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0:10:2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绝世武林之武僧传奇
  4. 小叶下山

小叶下山

更新于:2018-03-16 08:11:13 字数:1990

字体: 字号:
  叶新虽然心下忏悔万分,痛苦非常。但是方丈师叔心意已决,也无可奈何,只得慢慢站了起来,说道:弟子后悔无极,明日就下山去,多谢方丈师叔多年来的教育之恩。日后回山再来拜见您老人家,说完躬身退了出来。

  出了禅门心中便一片茫然,不知如何是好,心想以前少林寺就是我的家,寺里的师兄弟就是我的亲人,现在我被逐出山门,以后何处安生呢,世界虽大,却再没有自己的家了,心里难过,却也没有办法,只得离开方丈师叔的禅院,往自己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里,心里怅然若失,也不洗簌,和衣就睡下了,由于白天想得甚多,晚上睡觉也是梦魇不断,梦到自己下得山门之后,人世间无依无靠独自漂泊流浪,种种悲惨、种种凄凉,竟在梦中留下泪来。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起来便去收拾行李,出家人也没什么物什,只有几件贴身衣物,用布袋装好,用过早饭,便去向方丈师叔告别,来到方丈师叔的禅院,轻轻推开禅门,只是不见有人在里面,等了半天,也不见方丈师叔的身影,心想方丈师叔肯定不想见我,心下一酸,就向山门走去。

  一路上师兄弟向他询问,他也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心想我是被逐出山门,也没什么脸面跟师兄弟们告别了,就此别过吧。一面想着一面快步向山门走去。

  来到山门下,有两位师兄弟在台阶上扫地,抬头便是一块陈旧的匾额,上面写着少林寺三个字,字里行间颇有一番威严在,呆立半天心下又是一阵难受,空叹一声便下山门而去。

  也不回头,顺着下山之路一口气便走了五六里,因练得一身武功,此时也不觉得累,只是有些口渴,这时还在山间,也无饮水之处,停下脚步便四处张望起来,左看看又瞧瞧,也没看见山间有一两户人家。

  正在沮丧的时候,看见前方似乎有淡淡的炊烟升起,心里想正好可以去讨口水喝,说不定还可以化些斋饭,这样想着,脚下步伐也快了许多,不多久便看见一户人家在半山间之中,两间茅草屋,屋顶炊烟正浓,此时叶新口渴难耐,三步做两步的爬上山去,一会儿便站在两间草屋门口了。

  走上门前,敲了敲门上锈迹斑斑的小铁环,问道:“有人在家吗?小僧叶新自少林寺而来路过这里,口渴难耐想讨口水喝,不知道方便吗?”半天也没听见里面有动静。

  正欲再敲时,只见一个头发花白,手杵拐杖的老者轻轻拉开了门,叶新看了老者半响,才说道:“小僧叶新路过这里,想问老者讨口水喝,不知道方便吗?”

  老者缓缓的抬起头来,看见叶新这身装扮,面带笑容的说道:“屋里只有小老儿一个人,寒舍简陋,师傅要是不嫌弃就进来吧,我去给你弄些茶水。”说完让到门里,背身去弄茶水去了。

  叶新走进屋来,看了下屋里摆设,确实简陋,心想这老者生活这般清苦,不由得生出怜悯之心来,走进屋中找了个小竹凳坐下了,一会儿老者端着个有些陈旧的白瓷茶碗碗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叶新连忙站起身来,走过去接了茶碗,说道:“辛苦老人家了!”

  老者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小老儿年岁大了,身体不中用了。”叶新连忙说道:“老人家身体还康健的很呢,怎得说老呢。”老者嘿嘿一笑也不说什么了。

  见老者不言,叶新便端着茶水喝了起来,喝了两口茶,轻声问老者说:“老人家,家里只您一个人吗?”叶新本是好心,温言问问老者家常。

  刚一说完,便看见老者面露哀容,半天也不说话,似是想起了伤心之事。叶新心有不忍的说道:“小僧失言,老人家请勿怪罪。”

  老者坐在木椅上也不抬头,过了半天才说:“小老儿本是一家三口,我跟内人还有一个女儿,女儿十六岁那年,在山间采野菜,不想遇到城中金刀门杨老三的儿子来山中打猎,看见小老儿的女儿长得漂亮,便强掳了去做他的小妾,小老儿家中只有我跟妻子两人,也没什么亲戚,势单力薄,拼命反抗也抵不住人家人多势众。

  想去报官,人家早已经买通官府,只说杨老员外的儿子跟你女儿是两厢情愿,你想告他什么?再说你若答应这门亲事杨员外还可以给你一些银子养老,也不枉养了这个闺女。世道黑暗,我们无权无势的穷人家也没有办法,只好回到家中。

  之后数月之中妻子只是以泪洗面,终于哀伤成疾,不久便病故了,只剩下小老儿一个人了在家孤苦度日了。”

  虽是出家之人,但是今年才二十出头,一个血气方刚的汉子,听见这等人间悲剧哪里能忍,叶新一对钢拳已捏得铮铮作响,响声说道:“天下还有这等不平之事,老人家您不要担忧,我叶新没听见便罢,既然听见了您老人家的事,我一定给您去讨个公道回来。”

  老者慌忙说道:“那金刀门杨家是武术世家,弟兄一共三人,老大一身武艺在朝廷**职,二弟跟老三在城中开武馆收弟子,实乃城中一霸,地头蛇般的人物,师傅你孤身一人,万不可为了我这个快入黄土的小老儿去犯险,如有不测你让小老儿怎么过意的去,我今年都已经这般年纪了,什么事都不想跟他们计较了,只是小女在杨家却不知道怎样了,心中真是日夜牵挂,就是死了也难瞑目,师傅如果有心,到得城中麻烦师傅探知小女消息,如果小女生活还算如意,小老儿便可安心闭眼了。”说完不禁流下泪来。

字体: 字号: