话说,玉帝是玩尿泥的恶心存在么?他好歹也是创立天庭、欺男霸女、作威作福的无耻之徒。”朱八戒狠狠用拳头砸了孙悟空的脚板,吐槽道。“八戒,你这个措辞似乎更过分,毕竟玉帝是个挨千刀的伪君子。”唐三藏不由得插话道。

  孙悟空似乎却一点没有感受到砸脚的痛楚,泛着白眼,自顾自地浩然正气道:“你们这么说可不对了,玉帝是恶心,可玩尿泥怎么会是恶心存在,人类因创世神女娲玩尿泥而诞生,魔导师文明因“大禹玩尿泥、治水患”而发展,就连西方魔导师始祖释迦摩尼也是从玩尿泥中学会魔导术,这种例子简直多不胜数,你竟然污蔑伟大的玩尿泥。”

  朱八戒眉头一跳,连笑容都不自然,撇了撇嘴,“你这明显是胡说八道吧。”

  “原来如此,看来一个成功的魔导师要学会玩尿泥啊。”朱八戒微微扬起头,看到唐三藏正摸着下巴,认真的点头嘀咕。“三藏老大,你不会信了悟空大叔的胡说八道了吧。”朱八戒语气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会,八戒,像我这样正经的魔导师……”唐三藏打着官腔掩盖自己的紧张,不过当他听到沙悟净与孙悟空的嘀咕,急忙说道:“悟净,你竟然背着我偷偷学习玩尿泥,怎么可以这样,等等,加我一个。”

  朱八戒看着一本正经的探讨玩尿泥的三人,一脸微笑正在崩塌,仿若世界观被摧毁一般,只是失魂落魄的念着“玩尿泥”三个字。

  “柜子里面的东西给我们出来,给你们一分钟,再不出来我们就放火了。”虎怪凶悍的声音传来,这个柜子又陷入了安静。

  “话说,大柱子,咱们为什么不主动打开柜子,反而要让他们自己出来呢?”肥胖的虎怪阿尼玛正一脸疑惑,问着身边的主事人大柱子。麻杆身材的大柱子此时神采奕奕,提高声线道:“你不觉得这样的时候说这样的话,很酷吗?”阿尼玛一脸黑线,就连他们身后陷入悲痛中的虎怪全蛋嘴角也不自觉的抽搐。

  “其实我早就发现你们了,凭借我智勇无敌的大柱子的敏觉”大柱子虎脸上出现了傲气的神色,“不是刚刚木柜都晃动起来才发现的么”阿尼玛一脸惊诧得说道。“咳咳,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说,就是在等等这个时机,智勇双全的我……”大柱子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片刻似乎又陷入了自己讲述的故事中,不由得傲然的狂笑起来。

  就在此时,木柜门突然猛烈的打开又关闭,仿若被强风吹开一般,里面无一物,只是大柱子、阿尼玛、全蛋三只虎怪脸上的脚印似乎见证了什么。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